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葉新南向:中興大學與印度阿薩姆的茶產業合作

Rohini茶廠的茶園

陳建德/中興大學農藝系助理教授;吳庭妤、唐佩辰/中興大學學生

或許很少人知道,今日台灣所種植的紅茶大都是20世紀初由日本人從印度阿薩姆地區引進,再經由台灣茶葉改良場的育種得來的品種。即使今日我們喝的紅茶都已產自台灣,但仍使用「阿薩姆紅茶」這個字來稱呼它。經過近百年的發展,台灣茶已發展出自己的品種與風味,而阿薩姆依舊是全球最大且最知名的紅茶產地。台灣紅茶的原鄉—阿薩姆到底是什麼樣子?印度人是否知道他們最自豪的紅茶也曾飄洋過海到東亞的小島落地生根?台灣是否有機會和阿薩姆合作、創造出融合印度與台灣風味的新茶葉品種?2018年11月,國立中興大學團隊正式前往印度阿薩姆,進行一場台灣紅茶的尋根之旅。 閱讀全文〈茶葉新南向:中興大學與印度阿薩姆的茶產業合作〉

迷路,在Goa

「Goa Anjuna beach」的圖片搜尋結果

Anita Lee/臺灣教育中心華語教師

晚上十點在樹林裡游走,我住的Anjuna beach這個小區的道路再一次嚴重考驗我對於「路」的定義。下午計程車司機載我到青年旅館的路上,我沿途盯著窗外看,快到青年旅館、同時也是非常靠近海邊的那段路程,司機穿梭在椰樹中的黃土小路裡,我一直覺得司機在走捷徑,這才不可能是正常的馬路!

閱讀全文〈迷路,在Goa〉

A Sacred Land under the Everest 珠峰下的聖地(三):登山客與坤布

林子毓 / 自由撰稿人

海拔4800公尺的Gokyo湖

五月底珠穆朗瑪峰的登山季剛結束,今年珠峰南北面共計有超過700位登山客成功登頂。除了眾人關心的登頂人數、死亡人數、事故與新紀錄等,登山客在珠峰造成的環境問題也再次得到關注。因為地形與環境限制,在高海拔製造的垃圾運送不易,垃圾處理一直是珠峰難解的問題。 閱讀全文〈A Sacred Land under the Everest 珠峰下的聖地(三):登山客與坤布〉

【演講紀實】孟加拉 瘋世足

講者:Mujibul Alam Khan / 孟加拉籍社會觀察者

撰文:曾育慧 / 南亞觀察主編

source: Prothom alo

 

猜猜看,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的主辦國是:阿根廷?巴西?德國?俄羅斯?台灣? 答案:孟加拉!?  今年的世足賽在俄羅斯沒錯,但為什麼阿根廷、巴西和德國人都需要孟加拉的加持?  不蓋你,阿根廷超級球星梅西渴望從孟加拉人身上得到信心。特地把孟加拉球迷的加油影片放在臉書上,助他帶領國家隊一舉擊敗奈及利亞,驚險擠進16強。還有,德國政府竟然痴痴等著一名孟加拉農夫親手縫製的國旗,難道德國自己沒錢做國旗? 怪哉,巴西政府竟然派遣外交使節團到孟加拉,觀看巴西出賽的轉播!!  為什麼不去俄羅斯看? 閱讀全文〈【演講紀實】孟加拉 瘋世足〉

旁遮普之旅(3):搭公車看錫克教今昔領袖

Shashwati Talukdar (夏雪莉) / 紀錄片導演

錫克教發源地在旁遮普省。這趟旅程的大部分,我們靠公車四處移動。天氣燠熱,加上在印度搭巴士旅行,實在不舒服。但好處是即便沒有直接的互動,也能感受當地風情。搭公車揭開一幕幕帶著文化隱喻的情景,有包著頭巾的革命列士雕像,還有錫克教創始人之子與現代集政教勢力於一身的宗教領袖公車海報並排著…這讓我們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閱讀全文〈旁遮普之旅(3):搭公車看錫克教今昔領袖〉

旁遮普之旅(2):海外移民

Shashwati Talukdar (夏雪莉) / 紀錄片導演

旁遮普農業富饒,發展繁榮,識字率和教育普及率相當高。我的研究夥伴-社會學家迪迪提.米特(Diditi Mitra)關注旁遮普的移民脈絡,她曾深入研究來自旁遮普,主要是錫克教徒的紐約市計程車司機。之後將觸角延伸至這些司機留在家鄉的家庭,以及海歸回鄉者。2014年這次,她再訪旁遮普,探討形塑這些移民及其社群的推動力。 閱讀全文〈旁遮普之旅(2):海外移民〉

旁遮普之旅(1):難解的性別議題

Shashwati Talukdar (夏雪莉) / 紀錄片導演

編按:性別是牽涉甚廣的複雜議題,很難只用幾項指標一言以蔽之,在幅員廣大的印度更是如此。2014年,印度籍紀錄片導演夏雪莉(Shashwati Talukdar)與社會學家迪迪提.米特(Diditi Mitra)的北印度旁遮普邦之旅,用不帶批判的眼光,記錄旅程當中,從教育、婚姻、移民、生育、就業等不同面向觀察性別,並提出問題。 閱讀全文〈旁遮普之旅(1):難解的性別議題〉

A Sacred Land under the Everest 珠峰下的聖地(二):珠穆朗瑪峰

林子毓 / 自由撰稿人

喜馬拉雅山脈,北面西藏高原,南臨喜馬拉雅的陡峭山勢,其高聳的海拔、深山谷地、豐美山麓、神秘的文化與動植物讓世界各地的探險家趨之若鶩,其山脈的最高峰,同時也是世界第一高峰,海拔 8,848 公尺,以 Everest 之名被廣為人知。雪巴人的守護山,神聖不可侵犯踏足,但今日的雪巴人為何卻成為登山客不可或缺的同伴?

閱讀全文〈A Sacred Land under the Everest 珠峰下的聖地(二):珠穆朗瑪峰〉

A Sacred Land under the Everest珠峰下的聖地(一):坤布Beyul

 

(坤布的山谷與卓奧友峰。作者提供)

 

林子毓 / 自由撰稿人

 

在西藏古老的傳說裡,藏傳佛教寧瑪派(Nyingma)的創始者,同時也是將佛教傳入西藏高原的蓮花生大師(Padmasambhava),曾加持過108個聖地作為其信徒的庇護所,並將其隱藏在喜馬拉雅山脈之中。傳說只有當世界腐敗到其信仰者無法繼續其宗教修持,或整個地球已陷入毀滅邊緣時,通往這些聖地的鑰匙才會顯現,只有擁有純淨心靈的人才能找到聖地的入口。否則,強要尋找,只會遭遇困難和失敗,甚至是死亡。

閱讀全文〈A Sacred Land under the Everest珠峰下的聖地(一):坤布Bey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