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Tag Archives: 選舉

印度政黨輪替:反對黨贏得大選

莫迪(Modi)領導的印度人民黨(BJP)擊敗執政的國大黨贏得此次印度大選。


根據印度最新選舉統計:總席次543的國會大選中,執政的國大黨僅取得46席,反對黨人民黨(BJP)大勝,取得279席。

partywise vote

 

 

 

 

 

ALL INDIA Result Status
Status Known For 543 out of 543 Constituencies
Party Won Leading Total
Bharatiya Janata Party 66 213 279
Indian National Congress 6 40 46
All India Anna Dravida Munnetra Kazhagam 2 35 37
All India Trinamool Congress 8 26 34
Biju Janata Dal 0 20 20
Shivsena 4 15 19
Telugu Desam 0 16 16
Telangana Rashtra Samithi 1 10 11
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rxist) 2 7 9
Yuvajana Sramika Rythu Congress Party 0 9 9
Nationalist Congress Party 2 4 6
Lok Jan Shakti Party 1 5 6
Samajwadi Party 0 5 5
Aam Aadmi Party 1 3 4
Rashtriya Janata Dal 0 4 4
Shiromani Akali Dal 1 3 4
Independent 0 4 4
All India United Democratic Front 0 3 3
Jammu & Kashmir Peoples Democratic Party 0 3 3
Rashtriya Lok Samta Party 0 3 3
Indian National Lok Dal 1 1 2
Indian Union Muslim League 2 0 2
Janata Dal (Secular) 1 1 2
Janata Dal (United) 1 1 2
Apna Dal 0 2 2
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1 0 1
All India N.R. Congress 0 1 1
Jharkhand Mukti Morcha 0 1 1
Kerala Congress (M) 0 1 1
Naga Peoples Front 0 1 1
National Peoples Party 0 1 1
Pattali Makkal Katchi 0 1 1
Revolutionary Socialist Party 1 0 1
Sikkim Democratic Front 0 1 1
All India Majlis-E-Ittehadul Muslimeen 0 1 1
Swabhimani Paksha 0 1 1
Total 101 442 543
資料來源:IST 4:42 PM 印度選舉委員會( Election Commission of India http://eciresults.nic.in

 

時事評論~槍口下的選舉:2014年阿富汗總統大選紀實

陳牧民

「即使塔利班一再威脅要殺害所有敢去投票的人,投票日當天我還是會去投票所,因為選舉才是讓阿富汗走向穩定發展的唯一道路!」在離開喀布爾的當天早上,我在阿富汗的翻譯Aman很堅定的這麼跟我說。對於生活在台灣、早已習慣各式選舉甚至對政治已經有些厭倦的我們,實在很難想像在槍口威脅下去投票是什麼滋味,但是這正是今年阿富汗總統大選的狀況。 2014年,阿富汗舉辦了總統大選,而當地的政治環境為這次的選舉增添了許多的變數,本文由中興大學「當代南亞與中東戰略研究中心」主任陳牧民,代表亞洲自由選舉協會前往阿富汗觀選後所撰寫的第一手觀察資料。


【時事評論】槍口下的選舉:2014年阿富汗總統大選紀實

 

文/ 陳牧民 中興大學當代南亞與中東戰略研究中心主任、

亞洲自由選舉協會(ANFREL)2014年阿富汗大選國際觀察員

                                                                                                   (圖/ 阿富汗友人Amanuallah Nasrat提供,欲引用圖片請著名出處)

圖/ 阿富汗在槍口下還是如期進行民主選舉,証明阿富汗人民渴望民主的信念。

圖/ 阿富汗在槍口下還是如期進行民主選舉,証明阿富汗人民渴望民主的信念。

「即使塔利班一再威脅要殺害所有敢去投票的人,投票日當天我還是會去投票所,因為選舉才是讓阿富汗走向穩定發展的唯一道路!」在離開喀布爾的當天早上,我在阿富汗的翻譯Aman很堅定的這麼跟我說。對於生活在台灣、早已習慣各式選舉甚至對政治已經有些厭倦的我們,實在很難想像在槍口威脅下去投票是什麼滋味,但是這正是今年阿富汗總統大選的狀況。

