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India Online Gown-rental Platform 印度新興晚裝出租平台

Rent A Closet 以一折零售價出租著名印度時裝設計師 Manish Malhotra 的修腰 A 字型長裙)

Yvette Tang / 自由撰稿人

印度許多民族服飾店舖早已覆蓋印度的網絡世界,生活在印度不論是網購本地或國際時尚品牌皆是輕而易舉的事。近年多個大城市甚至出現不少租借男女晚裝的網上平台,例如 FlyrobeStage3Rent A ClosetRent An Attire 等,出租西式晚裝、傳統印度宴會服裝,包括紗麗(Sari)、蘭伽(Lehenga)、修腰 A 字型長裙(Anarkali)。

 

  • 出租平台運作

從前在印度已有少數服裝零售店舖提供出租晚裝服務,其營運方式與港台婚紗出租公司相似,客人在店內試穿,並親自到店提取及交還裙子。我僅僅知道一位二十六歲的印度遠房表妹 E 曾使用出租蘭伽服務,務實的她解釋:「我在 Chandni Chowk 一間提供出租晚裝的店舖,看上了我的理想婚禮蘭伽。該蘭伽出租費用是零售價的四折,反正我只穿一個晚上,我認為用租的方式更具經濟效益。」

然而這些年在印度開始發展起來的是具有規模的出租晚裝網上平台(部分平台同時設有手機應用程式供用戶下載),這些平台經常以環保、省錢、共享資源等作招來。網路世界一切便利,準備參加晚宴的印度婦女,可以足不出戶,按動鍵盤和滑鼠(或手機),挑選喜愛的晚裝款式,輸入裙子尺寸、租用天數(兩至十天不等),並繳付晚裝租金和可退款的押金(有平台甚至押金全免),然後合身和已洗熨的晚裝自有專人送達府上,晚宴完畢再在網上安排專人上門收件,而客人無須負責清洗晚裝的工作。有些大型晚裝出租公司同時設有實體店舖,客戶可以前往店舖試穿;他們甚至附設上門度身修改服務,務求客戶能夠穿上尺寸最合適的晚裝。

 

(於多個印度大城市均設有據點的 Flyrobe

 

雖然共享晚裝平台在印度只發展短短幾年,但是平台用戶持穩定增長。例如 Flyrobe 成立於二零一五年九月,目標客戶群為二十五至三十五歲的年輕都會女性。Flyrobe 負責人表示網站營運十五週的時候,每天客戶人數達一百人,截自二零一六年一月約有四萬人次下載其手機應用程式 [1]

港台準新娘租用婚紗、晚裝和裙褂、一對新人父母和一群伴娘兄弟租用禮服同樣是一件普遍的事,相反與我較親近的印度親友往往購買屬於自己的婚宴晚裝,而不考慮租用服務,以下將嘗試討論箇中原因。

 

  • 全新晚裝豐儉由人

印度晚裝的選擇多如繁星,如果你不是指定購買某某著名印度時裝設計師的新款晚裝或光顧大型商場裡的高檔服裝店舖,那些一套可達十幾、二十萬印度盧比的奢華裙子,印度婦女總是可以找到合乎預算的印式晚裝。

 

(百貨公司以價格劃分不同的紗麗區域)

 

即使是光鮮亮麗的百貨公司,南印度流行的簡樸絲質紗麗二、三百印度盧比便有交易,多點金絲銀線、繡花一類民族圖案的四百至七百亦可擁有(這是五年多前旅遊南印度所見之價格,現在應該漲價不少)。當然這些廉價紗麗,無法與上等絲綢紗麗相比,可是對於布料認識不深的我,在印度這個價格差異極大的消費市場,就是可以自由選擇購買便宜的,還是貴重的紗麗。

婚後,我比較多機會逛德里的當地市集,五百印度盧比在附有空調的印度民族女裝店舖只能夠購買一套日常棉質紗麗,想要有手工精緻的閃片、刺繡、滾邊、珍珠或蕾絲等作點綴的派對紗麗,便宜的大約是二、三千印度盧比。

這裡說「便宜的」或許不完全洽當,大家知道印度貧富懸殊嚴重,德里市集也有很多適合勞工階級婦女消費的小店,這類小店同樣出售適合出席慶典、宴會的服飾,幾百至一千印度盧比也可以購得,只是大部分的質料、手工、圖案和顏色相對俗氣和老派(小店還是有機會挖到寶,但是得花上更大的耐心)。

