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ategory Archives: 印度

中國與印度的水壩競爭 China and India’s race to dam

湘河為阿魯納恰爾邦與阿薩姆邦帶來豐富的生態環境,目前尚未被充分探索與研究。(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Mirza Zulfiqur Rahman/印度理工學院古瓦哈提分校人類學與政治學研究員(陳玥妏/譯)

神聖喜馬拉雅山是南亞和東南亞地區的水塔,有超過十條主要河川發源自中國的西藏自治區。在過去十年間,中國與印度這兩大區域地緣政治強權不斷地在競爭水資源。

2018南亞八國選情大事紀 2018 Elections in South Asia

韓南風/政治觀察家

2018是南亞的選舉年,除了斯里蘭卡以外的南亞七國都有國會和/或總統大選。即便是斯里蘭卡也在二月歷經地方選舉,但下半年的總理雙胞案則引起更多矚目。各國的選民興致高昂地參與投票,只是政黨間的激烈競爭往往使熱切的情緒失控。每逢選舉年都有人在暴力事件中喪命。有些國家也因宗教偏見和種族衝突,讓原本應自由公正的選舉蒙上陰影。本文整理2018年的南亞八國選舉。

中國的一帶一路及其對南亞的影響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South Asia

Jabin T. Jacob/印度國家海事基金會研究員 (林洺宥 譯)

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BRI)進行了五年,數年間便將觸角擴展到亞洲,非洲和歐洲。然而,各界逐漸注意到該政策牽涉到的透明性、經濟可行性和目標。本文從印度觀點,分析BRI對南亞的影響。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通姦除罪化  印度性平再邁一大步

Photo for representational purpose.                  〈圖片來源

鄭欣娓/尼赫魯大學婦女研究所博士生

繼9月初將同性性行為除罪化後,印度最高法院日前(9月26日)又做出一項指標性判決,宣布廢除已有158年歷史的《刑法》(Indian Penal Code, IPC)第497條,未來通姦(adultery)在印度將不再構成刑事犯罪。自此,世界上仍保有通姦罪責的國家便只剩下台灣、菲律賓、柬埔寨、伊斯蘭國家與美國境內數州。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誰正在扼殺印度的民主?

相關圖片

圖片來源

鄭欣娓/尼赫魯大學婦女研究所博士生

那是8月13日,印度獨立紀念日前兩天。在首都新德里,國會周邊重地維安緊密,警力戒備又比平日更加森嚴。烏瑪卡利(Umar Khalid)卻差點在這裡被人刺殺。

卡利是一名活躍的學生運動領袖,來自尼赫魯大學(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 JNU)的他,向來敢於批判當今的右翼政府。兩年多前,他與其他幾名學生運動者遭強行闖入校園的警方以煽動叛亂罪逮捕,他們被指在一場校內活動中帶領群眾呼喊「巴基斯坦萬歲」等反國家口號,而儘管警方所謂的「證據」很快就被戳破是經右翼電視台惡意剪接的假影片,卡利等人卻仍自此被扣上「反國家份子」的大帽子,成了右翼政治組織的眼中釘。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莫須有罪名 讓救命醫淪殺人犯

鄭欣娓 / 尼赫魯大學婦女研究所博士生

Source: FRONTLINE

事情過去快要1年後,事實終於證明了卡菲爾醫生(Kafeel Khan)的清白。可是,在他今年4月底獲保釋出獄之前,卡菲爾醫生已經為這個莫須有的罪名坐了將近9個月的牢。

【演講紀實】孟加拉灣的興衰與再起

撰文:曾育慧 / 南亞觀察主編

馬來西亞的橡膠園出土了西元七世紀的物件,包括大量來自印度的布料和印度教文物;印尼爪哇發現專門為海外市場生產的印度織品。歐洲殖民勢力大規模進入之前,孟加拉灣沿岸各地早已建立熱絡的社交與貿易網。十九世紀大英帝國控制了孟加拉灣沿岸,讓此區的移動與整合達到高峰。這場榮景在二戰後畫下句點,直到亞洲新興勢力掘起,將眼光重新鎖定曾經是全球歷史中心的孟加拉灣…

旁遮普之旅(2):海外移民

Shashwati Talukdar (夏雪莉) / 紀錄片導演

旁遮普農業富饒,發展繁榮,識字率和教育普及率相當高。我的研究夥伴-社會學家迪迪提.米特(Diditi Mitra)關注旁遮普的移民脈絡,她曾深入研究來自旁遮普,主要是錫克教徒的紐約市計程車司機。之後將觸角延伸至這些司機留在家鄉的家庭,以及海歸回鄉者。2014年這次,她再訪旁遮普,探討形塑這些移民及其社群的推動力。

旁遮普之旅(1):難解的性別議題

Shashwati Talukdar (夏雪莉) / 紀錄片導演

編按:性別是牽涉甚廣的複雜議題,很難只用幾項指標一言以蔽之,在幅員廣大的印度更是如此。2014年,印度籍紀錄片導演夏雪莉(Shashwati Talukdar)與社會學家迪迪提.米特(Diditi Mitra)的北印度旁遮普邦之旅,用不帶批判的眼光,記錄旅程當中,從教育、婚姻、移民、生育、就業等不同面向觀察性別,並提出問題。

【書摘】印度民族主義的興起-《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


過去數世紀中,民族-國家概念已然成為國際政治的價值典範。然而何謂民族-國家?「民族」一詞存在已久,遠早於任何民族都應有其政治實體的信念。因此,英國統治者一開始認定印度人為一種民族,並未認為「民族性」是賦予印度人脫離外國統治的道德基礎。然而,一七七六年的美國獨立革命,接續一七八九年法國大革命,主權在民的理想開始在歐洲人之間傳布。這理想認為人民意志,而非君主意志,才是政府正當基礎及唯一合法的立法源頭,立法則由人民代表於議會中代為行使。人民主權是黏著民族與國家這兩個概念的拉力:若人民為主權來源,則每群人民或民族皆應有其政治實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