 

阿富汗是位於中亞地區的內陸國,面積65萬平方公里,因為地處歐亞大陸中心的高原地帶,有「世界屋脊」之稱,其語言文化受波斯影響很深。2001年賓拉登領導的蓋達組織發動九一一恐怖攻擊之後,美國為了報復,向庇護賓拉登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權用兵,開啓了長達12年的阿富汗戰爭。當年12月,卡爾扎伊(Hamid Karzai)在美國支持下組成過渡政府,後來在2004年通過新憲法正式執政。直到今天,以美國為主的北約部隊仍然在阿富汗部署了約五萬人進行維和任務,但是美國總統歐巴馬已經承諾將在今年內將部隊撤出,由阿富汗國防軍完全負起國內安全的責任。

 

根據新的阿富汗憲法,總統任期五年且得連任一次。卡爾扎伊在2004年當選首任總統後又在2009年順利連任,任期到今(2014)年10月為止。這次投票訂在4月5日,不僅要選出新的總統與副總統(兩名),還包括全國34省議會的議員,規模空前盛大,當然各界關注的焦點還是在總統選舉。和台灣不同的是:阿富汗總統當選人必須得到絕對多數的選票,因此如果沒有候選人獲得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選票,就必須由得票前兩名的候選人進行第二輪選舉。

圖/ 阿富汗總統候選人,上:前外交部長阿卜杜拉(Abudullah Abudullah);下:前財政部長賈尼(Mohammad Ashraf Ghani)

圖/ 阿富汗總統候選人,上:前外交部長阿卜杜拉(Abudullah Abudullah);下:前財政部長賈尼(Mohammad Ashraf Ghani)

依照選前各界的估算,這次總統選舉目前最有勝算的三個人,第一是前外交部長阿卜杜拉(Abudullah Abudullah)。此人原來是一名眼科醫師,在反塔利班戰爭時期是北方聯盟領袖馬蘇德(Massoud)的戰友,在國內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他曾在2009年大選時第一輪以30%的得票率勝出,後來卻宣佈退選(卡爾扎伊因此沒有經過第二輪選舉就順利當選)。另外支持度較高的是前財政部長賈尼(Mohammad Ashraf Ghani)。此人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博士,過去長期在世界銀行工作,與西方國家關係密切,2001年戰爭後返國從政。2009年總統大選他在第一輪只獲得第四,但是此次捲土重來,加上出身普什圖族中最有影響力的Ahmadzai部落,目前獲得多數普什圖族人的支持(阿卜杜拉雖也有普什圖族血統,但與普什圖部落淵源不深)。現任總統卡爾扎伊似乎比較支持拉蘇爾(Zalmay Rassoul)醫師,他是前阿富汗國王的遠親,和卡爾扎伊私交非常好,以致很多阿富汗人把他看成卡爾扎伊的分身。不過他的缺點是年紀太大(72歲)且一直單身未娶,這在傳統阿富汗社會很罕見。因此如果大選進入第二輪,可能還是阿卜杜拉與賈尼兩人對決的局面。

 

「安全」是這次選舉能否順利進行最大的變數。塔利班事先一直放話說要不計一切代價阻止選舉進行,包括狙殺選務人員及外國觀選團體,並威脅人民不得前往投票。他們還真的說到做到:自3月下旬以來,首都喀布爾及許多城市都出現多起針對外國人或選舉組織的恐怖攻擊。3月20日四名槍手混進喀布爾市區裡安全防護最嚴密的Serena飯店,開槍殺死包括巴拉圭籍國際觀選員在內的9人;3月28日,阿富汗獨立選舉委員會(其角色類似台灣中選會)遭到五名武裝份子闖入,和警方展開數小時對峙,最後五人都遭到擊斃;選舉前3天,一名自殺炸彈客闖入守衛森嚴的內政部,在大門內被發現後引爆炸彈,當場炸死6名警官(筆者原本計劃要到這裡辦理外國人停留登記,但因安全顧慮而未前往)。一位在喀布爾居住四年的亞洲基金會(The Asia Foundation)代表表示:「塔利班能夠精確的選擇對象並執行攻擊任務,任何與選務有關的人或國際組織都是可能的目標。待在這裡已經不安全。」

