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珠峰下的聖地(二):珠穆朗瑪峰 A Sacred Land under the Everest

林子毓 / 自由撰稿人

喜馬拉雅山脈,北面西藏高原,南臨喜馬拉雅的陡峭山勢,其高聳的海拔、深山谷地、豐美山麓、神秘的文化與動植物讓世界各地的探險家趨之若鶩,其山脈的最高峰,同時也是世界第一高峰,海拔8,848公尺,以Everest之名被廣為人知。雪巴人的守護山,神聖不可侵犯踏足,但今日的雪巴人為何卻成為登山客不可或缺的同伴?

「Everest」取自當時英屬印度測量局長之姓氏,即便本人因為Everest無法以當地印度語拼讀出來而反對這個提議(如今Everest的讀法和其姓氏的真正讀法不同),1865年皇家地理學會仍將世界第一高峰名為Mount Everest。其實Mount Everest在喜馬拉雅當地有自己的名字,其中最常見的應是藏文名「珠穆朗瑪」(ཇོ་མོ་གླང་མ, Qomolangma),有時被翻譯為「大地女神」,中文常稱的「聖母峰」應是意譯自此名。

不過當我向一輩子生活在坤布的雪巴長者詢問時,他似乎對「大地女神」這個意涵不甚清楚,反而說,聖母峰在雪巴話裡稱作Miyo Lozangma,意思是Goddess of Wealth(財富女神),Miyo Lozangma是傳說中的五位守護女神之一。

這個說法應該是源自西藏的傳說,藏傳佛教中有「長壽五天女」或「長壽五姊妹」的說法,他們原本居住在神山,受蓮花生大師點化而成為藏傳佛教的護法神。長壽五天女之中的第三位,名字也叫Miyo Lozangma,和雪巴長者的發音相近,祂在神話中是騎著金黃色的老虎,手持滿糧之盆的形象,祂的宮殿在珠穆朗瑪峰上,而「珠穆朗瑪」便是Miyo Lozangma的略稱。

在佛教傳入西藏以前,西藏流傳著源自本土的苯教。苯教類似薩滿信仰,崇敬天地自然萬物,包含鳥獸石木,山川土地,每個地區都有各自的聖靈或守護神。在佛教入藏後,融合苯教的佛教,也無法去除這樣的信仰特色,藏傳佛教之所以在佛教各派中獨樹一幟,和西藏本土宗教的融合大有關係。

雪巴人自西藏傳承的佛教信仰,同樣保留這樣的特色。在坤布,屬於神的山,除了珠穆朗瑪峰,還有洛子峰(Lhotse)、卓奧友峰(Cho Oyu)、阿瑪達布拉姆峰(Ama Dablam)等等,都是雪巴信仰系統裡的重要守護神山,不能被侵犯踏足。也就是說,如果爬上神的頭頂,或擅自進入神的領域,都是不被允許的。

既然如此,雪巴人怎麼會在今日,反倒成為登山客不可或缺的助手?

在南崎的旅館有個獨立用餐區,裡頭有吧檯與桑拿,裝飾著各國的國旗、搖滾風的樂器、大片落地窗看得見東邊的唐瑟古山(Thanmserku),地上不拘一格的鋪著碎石子。每晚六點,旅館主人都會用寬大的液晶螢幕隨機放一部電影,那天放的正好是與雪巴人同名的電影Sherpa。

電影情節圍繞著雪巴人Phurba Tashi,紀錄雪巴人在雪山之巔的矛盾與犧牲。Phurba來自坤布古老的村莊Khumjung,攀登的天分與際遇,讓他成為至今攀登過21次珠穆朗瑪峰的三名紀錄保持人之一。不過他的家人一直反對他的攀登工作,畢竟攀登珠穆朗瑪峰乃至其他八千米頂峰並不容易,雪崩、惡劣天氣、低氧環境,任何一個環節都能奪走一個人的生命。Phurba每一次的遠征都讓家人寢食難安,村裡的長輩對攀登神山的舉動更是叱責不諱:「這是對山的褻瀆。」

但Phurba需要錢,高收入的攀登工作能支付他生活開支與小孩的教育,於是他一次次的選擇上山。直到2014年鄰近基地營的雪崩,造成16個雪巴人死亡的事件,在家人強烈的要求下,電影片尾Phurba承諾家人,不會再攀登山峰。


Khumjung村莊

當我從南崎來到Khumjung,向年長的雪巴好友提起這部電影,他說:「聽說他(Phurba)今年又去了Makalu(世界第5高峰)。」他的臉上有淺淺的笑意,我聽不出是笑Phurba的食言,還是雪巴人的無奈。

十數天後,我前往Lobuche峰,在往High Camp(基地營之後的較高海拔營地)的路上,我的攀登嚮導Karsang摘了些香氣濃郁的杜鵑花葉。Karsang也來自Khumjung,正好和我年長的雪巴好友是鄰居。Kasang指著High Camp的石堆神龕,說這些葉子是要在攀登前焚燒敬獻給神的。

Karsang曾經二度登頂珠穆朗瑪峰,一次登卓奧友峰(世界第六高峰),在坤布六千米以上的攀登經驗不可勝數。我問他登聖母峰時是什麼感覺?和他的信仰衝突嗎?

Karsang和我說了一個珠穆朗瑪的故事:「傳說有四個姊妹(也可能是三個,Karsang本人似不確定),其中一個姊妹病的很重,另一個為了祈求姊妹的康復,發願捨身,後來姊妹果然痊癒了。作為交換,她便化為珠穆朗瑪峰,鎮守此地,照看這塊土地與人。」他接著說:「其實我有時想,或許吸引世界各地的登山客來到此地,讓雪巴人有工作可做,能富足自己,就是祂照看我們的方式吧。」

 

阿瑪達布拉姆峰(Ama Dablam)

「我只能感謝祂,在上山前乞求祂的原諒,在下山後感謝祂的寬容。」在High Camp日落前的一整個下午,Karsang都坐在碎石坡盡頭,遠望阿瑪達布拉姆峰的方向,數著佛珠喃喃念著七句《蓮師祈請文》。

*本文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