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ategory Archives: 不丹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不丹-孟加拉雙邊貿易與內陸水道協定

Bhutan-proposes-16-item-list-for-duty-exemption-from-Bangladesh

(不丹-孟加拉商務部長會議。圖片來源

南亞觀察編輯部 / 外電編譯

323 日時,第四屆「不丹-孟加拉商務部長會議」 於不丹首都廷布(Thimphu)舉行,協議兩國特定產品進出口、關稅減免和內陸水道協定簽署等議題。

Happiness is a place – Bhutan 不丹之旅

鄭宜珊
群山環抱的不丹,發展出與自然休憩與共的和諧風格。藝術家到了不丹,聽著山嵐、吊橋、屋簷、窗櫺、經幡、寺廟,還有菩提葉,對著旅人傾訴著說不完的故事,於是忙著用五官、文字、畫筆加以捕捉,用全身的細胞呼吸幸福。


鄭宜珊,東海景觀系,目前在台中服務於景觀之相關工作。喜歡拿著吉他簡單彈唱、拿著畫筆隨意創作蝶谷巴特或是隨喜塗畫,更喜歡走入大自然與之擁抱,並且得意於自己有著這些數不完的興趣和對萬物的無限熱誠。   

在牧民老師的發起之下,讓我有了這次和不丹粗淺相遇的機會。

我們搭著不算小,但卻有點擁擠的飛機從曼谷起飛,途間短暫的在我現在還有點搞不清楚的地方停留。有少數旅客從這上、下機,還有機場人員上機稍微檢查,拉出行李櫃上的行李不斷的詢問是誰的。

飛行一段時間之後,隔壁老外突然興奮的指著窗外的山峰- Kanchenjunga(屬喜馬拉雅山山脈,海拔8586公尺,也是印度最高峰。)在輕飄的白雲之上是她更加雪白的山峰,可見又是尖銳的山稜,又是那樣飽含敦柔潤澤光芒!我們看著窗外聳立於浮雲之上的山峰,無不被她的寧靜壯闊給震懾!

在這驚奇的相遇之後,窗外景像從一片平坦的土黃色逐漸轉變為有高低起伏的深淺綠色。我們邊看著窗外景緻,邊感受飛機左彎右拐的在群山間飛舞,配合著大地的脈絡不斷的調整著自己的姿態,謙卑又溫馴的感受著群山的擁抱!

在非常短暫、刺激的急停之後,我們終於抵達這個海拔平均高度3000公尺的神秘國度-不丹。一踏下飛機就可見巨幅的國王、皇后掛像,站在紫藤花前面對著鏡頭溫柔微笑,掛像後頭襯著的是無敵明亮的藍天。

唐東嘉波一天蓋好的橋,每個旅客都用驚嘆的眼神看著這座橋(大概九成九是對於等等要走過這座橋的恐懼?!)在這座橋上第一次感受到了經幡飄動的奇異美感!

抵達首都-Thimphu之後,我們吃了令大夥驚艷的午餐。當然有傳說中的辣椒起司(chili cheese),又辣又香,真的是非常令人難忘的美味!

    餐後天空下起了不小的雨,我們飯店外的街道甚至積起了不小的土黃水流,無處宣洩的只能順著斜坡湍流的沖下。還好雨勢轉小了,我們就在浪漫的綿綿細雨之中抵達不丹的教育部長家中。

不丹的教育部長與我們一般想像中的官員不太相仿,很輕鬆自在的與我們會面,談起教育、不丹可見其自信與驕傲!