 

此次選舉過程是否公平也同樣備受外界關注。和所有新興民主社會一樣,舞弊、買票、暴力等事件在過去幾次阿富汗選舉中屢見不鮮。2009年總統大選時,原本得票最高的阿卜杜拉就是以選舉不公為由宣佈退出第二輪選舉。如果候選人質疑選舉結果甚至要求重新計票,新政府成立的時間可能因此延宕,其執政合法性也可能受到挑戰。在一個連機場安檢員都公開索賄(筆者的親身經歷)的國家,選舉能多公平實在很難讓人樂觀。也因為這樣的狀況,選舉監督機制──特別是由國際組織派遣的觀選員監督投票過程──對阿富汗非常重要。只可惜歷經多起恐怖攻擊之後,大多數國際觀選組織,包括筆者所代表的亞洲自由選舉觀察組織(ANFREL)都在投票前幾天宣佈撤離,少數留下來的人也只能待在防衛嚴密的旅館內透過網路或電視來觀看選舉過程。這次選舉包括監督基本上是靠阿富汗人民自己獨立完成。

voting line4

圖/ 阿富汗選民不畏恐怖攻擊排隊等待投票。

圖/ 阿富汗選民不畏恐怖攻擊排隊等待投票。

在外國觀選組織紛紛撤離與塔利班持續威脅的情況下,阿富汗選舉還是如期在上週六舉行。當天全國各地許多投票所大排長龍,人數多到政府不得不宣佈投票時間延長一小時來讓已經排隊的人投票。據估計當天投票率高達百分之58,也就是在1200萬登記的選民中有750萬人前往投票,幾乎比上次(2009)年選舉多了一倍。獨立選舉委員會表示整個選舉過程頗為平和,選後收到的各式申訴案件也比2009年少了近一半。目前所有選票已經被送到喀布爾進行集中統計,預計要花上三週的時間才會有結果。

 

在首都喀布爾的那幾天,雖然因安全因素無法自由活動或訪談,但是看到阿富汗人民在如此艱困的環境下仍然努力生活,其精神讓人感動。無論最後是阿卜杜拉還是賈尼當選總統,這次「槍口下的選舉」證明了阿富汗人民仍然渴望穩定發展、期盼民主的信念,也希望上天能夠眷顧這個曾經飽受戰火及恐怖主義洗禮的文明古國。

圖/ 身為伊斯蘭國度的阿富汗,就連投票也是男女分開進行的

圖/ 身為伊斯蘭國度的阿富汗,就連投票也是男女分開進行的

註:本文已刊登在2014年04月10日《風傳媒》的專家評析專欄:http://www.stormmediagroup.com/opencms/review/detail/68b1c405-bfd0-11e3-a617-ef2804cba5a1/?uuid=68b1c405-bfd0-11e3-a617-ef2804cba5a1

 

 

 

檢視印度毛派對Jeeram Ghati地區的攻擊

V K Ahluwalia

摘自印度國防部智庫「國防研究分析所」。本文指出,「抵制大選」一直是毛派的口號,隨著印度大選將至,毛派已有發動攻擊的趨勢,攻擊Jeeram Ghati地區堪稱毛派的年度戰略計畫(Tactical Counter Offensive Campaign),作者呼籲政府應該加強安全和治理。


最大民主選舉 印下院大選登場 LINE

何宏儒

摘自2014年4月6日台灣報紙《中央通訊社》。報導指出,全球最大規模民主選舉印度國會下院大選明天起至5月12日展開9階段投票,逾8億選民將在約93萬個投票所選出新政府,也決定印度的未來。
閱讀全文 : http://www.cna.com.tw/news/aopl/201404060017-1.aspx

