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Tag Archives: 巴基斯坦

News Clippings : 瀆神之人?巴基斯坦宗教風暴

「Asia Bibi」的圖片搜尋結果                                                                                     〈Asia Bibi〉
南亞觀察編輯部 / 外電編譯

巴基斯坦一名天主教徒畢比(Asia Bibi)2009年被指控侮辱先知穆罕默德,隔年遭到「瀆神」罪名起訴、判死,在八年多的監禁後因證據不足重獲自由。國內反對者群起上街抗議並封鎖學校,要求法院重新審判。強硬派伊斯蘭組織Tehreek-e-Labaik(TLP)揚言如果政府不處死「瀆神者」,他們將發起更大規模的抗爭。巴基斯坦警方表示,有150多人因涉嫌縱火,故意破壞和暴力罪被捕,警方也持續調查其他參與襲擊,焚燒財產和車輛以及封鎖高速公路的人。

Chabahar & Gwadar Symbol of South Asian Connectivity and Integration 查巴哈爾港與瓜達爾港:南亞連結與整合的象徵

(查巴哈爾港。圖片來源

作者:薩桑特哈桑 / 巴基斯坦奎達伊茲蘭大學  政治與國際關係學博士                         English Version

翻譯:陳玥妏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

為活化阿富汗到巴基斯坦的新貿易路線,印度已經通過伊朗的查巴哈爾港向遭戰火蹂躪的阿富汗發送第一批小麥。這條戰略航線是加強印度與喀布爾(Kabul,阿富汗首都)貿易的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因為巴基斯坦不允許印度通過其領土運輸貨物到阿富汗。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有六匹共記一百一十萬頓的小麥從印度西部的坎德拉港(Kandla) 運送到查巴哈爾港,在從此港口經陸路送到喀布爾。

Roots of Militancy in Pakistan after 9/11 後九一一時代巴基斯坦「戰爭化」 的根源(下)

圖片來源

作者:薩桑特哈桑 / 巴基斯坦奎達伊茲蘭大學  政治與國際關係學博士學者                          English Version

翻譯:馮懷萱 / 逢甲大學

校訂:陳牧民 / 中興大學南亞與中東研究中心主任

Roots of Militancy in Pakistan after 9/11 後九一一時代巴基斯坦「戰爭化」 的根源(上)

圖片來源

作者:薩桑特哈桑 / 巴基斯坦奎達伊茲蘭大學  政治與國際關係學博士學者                         English Version

翻譯:馮懷萱 / 逢甲大學

校訂:陳牧民 / 中興大學南亞與中東研究中心主任

  • 簡介

近日巴基斯坦國內外媒體紛紛發布一則消息,指出在政府掃蕩斯瓦特地區恐怖份子的行動後,武裝份子已決定將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Khyber Pakhatoon Khan)的基地移到旁遮普南部。今天的巴基斯坦已經逐漸步入一種複雜的「戰爭化」狀態。自 2001 年以來,巴基斯坦加入反恐戰爭,使巴基斯坦的安全出現了嚴重惡化。尤其在 20077 月的「紅色清真寺」(Lal Masjid事件之後各類武裝活動的頻率急遽升高。儘管大多數襲擊事件是針對軍隊和員警,甚至許多宗教集會與清真寺也成為目標,但仍然造成許多人死亡。

Why did India refuse to attend OBOR summit?印度為何拒絕參與「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India-China

圖片來源

陳牧民 / 中興大學當代南亞與中東研究中心主任

India is one of major powers in the world refusing to participate in the “Belt and Road Summit Forum” held in Beijing on May 14, 2017. In this article, the author explains why Indian government has keep herself distant from China’s Belt-and-Road Initiatives, and further discusses about what India can do to counter-balance China’s growing influence.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巴基斯坦與美國總統川普的移民政策

president-trump-s-announcement-of-extreme-vetting-of-visa-applications-of-pakistanis-is-discriminato-1485532669-5031

