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ategory Archives: 南亞諸國

News Clippings新聞剪輯:「我們要正義!」孟加拉學生與政府的街頭戰


<圖片來源>

李若寧/南亞觀察編輯部(外電編譯)

美國駐孟加拉大使館與聯合國駐孟加拉辦公室在星期天下午個別發表了嚴肅的聲明,關切孟加拉境內現正發生中的暴力行動,要求孟加拉政府應保障國內的年輕人與兒童「免於任何形式的暴力。」同時,年輕男孩被棍棒毆打的頭破血流的照片迅速透過社群媒體轉發到人們眼前。

一個多星期以來,孟加拉的街頭並不平靜,由學生發起的道路安全抗議演變成政府跟青少年全面開戰的流血衝突。

【演講紀實】孟加拉灣的興衰與再起

撰文:曾育慧 / 南亞觀察主編

馬來西亞的橡膠園出土了西元七世紀的物件,包括大量來自印度的布料和印度教文物;印尼爪哇發現專門為海外市場生產的印度織品。歐洲殖民勢力大規模進入之前,孟加拉灣沿岸各地早已建立熱絡的社交與貿易網。十九世紀大英帝國控制了孟加拉灣沿岸,讓此區的移動與整合達到高峰。這場榮景在二戰後畫下句點,直到亞洲新興勢力掘起,將眼光重新鎖定曾經是全球歷史中心的孟加拉灣…

【活動訊息】《橫渡孟加拉灣》作者分享會

《橫渡孟加拉灣》作者分享會 2018/8/03(五)
孟加拉灣周邊的「離散社群」—-他們如何牽動南亞東南亞五百年的歷史

.主講人:蘇尼爾.阿姆瑞斯(Sunil S. Amrith 教授
.與談人:陳牧民 教授
.主持人:曾育慧 博士 

【演講紀實】孟加拉 瘋世足

講者:Mujibul Alam Khan / 孟加拉籍社會觀察者

撰文:曾育慧 / 南亞觀察主編

猜猜看,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的主辦國是:阿根廷?巴西?德國?俄羅斯?台灣? 答案:孟加拉!?  今年的世足賽在俄羅斯沒錯,但為什麼阿根廷、巴西和德國人都需要孟加拉的加持?  不蓋你,阿根廷超級球星梅西渴望從孟加拉人身上得到信心。特地把孟加拉球迷的加油影片放在臉書上,助他帶領國家隊一舉擊敗奈及利亞,驚險擠進16強。還有,德國政府竟然痴痴等著一名孟加拉農夫親手縫製的國旗,難道德國自己沒錢做國旗? 怪哉,巴西政府竟然派遣外交使節團到孟加拉,觀看巴西出賽的轉播!!  為什麼不去俄羅斯看?

旁遮普之旅(3):搭公車看錫克教今昔領袖

Shashwati Talukdar (夏雪莉) / 紀錄片導演

錫克教發源地在旁遮普省。這趟旅程的大部分,我們靠公車四處移動。天氣燠熱,加上在印度搭巴士旅行,實在不舒服。但好處是即便沒有直接的互動,也能感受當地風情。搭公車揭開一幕幕帶著文化隱喻的情景,有包著頭巾的革命列士雕像,還有錫克教創始人之子與現代集政教勢力於一身的宗教領袖公車海報並排著…這讓我們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旁遮普之旅(2):海外移民

Shashwati Talukdar (夏雪莉) / 紀錄片導演

旁遮普農業富饒,發展繁榮,識字率和教育普及率相當高。我的研究夥伴-社會學家迪迪提.米特(Diditi Mitra)關注旁遮普的移民脈絡,她曾深入研究來自旁遮普,主要是錫克教徒的紐約市計程車司機。之後將觸角延伸至這些司機留在家鄉的家庭,以及海歸回鄉者。2014年這次,她再訪旁遮普,探討形塑這些移民及其社群的推動力。

旁遮普之旅(1):難解的性別議題

Shashwati Talukdar (夏雪莉) / 紀錄片導演

編按:性別是牽涉甚廣的複雜議題,很難只用幾項指標一言以蔽之,在幅員廣大的印度更是如此。2014年,印度籍紀錄片導演夏雪莉(Shashwati Talukdar)與社會學家迪迪提.米特(Diditi Mitra)的北印度旁遮普邦之旅,用不帶批判的眼光,記錄旅程當中,從教育、婚姻、移民、生育、就業等不同面向觀察性別,並提出問題。

【選舉觀察】熱鬧滾滾的選舉季

Mujibul Alam Khan / 獨立記者

南亞進入熱鬧滾滾的選舉季,這個地區的選舉經常很激情,有時充滿爭議。孟加拉大選將至,鄰國印度則訂在2019年初,巴基斯坦更是緊鑼密鼓迎接馬上開始的7月大選。印度被視南亞民主大國,而鄰國孟加拉與巴基斯坦從獨立至今依然在為民主奮鬥。

【書摘】印度民族主義的興起-《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


過去數世紀中,民族-國家概念已然成為國際政治的價值典範。然而何謂民族-國家?「民族」一詞存在已久,遠早於任何民族都應有其政治實體的信念。因此,英國統治者一開始認定印度人為一種民族,並未認為「民族性」是賦予印度人脫離外國統治的道德基礎。然而,一七七六年的美國獨立革命,接續一七八九年法國大革命,主權在民的理想開始在歐洲人之間傳布。這理想認為人民意志,而非君主意志,才是政府正當基礎及唯一合法的立法源頭,立法則由人民代表於議會中代為行使。人民主權是黏著民族與國家這兩個概念的拉力:若人民為主權來源,則每群人民或民族皆應有其政治實體。

【書摘】印度文明地景-《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


「印度(India)」來自梵文的河流(sindhu)一字,這字也是印度河的梵文名稱。也許因為幅員廣闊的緣故,印度河即被稱為「河流」。古波斯文中,梵文開頭的「s」改為「h」,因此波斯人稱印度河流域為「興都許(hindush)」;希臘人則捨棄開頭的「h」,稱為「印多斯(indos)」或類似發音。英文中整組有關印度及其人種、宗教和語言的字彙,都是透過波斯與希臘,衍生自梵文的「印度河」一詞:

透過希臘:印度(India)、印度人(Indian)、印度河(Indus River)

透過波斯:興都(Hindu)、印度教(Hinduism)、印地語(Hindi)、興都斯坦(Hindustan,印度的別名)、興都斯坦語(Hindusta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