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ategory Archives: 影像南亞

【影評】Movie Review:《舞孃禁戀》(VARA:A BLESSING)

圖片來源

 

陳鳳瑜/南亞觀察特約撰稿人

【短訪特稿】2017 年《台灣印度文化節》暨《夢想印度博物館》盛大開幕!

(圖片來源:Jeffery India Imc

訪談:南亞觀察編輯部

撰稿:陳玥妏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 碩士

聽,冷冷細雨中傳來印度歌舞的喧囂,劃破寒風,讓人迫不及待想加入載歌載舞的人群裡一起扭腰擺臀。循著聲音前進,我們來到位在汐止夢想社區的台灣印度博物館,今天(2017. 12. 16)「夢想印度博物館」盛大開館,並揭開第十五屆台灣印度文化節的序幕。

【寶萊塢電影中的女性意識】印度女孩大膽求愛記:寶萊塢經典老片《勇奪芳心》

圖片來源

林勝韋 / 自由撰稿人

對我來說,每部寶萊塢電影都像一幅繪像,裝載著一個時代的表徵,表達著印度人民的夢幻與期待,以及生活之外無邊的想像。我常常試著倒退到故事情節的背後來看電影,綜觀比較不同時代印度觀眾的人生與夢境。我發現,這些色彩斑斕的「夢境」,有些滋味甜蜜如同印度甜食炸奶球,有些歡樂繽紛如同色彩節(Holi Festival),有些則像一杯苦澀的酒,訴說著生活的無奈與壓迫。

Journey in North India 北印度遊記:矛盾並存的社會

(印度城市常見的嘟嘟車)

蔡松伯 / 六都春秋總編輯

印度從幅員、國內生產毛額或軍事力量來看,無疑是一個大國;但許多人對印度印象卻是街道髒亂、騙子橫行、生活落後。類似的反差感常可在國際新聞中看到,我們一面看到印度的強大國力,也同時看到宗教迷信、性侵的新聞。因此引發我對印度社會內部矛盾的興趣。

【Exploration in Sri Lanka】 風塵僕僕的「斯」路,沙丁魚列車

(斯國與南亞常見的在地交通工具-嘟嘟車)

陳瑩瑄 / 自由撰稿人

一般而言,斯里蘭卡的紅綠燈與行人專用號誌不多,只在都市、大十字路口設置,路人過斑馬線幾乎靠自己雙手阻擋車子示意要過馬路,駕駛通常會禮讓行人,不會橫衝直撞。斯國人民所得不高,可以擁有自己的轎車代表有一定社會地位、財力、教育水準,或可能投資嘟嘟車、小型車來成為生財工具,因此大眾運輸工具永遠不會有空蕩蕩的時候。

Lights of Diwali Festival 燈節煙火

圖片來源

林汝羽 / 南亞觀察特約撰稿人

自從來到英國之後,我的生活圈裡大多是和我一樣從異地來此求學的學生,每逢燈節,不再有可以去拜訪一起慶祝的家庭。這兩年的燈節,我都到超市去買小蠟燭,排列在房間的出入口(窗口),聽著印度古典梵唱,祈求未來一年的平安順利,為所有人,也為自己。印度的燈節就像臺灣的重要年節,是一個家族團圓、相互贈禮、共享幸福時刻的節慶。和其他的印度宗教節日不同的是,燈節是屬於人的節日,它有輝煌也有鋪張,有關於食物、家庭、願望和祝福的記憶,也是印度人離鄉遠赴海外會倍感思親的日子。

【影評】Movie Review《巴哈旺大飯店》:人生最後旅程,預約前往天堂的房間

南亞觀察編輯部 / 轉載

77 歲父親飽受不祥之夢困擾,預感自己死期將近,於是逼著兒子陪他走一趟位於恆河畔的聖城瓦拉納西,希望能在那裡告終,獲得救贖。兒子別無選擇,只好放下手邊繁忙的工作,陪著頑固老爸展開旅行。他們入住一家「巴哈旺大飯店」,預約等死房間,飯店規定 15 天內沒去世就得退房,隨著時間一天天流逝,兒子掙扎於工作責任急著回家,而老爸卻彷彿回春…。

【影評】Movie Review《傻瓜大哥再出擊》:你可以抱著甘地照片過日子,也可與他的精神一同生活

圖片來源

陳鳳瑜 / 南亞觀察特約撰稿人

 

Legend of Indian Jews 印度猶太人傳奇

(印度人間國寶—猶太人 Sarah Cohen 女士)

吳德朗 / 北印度愛樂中心負責人

印度最早的猶太人,相傳是所羅門王時期的水手。史稱是在公元前 6 世紀,耶路撒冷受到圍困,於第一神廟遭到破壞後,猶太人流離失所來到了印度。在公元 70 年,第二神廟遭被毀後,陸續又有許多猶太人抵達印度科欽(Kochi)附近「海上香料之路」的木子李(Muziris)這古老港口附近的科東格阿爾盧爾(Kodungallur)定居。當時這地方還被稱為印度的「耶路撒冷」。

Welcome to the Land of Bengal!歡迎來到孟加拉之地!-在孟加拉之羅興亞難民訪談實錄

圖片來源

作者:Dr. Zarina Othman / 馬來西亞國立大學副教授                                                

譯者:陳玥妏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生                                                                   

20172 月,伴隨著空服員美麗溫暖的笑容,我們搭乘孟加拉航空(Biman Bangladesh Airlines)從馬來西亞的吉隆坡飛往孟加拉首都達卡。機上除了兩位空服員加上我與同行的夥伴,總共才四位女性,這在孟加拉航空是相當常見的景象,其餘乘客大多為孟加拉男性,藉著假日空檔短暫返回孟加拉與家人團聚。

 


 

We were greeted with a smile by a beautiful flight attendant when flying by Biman Bangladesh Airlines in February 2017 from Kuala Lumpur, Malaysia to Dhaka, Bangladesh (formerly known as East Pakistan). Being one of the two women passengers in the airline (with two other flight attendants, made it all four women altogether), is a common scene in the airlines. The rest of the passengers were the Bangladeshi male foreign workers who returned home briefly for vacation with loads of goods from Malaysia, the land where they earned their incom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