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ategory Archives: 尼泊爾

尼泊爾-待平安歸鄉的海外勞工

image428

(觀光區塔美爾(Thamel)的街頭一景,猜想其意為「Thinking Nepal」(想想尼泊爾))

楊茜雯 / 自由撰稿人

News Clippings新聞剪輯:尼泊爾能源發展路漫長

20140928major-streets-of-capital-to-have-solar-lamps-soon-600x0

2014 年正在裝設太陽能路燈的加德滿都街道。圖片來源

南亞觀察編輯部 / 外電編譯

尼泊爾缺電現象非常嚴重,過去即使在國內經常供電不足下依舊按照協議出口部分電力給印度,讓國內用電情形更窘迫。歷經大地震以及去年印度封鎖邊境,造成國內能源緊繃後,尼泊爾當局積極擴展印度之外的合作夥伴,如資金雄厚的中國,也更加重視能源的自給自足。在自產能源的政策上,基於尼泊爾的先天條件,太陽能和水力發電是發展的重點,但實際執行層面各自有困難必須克服。

Women Drivers in Kathmandu 奔馳吧!加德滿都路上的女人們

NW01

 

楊茜雯 / 自由撰稿人

「一開始,總是會遇到嘲笑我的人,無論是乘客或村裡的鄰居甚至家人,他們認為女人就是該待在家養育孩子、照顧公婆。以前社會對女性開車這件事接受度很低,當我還是學生時,有一次搭乘電動車剛好遇到女駕駛,結果其他乘客故意不給她車資,他們就是看準女駕駛好欺負。」,莉塔轉著方向盤回憶到。「不過現在好多了,還有人感謝我們的付出呢,喔!感謝神,我最慶幸的事,就是當初決定學開車。」

 

The Complicated India-Nepal Relation 親近又複雜的尼印關係

楊茜雯 / 自由撰稿人

本文以一個旅行者的視角,走過去年底到今年初深陷禁運危機的尼泊爾。目前邊境關卡雖陸續開放,尼泊爾的一切慢慢回到軌道,但如此容易受政治力左右的狀況未來極可能再度發生。

文中也深刻的反思了做為邊境之人,可能遭受的認同困境,尼印的關係於南亞大陸向來特殊,彼此相似的文化、語言、宗教背景構成兩國互動頻繁且融入的因素,同樣信奉佔國內宗教信仰人口數第一的印度教,而仍存在的種姓制度文化亦便於選擇匹配的對象及符合傳統既定。兩國如此親近,卻又面臨許多憋扭的問題….

Nepal Quake 尼泊爾震後報導:登山旅遊業觀察

林子毓 / 自由撰稿人

如果問起尼泊爾,你會想起什麼?你或許也想起了發生在數個月前的大地震,或許想著怎麼透過管道捐點錢、幫助重建,但這個主要收入靠觀光的國家,目前最缺的或許就是「你」。

本文作者就其較為熟悉的登山領域撰文,實際上不只登山,尼泊爾還有各式各樣吸引人的活動,比如說世界知名的泛舟路線、豐厚的印度教文化和質樸永續的農村生活、佛陀的出生地倫比尼(Lumbini)和不遠處,聞名世界的奇旺國家公園(Chitwan National Park)、山區特別獨特與虔誠的藏傳佛教文化…對於以觀光為主要收入的尼泊爾人民與政府,「你在這裡」才是最能夠幫助他們重建的方式。

 

Nepal-India relations in 2015 尼泊爾新憲後的尼印關係

 

英文原標題:Nepal-India relations after 2015 New Constitution

烏塔.派圭爾(Uddhab Pyakurel)博士/加德滿都大學政治社學教授

翻譯:游雅婷、李賜賢

今年九月,印度呼籲尼泊爾「延宕頒布憲法」並抗拒尼泊爾等候多時的新憲,實行「無預警的封鎖尼印邊界」等措施,造成尼印關係緊張南亞觀察特別邀請到在加德滿都大學任教的烏塔.派圭爾(Uddhab Pyakurel)博士,和台灣讀者分享他個人對於馬德西人(註一)的憤怒、印度政府在頒布新憲法後的反應,以及兩個鄰邦間未來「友善」關係的一些理解和看法。本文文末檢附英文原文。

 

Relief Work in Nepal 尼泊爾震後報導-尼太太的「急事緩辦」救災學

急事緩辦9

 

曾育慧 / 台灣大學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 博士

尼太太黃妙芸是尼泊爾媳婦,婚後與丈夫定居台灣,他們有三名美麗大方的女兒。尼太太在師大 39 文創市集設攤,堅持販售來自尼泊爾的公平貿易產品。雖然定居台灣,但他們一家與尼泊爾保持密切聯繫,也固定資助當地學童教育。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尼泊爾新憲風波未竟

南亞觀察編輯部 / 外電編譯

尼泊爾於今年九月完成了拖延已久的憲法修正案,將尼泊爾劃分為 7 個聯邦省分,也再次掀起了印度與尼泊爾之間跨境民族的問題與矛盾,加上印度官方公開表達對尼泊爾新憲的遺憾態度,進而釀成抗議與暴動事件,目前已有四十多人在和警方的衝突中死亡。尼泊爾民眾對於印度政府的表態也感到不滿,紛紛在社群網站上打上 #BackoffIndia(印度退後)的標籤來諷刺印度過度干預尼泊爾內政。

 

When ‘Ni Hao’ Greets you in Nepal 在尼泊爾遇見中國

李若寧 / 台大政治學研究所

我帶著某種對異國的想像來到尼泊爾,當聽到滿街的「你好」取代了「Namaste」,讓我有些錯愕。中國和尼泊爾雙邊政府關係親厚,且益發緊密。中國對尼泊爾的境內投資在 2013 年已超過印度,大大威脅印度對尼泊爾的影響力。現在在尼泊爾旅行偶爾會有在中國邊境的錯覺,隨著更多的合作與中國化,若尼泊爾政府沒有清晰認知自己的特殊性和主體性,很可能愈來愈像雲南西藏的延伸地帶。

 

Nepal will Rise Again 尼泊爾,你好嗎?

楊茜雯 / 自由撰稿人

本篇為筆者在尼泊爾大地震一星期前完成,以介紹傳統尼泊爾節日為主題的遊記。災後回顧這篇,心中某個角落仍抗拒接受事實,從未想過這竟成為尼泊爾震前樣貌的記錄。本篇保留原文,亦在文末處增加災後內容。偶爾想起,那些在路上遇到的人事物;邀我去家裡喝一杯奶茶的人們,是否都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