 

Stage 3 提供新晉年輕設計師 Mrunalini Rao 的蘭伽,租用三天費用為零售價的五折)

 

瀏覽部分印度晚裝出租平台,她們的出租價格真是一點也不可愛,較簡約的蘭伽出租價是二、三千印度盧比,華美一點的則最少四千印度盧比,讓不少具消費能力的印度女性還是比較傾向購買全新的印度晚裝。

二十七歲的德里新婚女性朋友 D十二月初與她的奧里薩邦男朋友結婚,購買了四套晚裝。前陣子我與她討論新興的出租平台,她說:「我從未曾租用晚裝,以我所知這類平台的出租費用很多時候是裙子零售價的四至五折(筆者按:有些平台提供的部分晚裝,標榜以一至兩折零售價出租,利用低折扣吸引客戶),平台又將零售價提高,讓潛在用家覺得租用可以省錢,是一件划算的事,事實上一點也不!我們去 Chandni Chowk(筆者按:位於舊德里)或 Sarojini Nagar Market(在南德里),可以輕易找到與出租網站相似款式的晚裝,跟店主講講價,價錢可能比出租平台的更優,而且購買後,我可以穿很多次,這樣我自然不會租用晚裝。」

 

  • 新興市場尚未被廣接受

幾年前美國媒體 BuzzFeed 曾經訪問,在美國的印度晚裝出租網路平台創辦人,她指出:「許多印度人的心態是她們希望告訴別人,她們有能力負擔奢華的晚裝,特別是老一輩的人 [2]。」以我有限的人脈觀察,這樣的想法並不限於五、六十歲的婦女。三十三歲的已婚德里朋友 P,丈夫是國際知名網路零售公司的工程師,雙方家族富裕,夫婦倆與女兒居住在寬敞、現代化的大樓。

她表示:「在我的朋友圈裡,沒有人曾經使用出租晚裝服務,我想主要是習慣吧!我一向購買晚宴服裝,從前不流行出租服務,儘管這幾年有一些出租平台出現,也沒有意欲嘗試,而且你不能確定裙子的衛生狀況,這樣穿起來有點不安心。我自己是即使出租晚裝再便宜,甚至免費,也不會使用出租服務。」

 

(服裝零售店內,男店員將紗麗圍在身上,以展示紗麗的美)

 

穿新衣裳是一些印度教節慶吉祥的象徵,像是灑紅節(Holi)、排燈節(Diwali)、婦女為丈夫祈福齋戒的 Karva Chauth 等。剛過去的排燈節,婆婆穿上新買的高質絲綢紫配桃紅優雅紗麗。喜愛購買紗麗的婆婆說:「現代人已經沒有那麼重視在特定節日穿新衣服這回事,我剛好有新的紗麗便穿上而已。」「那麼印度人是否有結婚穿新衣才吉利一說?」「與其說是吉祥,還不如說一生人一次的大事,大部分的新娘和新郎也傾向穿新衣服。」還記得婚前探訪婆家,我被婆婆幾個衣櫥內五彩繽紛、密密麻麻的紗麗深深迷倒,我和公公曾笑說婆婆的紗麗珍藏足夠開一間紗麗店舖。在印度,有許多像婆婆一樣喜歡購買、收藏紗麗的婦女,她們自然較難接受只能短暫擁有的租用紗麗方式。

相對而言,我在流行租用婚紗、裙褂的香港成長,如果將來需要出席印度親友的婚宴,又遇上價格優惠、款式合意的出租印度晚裝,自然不抗拒使用出租平台的服務。然而共享衣櫥模式對不少具購買力的印度人而言,大概還需要一點時間適應,這就是文化習慣差異,造成對同一事物的接受度不盡相同,沒有那一種消費模式比較優,作為精明的消費者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便好。如果你有機會去印度參加重要宴會,既想試穿印度傳統服裝,卻來不及詢問印度女性朋友借穿晚裝或沒有足夠時間逛當地市集,或許也可以考慮提前網上預約出租晚裝。

 

 

 


【參考資料】

[1]:Meet the Uber of Indian women’s fashion: 100 orders a day for 15-week-old app

[2]:Sari Rental Market Takes Off As More Indian-American Millennials Marry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網路截圖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