(川普與移民政策,圖片來源

南亞觀察編輯部 / 外電編譯

2017年,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之後,對於移民美國者實施一連串審查制度,並於今天簽署全面性新行政命令,包括思想審查在內的「嚴格審批」(Extreme vetting)制度,以確保只有與美國有著同樣價值觀並尊重美國人民的人方可移民美國;與「簽證禁令」(Visa ban)限制來自敘利亞、伊拉克、伊朗、利比亞、索馬里亞、蘇丹和葉門等七國以穆斯林為主的移民進入美國,除非這些移民是逃離迫害的少數派宗教信徒。川普表示將暫停他所說的,來自世界上最動盪和危險,並有著支持恐怖主義前科的地區的移民。

Naval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Pakistan 中巴海軍合作對印度洋之影響

(141108) -- BEIJING, Nov. 8, 2014 (Xinhua) --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R) shakes hands with Pakistani Prime Minister Nawaz Sharif during their meeting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capital of China, Nov. 8, 2014. (Xinhua/Ding Lin) (wjq)圖片來源

作者:Ghulam Ali 博士 / 北京大學巴基斯坦研究中心訪問學者
譯者:林洺宥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生

本文主要討論的是中國與巴基斯坦在海軍事務上合作,並分析其對印度洋安全影響。自 1960 年代起,中巴即維持十分密切戰略合作關係,此關係基礎建立在兩國在國防事務的深度合作,以及在區域安全事務上的協調。經過多年發展,雙方的關係早已擴展並深化到各種領域,但防務合作仍然是雙邊關係的核心。

兩國在 1951 年三月建立了外交關係,但在軍事事務上幾乎沒有互動。最初數十年間,雙方的合作主要集中在陸軍以及空軍。但海軍的軍事合作在這個時期卻是頗為保守。

 


 

This paper examines burgeoning naval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Pakistan and its impact on the Indian Ocean. Since the early 1960s, China and Pakistan have maintained strong strategic relationship. This cooperation is based on their deepening defence ties and coordination on regional security issues. Over the years, the overall relationship has expanded bringing almost all conceivable areas of cooperation, defence ties remains at the center of their partnership.

English


Terrorism in South Asia 南亞的恐怖主義

梁曉昀、李書頤、Maria Ligios 共同製作/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

南亞各國,以印度和巴基斯坦受到恐怖主義的影響最為顯著。本影片將介紹三種恐怖主義影響的案例:印巴喀什米爾分離運動、宗教極端主義和印度的毛派。

“Not-Free” from death row 巴基斯坦的死刑與血錢

 

Elliot Goat文;侯懿廷譯;曾育慧、吳佳臻校對

死刑是否廢止的議題,近日在台灣社會引發關注。巴基斯坦在2008年開始實施「暫停執行死刑」政策之前,是全世界死刑執行率第五高的國家。在這個信奉伊斯蘭教的社會,宗教對於殺人者提供了兩種處理的方式,一個是「以眼還眼的報復性懲罰」,另一個是「賠償」,也就是俗稱的「血錢」。但即使制度上與宗教上允許,如何看待血錢,是為了金錢而賣掉受害者的命?或者透過某種程度的轉化來終止受害者和加害者兩個家庭無止盡的復仇循環?或者最終淪為替有錢人開脫的工具?仍是巴基斯坦時時在思考的議題。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習近平出訪巴基斯坦

 

李燁 / 中興大學國政所碩士生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 420 日抵達巴基斯坦,展開為期兩天的訪問。此行最受注目的是 20 日簽署,總額約 460 億美元的投資,實現「中巴經濟走廊」的計畫。中巴經濟走廊被視為習近平 2013 年提出「一帶一路」構想的範例,對於往後中國與其他國家合作具有指標意義。該計畫包括興建連接中國新疆的喀什與巴基斯坦俾路支的瓜達爾港的鐵公路網、以及協助巴國善能源問題。460 億美元是巴國自 2008 年以來外來投資總額的三倍,巴國以投資刺激國內經濟發展抱著極高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