道別時,部長望著天空說:「下雨是好的徵兆喔!」,並且告訴我們不丹人的宗喀語裡道別時不說「Goodbye!」,而是「See you next time!」,就跟我們的「再見!」一樣吧。

    因緣際會之下,我們在他日也拜訪了位於Thimphu由皇后創辦的私立大學—Royal Thimphu College,並與其院長見面、對談。之後,我們由來自布姆塘的超級氣質大美女(原諒我這麼直白)帶我們進行簡單的校園巡禮。    這所學校有著帶有幾何感,當然還有與傳統建築相結合的影子的建築外型,依著山坡而建,因著各個活動空間(使用機能)而有所區分、錯落。尤其喜歡他屋頂的色彩,寶藍色的頂蓋把白色輕盈的建築體給帶上了沉穩內斂的穩重感。

我們來到不丹第一個參觀的宗是Thimphu Dzong。宗是行政中心與宗教信仰相結合的機構,是較正式的場所,不丹人進入宗有一定的穿著規範,而我們則是必須著有領或是長袖的衣衫,入口處也會有警衛簡單的檢查隨身物品。

導遊Karma為我們示範如何使用傳統服飾正式的披巾-嘎涅(Kabney),每次進入宗之前都可見Karma帥氣又熟練的披掛。

另次也幫大家示範神奇的不丹傳統男性服飾—「幗」(Gho,連身及膝短袍)怎麼收納物品。只見Karma伸手跟大家要大家手上的東西,然後一個一個仔細的收進衣服內,並且說他甚至感覺不到重量。

身為首都的宗,它是大氣而壯闊的,外觀平整而雪白。爬上兩段階梯之後我們就望進了有著寬廣廣場的傳統不丹建築。有著明亮白色為主色的牆體,每個窗櫺都是複雜的雕刻與彩繪,而在及身處又環以一圈含納著經輪的空間。

     相當喜歡Thimphu Dzong帶給我的感受,站在被建築體所圍繞的廣場中,望向每個角度都可以是驚嘆;喜歡廣場的寬闊比例,讓厚實高大的建築體變得更加平易近人;喜歡白色牆體與每個顏色的互相襯托;喜歡在腰部左右開始的經輪空間,小小的屋簷飽滿著色彩,而含納著經輪的那每個小窗更讓廣場更有深度;更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建築的坐落方式,似是沒有規律,但神奇的是,只要抬頭仰望那牆體、那窗櫺、那屋簷還有那襯著他們的天,一切可以是那樣和諧,富有美感。

之後我們脫了鞋進入了廟宇的部分,聽著Karma的解說,邊看著這高聳的室內空間。在廟宇裡面是不可以拍照的,且裡面只留有自然光源及燭光,昏昏暗暗的,是個讓人可以靜下來感受一切的場所。室內所有的ㄧ切都富含著飽滿的顏色,從柱體、牆壁一直延伸到高挑有層次的屋頂空間。

這幾天我們參觀了首都的Thimphu Dzong(廷布宗)、古首都並被譽為最美的宗的Punakha Dzong(普那卡宗)及Paro Dzong(帕羅宗)。雖然這些宗建築都有著一般不丹傳統建築的建造及設計方式,但是各個宗還是有他各自的奇特美感。在我感覺起來Thimphu Dzong有著國王的大器與寬廣,Punakha Dzong則是細緻、典雅有著極致韻味卻又帶著莊嚴力量的國母,而坐落在Paro的半山腰上的Paro Dzong是比較雄偉、帶點霸氣、傲氣的,像個成年有了擔當的王子。

  

 

我覺得英俊瀟灑的Paro Dzong (下)

一次機會之下我問導遊Karma關於轉經輪的時候心裡面要想什麼嗎,他說心裡要平靜,我問什麼都不想嗎,他說可以想著萬物、眾生可以更好,不只是人還包含了植物、動物等等,Karma解說著,突然間我真的覺得這個宗教也太偉大了吧!

進入Paro Dzong時,Karma站在一面牆繪製六道輪迴有關的圖像前解說,Karma說在藏傳佛教來說六道輪迴裡面最好的就是人道。因為身為人我們可以去感受—美好的、幸福的還有痛苦的、悲傷的,也因為這些苦痛我們得以學習、成長,而快樂的那些事情則讓我們能夠繼續下去。所以我無比的感謝生命中的這些陪著我的、離開我的,即使痛苦、折磨但那些你們所帶給我的、給予我的卻是如此的珍貴萬分,即便已經離開,還是促使我不斷成長,也給我動力繼續努力去學習。當然也要謝謝我仍舊擁有的ㄧ切,謝謝你們所帶給我的幸福感、滿足感,當然還有你們的包容和陪伴。