塔利班攻擊阿富汗選舉總部

摘自2014年3月29日《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BBC。報導指出,塔利班武裝分子今日(3/28)襲擊阿富汗的選舉委員會,試圖阻擾本屆的大選,阿富汗警方表示,這些恐怖分子已經遭到狙殺。塔利班的發言人Zabiullah Mujahid向BBC承認策劃本次的恐怖攻擊行動。為此阿富汗暫時關閉首都喀布爾的國際機場,防止恐怖攻擊更進一步的擴大,以下是近日塔利班發動恐怖攻擊的地方:3/28─持槍男子在首都的旅館外槍擊了部分的外援人員;3/25─自殺炸彈客攻擊獨立選舉組織在喀布爾的總部(Independent Election Commission)造成兩名員警的死亡;3/20─18名阿富汗警察在東阿富汗遭到殺害。

國際對孟加拉議會選舉結果的回應

Rupak Bhattacharjee

摘自印度國防部智庫「國防研究分析所」。本文指出,孟加拉議會選舉結束後,國際上一片抵制聲浪,暴力衝突不斷導致的低投票率使選舉結果不具說服力,其中歐美英等國甚至拒絕派遣選舉觀察團前往觀選,但目前承認哈西娜當選結果的國家以亞洲居多,例如印度、尼泊爾、越南和柬埔寨等。



【時事評論】強權陰影下的民主試驗─2013年不丹選舉結果分析

陳牧民(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副教授)

2013年喜馬拉雅山間小國─不丹舉行了第二屆國民議會選舉,不料選舉結果公佈,在野的「人民民主黨」(People’s Democratic Party)竟然擊敗已執政五年的「不丹繁榮進步黨」(Druk Phuensum Tshogpa),讓不丹政局一夕變天。關於執政黨慘敗的原因,外界普遍認為是因為印度在選前宣佈暫停對不丹的能源供應,而印度此一舉動又和中國有關。因此本文從不丹建國以來的發展過歷程來探討印度與中國在不丹選舉中扮演的角色及重要性。


強權陰影下的民主試驗─2013年不丹選舉結果分析

文/ 陳牧民(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 副教授)

 

喜馬拉雅山間小國不丹在2013年5-7月間舉行了第二屆國民議會選舉,共有四個政黨登記參選,角逐47個議員席次。不料選舉結果公佈,在野的「人民民主黨」(People’s Democratic Party)竟然取得32席,擊敗已執政五年的「不丹繁榮進步黨」(Druk Phuensum Tshogpa),讓不丹政局一夕變天。執政黨為何慘敗?外界普遍認為是因為印度在選前宣佈暫停對不丹的能源供應,而印度此一舉動又和中國有關。印度與中國在不丹選舉中扮演什麼角色?以下將試圖就這個問題提出分析。

歷史上不丹作為一個地理區域,受到西藏文化與宗教的影響很深,但一直到近代之前都沒有形成統一的國家,西藏政府曾經多次嘗試將這個地區納入其統治範圍也未能成功。今日的不丹政體──不丹王國──是在1907年由烏顏.旺楚克(Ugyen Wangchuk)所建立的,這個王國在外交上受到英國的「指導」,實際上是英國的保護國。

↑ 不丹第一任國王─烏顏.旺楚克(Ugyen Wangchuk)

↑ 不丹第一任國王─烏顏.旺楚克(Ugyen Wangchuk)

從旺楚克一世建國至今,不丹共出現五位國王,其中第二位國王吉美.旺楚克在位期間(1926-1952),印度脫離英國而獨立,不丹立刻與之簽訂條約,由印度繼承英國對不丹的影響力。從今日的角度來看,這樣的條約等於是出賣國家自主性的不平等條約,但是當時的背景是中國剛取得對西藏的控制權,對不丹的安全構成嚴重威脅,與西藏文化相近且地理相鄰的不丹有必要找到一個能保障其地位的大國,印度正好符合這個要求。且當時不丹仍然是處在一個極度封閉的環境之中,境內沒有現代道路(印度總理尼赫魯前往訪問還是騎氂牛進去的),亟須外界援助。印度既取得對不丹的影響力,也同意對這個小國提供各種援助,包括各級學校教師、能源供應、財政補助等等。今日外國遊客到不丹,發現此地年輕人都能用英語溝通,以為這是不丹政府有遠見,很早就推行英語教育來走向國際化,其實這是因為當年不丹境內缺乏師資,只好靠印度政府招募老師到不丹教學,而這些只會講英語的教師把印度的教科書帶來,反而讓不丹學童提早全面接受英語教育。

