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Naval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Pakistan 中巴海軍合作對印度洋之影響

(141108) -- BEIJING, Nov. 8, 2014 (Xinhua) --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R) shakes hands with Pakistani Prime Minister Nawaz Sharif during their meeting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capital of China, Nov. 8, 2014. (Xinhua/Ding Lin) (wjq)圖片來源

作者:Ghulam Ali 博士 / 北京大學巴基斯坦研究中心訪問學者
譯者:林洺宥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生

本文主要討論的是中國與巴基斯坦在海軍事務上合作,並分析其對印度洋安全影響。自 1960 年代起,中巴即維持十分密切戰略合作關係,此關係基礎建立在兩國在國防事務的深度合作,以及在區域安全事務上的協調。經過多年發展,雙方的關係早已擴展並深化到各種領域,但防務合作仍然是雙邊關係的核心。

兩國在 1951 年三月建立了外交關係,但在軍事事務上幾乎沒有互動。最初數十年間,雙方的合作主要集中在陸軍以及空軍。但海軍的軍事合作在這個時期卻是頗為保守。

 


 

This paper examines burgeoning naval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Pakistan and its impact on the Indian Ocean. Since the early 1960s, China and Pakistan have maintained strong strategic relationship. This cooperation is based on their deepening defence ties and coordination on regional security issues. Over the years, the overall relationship has expanded bringing almost all conceivable areas of cooperation, defence ties remains at the center of their partnership.

English


 

造成如此現象的原因,首先是中國本身能給予的援助本來就不多;再者,巴基斯坦本身對海軍的發展也不積極。2015年國防預算中,海軍只佔了總額(660 億美元)中的10%。在軍力方面,雖然巴基斯坦海軍共有 25000 名常備役、 1200 海軍陸戰隊、超過 2500 名的海警,再加上大約 5000 名的儲備軍人,總計超過 35700 名員額。但這樣的數字相對於全長 1046 公里的海岸線卻是捉襟見肘。

海軍的弱勢多少與港口的建設有關,巴基斯坦曾規劃喀拉蚩港(Karachi Port)、吉大港(Chittagong Port)、達卡港(Dacca Port)三大港作為軍事以及貿易用途,但後兩者在1971年孟加拉獨立後,巴基斯坦即喪失對其主權。目前巴基斯坦僅剩喀拉蚩港(Karachi Port)維持全國主要的軍事以及貿易功能。

在 1990 年代,巴基斯坦因為秘密發展核武而受到美國的軍事制裁,中國趁此機會藉由支援巴基斯坦武器,拉近雙方關係並擴大合作。該時期大量軍事、經濟、技術援助進入巴基斯坦,在很短的時間內海軍方面的軍事合作獲得了極大的進展。而到了近幾年更是擴展到雙方聯合生產船艦、海上軍事訓練,此外中國也在瓜達爾深海港(Gwadar Deep Seaport)取得行政控制權(Administrative Control)。以下將分別就各方面做分別論述:

 

  • 中國海軍援助

2005 年間巴基斯坦以7億5千萬美元向中國訂購四艘 F-22P 輕型護衛艦、6 架 Z-9c 直升機。該筆交易還包括了所有相關的裝備、系統以及技術交流,其中一艘將會在巴基斯坦國營 Karachi Shipyard & Engineering Works 公司(KSEW)製造。此外,巴基斯坦也向中國購買兩艘快速攻擊艇(FAC),一艘在中國製造一艘由 KSEW 製造。巴基斯坦海軍司令 Muhammad Zakaullah 表示,F-22 護衛艦以及快速攻擊艇的聯合建造計畫對於中巴的合作關係來說是個全新的里程碑。

巴基斯坦政府於 2015 年與中國購買六艘巡邏艇(四艘600噸以及兩艘1500噸),其中 600 噸位及 1500 噸位各有一艘由 KSEW 製造,預計將於 2017 年完成。此外也訂購裝載有 C802/803 反艦飛彈的快速攻擊艇(FAC)飛彈艇,阿茲馬特號(Azmat class)。以及配備4顆中國 C-802反艦導彈 Jalalat II 級、Jurrat 級飛彈艇各兩艘。

最近中國與巴基斯坦正在進行價值60億美元交易談判,內容包括8艘潛艇以及相關的技術交流,將是雙方史上最大的一筆交易。內容包括:四艘交由 KSEW公司製造、在喀拉蚩(Karachi)設立訓練中心、引進中國北斗二(BDS-2)衛星導航系統,藉由汲取中國軍事技術更有效管理巴國潛艦,並提供中國在印度洋協助。中國也決定幫助 KSEW 進行擴張以及現代化,未來也可能為巴國建立海軍工業基地。

 

  • 海軍聯合訓練

中國及巴基斯坦於 2003 年舉行首次兩國聯合軍事訓練,也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第一次與外國聯合演習。之後中國也參加由巴基斯坦主辦在阿拉伯海舉行四國聯合演習。近期巴基斯坦海軍則派遣導彈護衛艦 Shamsheer 號以及艦隊補給船 Nasr 號與中國人民解放軍 054A 型護衛艦徐州號、揚州號上海灘外海進行密集、高強度的聯合演習。演習內容包括護航、打擊海盜、實彈操演。此次演習還添加反潛艇作戰(anti-submarine warfare,ASW),合作追蹤模擬的潛艦行動。旨在培養兩國海軍協同作戰的能力,順帶與巴基斯坦交流,瞭解中國軍事技術。

