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ategory Archives: 特約專欄

斯里蘭卡憲政危機

陳牧民/中興大學當代南亞與中東研究中心主任

(圖片來源)

已經平靜一陣子的印度洋島國斯里蘭卡近日突然陷入前所未有的憲政危機。10月26日週五,總統斯里塞納(Maithripala Sirisena)趁總理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前往南部地區視察的時候,突然宣佈將其撤換,並且任命前總統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為新總理,隨後拉賈帕克薩在總統府宣誓就任總理。得知消息的「前」總理維克勒馬辛哈急忙趕回首都…

我是緬族人,我住孟加拉,羅興亞人,你們呢?

圖1:難民營外,有農作、有植被的地貌。(作者拍攝)

 

曾育慧/衛生福利部國家中醫藥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種族清洗,就是針對特定族裔進行大規模、無差別的奸擄燒殺。自去年八月底起,緬甸軍方開始殘暴地屠殺世居當地的羅興亞少數族裔,導致短期內大批難民逃往一河之隔的鄰國孟加拉。一年了,二十六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台北市面積十分之一),住著超過九十萬人(台北市人口三分之一),這就是羅興亞難民營的現況。

來自孟加拉的癌症藥

曾育慧/衛生福利部國家中醫藥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跨國藥廠令人又愛又恨,這一刻如天使般端出救命新藥,下一刻卻殘忍地要你傾家蕩產來換那顆藥。在專利權與智財權的保護傘之下,除非藥廠犯了眾怒,亦或即將引爆眾怒,幾乎沒有國家能奈何這些富可敵國的藥廠。但曾經與跨國藥廠正面開戰,並且挑戰成功的國家是孟加拉,時間在1982年。

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我不是藥神》故事敘述癌症病人面對天價藥品的無助和想活的本能,遠赴印度買成份相同,價格僅十分之一的學名藥自救,接著還違法代理,進藥到中國,讓本來只能等死的病人被視為英雄。(圖:網路)

A Sacred Land under the Everest 珠峰下的聖地(三):登山客與坤布

林子毓 / 自由撰稿人

海拔4800公尺的Gokyo湖

五月底珠穆朗瑪峰的登山季剛結束,今年珠峰南北面共計有超過700位登山客成功登頂。除了眾人關心的登頂人數、死亡人數、事故與新紀錄等,登山客在珠峰造成的環境問題也再次得到關注。因為地形與環境限制,在高海拔製造的垃圾運送不易,垃圾處理一直是珠峰難解的問題。

【演講紀實】孟加拉灣的興衰與再起

撰文:曾育慧 / 南亞觀察主編

馬來西亞的橡膠園出土了西元七世紀的物件,包括大量來自印度的布料和印度教文物;印尼爪哇發現專門為海外市場生產的印度織品。歐洲殖民勢力大規模進入之前,孟加拉灣沿岸各地早已建立熱絡的社交與貿易網。十九世紀大英帝國控制了孟加拉灣沿岸,讓此區的移動與整合達到高峰。這場榮景在二戰後畫下句點,直到亞洲新興勢力掘起,將眼光重新鎖定曾經是全球歷史中心的孟加拉灣…

【演講紀實】孟加拉 瘋世足

講者:Mujibul Alam Khan / 孟加拉籍社會觀察者

撰文:曾育慧 / 南亞觀察主編

source: Prothom alo

 

猜猜看,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的主辦國是:阿根廷?巴西?德國?俄羅斯?台灣? 答案:孟加拉!?  今年的世足賽在俄羅斯沒錯,但為什麼阿根廷、巴西和德國人都需要孟加拉的加持?  不蓋你,阿根廷超級球星梅西渴望從孟加拉人身上得到信心。特地把孟加拉球迷的加油影片放在臉書上,助他帶領國家隊一舉擊敗奈及利亞,驚險擠進16強。還有,德國政府竟然痴痴等著一名孟加拉農夫親手縫製的國旗,難道德國自己沒錢做國旗? 怪哉,巴西政府竟然派遣外交使節團到孟加拉,觀看巴西出賽的轉播!!  為什麼不去俄羅斯看?

A Sacred Land under the Everest 珠峰下的聖地(二):珠穆朗瑪峰

林子毓 / 自由撰稿人

喜馬拉雅山脈,北面西藏高原,南臨喜馬拉雅的陡峭山勢,其高聳的海拔、深山谷地、豐美山麓、神秘的文化與動植物讓世界各地的探險家趨之若鶩,其山脈的最高峰,同時也是世界第一高峰,海拔 8,848 公尺,以 Everest 之名被廣為人知。雪巴人的守護山,神聖不可侵犯踏足,但今日的雪巴人為何卻成為登山客不可或缺的同伴?

A Sacred Land under the Everest珠峰下的聖地(一):坤布Beyul

 

(坤布的山谷與卓奧友峰。作者提供)

 

林子毓 / 自由撰稿人

 

在西藏古老的傳說裡,藏傳佛教寧瑪派(Nyingma)的創始者,同時也是將佛教傳入西藏高原的蓮花生大師(Padmasambhava),曾加持過108個聖地作為其信徒的庇護所,並將其隱藏在喜馬拉雅山脈之中。傳說只有當世界腐敗到其信仰者無法繼續其宗教修持,或整個地球已陷入毀滅邊緣時,通往這些聖地的鑰匙才會顯現,只有擁有純淨心靈的人才能找到聖地的入口。否則,強要尋找,只會遭遇困難和失敗,甚至是死亡。

Demonetization, State Governance and the Country’s Modern Image 鈔票、國家治理與現代形象(三)

(一位婦女連夜排隊終於換得小鈔。圖片來源

林汝羽 / 英國發展研究院  博士生

印度歷史上曾經經歷過三次換鈔(demonetization),分別發生在 1947 年、1978 年和 2016 年。每一度換鈔的目的都是為了對抗假鈔流通,更換的都是大面額的鈔票,且都具有時代意義:第一次換鈔象徵從殖民到獨立的改變,第二次印度正處於政治動亂的時期,國內的高種姓與低種姓勢力水火不容,第三次換鈔的印度已經經歷了自 90 年代保護政策逐漸開放以來攀升的經濟成長率,在穆迪領軍下更進一步往新自由主義市場機制靠攏。

這篇附加的短文補充前面兩部份所提出的論點,認為換鈔政策雖然不影響中產階級以上習於數位支付的城市人口,但對於仰賴現金交易的貧窮與中下階級人口造成的弊遠大於利。

【影評】Movie Review:《舞孃禁戀》(VARA:A BLESSING)

圖片來源

陳鳳瑜 / 南亞觀察特約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