    除了參觀宗建築之外,我們也參觀了一些較屬於地方信仰中心的廟宇,這些廟宇也總是帶著自己的特殊傳奇色彩。

對我來說,我想不丹的旅遊之所以有別於其他地區,這兒好像總有更多的故事,也因為這些似說不完的故事、傳奇讓大家的腳步得以更加緩慢!不管相不相信、認不認同,或…聽不聽得懂(窘)我們都因為這些傳說慢了下來,更有時間去觀察周遭的ㄧ切。

在那些瞬間,我看見了鮮豔的火紅從那綠地上、經幡前、藍天下翻飛而過!抬頭仰望,即便只是看那透著光感的菩提葉都可以感受到萬物的美好一切。在不丹的每一天我都被那翻飛經幡給吸引!

    因為牧民老師另有要事,必須早先我們一點離開不丹,那天晚餐時我們的旅行社老闆-Karma(我們為了區分都說女Karma)也來和我們一起共餐,歡送牧民老師。席間也與我們分享了一些不丹的文化、傳統習慣呢。

來到不丹似乎通常都會安排登爬虎穴寺的行程,對我來說可是此行的重頭戲呢!前幾天Karma就跟我們說山下會有馬隊,可以馱人上山,但他不斷的跟我們說請我們一定要用自己的雙腳走上山;女Karma與我們一起用餐時也提醒我們,請我們徒步上山,並說這也是對他們宗教文化得一種尊重!我想那是不為一己之私(登虎穴寺的私)而讓他物種而因此勞累的一種想法。

下了車,我們仰望被薄雲略為遮掩的虎穴寺方向驚嘆,震懾於他的美感,但更驚嚇於他所在高度的遙遠距離。我們九加一,一行十人還是踏著穩定的步伐往上邁進。

往虎穴寺的路上大家互相勉勵、鼓舞還有嘻鬧,一同站在轉彎處遠望山景、遠觀虎穴寺的驚悚美感。遠看是那山脈相接的厚實包容,近看是那奇美樹型的優美姿態,甚或小草、小花都生機盎然的那樣恣意美麗著。那當下沒有其他的了,就只有當下!只有山林和我們!謝謝同行的友人們,得以這麼享受這次的旅程,也是因為有你們!就算明信片上寫著「Happiness is a place」,我仍覺得人之所以覺得幸福是因為有人、有彼此!一起分享所見、所想!我愛人與人之間能夠互相共鳴、互相感受!  

後半段越靠近虎穴寺我們推行速度越加緩慢,不是因為太累,而是真的太想把眼前所見好好記錄下來,但Karma催促著我們加快腳步,原來喇嘛們也有中午休息時間呢!最後一段路程是下切在上切的ㄧ長段階梯路,真的是磨人心志,一邊看著虎穴寺,一邊留心自己腳步的前進。終於我們真的到了。再度不顧一切把物品全鎖進櫃中,進入了虎穴寺!這裡比起其他地方更加嚴格管制,男性進入時還會被輕拍搜身。

虎穴寺可以說是由一個個建築體聚集而成,彼此緊密相扣,其間用巨大敦厚的塊石階梯連接。我喜歡拎著鞋子在這些石階上行走的感覺,尤其脫下厚重的登山鞋好舒服!

離去前,我們站在圍牆邊遠望山景,卻也耐不住飢餓的小聲哀嚎,結果引起了坐在一旁的喇嘛們注意。道了歉,趕緊解釋原因之後,我們一群人居然被帶進了小房間內。喇嘛請我們入內就坐,倒了熱騰騰的奶茶之外,還端出滿滿一盆各式各樣的餅乾給我們享用。我們坐在小房間內,每個人都變得恭謙有禮,又是對於剛剛的喧嘩感到丟臉,但又因為有這樣的機緣感到幸運。而且熱到有點燙口的奶茶溫醇芳香,餅乾們則是甜而不膩,各有特色!

