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ategory Archives: 前進南亞:陳牧民觀點

The Story of Fort Galle 迦勒城的故事

GalleAerialView ( 圖片來源 )

陳牧民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學研究所副教授

斯里蘭卡舊稱錫蘭(Ceylon),自古以來一直是印度洋海上貿易的樞紐,早在希臘時代就已經和歐洲建立貿易往來。1640 年春,荷蘭人東來,在此地與葡萄牙人進行一番激戰後佔領迦勒。荷蘭殖民時期風貌-特別是建築與人文氣息-在這座城堡裏完全被保留下來。198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這裏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之後,迦勒搖身一變,成為斯里蘭卡少數的世界級觀光客景點,也是一座古建築愛好者及歷史學家熱衷探索的文化寶庫。

【書評】Book Review:《仁波切之殤》

 

陳牧民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副教授

本文是為唯色編著之《仁波切之殤——祭被囚十三載,身亡中國監獄的丹增德勒仁波切》所寫的介紹文,並收錄於該書之中。本書已在2015年9月由雪域出版社出版。此書蒐集了丹增德勒仁波切事件的所有相關文獻,包括他本人口述錄音、官方報導與文件、外界營救過程、以及海外相關報導。一方面是保存丹增德勒仁波切事件相關證據,向世人呈現這個中國當代最大政治冤獄的完整原貌,另一方面也提醒各界藉由此一案例,正視中國政府漠視人權與壓迫少數民族可能產生的結果。

 

The Sino-Indian border war 1962 中印戰爭中的印度(下)

 

陳牧民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學研究所 副教授兼所長

前文提要:1962 年 10 月,中共與印度之間曾經爆發一場劇烈的軍事衝突,雙方爭執已久的邊界爭議到了 10 月 20 日演變為戰爭。在之後的一個月內,解放軍在東西兩邊戰場都取得明顯的勝利。11 月 20 日,中國主動宣布單方面停火,並將部隊從實際控制線(Line of Actual Control)後撤 20 公里,邊界歸於平靜,但爭議到今天仍然沒有解決…

 

The Sino-Indian border war 1962中印戰爭中的印度(上)

 

陳牧民/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 副教授兼所長

1962年10月,中共與印度之間曾經爆發一場劇烈的軍事衝突,雙方爭執已久的邊界爭議到了10月20日演變為戰爭。在之後的一個月內,解放軍在東西兩邊戰場都取得明顯的勝利。11月20日,中國主動宣布單方面停火,並將部隊從實際控制線(Line of Actual Control)後撤20公里,邊界歸於平靜,但爭議到今天仍然沒有解決。關於這場戰爭,一個至今仍無解的問題是:到底是誰開了第一槍?誰該為挑起這場戰爭負起最後責任?今天是剛好是戰爭爆發的53週年紀念日,回顧起這場半世紀前的衝突,特別具有意義。

 

China-India’s Aksai Chin Issue 中印西段邊界爭議的遠因 (下)

陳牧民/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副教授

前篇提到,英國人登場之後,大致劃出今日西藏阿里地區與拉達克之間的傳統邊界,這是中印邊界較沒有爭議的地區,不過在喀什米爾北部,和西藏、新疆之間的邊界仍未解決。1864-1865年之間,印度測量局官員約翰遜(W.H. Johnson)向英國殖民當局提出「約翰遜線」,1899年又有「馬繼業-竇訥樂線」,1963年中國與巴基斯坦所簽訂的邊界協定大致是以馬繼業-竇訥樂線及1905年的修正線為基礎。但印度與中國之間缺乏互信,雙方各說各話,阿克賽欽的主權歸屬問題延宕至今,似無解決跡象。

China-India’s Aksai Chin Issue 中印西段邊界爭議的遠因 (上)

陳牧民/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副教授

This article discusses how undecided boundary between Qing Empire and British India in Aksai Chin area developed into a prolonged dispute between China and India in the 20th century. 本文從歷史角度來理解中印西段邊界爭端的起源,看英屬印度與清帝國之間對喀什米爾與新疆/西藏之間的劃界爭議如何演變成今日的難解僵局。

Post-election Sri Lanka 難以收手的中國牌-斯里蘭卡選後現場報導(下)

 

陳牧民(圖、文)/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副教授

During the Rajapaksa administration, China has become the biggest foreign investor and infrastructure contractor in Sri Lanka, will the newly-elected president Sirisena be able to reduce over-reliance on China as he promised earlier?

