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habahar & Gwadar Symbol of South Asian Connectivity and Integration 查巴哈爾港與瓜達爾港:南亞連結與整合的象徵

(查巴哈爾港。圖片來源

作者:薩桑特哈桑 / 巴基斯坦奎達伊茲蘭大學  政治與國際關係學博士                         English Version

翻譯:陳玥妏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

為活化阿富汗到巴基斯坦的新貿易路線,印度已經通過伊朗的查巴哈爾港向遭戰火蹂躪的阿富汗發送第一批小麥。這條戰略航線是加強印度與喀布爾(Kabul,阿富汗首都)貿易的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因為巴基斯坦不允許印度通過其領土運輸貨物到阿富汗。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有六匹共記一百一十萬頓的小麥從印度西部的坎德拉港(Kandla) 運送到查巴哈爾港,在從此港口經陸路送到喀布爾。

 

(瓜達爾港與查巴哈爾港相對位置圖。圖片來源

 

  • 概述

目前巴基斯坦與伊朗間的障礙面臨區域戰略與外交策略的重建,面對「印度—伊朗—阿富汗」三方透過查巴哈爾港整合成集體地緣戰略干預態勢,巴基斯坦因而受到嚴峻的安全挑戰,不安全感油然而生,促使瓜達爾港進行戰略轉型。

今年夏天在伊朗的德黑蘭(Tehran),伊朗總統 Hassan Rouhani、阿富汗總統 Ashraf Ghani 與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齊聚,三方肯認查巴哈爾走廊作為三邊發展與地緣經濟的樞紐。查巴哈爾港緊臨阿曼灣,座落在伊朗東南部的俾路支省(Sistan-Baluchistan province),為伊朗提供通往印度洋的便利通道。印度亟欲與伊朗及其他波斯灣國家特別是沙烏地阿拉伯和卡達發展戰略、安全、及貿易關係,是因為受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 2015 年四月與巴基斯坦簽署斥資四百六十億美元能源與基礎建設協議及開發瓜達爾港的影響。

 

(坎德拉港、查巴哈爾港與喀布爾相對位置圖。圖片來源

 

面對國際和區域政治變幻莫測,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與伊朗的查巴哈爾港具有獨特的地緣戰略和地緣政治重要性。在中國日益依賴海上貿易與能源進口以重新定義北京的海權需求、野心與能力之時,中國的供應鏈穿過爭議的南中國海、環太平洋、麻六甲海峽與斯里蘭卡,這條中國的海上貿易航線長約一萬公里。而瓜達爾港作為此航線的替代方案,瓜達爾港將海上航線縮短為 2,500 公里,喀什到上海的陸上距離為 4,500 公里,藉此路線縮短為 2,800 公里。

 

(瓜達爾港—喀什—上海相對位置圖。圖片來源

 

  • 查巴哈爾港 vs. 瓜達爾港

阿富汗是一個內陸國,且長期依賴巴基斯坦的喀拉蚩港(Karachi)進行國際貿易,由於伊朗的查巴哈港戰略地位興起,情況已經轉變。為公平起見,由於查巴哈爾港距離巴基斯坦瓜達爾以西有 72 公里之遙的戰略地位,藉查巴哈爾港弱化巴基斯坦對阿富汗與中亞國家的貿易主控權,使這些國家的主要貿易轉移至伊朗。

有鑑於此,德黑蘭已著手規劃「查巴哈爾—札黑丹(Chabahar-Zahidan)」鐵路線,進而連結伊朗與獨立國家國協(Central Asia and the 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CIS)的鐵路網。德黑蘭預計使查巴哈爾港成為突破其在世界上的孤立地位的政策工具,並投入可觀的資源升級查巴哈爾港,其戰略目標是為位於荷姆茲海峽(Hormuz)西部的阿巴斯港(Bandar Abbas)提供另一種替代方案。德黑蘭認為任何阻撓荷姆茲海峽的行為都會對其貿易和商業活動帶來挑戰。伊朗部隊在危機時期進行了多次關閉荷姆茲海峽的演習,而一些在當地的西方勢力與沿海或獨立的國家聯手進行一系列嚇阻伊朗關閉海峽的軍演。