下山時,我們大家仍舊頻頻回顧著虎穴寺的各種角度、美景,盤踞在岩壁上的虎穴寺真的美得令人無法離開視線,走幾步就要回眸。而無處不在的經幡也在這山上隨處飄揚,和著遠景山色、和著高大綠樹、和著虎穴寺,這一路美景真的美不勝收。

唯一可惜的是,因為真的有不少的馬隊,沿路有很多的排遺,除了味道不是很優和引來了擾人蒼蠅之外,也因為馬隊經過揚起了不小的塵土,還好路上也有不少沒有馬隊經過的捷徑,讓我們可以稍稍的偷吃步,也可以遠離這些讓人心疼的馬兒。路上偶遇馬隊還是必須閃邊禮讓,看著馬兒攀爬這種山路,真得很讓人心疼。

下山以後,我們到達一處有著廣場的房舍,是女Karma特別安排給我們看的屬於不丹的表演。大部分的表演有現場演奏之外,表演者們也都跟著一起唱和,其中包含了歡迎的樂曲、射箭相關的舞蹈,另外重頭戲就是面具舞了,舞者們穿著鮮豔萬分的衣服,戴著極其誇張的面具或跳躍或旋轉,在艷藍天色下耀眼的很美。

用過晚餐,一夜啤酒暢談之後,喝了太多可樂的我就這樣在這不丹的最後一夜失眠了。

    坐在陽台望向被群山包圍著的Paro低谷,傳統的不丹建築零散的坐落在水稻田間,而英俊的王子仍舊那樣溫柔的看顧著大家,在這最後我緊擁著屬於不丹的景觀,感覺到無比自在、沉靜而安全。

早上九點我們一行人就抵達機場,在機場門口與Karma擁抱道別。

進入機場不丹服務人員仍舊溫暖的關心我們,可以感覺到不管我們在哪邊遇到的不丹人都很希望我們在這邊可以有好的感受,也很希望我們在不丹可以看見他們自己所深愛的這個國家。

這趟不丹行,實際待在不丹的時間真的很短,也只有在三個行政區遊玩,但是感受卻是那麼的多。我想不論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萬般的珍惜在不丹所感受到的,甚至學習到的ㄧ切。

謝謝這些天的不丹,那樣的接納著我們;更謝謝一起相伴這些天的可愛人兒,因為有你們我得以很放鬆的去感受,更從你們身上學習了很多,也獲得了無比的幸福感!

 

我的不丹之旅全文分享: http://blog.xuite.net/facebook_j322222/blog


Modi’s visit in Bhutan 新聞剪輯:印度新總理首度出訪落腳不丹

莫迪接任總理後,首度出訪的國家名單從孟加拉、斯里蘭卡、尼泊爾,到最後選擇不丹,這個與印度最友好,似乎從不拂逆印度的鄰邦。兩國國力差距雖大,實際上在經濟與地理政治上依存度相當高。《和平與衝突研究所》與《印度快報》有專文分析。

modis-bhutan-visit

1. 摘自印度智庫《和平與衝突研究所》:莫迪接任總理後,首度出訪的國家名單從孟加拉、斯里蘭卡、尼泊爾,到最後選擇不丹,這個與印度最友好,似乎從不拂逆印度的鄰邦。兩國國力差距雖大,實際上彼此依存度相當高。印度是不丹最大貿易夥伴,而不丹靠著境內豐沛的水資源,成為印度主要的能源來源,雙方合作興建的水力發電廠製造了雙贏局面。作者Roomana Hukil認為此次外交團唯一的遺憾是沒有談到西里古里走廊(Siliguri corridor)議題,這個位於印度東北境,連接印度、中國、不丹、尼泊爾、孟加拉的狹長地帶。

*全文:http://www.ipcs.org/article/india/modis-thimpu-visit-deepening-india-bhutan-relations-4521.html

 

2. 摘自2014年6月14日《印度快報》專欄:中國因素在南亞地區扮演著勢力平衡的角色,在東北地區尤其重要。因此印度來說,維繫南亞鄰國關係的重要性不下於和西方打交道。本文談到印度與不丹和錫金的歷史淵源。

*全文:http://indianexpress.com/article/opinion/columns/importing-gross-national-happiness/


 

時事評論~淺談不丹王國的政治與快樂:兼論臺灣服貿爭議

林鑫佑、黃捷歆 (中興大學國政所 碩士生)

