123

Tag Archives: Nepal

A Sacred Land under the Everest 珠峰下的聖地(二):珠穆朗瑪峰

林子毓 / 自由撰稿人

喜馬拉雅山脈,北面西藏高原,南臨喜馬拉雅的陡峭山勢,其高聳的海拔、深山谷地、豐美山麓、神秘的文化與動植物讓世界各地的探險家趨之若鶩,其山脈的最高峰,同時也是世界第一高峰,海拔 8,848 公尺,以 Everest 之名被廣為人知。雪巴人的守護山,神聖不可侵犯踏足,但今日的雪巴人為何卻成為登山客不可或缺的同伴?

The living goddess 活女神-庫瑪麗

圖片來源

作者:Jeevan / 中興大學農業暨自然資源學院                                             English Version

翻譯:陳玥妏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

2008 年以前,尼泊爾還是實行印度教君主制, 當時國王與稱為庫瑪麗(Kumari)的處女女神仍具有正當性。現在,尼泊爾在憲法上是一個聯邦民主共和國體制,致力於傳播世俗理想,而庫瑪麗的傳統仍然存在。在整個加德滿都峽谷(Kathmandu valley)地區,約有 12 個庫瑪麗,在她們之中,地位最崇高的是「國家庫瑪麗(National Kumari,或稱皇家庫瑪麗 Royal Kumari)」。外界對於這個傳統不甚瞭解,但人們相信這個女孩的一瞥會為人生帶來無盡的財富。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尼泊爾將面臨國內勞力短缺問題

圖片來源

南亞觀察編輯部 / 外電編譯

尼泊爾《加德滿都報》指出,如果國內人力仍保持目前流往國外勞動市場的速度,尼泊爾未來將於 2030 年面臨 360 萬勞動力短缺問題,並且對政府預計在 13 年內,由低收入經濟體(LIC)轉型為中等收入經濟體(LMIC)的規劃帶來困難,因其需要先創造 610 萬個國內就業機會。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尼泊爾持續降雨引起洪災

(持續大雨引起水災蔓延。圖片來源

南亞觀察編輯部 / 外電編譯

尼泊爾的六月到九月為雨季,豪雨時常氾濫成災。過去兩天尼泊爾全國持續降雨,導致河流的水位超過安全上限,洪水和土石流災情嚴重。最主要受到影響的區域為:Sunsari, Morang, Jhapa, Dhanusha Dang 地區。 《加德滿都時報》在 813 日的晚間報導,截至目前共有五十八人喪生,數十人失蹤,數千人無家可歸,飛機和航班幾乎全部取消。數據顯示,約有 35,843 間房屋被淹沒,1000 間房屋遭毀壞,305 隻牲畜死亡。

Nepal – China Relations after Six Decades 六十年後的尼中關係

ChkhgeE002005_20150802_HWMFN0A001_11n (1)

(中尼慶祝建交六十週年。圖片來源

作者:Uddhab P. Pyakurel 博士 / 尼泊爾加德滿都大學教授

翻譯: 林洺宥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碩士生

尼泊爾和中國最近在慶祝建交六十週年。雖然兩國在 1792 10 2 日簽訂 Betravati 條約之後已開始有互動往來,但正式的外交關係要到 1955 8 1 日才開始。自此之後,尼泊爾一直將「與中國維持友好關係」放在最優先的位置,如堅持「一個中國」的政策,也不允許任何反中勢力進入尼泊爾的領土。中國也以行動表示對尼泊爾的支持,如協助尼泊爾進行各類發展計畫,慷慨地提供經濟援助等各類發展項目。如果從表現來觀察六十年來尼泊爾關係,會發覺尼泊爾對中國的看法有了很大的變化。

 


 

Nepal and China have recently celebrated the 60th anniversary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bilateral diplomatic relations.  Though the two-countries were having interactions along with Betravati treaty on 2 October 1792, the formal diplomatic relations was established only on August 1, 1955. Since then, Nepal tried to give a greater priority and importance to the friendly relations with China not only by firming on its ‘One China Policy’ but also by not allowing any kind of anti-China activities in its soil. China, too, has supported Nepal in the areas of development by being one of the key donors of Nepal and had been generously providing economic assistance to finance various development projects.

English


Relations and Future at Nepal-China border 尼中邊境管理與兩國人民的關係(下)

01112015084213Rss_Images-1000x0

圖片來源

作者:Uddhab Pyakurel / 尼泊爾加德滿都大學教授

翻譯:林洺宥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生

我們其實很容易地得出結論,就是中國對於「尼泊爾 – 西藏」邊境的人口流動的政策無助於兩國合作。那些仍然認為中國是比起印度更願意來幫助尼泊爾的人,其實都忽視了中國最近不斷在限縮「尼泊爾 – 西藏」邊界活動的嘗試,也不了解在中國介入之前,尼泊爾和西藏之間的關係是多麼親近。

Relations and Future at Nepal-China border 尼中邊境管理與兩國人民的關係(上)

gyirong-port-gate

圖片來源

作者:Uddhab Pyakurel / 尼泊爾加德滿都大學教授

翻譯:林洺宥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生

本文將敘述在中國介入之前,尼泊爾和西藏之間的歷史和近鄰關係,並分析彼此的關係是如何變成現今只流於形式及辭令的情況。

 


 

The issue of Nepal-China border management has been in forefront once again along with the blockade experienced by Nepalis in Nepal-India border in 2015 just after Nepal promulgated its new constitution. In fact, the Indian blockade further proved that Nepal is not only a landlocked but also practically an India locked country. It was partly because the role performed by Nepal’s northern border-Tibetan Autonomous Region of China. If one could see Chinese role to help Nepal to overcome crisis, it could do almost insignificant help to Nepal. And it was not that China was unable to assist Nepalis but it did not do much.  This paper narrates the historical and proximate relationship between Nepali and Tibet before China came to picture, and analyzes how this relationship has come to the existing stage that is only formal and rhetoric one.

English


尼泊爾-待平安歸鄉的海外勞工

image428

(觀光區塔美爾(Thamel)的街頭一景,猜想其意為「Thinking Nepal」(想想尼泊爾))

楊茜雯 / 自由撰稿人

News Clippings新聞剪輯:尼泊爾能源發展路漫長

20140928major-streets-of-capital-to-have-solar-lamps-soon-600x0

2014 年正在裝設太陽能路燈的加德滿都街道。圖片來源

南亞觀察編輯部 / 外電編譯

尼泊爾缺電現象非常嚴重,過去即使在國內經常供電不足下依舊按照協議出口部分電力給印度,讓國內用電情形更窘迫。歷經大地震以及去年印度封鎖邊境,造成國內能源緊繃後,尼泊爾當局積極擴展印度之外的合作夥伴,如資金雄厚的中國,也更加重視能源的自給自足。在自產能源的政策上,基於尼泊爾的先天條件,太陽能和水力發電是發展的重點,但實際執行層面各自有困難必須克服。

Women Drivers in Kathmandu 奔馳吧!加德滿都路上的女人們

NW01

 

楊茜雯 / 自由撰稿人

「一開始,總是會遇到嘲笑我的人,無論是乘客或村裡的鄰居甚至家人,他們認為女人就是該待在家養育孩子、照顧公婆。以前社會對女性開車這件事接受度很低,當我還是學生時,有一次搭乘電動車剛好遇到女駕駛,結果其他乘客故意不給她車資,他們就是看準女駕駛好欺負。」,莉塔轉著方向盤回憶到。「不過現在好多了,還有人感謝我們的付出呢,喔!感謝神,我最慶幸的事,就是當初決定學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