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旁遮普之旅(3):搭公車看錫克教今昔領袖

Shashwati Talukdar (夏雪莉) / 紀錄片導演

錫克教發源地在旁遮普省。這趟旅程的大部分,我們靠公車四處移動。天氣燠熱,加上在印度搭巴士旅行,實在不舒服。但好處是即便沒有直接的互動,也能感受當地風情。搭公車揭開一幕幕帶著文化隱喻的情景,有包著頭巾的革命列士雕像,還有錫克教創始人之子與現代集政教勢力於一身的宗教領袖公車海報並排著…這讓我們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在賈朗達爾市(Jalandhar)繁忙的長途客運站旁有座三角小公園,園內一角有座孤單的烈士巴格特.辛格(Bhagat Singh)的雕像。巴格特.辛格為印度反殖民運動的重要人物。他是愛國主義者,也是革命社會主義者,同時受到印度左翼和右翼的尊崇。1931年因刺殺一名英國警察而被處以死刑,享年23歲。戴帽持槍的樣貌不朽地存在人民的腦海裡。

雕像包著頭巾,顯然將他裝扮成錫克教徒,這有異於世人較為熟悉的革命志士形象。究竟他為何以錫克教徒樣貌呈現呢?是因為帽子這樣的歐洲配件,會讓他顯得太過格格不入?還是因為他旁遮普錫克教的身分需要在此得到伸張,就此成就了他錫克教徒與愛國精神的融合形象?

2007年立於此的烈士巴格特.辛格(Bhagat Singh)。(圖/夏雪莉)

雕像應是2007年立於此地。那年巴達爾(Parkash Singh Badal)再度擔任旁遮普邦首長。自1970年代起,他經常擔任旁遮普邦行政首長(地位同總督),這期間他與家族累積了不少財富與權力。巴達爾吸納錫克教神職人員,模糊政教界線,進而達成他與家庭的政治野心。看起來,那座雕像是這層政教關係在旁遮普邦選民心中的最佳印記,或許也提醒了賈朗達爾市的錫克教徒,善盡教務必須愛國,愛國的方式是要認同巴達爾以及他的錫克教政黨(Shiromani Akali Dal),認同他兼具政教領袖的雙重身分。

不過,雕像所代表的意義也可能完全相反!或許它呼籲所有錫克教徒,要像巴格特·辛格那樣反抗不民主的政府,換言之是婉轉疾呼人民反抗巴達爾政權。這兩種詮釋對錯難分,畢竟我們不認識本地政教戲碼中的演員。然而,雕像明顯為一種線索,提示我們該問哪一些問題。

公車海報

在公車旅途中,宗教海報也是值得注意的景象。在從盧迪亞納(Ludhiana)到賈朗達爾的公車上有兩張海報,一張是施里查(Shri Chand)的圖像,另一張是蘭吉特·辛格(Ranjit Singh)。

施里查(1494-1643)是吸引我來旁普遮邦的重要原因。他是錫克教創始人拿那克(Guru Nanak)之子,後來創設尤達桑教(Udasin)。尤達桑教原屬錫克教的一支,後來分道揚鑣,自19世紀起逐漸被邊緣化,最後被排除。

施里查(Shri Chand)在公車前的影像。(圖/夏雪莉)

 

在施里查的海報旁邊的圖像是蘭吉特·辛格(Ranjit Singh)。他是現今某間德拉(Dera)修道院的院長。德拉在旁遮普語莎萊吉(Saraiki)方言中為「營地」之意,但在旁遮普則帶有修道院的意涵。這張小海報跟印度任何一座城市隨處可見的海報沒什麼兩樣,卻吸引我們目光。也許是因為蘭吉特·辛格的卡爾沙(Khalsa,錫克教信眾一種結合世俗、武力、與宗教的社團組織)形象,他穿著全套錫克教聖裝,頭巾、匕首、禮服齊全;也或許是他那質疑的眼神。

蘭吉特.辛格(Ranjit Singh)的宗教活動的廣告。(圖/迪迪提.米特)

 

我們聽說蘭吉特·辛格與錫克教職人員的關係時合時分。他因為批評錫克教職人員的虛偽行為,被視為錫克教的捍衛者。然而他卻允許信徒撫摸其腳以受其庇佑,這是禁忌。錫克教義主張任何人都不應被視為活聖人,也不該像聖書Guru Granth Sahib那樣受人崇拜。只有聖書才擁有最高權威。真正的錫克信徒除了史上十位古魯大師以外,都不應崇拜任何世俗權威。儘管如此,蘭吉特·辛格似乎有廣大的地方勢力,政治關係良好。在旁遮普當地的政治中,德拉是鄉間勢力的樞紐,候選人必須討好各個德拉院長才有機會當選。故將蘭吉特.辛格列入拜票行程並不令人意外。

看到相隔幾世紀的施里查和蘭吉特·辛格兩人出現在同一台公車上實在耐人尋味。除此之外,我們也在盧迪亞納某個謁師所的畫展裡,看到除了錫克教十位古魯大師的畫像,還有巴塔利(Bharthari)的畫像,此人其實是某些尤達桑教徒崇拜的對象。我們不確定他是歷史人物,還是神話人物。若為歷史人物,他在世時間比錫克教創始人拿那克還早了兩三世紀。換言之,巴塔利並不屬於錫克教,而屬於印度教。而今他的畫像在畫展裡與錫克教創始人拿那克並列,也與拿那克混雜出現在謁師所的故事中。儘管錫克教信眾在過去一百五十年間的內外之分(即信眾與非信眾之分)愈漸分明,但這個非錫克教畫像卻留在畫展內,並未於被屏棄在外。

宗教習俗容易超出規範,但其穿越的方式似乎因地方特性和歷史,而有不一樣的面貌。

為了將巴塔利從地獄解救出來,拿那克將他帶到朱納格特市(Junagadh),巴塔利在那裡與朱納格特公主(卡姆拉帕.朱納[Kamlapat Juna]之女)結婚。(圖/夏雪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