因為印度的關係,不丹的對外關係發展很慢,直到1971年才申請加入聯合國,同年與印度建交並互派大使。2007年不丹與印度重新簽訂了友好條約,將過去條約中「不丹外交關係受印度政府指導」的字句修改成「兩國政府將積極合作以維護雙方的國家利益」,新修訂的字句讓不丹看起來更像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即使如此,不丹在發展對外關係的時候仍處處展現出尊重印度的態度,與其他國家建交前大概都會先獲得後者的默許。迄今與不丹有外交關係的國家只有53個,都是一些中小型國家;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美、中、英、法、俄)與不丹均無邦交;而與不丹建交的國家中,只有印度、孟加拉、科威特三國在不丹設有大使館。

↑ 第四任國王吉美.新格.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k)

↑ 第四任國王吉美.新格.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k)

人對不丹印象最深的是其「幸福指數」很高──這是其第四任國王吉美.新格.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k)在1972年時所創造的概念,主張施政的目的在增加人民的幸福感,因此不丹政府並不追求純粹的經濟成長,而主張物質進步必須兼顧精神文明的發展,這包括保存傳統文化、提倡佛教精神、維護生態環境等措施。這使得不丹在人民尚不富裕的情況下(人均GDP只有2千5百美元),人民普遍樂觀知足,在世界上可謂獨數一格。旺楚克四世除了提倡幸福指數之外,同時也推行民主,他在2006年1月宣佈將王位讓給其長子吉美.凱薩爾.納姆耶爾.旺楚克(Jigme Khesar Namgyel Wangchuck,在當年12月正式即位),並開始將王國改為立憲君主制,設立兩院制國會。不丹在2008年進行了首次國民議會(下議院)選舉,選出47位議員,由支持王室的不丹繁榮進步黨取得45個席次,黨魁吉美.廷里(Jigme Thinley)出任首相。其實廷里過去曾經擔任過兩次首相,也曾任外交部長,不過只有2008年這次是真正因選舉而上台執政。

↑ 不丹繁榮進步黨黨魁─吉美.廷里(Jigme Thinley)

↑ 不丹繁榮進步黨黨魁─吉美.廷里(Jigme Thinley)

過去不丹因為地處偏僻,民智未開,加上財政上有印度支持,所以對於國際事務不甚積極。但廷里總理卻對國際事務頗為熱衷:他最自豪的政績是讓世界知道不丹──過去五年他積極參與各類國際活動,與許多國家建交,甚至親自飛往聯合國參加關於「幸福指數」的國際會議。2012年6月,廷里在里約熱內盧舉行的聯合國地球高峰會上與中國總理溫家寶見面,這是歷史上第一次兩國政府總理的正式接觸,雖然事後廷里表示此次會面是為了爭取讓不丹進入聯合國安理會,但中國媒體的報導卻是「不丹總理希望儘快與中國建交」。

此舉似乎踩到印度設定的紅線:2013年選舉前,印度政府突然決定暫緩撥付給不丹的財政補助,並宣佈停止對不丹的煤油與天然氣供應。印度的動作對原本經濟狀況不佳的不丹無疑是雪上加霜:近年來因為印度盧比大幅貶值,讓貨幣與盧比掛鈎的不丹吃足苦頭:貸款遭到凍結,政府被迫縮減支出,連車輛進口都受到限制。反對黨「人民民主黨」抓住這個機會猛力攻擊廷里,指他只會搞外交,卻忘了最重要的印度以及國內的危機。執政黨雖然極力辯護,說不丹與印度的關係沒有任何改變,但是選民顯然並不領會,最終在投票時選擇了人民民主黨。廷里黯然下台,由47歲的策林.托傑(Tshering Tobgay)擔任總理。

