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疫情系列】當資本主義遇上新冠肺炎 – 寫在孟加拉政府的年度預算公布之後(上)

文∣Zafrullah Chowdhury

 武漢肺炎給我們出了一道難題:公平正義的社會還會回來嗎?

許多國家的貧富差距正在急速擴大。一群盲目的哲學家及政治學家開始否認社會主義式的平等社會存在的可能性。然而,突如其來的COVID-19重創全球。不論你是富人、窮人、善人、惡人、無良政客、官僚、教師、農民,或是普通百姓,全都難以倖免。那些違法歛財的富商現在被迫跟普通人一樣承受病痛苦難,因為他們也無法逃離孟加拉。

新冠病毒是全球資本主義的一記當頭棒喝!

當務之急並非經濟上的成長與發展。真正重要的,是全體人民能否保有尊嚴的生活、平等的權利及機會。新冠病毒是人類社會拋棄了公平正義之後,必然的苦果嗎?不曉得此時此刻,專門研究貧富差距的法國經濟學家湯瑪斯‧皮凱提(Thomas Piketty)會怎麼解讀!

僅僅三個月的時間,孟加拉的新冠肺炎感染人數已經超過中國武漢。國內的產業和衛生部門幾近癱瘓,只剩下達卡醫學院附設醫院(Dhaka Medical College Hospital)、庫米特拉綜合醫院(Kurmitola General Hospital)、孟加拉-科威特友誼醫院(Bangladesh-Kuwait Friendship hospital)、聯合軍醫院(Combined Military Hospital)和少數幾間國立的醫學院附設醫院維持正常運作。

孟加拉最大的BSMMU大學醫院(Bangabandhu Sheikh Mujib Medical University)則醜聞纏身,在數名教師死於新冠肺炎之後衍生嚴重的肢體衝突,該院幾乎處於封院狀態。

除了醫療支出與醫療氧氣缺少等眾所皆知的問題之外,全國近5,000個基層衛生所當中,有十分之一沒有固定的醫師駐診。人們對此感到憤怒。

經濟情勢更是雪上加霜。

政策對話中心(Center for Policy Dialogue, CPD)發表的驚人報告當中,國內的貧窮率將由20%攀升至32%!這個數據雖令人震驚,但應該八九不離十。

世界衛生組織(WHO)估計孟加拉至少會有500萬人感染病毒。此外,有2千萬名窮人與貧戶的收入驟減,處於缺糧危機中,短期內恐怕難以改善。

不當治理、缺少民主體制,以及貪腐亂象,造就了今日孟加拉的種種問題。民意代表本身就是罪犯、官僚無知、執法機構則是濫用職權!

三月間,我在電視台的訪談節目中向總理哈西娜(Sheikh Hasina)示警,武漢風暴即將來襲,建議她加強醫院管理,確保醫療用氧氣供應無虞,還要準備充足的噴霧器及呼吸器,並在一個月內,至少訓練一千名專業醫師學會如何操作呼吸器、執行插管及氣切手術。

但是總理並沒有先處理這些核心問題,反而浪費時間去安排醫護人員的住宿。我建議直接入住三星級或五星級飯店,她仍堅持找私人醫院協商,這些醫院並無法提供必要的服務與醫療,卻在過程中中飽私囊。這些事情延宕了防疫的關鍵時機。

她從未對那些全心付出的醫護人員表達過尊重,反倒獎賞了那些不願服務別人的人!不當的治理讓公部門加速腐敗。由於疫情嚴重,官員只能靠謊言來迴避責任,言語含糊、行事亂無章法。我相信之後的第二波、甚至第三波的疫情會更加嚴峻,但我們一點都沒有準備好該如何面對。

缺乏朝野協商與社會對話的預算書

國難當前,總理提出2020/21會計年度的預算書。財政部長在國會的預算特別會期中,重述總理訂下的目標 – 2020/21經濟成長率達8.5%。這席話跟武漢肺炎一樣,舉國震驚。

對此,達卡大學經濟學教授Rashed Al Titumir認為明年的成長率不可能超過4.2%,人均GDP則會下跌12.4%。此外,由於大批在海外工作的移工失業,境外匯款金額也已大幅降低。