拜前總統拉賈帕克薩之賜,中國在八年內成為斯里蘭卡最大外來投資者之一。據估計斯里蘭卡共向中國借貸 40 億美元。建設全由中國公司承包,不但本地勞工受惠低,連營造成本也遠高於其它亞洲國家。許多人擔心斯里蘭卡將在外交上失去自主性,故今年一月總統大選時,反對派候選人斯里塞納承諾若當選,會重新檢討與中國的各項合作。隨著斯里塞納順利當選,西方各國與印度紛紛向新政府伸出友誼之手。然而作者指出,斯國有違約考量,中國更盡力說服新政府履約,印度或美國如果要將斯里蘭卡變成自己的盟友,可能得開出更優渥的條件。

 

Jaffna, 5 yrs after Civil War 斯里蘭卡賈夫納半島觀察報導

 

陳牧民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副教授

It has been five years since the end of Civil War in Sri Lanka, but the wounds of wars remain difficult to heal.

「我永遠記得離開老家的那一天,那是 1990 年 6 月 15 日。當時我們帶著簡單的行李逃了出來,沒想到就這樣過了 25 年。現在我唯一想的事就是回家。」為了解戰爭對斯里蘭卡造成的影響,筆者在新政府一解除外國人旅遊禁令即前往國土最北端的賈夫納實地觀察。各界都關心新政府如何處理與泰米爾人之間的關係,特別是泰米爾人聚居地的自治權與難民問題。戰爭所留下的創傷是否能癒合,將成為新總統最大的考驗。

 

Post-election Sri Lanka 漢班托塔港的未來-斯里蘭卡選後現場報導(上)

 

陳牧民(圖、文)/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副教授

西方戰略學界與媒體認定「中國正在與從中東到南海航道沿線各國建立戰略關係,在印度洋上勾勒一條弧線優美的珍珠鏈」,中國將藉此發展出延伸至印度洋的遠海投射能力。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被視為中國在印度洋的重要戰略佈局之一。

這是 2005 年拉賈帕克薩首次當選總統後為重建受海嘯重創的東南部海岸地區,向慷慨的中國政府取得 10 億美元貸款,工程由中國公司承包的漢班托塔港興建計劃的開始。拉賈帕克薩總統陸續在港口附近耗費巨資興建國際機場、大型國際會議中心、體育場、高速公路、風力發電場、購物中心,外加一座人工島作為娛樂城。由於漢班托塔人煙稀疏,這些建築很快成為蚊子館。拉賈帕克薩敗選後,新總統斯里塞納表示將重新檢討與中國合作的各項計劃,並決定自2月起關閉使用率不高的漢班托塔國際機場,新政府不太可能繼續投入巨資。中國在漢班托塔的精心佈局是否到最後成了一場空,相信不久之後情況就會明朗。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Sri Lanka 斯里蘭卡總統大選現場報導(下)

mr-vs-my3-2

圖片來源

陳牧民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副教授

大選之後,族群關係何去何從?族群問題在此次選舉是個頗為重要的議題。

斯里塞納的勝選和少數族群的支持有很大的關係。斯里蘭卡有兩大主要族裔:主要信奉佛教的僧伽羅人(Sinhalese)及信奉印度教的泰米爾人(Tamils)。二戰後的政權皆由僧迦羅人主導,在一系列的本土化政策之下,泰米爾人處於不利地位。而為數不多的穆斯林因總統拉賈帕克薩縱容佛教激進團體攻擊穆斯林,許多穆斯林心生反感。因此,當斯里塞納成立在野大聯盟時,立刻得到上述二個族裔的支持。新總統就任後,所有的少數族群期待他在處理族群議題上有新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