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ategory Archives: 行旅南亞

India Goa 印度果阿:海灘、度假村與觀光客之外(上)

圖1

(果阿海灘)

翁婉瑩 / 自助旅行者與自由工作者

果阿(Goa)邦位於孟買南方,飛機航程約 1 小時,是印度最小的一個邦,但卻是經濟最富裕(全國的 2.5 倍),也是識字率最高的地方。

絕少東方人抵達,但每年冬天卻湧入大量歐美觀光客,在綿延海岸線上的渡假村享受假期。從台北起飛,17 小時的飛行,兩次轉機,我終於抵達果阿海灘,一個被台灣朋友笑稱,「這和墾丁看起來有差別嗎?」的國度。

Story of Kachin’s stones 石頭記:緬甸克欽邦的碧綠眼淚

2556131_201112092002230430

(包裹在石頭之中的翡翠。圖片來源

翁婉瑩 / 自助旅行者與自由工作者

「我只看過一般綠色和白色的玉。」我說。

「那我們明天見吧。」在緬甸曼德勒,一位玉商對我說。

緬甸北部克欽邦的玉石礦床供應全世界 70% 以上高品質綠玉-即翡翠。

【Exploration in Sri Lanka】 從霍頓平原到墾丁國家公園,臺灣與世界自然遺產的差距

IMG_2253

陳瑩瑄 / 自由撰稿人

斯里蘭卡的中央高地之一 -「霍頓平原(Horton Plains National Park)」,因生物多樣性以及自然景觀的保留而聞名,2010 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之一。

Esala Perahera 斯里蘭卡佛教嘉年華會

13924852_10154091537518451_7358521234631122082_n

〈背著佛牙的大象 / 攝影 堯嘉寧〉

施梅紛 / 南華大學民族音樂學系兼任教師

根據佛教經典記載,佛陀所遺留的三顆佛牙舍利子,目前一顆在中國,一顆疑似在西藏,而被保存最好、歷史記載最完整的,就屬目前存放在斯里蘭卡佛牙寺 Sri Dalada Maligawa 的佛牙,公元四世紀時來到斯里蘭卡,隨後成為國家王權的象徵。斯里蘭卡的佛教相較於其他佛教國家有著更完整的歷史,自西元前二世紀阿育王之子將佛教傳入後,一直沿用巴利文保存佛教經文與教義,是目前南傳佛教(上座部佛教)的重要區域,國內佛教徒高達 74%,其藝術文化也與佛教的發展息息相關。

The Eternal Varanasi 永恆之都瓦拉納西

%e6%81%86%e6%b2%b3%e6%97%a5%e5%87%ba〈恆河日出/吳德朗攝〉

吳德朗/ 台北印度愛樂中心 負責人

如果想尋找一個新的性靈體驗,建議您來瓦拉納西走一遭;瓦拉納西,最被世人形容為印度「最有靈性的」城市,這城市所散發的魔力能挑動你的靈魂最深處。歷史上有數不清的名人來到此地,如玄奘、蒙兀兒阿克巴皇帝到達賴喇嘛、馬克吐溫,他們都在瓦拉納西找到不同的感動及啟示。美國作家馬克吐溫筆下「古老香醇的瓦拉納西」(舊稱巴納拉西Banaras)是印度眾多古老神話傳奇故事的發生地,印度教和耆那教兩教的聖城,更是印度七大聖地之一。

乘著新南向的風到印度洋:記台灣學術考察團的斯里蘭卡之行

14124083_10154105956063451_1005751279_o

〈訪問團成員和佩拉德尼亞大學科學研究院院長 Namal Priyantha博士(左4)。攝影 / 堯嘉寧〉

 

陳牧民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所長

2016 年 8 月中旬,12 位來自台灣各大學的教授和老師們飛抵斯里蘭卡首都可倫坡,進行為期一週的考察訪問。這是中興大學當代南亞與中東研究中心所舉辦的第二次斯里蘭卡學術考察團,團員背景迥異、研究領域殊異,但眾人的目標都很明確:希望利用台灣的科學技術優勢,在這個地理環境與台灣類似的印度洋島國建立新的灘頭堡。雖然目前政府的新南向政策重點仍在東南亞與印度,南亞其他國家也是值得關注的重要據點。

 

Women Drivers in Kathmandu 奔馳吧!加德滿都路上的女人們

NW01

 

楊茜雯 / 自由撰稿人

「一開始,總是會遇到嘲笑我的人,無論是乘客或村裡的鄰居甚至家人,他們認為女人就是該待在家養育孩子、照顧公婆。以前社會對女性開車這件事接受度很低,當我還是學生時,有一次搭乘電動車剛好遇到女駕駛,結果其他乘客故意不給她車資,他們就是看準女駕駛好欺負。」,莉塔轉著方向盤回憶到。「不過現在好多了,還有人感謝我們的付出呢,喔!感謝神,我最慶幸的事,就是當初決定學開車。」

 

Pieces of Jaffna 斯里蘭卡之行:賈夫納

_JAFFNA_TRAIN(圖片來源)

劉姝言 / 台中女中老師

賈夫納是斯里蘭卡叛軍之前的據點,和南方的可倫坡有著天壤之別。不僅族裔、語言、宗教不同,資源與發展程度也有巨大落差。如果不是來到斯里蘭卡、來到賈夫納,我不會知道這個國家內戰了二、三十年,不會知道在這個南方島嶼上,有這樣一群人努力地在戰後的廢墟裡重建家園,更無從知道有人可以放下讓自己活得更好的工作,來到遙遠的南方幫助一群劫後餘生的婦女活下去。

 

The Story of Fort Galle 迦勒城的故事

GalleAerialView ( 圖片來源 )

陳牧民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學研究所副教授

斯里蘭卡舊稱錫蘭(Ceylon),自古以來一直是印度洋海上貿易的樞紐,早在希臘時代就已經和歐洲建立貿易往來。1640 年春,荷蘭人東來,在此地與葡萄牙人進行一番激戰後佔領迦勒。荷蘭殖民時期風貌-特別是建築與人文氣息-在這座城堡裏完全被保留下來。198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這裏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之後,迦勒搖身一變,成為斯里蘭卡少數的世界級觀光客景點,也是一座古建築愛好者及歷史學家熱衷探索的文化寶庫。

The Shadowy Figure in Dhaka達卡的彼端身影

 

辛柏毅/群作築耕建築志工團隊共同發起人、成功大學建築系兼任講師

孟加拉的國會大樓是舉世聞名的知名建築物,也是建築師Louis Kahn的遺作。如同建築師之子納撒尼爾的記憶,Kahn的身影對於在地人也是同等朦朧,但他留下的是昔日絕望中的希望萌生。本文為作者於2014年走訪孟加拉時寫下的文字記錄,為這座沉默的建築留下細膩的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