目前約有1千萬孟加拉人離鄉背井,分散在174個國家中工作;工作機會正在減少;製衣業的出口值停滯不前、裁員潮持續爆發;目前僅有960萬家戶享有社福補助; 孟加拉的工人因為缺乏營養,工作效率與競爭力都明顯下滑。

在新的預算年度,失業率預期會上升3%,這對受到良好教育的待業者無疑是一大打擊。 承平時期的預算無法在危機時期執行。最要緊的社會福利都沒有被算進去。

而這次的預算案並沒有經過任何討論與辯論。許多聰明的經濟學家、政治學家、銀行家、教師、知識分子、政治家,以及國會議員,卻不敢站出來告訴大眾真相,都在等總理下達指令。甚至連執政黨人民聯盟(Awami League)的大老也保持沉默。為什麼?他們不都是總理的親信嗎?總理為什麼不願向這些人請益呢?

若想打贏這場戰爭,遏止病毒散播並挽救經濟上的損失,執政者應該召集各黨人士共同擬定紓困預算,否則於國於民都不可能有所幫助。

當代理商和中間商掌控市場,迫使都市人口以高價購買農產品,農民和工人將無法獲得與汗水辛勞相對等的報酬,不管是生產者或消費最終都被剝削。醫療部門持續處在無政府狀態,藥品價格難以調降,加護病房的欺詐將繼續上演,有些人甚至在死後還得付醫藥費!

佔預算17%的高額利息

孟加拉向國際組織貸款以及透過公私合作模式(PPP)所需支付的利息高達約119億美元,佔總預算17.68%,比分配給糧食、災後補貼、農業、水資源和地方政府部門加總起來(佔預算13.36%)還多出 29.7億美元。

衛生與教育預算佔14.25%,只有95億美元左右,而高達17.68%的預算卻會用來付海外借貸的利息,國會裡竟沒有人提出質疑,令人感到遺憾。

在野黨如孟加拉國民黨(Bangladesh Nationalist Party)與聯合民族陣線(National Unity Front)的領導人也未能就海外貸款利息的議題公開討論,顯示了他們的不長進,也同樣可悲。

孟加拉公共管理部(Ministry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本身即是問題的根源。花掉五分之一的總預算,每年還新增高階人事職位,而這些高級官僚的聰慧大腦十分懂得操弄沒有選民的選舉活動!

為了避免危機,政府應該大力投資民間的農業生產。商人不可信,農民才可信。農民鮮少說謊,因為他們有宗教信仰及道德感,還懂得知足常樂。而對於漁業、水資源、家禽、醫療保健、酪農業及糧食安全的投資,則需要大幅提升。若能妥善規劃與監督,政府的投資不但能迅速回收,還會有盈餘。

我也強烈建議政府團隊與非政府組織建立夥伴關係,這些組織不僅忠誠可信,也與社會基層的關係深厚。例如,孟加拉發展研究所(Bangladesh Institute of Development Studies, BIDS)便可與其他組織共同監督,將農民造冊,發放及時且免於上下其手的貸款,迅速推展小額信貸計劃將可有助於婦女能力和地位的提升。 諾貝爾獎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博士(Muhammad Yunus)、非政府組織BRAC的已故創辦人法茲雷爵士(Sir Fazle Hasan Abed),以及ASA創辦人Shafiqul Haque Chowdhury三位在孟加拉近代發展史上做出的光榮貢獻與事蹟,世人永遠銘記在心。

原作:Dr. Zafrullah Chowdhury /人民健康中心(Gonoshasthaya Kendra)創辦人

改寫:Mujibul Alam Khan

翻譯:蕭旻政/文藻外語大學多國語複譯研究所

參考文章

【南亞疫情系列】聖母峰下的Lockdown
【南亞疫情系列】達蘭薩拉封城記事
【南亞疫情系列】斯里蘭卡的冠狀病毒危機:問題、挑戰和未來走向
【南亞疫情系列】印度受困記
【南亞疫情系列】孟加拉最新疫情概況
【南亞疫情系列】新冠疫情下,喜馬拉雅山居民的挑戰
【南亞疫情系列】當資本主義遇上新冠肺炎 – 寫在孟加拉政府的年度預算公布之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