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Relations and Future at Nepal-China border 尼中邊境管理與兩國人民的關係(上)

gyirong-port-gate

圖片來源

作者:Uddhab Pyakurel / 尼泊爾加德滿都大學教授

翻譯:林洺宥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生

本文將敘述在中國介入之前,尼泊爾和西藏之間的歷史和近鄰關係,並分析彼此的關係是如何變成現今只流於形式及辭令的情況。

 


 

The issue of Nepal-China border management has been in forefront once again along with the blockade experienced by Nepalis in Nepal-India border in 2015 just after Nepal promulgated its new constitution. In fact, the Indian blockade further proved that Nepal is not only a landlocked but also practically an India locked country. It was partly because the role performed by Nepal’s northern border-Tibetan Autonomous Region of China. If one could see Chinese role to help Nepal to overcome crisis, it could do almost insignificant help to Nepal. And it was not that China was unable to assist Nepalis but it did not do much.  This paper narrates the historical and proximate relationship between Nepali and Tibet before China came to picture, and analyzes how this relationship has come to the existing stage that is only formal and rhetoric one.

English


 

  • 前情提要

在尼泊爾頒布新憲法而遭到印度封鎖兩國邊境之後,尼泊爾與中國邊境的管理問題再度被人提起。事實上,印度的封鎖進一步證明,尼泊爾不僅是一個內陸國家,而且幾乎是一個被印度封鎖的國家。造成這樣的原因一定程度上可以歸咎於尼泊爾北部邊境與中國西藏自治區所結壤。如果有人認為中國能夠扮演幫助尼泊爾克服危機的角色,將會發現中國其實做了很少。中國其實能夠援助尼泊爾,但它沒有太多的作為。支持不足的主要原因是中國不會通過開放西藏邊境,其所引發的複雜後果將進而傷害到中國本身的利益。

在一次採訪中 ,筆者認為尼泊爾與中國關係其實從 1792 年就開始面臨危機,並在中國 1950 年代初入侵西藏後進一步弱化。進一步說,尼泊爾的人民有時指責自己的政府和領導人,因為它不準備或不願恢復過去「尼泊爾 – 西藏邊界」的人民往來,但這是不公平的。因為責任應該歸咎於中國對於西藏的安全議題的關切。筆者認為,中國去年以地震為由關閉 Khasa 邊界的決定,以及開放 Rasuwagadi 邊界的建議,都是技術性而非真正理由。只是仍有相當多的尼泊爾人視中國為改變對印度經濟依賴、分散本國貿易風險的選擇。

 

map_nepal_3_khumbu

(尼泊爾介於西藏與印度之間,圖片來源

 

 

  • 尼泊爾 – 西藏之間的歷史邊境關係

尼泊爾共有 1,415 公里與中國西藏地區的邊境接壤。接壤的範圍主要在喜馬拉雅山山區,因此超過 90% 的尼泊爾 – 西藏邊境幾乎無人居住,只有一些牧區、岩石、雪、冰川和冰原。大多數尼泊爾邊界的居民有蒙古血統以及藏族親戚。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被稱為博提亞人(Bhotiya),意味著人們來自或者與「博人」(Bhot,即尼泊爾語中的藏人)相似。

傳統上,來自西藏和尼泊爾邊界地區的人們都是為了畜養犛牛和種植農作物,例如馬鈴薯、大麥、蕎麥、小米等。然而,在加德滿都成為跨喜馬拉雅的主要交通中心之後,該地匯集了來自尼泊爾、英屬印度和西藏的商人。主要邊界聚落(如 KerungKuti 等村落)的人們開始積極地從事貿易、旅遊和獸力車貨運等相關業務。直到現在,尼泊爾和西藏(中國)之間的陸地貿易主要是通過六個邊境點進行的,並以 Tatopani 關口作為最大稽查點:

Kodari(尼)/ Nyalam(藏)、Rasuwa(尼)/ Kerung(藏) 、YariHumla)(尼)/ Purang(藏)、Tinker(尼)/ Purang(藏)、 Olang-Chungola(尼)/ Rui(藏)、Kimathanka(尼)/ Rui(藏)。

 

New-Trade-Points-along-Nepal-China-Border

(尼中邊境關口,圖片來源

 

下列是現有的邊境關口,這些關口有可能發展為尼泊爾和西藏之間的貿易和過境路線:

    • OlangchungolaTiptala 隘口):
      這是距中國邊界最近市集 Riwa Bazaar 的點,距離印度市集 GalgaliaPanitanki360 公里。
    • KimathankaLengdup):
      距中國邊界市集 Riwa Bazaar 的一個邊界點,距離 Jogbani 的尼泊爾 – 印度邊境市集約 40 公里。
    • LamabagarLapchi):
      Phalek 的中國市集最近的邊界點,距離印度的 Bhittamode 240 公里。
    • Gorkha LarkeLajyang 隘口):
      與位於 Kungtang 的中國市集最近之邊界點,距離尼泊爾─印度邊境點 Thori420 公里。
    • MustangKorala 裡):
      Zhongba 的中國市集最近的邊界點,距離尼泊爾 – 印度邊境的 Sunauli 市集約 448 公里。
    • MuguNagcha 裡):
      Hyazimang 的中國市集最近的邊界點,距離印度的 Rupaidiya 374 公里。
    • HumlaHilsa 裡):
      距中國市集 Sera 最接近的邊界點,距離 Gaurifanta 的尼泊爾─印度邊境市集約 473 公里。

 

nt2472

(尼泊爾 Kathmandu 與西藏 Kerung 相對位置,圖片來源

 

7 世紀時,西藏的政治不穩定有助於尼泊爾壟斷對西藏的貿易,並在貿易交通受到限制的中世紀期間印度和尼泊爾之間的進一步擴大。此外,在 17 世紀開通的 Kerung 路線有助於中國、西藏、印度和尼泊爾之間發展更密切的互動。Kerung 是一條古老的貿易路線,尼泊爾和西藏軍隊為此發動了幾次戰爭,直到最後由總理 Janga Bahadur Rana 和西藏一方的 Shatra Kalon1856 年簽署 Thapathali 條約。

但這條路一直到開放和經營 Kodari -Khasa 邊界點才開始被頻繁使用。Kodari-Khasa 作為唯一有在運作的邊界點也在去年(20154 月)被中國以安全原因關閉。雖然中國宣稱 2015 4 月的地震及其對邊界地區的影響是 Kodari – Khasa 邊界關閉的主要原因,但真實的原因主要是由於中國的安全問題。

之後,中國方面提議開放位於 KerungRasuwagadi 邊境並受到尼泊爾官方歡迎,這似乎是中國對尼泊爾展現同情的表現。但證據表明,中國通過 Kerung 邊境加強活動的建議只是為了避免尼泊爾對中國的負面印像,尤其 Khasa 邊界的尼泊爾人正面臨他們南部鄰國的封鎖。中國西藏尼泊爾經貿協調委員會舉行了幾次雙邊會議,討論邊境近邊的問題,但據了解中國官員僅承諾開放,但拒絕承諾何時開放。

 

nepal-2013-739b

Tatopani圖片來源

 

尼泊爾官員表示,「我們被告知,中方的道路也受到地震的影響,有可能會有安全及保障的問題。我們曾通過商務部和外務部要求尼泊爾駐拉薩總領事館辦公室幫助開放邊境點。但是沒有跡象表明 TatopaniRasuwagadhi 邊界點將開放貿易」。那些原本不情願揭發中國在開放 Khasa 邊境議題上採消極態度的尼泊爾高級官員們最後似乎失去了重新開放 Kodari – Khas 的希望。

由於中國傾向關閉唯一的邊界工作點 – Tatopani 的消息浮出表面,官僚們開始對於重新開啟邊界的問題感到懷疑,「當中國為了控制群眾的交流而關閉 Khasa 邊境,中國要如何才會感到足夠安全,進而開放另一個邊界點 Rasuwagadi?」眾所周知,當尼泊爾在 2015 年遭印度經濟封鎖時,中國其實也關閉了尼泊爾和西藏之間的唯一運作的邊界點 Tatopani。再根據其他經驗,像是 Korala 邊界點的事件,使尼泊爾當局得出結論:中國並未準備讓尼泊爾繼續與西藏地區的邊界人民進行互動。

 

 

【延伸閱讀】Relations and Future at Nepal-China border 尼中邊境管理與兩國人民的關係(下)


【資料來源】

[1]: “Neither Prachanda would be an Indian ‘agent’ and Nor Oli be a Real Patriot”, 2016/08/20。प्रचण्ड भारतीय ‘एजेण्ट’ र ओली ‘राष्ट्रवाद’ का नायक हुनै सक्दैनन्,發表於2016/11/23。

[2]:‘Disturbance in transport means it will create shortage of goods and hit customers hard’, Arjun Prasad Gautam,Geneal Secretary of Nepal Trans Himalaya Border Commerce。

[3]:Korala 邊境在 12 年前開始運作,在 2015 年由中國當局以幾乎相同的原因「安全挑戰」而關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