由國立中興大學主辦的惠蓀講座於上週五(3/27)以「國民快樂指數:動亂世界下的遠景」為題,邀請了前不丹王國總理暨第一任不丹王國民選總理 吉格美.廷禮(Jigme Y. Thinley)先生針對不丹在推廣相關政策方面的經驗。在演講中,廷禮先生談論到該國實行有年的國民幸福指數(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並說明什麼才是快樂。

本文兩作者與廷禮先生合影

本文兩作者與廷禮先生合影

由國立中興大學主辦的惠蓀講座於上週五(3/27)以「國民快樂指數:動亂世界下的遠景」為題,邀請了前不丹王國總理暨第一任不丹王國民選總理 吉格美.廷禮(Jigme Y. Thinley)先生針對不丹在推廣相關政策方面的經驗。在演講中,廷禮先生談論到該國實行有年的國民幸福指數(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並說明什麼才是快樂。

 

事實上大家對於快樂的的定義並不一致,問了100個人,可能會有101種說法。對於什麼才是快樂,廷禮先生表示:「快樂並非是短暫的,而是永續的,如果一個事務給你的只是一時的快樂,那樣變不叫做快樂。」,不丹的國民幸福指數政策行之有年,這次自第四任不丹國王 吉格梅.辛格.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ck)結合了不丹特殊的宗教文化所提出的概念,不丹政府量化了「幸福與快樂」,並以國民幸福指數取代一般國家所採用的國民生產毛額來做為國家發展的重要指標,而這樣的指標也在2010年被聯合國所採用。

廷禮先生於國立中興大學之演講 由本文作者攝影欲引用請告知

廷禮先生於國立中興大學之演講 由本文作者攝影欲引用請告知

除了為快樂的定義做了註腳外,廷禮先生也提到,作為一個國家的領導人,有提供國民幸福與快樂的責任。因此在國民幸福指數的四大支柱不僅涵蓋了國民的生活水平與文化,也強調了國家治理跟經濟環境:環境和資源保護、公平和可持續的經濟發展、傳統文化的保留、優良的治理制度[1]。在2006年由英國萊斯特大學所公布的「世界幸福地圖」顯示,不丹的幸福指數在全世界排名第8,在亞洲則排名第1[2],然而隨著近年來不丹的政治、經濟的開放,這樣的排名似乎也正逐漸的下降。

 

首先我們從政治面談起。從1907年 烏顏.旺楚克(Ugyen Wangchuck)建立了不丹王國起便一直採用著君主世襲的政治制度,直到 2006年年初,第四任的 辛格國王宣布了一項關於不丹政治制度的重大改變,辛格·旺楚克將於2006年年底退位,並把王位交由其子 吉格梅.凱薩爾.納姆耶爾.旺楚克(Jigme Khesar Namgyel Wangchuck)繼任,同時也宣布將於2008年進行首次的國會選舉,從原有的君主世襲改變為君主立憲。對於如此的轉變則意味著兩件事,首先開放了國會選舉,不丹人民將對國家的政策及方向有更多的選擇,而相對的為了爭取執政機會,政黨可望能夠開出夠多有利於人民選擇的政見;其次,不丹的地理環境因為身處中印兩國的邊境,在這樣的地理環境下,並且加上選舉的開放,不丹的政治難免受到兩國的政治、經濟力量左右。

 

中、印兩強對於不丹的選舉影響力展現在2008及2013年的國會選舉上,首次的國會大選由不丹繁榮進步黨獲得執政組閣的機會(由當時的黨魁吉格美.廷禮擔任總理),然而因為政黨的意識型態及相關政策,試圖讓不丹脫離印度的控制而傾向中國,為此印度一度中段了對不丹的援助,導致2013年大選中的政黨輪替,人民民主黨獲得議會多數上台執政[3]

 