不丹是否真的想和中國建交,本文作者在2013年1月前往不丹研究時,曾就此事詢問長駐當地的印度記者Aby Tharakan,他表示政府裡的確有人主張與中國發展關係,但是王室基本上對此事持反對立場。由於國王在政治上仍然具有絕對的影響力,加上不丹與印度的緊密關係,與中國建交目前並不可行。但是另一位受訪的不丹籍學者Dil Rahut卻表示這個國家在地緣政治中的地位非常脆弱,必須與大國交好來保持自身安全,過去不丹所採取的策略時完全仰賴印度,但是面對中國崛起的趨勢,不丹應該要考慮與中國交往。不過Rahut也承認這種主張在現階段還無法在國內獲得支持。

從地理位置來看,不丹最大的缺點是過於孤立,歷史上不丹幾乎只和西藏和錫金交往,與印度、中國這兩個亞洲古老文明反而沒有聯繫。但是由於歷史因緣,印中兩國在20世紀卻成了不丹唯一的兩個鄰國。1950年代中國佔領了部分不丹領土,不丹選擇靠攏印度以求自保,但兩國之間的領土糾紛一直沒有解決。雙方邊界在1960年關閉之後就沒有再重新開放,1966年與1979年還兩度發生邊界衝突。1984年間雙方開啓邊界談判,就七段爭議領土進行討論,至今已進行了19回合。2012年傳出雙方已經完成劃界共識的新聞,但至今仍未正式簽約。

目前中國對不丹最大的吸引力是經濟:歷史上不丹與西藏之間的貿易往來非常密切,但後來因為邊界封閉,不丹與中國之間的貨物往來都必須透過印度。雖然兩國貿易量不大(每年只有一百萬美元),但是如果能夠直接貿易,對不丹國內經濟會有很大的幫助。舉例來說:前往不丹旅遊的人都知道這個國家全面禁煙,但是市面上還是買得到中國香煙,可見邊界走私的情況的確存在。不丹對中國來說絕對不會是一個重要的貿易夥伴,但是對於促進西藏地區的發展仍然具有一定的重要性。

此次不丹選舉結束後,印度總理辛格立刻拍發賀電給不丹新政府,而新任總理托傑也在8月底訪問新德里,獲得約9億美元(540億美元)的援助,不丹的經濟困境暫時得到舒緩,而印度也如願得到不丹這個盟友「效忠」的保證。中國與印度在不丹的權力角力至此告一段落,但隨著中國在南亞地區的影響力增加,不丹這個位於中印之間的小國,未來可望會繼續成為兩大強權戰略競爭的目標。

 

(本文刊載中興大學國際政治出版之學術期刊《全球政治評論》第45期,預計於2014年2月出版 )


民意如流水 德里巿府聲勢爆跌

何宏儒

摘自2014年02月02日《中央通訊社》。報導指出,執政印度首都剛滿月的小老百姓黨,民意支持度從如日中天到挨批「民粹」,「蜜月期」不可謂不短。一方面該黨得為執政風格自負責任,事件同時印證「民意如流水」。
閱讀全文 : http://www.cna.com.tw/search/hydetailws.aspx?qid=201402020191&q=%E5%8D%B0%E5%BA%A6

分析:孟加拉2014年的大選

oyeeta Bhattacharya

摘自印度民間智庫「觀察家研究基金會」。本文指出,孟加拉是一個經濟發展快速的國家,但作者Joyeeta Bhattacharya認為孟加拉議會大選結束後,國內政治陷入一種不穩定的態勢,呼籲執政黨和反對黨應該停止惡鬥,共同為國家未來發展而努力。


孟加拉大選結果 41個選票中心無人投票

摘自2014年01月06日孟加拉報紙《每日星報》。報導指出,由於孟加拉反對黨民族主義黨的抵制,導致選舉當天出現41個投票所無人投票的情形,這些地區有些是BNP的支持者、有些是因為受到伊大黨支持者的威脅而不敢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