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ategory Archives: 南亞諸國

【書摘】印度文明地景-《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


「印度(India)」來自梵文的河流(sindhu)一字,這字也是印度河的梵文名稱。也許因為幅員廣闊的緣故,印度河即被稱為「河流」。古波斯文中,梵文開頭的「s」改為「h」,因此波斯人稱印度河流域為「興都許(hindush)」;希臘人則捨棄開頭的「h」,稱為「印多斯(indos)」或類似發音。英文中整組有關印度及其人種、宗教和語言的字彙,都是透過波斯與希臘,衍生自梵文的「印度河」一詞:

透過希臘:印度(India)、印度人(Indian)、印度河(Indus River)

透過波斯:興都(Hindu)、印度教(Hinduism)、印地語(Hindi)、興都斯坦(Hindustan,印度的別名)、興都斯坦語(Hindustani)

【書訊】透過「不可思議的」印度史,全方位掌握印度大小事

吳德朗 / 夢想印度博物館及台北印度文化中心創辦人

湯瑪士‧特洛曼為美國著名歷史學家,獲有倫敦大學博士學位,且擔任密西根大學歷史與人類學榮譽教授及歷史系主任暨南亞研究中心主任。他的專業著重在古代印度和其他相關學科。其著作《亞利安人和英屬印度》及《亞利安論爭》是印度吠陀文化的根,一九七四年出版的《南亞的親屬關係和歷史》是泛印度文化區塊的見證。同時他也被認為是古代政治經濟學治國聖經《政事論》(Arthashastra)的專家之一;他具備了西方專業的訓練,以及深入印度人的今古智慧,成就了他在《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的可讀性及公信力,本書的誕生可說駕輕就熟、為去蕪存菁大作,同類書中出類拔萃的佼佼者。

A Sacred Land under the Everest 珠峰下的聖地(二):珠穆朗瑪峰

林子毓 / 自由撰稿人

喜馬拉雅山脈,北面西藏高原,南臨喜馬拉雅的陡峭山勢,其高聳的海拔、深山谷地、豐美山麓、神秘的文化與動植物讓世界各地的探險家趨之若鶩,其山脈的最高峰,同時也是世界第一高峰,海拔 8,848 公尺,以 Everest 之名被廣為人知。雪巴人的守護山,神聖不可侵犯踏足,但今日的雪巴人為何卻成為登山客不可或缺的同伴?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不丹與澳大利亞期待加強雙邊的合作關係

(澳大利亞與不丹代表團於會後合影。圖片來源

 

南亞觀察編輯部 / 外電編匯

 

2018320日,也就是國際幸福日(International Day of Happiness),不丹與澳大利亞的第五次年度磋商會議於前者的首都延布舉行,而選在此日的原因也是為了歡慶兩國間超過15年的外交情誼以及超過50年的非正式交流。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印度最高法院支持消極安樂死,並肯認生前遺囑的合法性

(印度最高法院。圖片來源

南亞觀察編輯部 / 外電編匯

印度的最高法院於 2018 年 月 日做出了具有歷史意義的判決,其肯認了消極安樂死(Passive Euthanasia)的合法性,允許得到不治之症的患者得以自己的意志決定不再接受生命維持儀器的支持,得以有尊嚴地終結自己的生命。但是在此判決當中,最高法院僅肯定消極安樂死,積極安樂死,亦即以注射毒物的方式終結生命,仍為非法的。

New Clippings 新聞剪輯:斯里蘭卡族群衝突

(斯里蘭卡康提地區實施宵禁情形。圖片來源

林洺宥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  碩士

斯里蘭卡自去年 11 月發生過佛教徒與穆斯林的衝突之後,狀況似乎並未改善。於 月 日的周末,起於一場口角衝突,信奉佛教的暴徒襲擊康提(Kandy)地區的穆斯林商店及清真寺。因此斯國當局立即宣布進入全國緊急狀態,並在康堤地區實行宵禁。甚至為防激進分子藉由社群媒體傳播煽動言論,連帶 FacebookViber 及 WhatsApp 也被政府封鎖三天。

A Sacred Land under the Everest珠峰下的聖地(一):坤布Beyul

 

(坤布的山谷與卓奧友峰。作者提供)

 

林子毓 / 自由撰稿人

 

在西藏古老的傳說裡,藏傳佛教寧瑪派(Nyingma)的創始者,同時也是將佛教傳入西藏高原的蓮花生大師(Padmasambhava),曾加持過108個聖地作為其信徒的庇護所,並將其隱藏在喜馬拉雅山脈之中。傳說只有當世界腐敗到其信仰者無法繼續其宗教修持,或整個地球已陷入毀滅邊緣時,通往這些聖地的鑰匙才會顯現,只有擁有純淨心靈的人才能找到聖地的入口。否則,強要尋找,只會遭遇困難和失敗,甚至是死亡。

【活動訊息】三月、四月份南亞活動(不定時更新)

南亞觀察編輯部 / 編匯

 

南亞整合重心東移 環孟加拉灣經濟圈的再現?

(2016年金磚四國-環孟加拉灣拓展高峰會。圖片來源

 

李明勳 / 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

 

「曾經,孟加拉灣是全球歷史的中心,充斥各種商品、資本、文化、宗教、知識與人的遷徙。然二戰的爆發癱瘓了孟加拉灣,戰後『民族國家』的概念成為恢復國際秩序的基石,一道虛擬的界線因為一場歷史的偶然,[1]而直接從孟加拉灣中間畫下去,『南亞』和『東南亞』硬是被區分開來,從此翻轉這個區域的發展。曾為整體的環孟加拉灣經濟圈已成為一塊『失落』的海域。」

—出自Sunil S. Amrith著、堯嘉寧譯,《橫渡孟加拉灣》(2017

Chabahar & Gwadar Symbol of South Asian Connectivity and Integration 查巴哈爾港與瓜達爾港:南亞連結與整合的象徵

(查巴哈爾港。圖片來源

作者:薩桑特哈桑 / 巴基斯坦奎達伊茲蘭大學  政治與國際關係學博士                         English Version

翻譯:陳玥妏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

為活化阿富汗到巴基斯坦的新貿易路線,印度已經通過伊朗的查巴哈爾港向遭戰火蹂躪的阿富汗發送第一批小麥。這條戰略航線是加強印度與喀布爾(Kabul,阿富汗首都)貿易的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因為巴基斯坦不允許印度通過其領土運輸貨物到阿富汗。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有六匹共記一百一十萬頓的小麥從印度西部的坎德拉港(Kandla) 運送到查巴哈爾港,在從此港口經陸路送到喀布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