其次在經濟方面,2002年起不丹開放外國直接投資,並於2005年公佈相關的實施細則,這意味著不丹在經濟上將日趨開放,雖然這些外資大部分都來自南亞國家,尤其是印度。這樣的經濟開放反應在不丹的人均所得上,2006年不丹人均所得為1400美元,到了2010年則上升到了2000美元,2012年的報告則已經上升至2420美元[4]。辦隨著不丹政府的市場開放、全球化以及現代化政策,國內的社會問題也逐漸凸顯,如此的政策不僅帶來了物質上的豐富,手機、電視、等高科技3C產品進入的不丹,對這年輕的世代造成了許多的文化衝擊,甚至在過去不丹不曾發生過的竊盜、毒品氾濫、酗酒、自殺及失業率升高等社會事件至今仍然頻傳。

 

很顯然的,不丹正面臨著政治經濟開放,以及衝擊本身制度的兩難。對於這樣的兩難,廷禮認為經濟的發展勢必帶來環境的破壞,這是許多國家都面臨的難題,然而不丹並非不關注經濟的發展與社會問題之間的平衡,這類的問題關鍵在於執政者希望留下什麼東西給子孫。最後廷禮也對身處中、印兩強間的國際關係做的論述,他說,我們不能決定我們的鄰居是誰,當然我們也不可能要求他們搬家(笑),因此不丹身為之間的小國,我們儘可能做的就是發展我們的對外關係。

 

在聽完了近兩個小時的演講後(即便我的英文聽力並不是非常的好),似乎感覺到不丹的現況與臺灣有那麼幾分的類似。近日服貿的30秒審議所引起的太陽花學運,在我眼中無非是一種「面臨開放經濟市場以及開放市場後的衝擊兩難」的議題。臺灣這塊土地繼承了中華民國令人驕傲的憲政民主傳統,而在這次的事件中,執政者對於市場開放所帶來的經濟效益宛如飛蛾撲火,宣導人民「簽訂服貿,利大於弊」的概念,急於與對岸的中國大陸簽訂服務貿易的協議,沒缺乏了監督的機制,同時也犧牲了民主憲政的程序正義。

 

讓我們回到廷禮先生在演講所提到的概念,關於經濟開放與國民的幸福,這類的問題關鍵在於執政者想要留下什麼東西給子孫,同時也必須思考,快樂與幸福必須是永續的,並非一時的愉悅。

 

不可否認的,臺灣面對當前的經濟困境確實有必要對外走向國際,當亞洲許多國家都在簽訂區域的貿易協定時,東亞地區僅剩臺灣與北韓還被拒於大門之外。然而我們也必須思考的是,是否為了這樣的經濟困境突破,我們必須犧牲掉憲政與民主的驕傲?我們主要擔心的不應該是中國大陸的市場(或許這點可以放在其次),應該擔心的是,當國家機器已經擺明了破壞制度,同時也以黑箱的作業方式來處理這份兩岸協議的同時,那麼服貿是否還是只是單純為了突破經濟困局的服務貿易協定?如果我們可望同時保有經濟物質資源豐富,並且自由民主的中華民國-臺灣,那麼當政府在與對岸簽訂相關協議以及國內立法院審查的時候都應該秉持著這樣的目標才是。

 

在自由市場的概念之下,並沒有所謂的贏家或輸家,存在的不過是誰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下「少輸一點」,因此什麼是「利大於弊」也不過是一種含糊不清的結論(難不成中國大陸就會弊大於利嗎?),而如何在自由市場中「少輸一點」這些都是國家可以提前做準備的,而不是召開消極的公聽會,或是謝謝指教,更不應該是我已經聽到了,一切依法辦理。這次的太陽花學運當中,發起的社會階層主要來自學生,除去對於政治上的疑慮,而用另外一種思考角度,象徵著這個年輕的世代正對於當前的社會體系提出控訴,大人們造就的這樣的環境,然而卻指著我們的鼻子說我們是爛草莓,最後也期待著太陽花學運可以形成一個制度的轉捩點,因為有這樣為了事件挺身而出與控訴人們,臺灣的未來能夠有一點點的不同。



[1] The Centre for Bhutan Studies & GNH Research, http://www.bhutanstudies.org.bt/

[2] University of Leicester, “University of Leicester Produces the first ever World Map of Happiness”, July. 2006. http://www.le.ac.uk/ebulletin-archive/ebulletin/news/press-releases/2000-2009/2006/07/nparticle.2006-07-28.html

