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ategory Archives: 印度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誰正在扼殺印度的民主?

相關圖片

圖片來源

鄭欣娓/尼赫魯大學婦女研究所博士生

那是8月13日,印度獨立紀念日前兩天。在首都新德里,國會周邊重地維安緊密,警力戒備又比平日更加森嚴。烏瑪卡利(Umar Khalid)卻差點在這裡被人刺殺。

卡利是一名活躍的學生運動領袖,來自尼赫魯大學(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 JNU)的他,向來敢於批判當今的右翼政府。兩年多前,他與其他幾名學生運動者遭強行闖入校園的警方以煽動叛亂罪逮捕,他們被指在一場校內活動中帶領群眾呼喊「巴基斯坦萬歲」等反國家口號,而儘管警方所謂的「證據」很快就被戳破是經右翼電視台惡意剪接的假影片,卡利等人卻仍自此被扣上「反國家份子」的大帽子,成了右翼政治組織的眼中釘。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莫須有罪名 讓救命醫淪殺人犯

鄭欣娓 / 尼赫魯大學婦女研究所博士生

Source: FRONTLINE

事情過去快要1年後,事實終於證明了卡菲爾醫生(Kafeel Khan)的清白。可是,在他今年4月底獲保釋出獄之前,卡菲爾醫生已經為這個莫須有的罪名坐了將近9個月的牢。

【演講紀實】孟加拉灣的興衰與再起

撰文:曾育慧 / 南亞觀察主編

馬來西亞的橡膠園出土了西元七世紀的物件,包括大量來自印度的布料和印度教文物;印尼爪哇發現專門為海外市場生產的印度織品。歐洲殖民勢力大規模進入之前,孟加拉灣沿岸各地早已建立熱絡的社交與貿易網。十九世紀大英帝國控制了孟加拉灣沿岸,讓此區的移動與整合達到高峰。這場榮景在二戰後畫下句點,直到亞洲新興勢力掘起,將眼光重新鎖定曾經是全球歷史中心的孟加拉灣…

旁遮普之旅(2):海外移民

Shashwati Talukdar (夏雪莉) / 紀錄片導演

旁遮普農業富饒,發展繁榮,識字率和教育普及率相當高。我的研究夥伴-社會學家迪迪提.米特(Diditi Mitra)關注旁遮普的移民脈絡,她曾深入研究來自旁遮普,主要是錫克教徒的紐約市計程車司機。之後將觸角延伸至這些司機留在家鄉的家庭,以及海歸回鄉者。2014年這次,她再訪旁遮普,探討形塑這些移民及其社群的推動力。

旁遮普之旅(1):難解的性別議題

Shashwati Talukdar (夏雪莉) / 紀錄片導演

編按:性別是牽涉甚廣的複雜議題,很難只用幾項指標一言以蔽之,在幅員廣大的印度更是如此。2014年,印度籍紀錄片導演夏雪莉(Shashwati Talukdar)與社會學家迪迪提.米特(Diditi Mitra)的北印度旁遮普邦之旅,用不帶批判的眼光,記錄旅程當中,從教育、婚姻、移民、生育、就業等不同面向觀察性別,並提出問題。

【書摘】印度民族主義的興起-《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


過去數世紀中,民族-國家概念已然成為國際政治的價值典範。然而何謂民族-國家?「民族」一詞存在已久,遠早於任何民族都應有其政治實體的信念。因此,英國統治者一開始認定印度人為一種民族,並未認為「民族性」是賦予印度人脫離外國統治的道德基礎。然而,一七七六年的美國獨立革命,接續一七八九年法國大革命,主權在民的理想開始在歐洲人之間傳布。這理想認為人民意志,而非君主意志,才是政府正當基礎及唯一合法的立法源頭,立法則由人民代表於議會中代為行使。人民主權是黏著民族與國家這兩個概念的拉力:若人民為主權來源,則每群人民或民族皆應有其政治實體。

【書摘】印度文明地景-《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


「印度(India)」來自梵文的河流(sindhu)一字,這字也是印度河的梵文名稱。也許因為幅員廣闊的緣故,印度河即被稱為「河流」。古波斯文中,梵文開頭的「s」改為「h」,因此波斯人稱印度河流域為「興都許(hindush)」;希臘人則捨棄開頭的「h」,稱為「印多斯(indos)」或類似發音。英文中整組有關印度及其人種、宗教和語言的字彙,都是透過波斯與希臘,衍生自梵文的「印度河」一詞:

透過希臘:印度(India)、印度人(Indian)、印度河(Indus River)

透過波斯:興都(Hindu)、印度教(Hinduism)、印地語(Hindi)、興都斯坦(Hindustan,印度的別名)、興都斯坦語(Hindustani)

【書訊】透過「不可思議的」印度史,全方位掌握印度大小事

吳德朗 / 夢想印度博物館及台北印度文化中心創辦人

湯瑪士‧特洛曼為美國著名歷史學家,獲有倫敦大學博士學位,且擔任密西根大學歷史與人類學榮譽教授及歷史系主任暨南亞研究中心主任。他的專業著重在古代印度和其他相關學科。其著作《亞利安人和英屬印度》及《亞利安論爭》是印度吠陀文化的根,一九七四年出版的《南亞的親屬關係和歷史》是泛印度文化區塊的見證。同時他也被認為是古代政治經濟學治國聖經《政事論》(Arthashastra)的專家之一;他具備了西方專業的訓練,以及深入印度人的今古智慧,成就了他在《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的可讀性及公信力,本書的誕生可說駕輕就熟、為去蕪存菁大作,同類書中出類拔萃的佼佼者。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印度最高法院支持消極安樂死,並肯認生前遺囑的合法性

(印度最高法院。圖片來源

南亞觀察編輯部 / 外電編匯

印度的最高法院於 2018 年 月 日做出了具有歷史意義的判決,其肯認了消極安樂死(Passive Euthanasia)的合法性,允許得到不治之症的患者得以自己的意志決定不再接受生命維持儀器的支持,得以有尊嚴地終結自己的生命。但是在此判決當中,最高法院僅肯定消極安樂死,積極安樂死,亦即以注射毒物的方式終結生命,仍為非法的。

Demonetization, State Governance and the Country’s Modern Image 鈔票、國家治理與現代形象(三)

(一位婦女連夜排隊終於換得小鈔。圖片來源

林汝羽 / 英國發展研究院  博士生

印度歷史上曾經經歷過三次換鈔(demonetization),分別發生在 1947 年、1978 年和 2016 年。每一度換鈔的目的都是為了對抗假鈔流通,更換的都是大面額的鈔票,且都具有時代意義:第一次換鈔象徵從殖民到獨立的改變,第二次印度正處於政治動亂的時期,國內的高種姓與低種姓勢力水火不容,第三次換鈔的印度已經經歷了自 90 年代保護政策逐漸開放以來攀升的經濟成長率,在穆迪領軍下更進一步往新自由主義市場機制靠攏。

這篇附加的短文補充前面兩部份所提出的論點,認為換鈔政策雖然不影響中產階級以上習於數位支付的城市人口,但對於仰賴現金交易的貧窮與中下階級人口造成的弊遠大於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