 

(阿巴斯港、查巴哈爾港、瓜達爾港與坎德拉港位置圖。圖片來源

 

(「查巴哈爾—札黑丹鐵路」計畫。圖片來源

 

另一方面,瓜達爾港是毗鄰查巴哈爾港的溫水港,也提供鄰近阿富汗與能源豐富的中亞國家便利。這個港口開啟連結瓜達爾港與中國西北部城市喀什長約 3000 公里的貿易走廊(稱為「中巴經濟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CPEC)。建設這條經濟走廊中國斥資 120 億美元,建設連接瓜達爾到中國新疆省的鐵路網及運輸石油與天然氣的管線。同時瓜達爾港也扮演中國海上絲路的橋樑,這個橫跨歐亞大陸的大戰略計畫將有超過 20 個國家牽涉其中。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與伊朗的查哈巴爾港同樣具有獨特的地緣戰略與地緣政治重要性,對於區域整合有深遠的影響。

查巴哈爾港於 1992 年成為自由貿易與工業區,但是港口的貿易量低,相較於年度目標是 1200 萬噸,每年卻只有 250 萬噸的貨運量。起因於伊朗對促進投資進程持保留態度,因而受限其發展。錫斯坦 – 俾路支省的動盪情勢是另一個主要因素,由於遜尼派武裝組織武裝分子 Jundullah 接受境外的支援,使叛亂活動持續不斷。在印度無法提供查巴哈爾港龐大投資的請況下,有意願投資查巴哈爾港的中國便趁虛而入。

瓜達爾港提供中國從波斯灣地區進口石油的較短的路徑,另一條則是穿過麻六甲海峽與南中國海。參與查哈巴爾港的開發計劃提供北京另一條陸路選項。中國可能參與查巴哈爾開發已經引發德里不安而退出計畫。然而,印度對於中國參加查巴哈爾港開發一事可能擔憂過度。

 

  • 結論

總而言之,由於瓜達爾港與查哈巴爾港各自的資助國中國和印度已經是區域和全球上的要角,使的這兩個新興港口的地緣政治和地緣戰略意義日益緊密。不只反映出對於經濟走廊建設的需求提升,更反映中印兩大國間日益激烈的地緣戰略與商貿競爭。將查哈巴爾港與瓜達爾港相比有一點不公平,前者的開發至少比後者晚十年,且因為伊朗與美國的複雜關係使的開發計劃被禁止與延宕。現在伊朗已經的孤立狀態已較緩和,而印度的參與可望扭轉情勢。

最重要的是,這兩個港口何者會成為阿富汗與中亞國家的首選?查哈巴爾港會比瓜達爾港更具貿易吸引力嗎?瓜達爾港與中亞國家間的距離更短,且已經完工的瓜達爾—喀什運輸走廊會使瓜達爾港對於中亞國家來說更具吸引力。與此同時,貿易經濟學家已經勾勒出以查哈巴爾港作為從地理上遏制巴基斯坦的低成本政策工具的企圖:瓦加(Wagah)是也將會是連結阿富汗與印度最短也最便宜的貨運路徑。

伊朗面對來自國內革命衛隊(Revolutionary Guard)反對將查哈巴爾港外包給印度的聲浪,而這些分歧成為巴基斯坦可以運用的優勢,利用與伊朗共同邊界,將中巴經濟走廊西路與伊朗相連結。令人振奮的一點是,許多阿富汗人與伊朗人強調瓜達爾港與查哈巴爾港開發不應被視為對立面,巴基斯坦政府應探索更多兩個港口發展連結的機會。而印度欲藉由興建經由查哈巴爾港的新運輸路線繞過巴基斯坦藉此削弱中巴經濟走廊的重要性。因此,伊斯蘭馬巴德必須提出有效且結果導向的方案以促進其與德黑蘭間的經濟、政治、外交關係。

 

 


首頁圖片來源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