 

  • 瓜達爾港(Gwadar Port)

瓜達爾港在中國及巴基斯坦的海軍軍事合作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瓜達爾港(Gwadar Port),接近荷莫茲海峽以及波斯灣。中國提供 2 億美元借貸給巴基斯坦,建設長達莫克蘭沿岸快速公路(Makran Coastal Highway/10號國道)。該公路連接瓜達爾海港以及喀拉蚩的沿岸城市。且在中巴經濟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計畫下,雙方已規劃在瓜達爾港以及中國邊境之間建設多條道路,包括鐵路軌道。更重要的是,中國已取得對瓜達爾港40年的行政控制權。

有分析認為「控制瓜達爾港,將有助於中國在該區域發展軍事力量,並在珍珠鏈計畫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中國在瓜達爾港擁有行政控制權,將使其能經由對於該地區的掌控,而得以監控波斯灣的周遭的情報。中巴也藉由武器現代化、發展藍水海軍(Blue Navy)以加強在此區域的軍事力量、擴展話語權。雖然雙方皆否認這樣的論述,但這些發展正解釋了為何中國最近承諾將向巴基斯坦提供 460 億美元鉅資。

 

chinapakflagreutersimage650_650x400_71454909825

圖片來源

  • 海基嚇阻能力(Sea-based Deterrence)

有鑑於自身的海軍力量的成長,巴基斯坦開始考慮發展海基嚇阻,以提供自身第二擊的能力。美國海軍後備軍官兼國際海洋軍事中心 CIMSEC 創辦人 Scott Cheney-Peters 認為:「除非巴基斯坦發展出海上戰略核武能力,否則其只能一直是「次要軍種」(junior service)」。這顯示巴國具有強烈發展海基彈道飛彈(SLBM)的意願,只是這樣的期望,目前並不足以強到能改變軍方認為海軍只是次要軍種的固定想法。

另一分析指出,巴基斯坦由於畏懼印度壓倒性的軍事力量,因此先天上跟中國的關係就較為親近。從地緣政治上來說,雙方都有共同的對手,因此很適合成為合作夥伴。也有學者認為:「巴基斯坦是有計畫、策略性的利用自身的位置、國土特性將中國的力量引進印度洋地區,並深化彼此的關係」。一位巴基斯坦海軍軍官坦言:「我們將向中國海軍提供設施、港口、後勤、維修等所有項目。這樣將有助於平衡印度壓倒性軍事力量帶來的威脅,尤其近來印度更準備加強潛艦的能力」。據巴基斯坦海軍少將 Khan Hasham Bin Saddique 於 2013 年表示:「希望與中國簽訂一備忘錄,使雙方的軍事合作包括訓練、行動、造船,並且還有潛艇技術的合作。」 在最近的反潛艦訓練結束後,北京方面已回應巴基斯坦方面的部分呼籲。這代表中國與巴基斯坦在海底區域的合作獲得了進展。

 

  • 對手國家回應

中國與巴基斯坦的合作已經引起印度方面的注意。印度海軍的參謀長表示:「印度會嚴密監控攸關其利益之海洋地區。海上戰鬥是多面向的,因此印度會從多方面進行控制以及反制其在這塊區域中的發展。」

自從印度總理莫迪上任之後,印度在海軍方面積極的與美國合作。在 2014 年時,對於中國潛艇進入斯里蘭卡可倫坡港口提出嚴正抗議。並且謹慎的檢視習近平的海上絲路計畫中與之合作的重要港口,例如孟加拉的吉大港以及巴基斯坦的瓜達爾。印度在歐巴馬總統方問印度之時,雙方首次共同發表一份有關於亞太地區與印度洋的聯合聲明,這樣的動作前所未有。

由於擔心印度會因為中國在印度洋逐漸增大的實力與利益而趨向中國,因此美國積極尋求與印度的合作。美國太平洋司令部指揮官 Adm. Harry B. Harris Jr.建議恢復日本、澳洲、印度以及美國非正式的戰略聯盟,這個構想曾經於十多年前提出,但礙於中國的壓力而未能實現。美國駐印度大使 Richard R. Verma 表示在不遠的將來,兩國的橫跨印度洋與太平洋的聯合巡航醬會成為常態。此外,美印雙方已簽訂一分協議使雙方的軍隊可以使彼此的資源進行整合,例如加油與補給。Harris 表示某些強國正在霸凌與恫嚇弱小國,改變此一情勢的最佳策略就是海軍合作,並主張印度、日本、澳洲、美國等國家應該聯合起來在公海及空域進行任務。

 

  • 總結

中國與巴基斯坦在海軍事務上的合作可說是互利互惠。巴基斯坦寄望藉由中國較先進的技術,推行海軍現代化以及增強海軍的力量。經由與中國的合作,巴基斯坦在武力上將擁有和印度競爭的能力,且中國軍力駐紮在瓜達爾港也可一定程度的嚇阻印度。中國則希望藉由巴基斯坦在印度洋獨特的位置,將力量擴展到印度洋上並保護其軍事與商業利益。中國與巴基斯坦的關係將會因為這份合作而有全新的進展。但同時也會造成與美國、印度以及其盟友之間(如:日本、南韓、越南、台灣及澳洲)關係緊張。印度洋將會進入一個敵對國家彼此競爭的時代。

 

 

(參考資料)

[1]:封面照片來源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