[3] 關於中印如何影響不丹選舉,可參閱 陳牧民,〈全球政治評論〉,《強權陰影下的民主試驗:2013年不丹選舉結果分析》,2014,第45期,頁1-4。

[4] World Bank, GNI per capita ranking, Atlas method and PPP based,http://data.worldbank.org/data-catalog/GNI-per-capita-Atlas-and-PPP-table

【中興講座】3/28 國民快樂指數: 動亂世界下的遠景(吉美.廷禮─不丹前總理)

好消息!!不丹前首位民選總理─吉美‧廷禮(H. E. Jigmi Thinley)將於3/28(五)於中興大學社館大樓進行演講,演講題目:「國民快樂指數(GNH)─動亂世界下的遠景」,歡迎踴躍報名參加。


【國民快樂指數: 動亂世界下的遠景】

 

主講人:吉美.廷禮(不丹第一任民選總理/全球國民幸福指數(GNH)關鍵推手)

演講時間:103年3月28日(五)下午3:10-5:00

演講地點:國立中興大學-社管大樓B1演講廳

報名網址:https://cah.nchu.edu.tw/study/registration.php?sid=140038

►全程以英文進行演講

►本演講可認證終身學習時數及自主學習點數

=====================================================================================

Speaker:H. E. Jigmi Thinley, former Prime Minster of the Kingdom of Bhutan

Topic: 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Vision for the Turbulent World

Time: 3:10-5:00PM, Friday, March 28, 2014

Venue: Auditorium, B1, Social Sciences and Management Building, NCHU main campus

For more details, please see following link:
https://cah.nchu.edu.tw/news_detail.php?ns_id=584


評估:印度2014-2015年的國防預算

Laxman K Behera

摘自印度國防部智庫「國防研究分析所」。本文指出,根據2月17日財政部長提出的預算案顯示,印度2014年-2015年的國防預算較去年增長10%,約2.24萬億盧比(約合362億美元),作者Laxman K Behera指出實際上這些預算卻很少花費在軍備現代化,而是花費在應付不斷上漲的工資和軍隊津貼。


民主在不丹是贏家

Roomana Hukil

摘自印度民間智庫「地緣政治」。不丹大選結束後,許多媒體直指印度的介入影響了選舉結果,使人民用選票表達了對執政黨的不滿,本文作者嘗試從各種因素來討論進步繁榮黨(DPT)選舉失利的原因,包括決策上的失誤與印度的影響力。
閱讀全文 : http://ipcs.org/pdf_file/events_pdf/Geo-Sep-E-magazine-Bhutan.pdf

印度宣布向不丹提供500億盧比的援助

摘自2013年9月1日印度報紙《印度時報》。本文指出,週六印度重申其承諾,為了協助不丹的社會經濟發展,將提供500億盧比以援助不丹的第11個五年計畫,可見印度亟欲維持印度與不丹之間的緊密合作關係。
閱讀全文 :

http://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india/India-announces-Rs-5000-crore-aid-for-Bhutan/articleshow/22197985.cms

不丹:中國南亞戰略的關鍵

Tilak Jha

摘自印度民間智庫「和平與衝突研究中心」。本文指出,過去不丹的國力雖然在中國的周邊國家中並不起眼,但是不丹的地緣位置對今天的中國來說具有相當重要的戰略價值,也是中國南亞政策中重要的一環,尤其是用來對抗印度。作者認為,中國的目標是使不丹「中立化」,不再單方面向印度靠攏,另一方面藉此抑制西藏的動亂向外擴散。
閱讀全文 : http://www.ipcs.org/issue-brief/china/china-and-its-peripheries-limited-objectives-in-bhutan-233.html

不丹的2013年選舉

摘自2013年7月26日印度智庫「和平與衝突研究中心」。本文擷取自和平與衝突研究中心的會議內容,探討的是不丹2013年大選中,前執政黨和平繁榮黨(Druk Phuensum Tshogpa, DPT)失敗的原因。
閱讀全文 : http://www.ipcs.org/event-details/bhutan-elections-2013-1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