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Esala Perahera 斯里蘭卡佛教嘉年華會

13924852_10154091537518451_7358521234631122082_n

〈背著佛牙的大象 / 攝影 堯嘉寧〉

施梅紛 / 南華大學民族音樂學系兼任教師

根據佛教經典記載,佛陀所遺留的三顆佛牙舍利子,目前一顆在中國,一顆疑似在西藏,而被保存最好、歷史記載最完整的,就屬目前存放在斯里蘭卡佛牙寺 Sri Dalada Maligawa 的佛牙,公元四世紀時來到斯里蘭卡,隨後成為國家王權的象徵。斯里蘭卡的佛教相較於其他佛教國家有著更完整的歷史,自西元前二世紀阿育王之子將佛教傳入後,一直沿用巴利文保存佛教經文與教義,是目前南傳佛教(上座部佛教)的重要區域,國內佛教徒高達 74%,其藝術文化也與佛教的發展息息相關。

位於中部的大城 Kandy 正是佛牙寺的所在,每年到了當地的 Esala 月(約 7- 8 月),就會舉行為期大約十天的Perahera,每天都有熱鬧的歌舞慶祝儀式,直到 Nikini 月圓日,為整個活動高潮,並以壯觀的特技舞蹈遊行為 Perahera 劃下句點,其中豐富的音樂與舞蹈表演,對我這個音樂人而言真是一大美好饗宴。

當天下午進入 Kandy 時,遊行路線的兩旁已是人山人海,當地的民眾甚至一早 8 點就到路邊佔位,就為等待晚上的遊行活動,我們有幸被安排到第一排的座位,雖說是晚上 6:30 開始,我們卻癡癡的等到近十點才看到遊行隊伍。Perahera 的遊行隊伍是由佛牙寺與另外四座較小的寺廟集結而成,非常類似台灣陣頭的儀式,每一座廟宇都以傳統舞蹈及音樂來表現,但也有些許別出心裁的設計在其中。

 

 

隊伍的一開始是一群稱為 Gini Sisila 的火圈雜耍團,有著驅魔淨化的功能,由於炭火會隨著擺動到處四散,所以舞者會不斷在心中默念經文,讓自己專注在舞蹈動作上,忘卻被炭火灼傷的痛苦; 看著舞者在夜間甩著兩頭以煤炭燃燒的火棍,更甚者有轉著巨大的火輪,不時拋上拋下,在夜空中絢麗奪目,美不勝收。

 

Kandy 最大的佛牙寺隊伍登場,由身著華麗銀絲繡花服飾的大象,引領著演奏嗩吶的樂手、鼓手及舞團緩緩前進,舞者身著 Kandy 的紅白傳統服飾,搭配著嗩吶不斷反覆的大調五音旋律擺動舞步,身上的銀飾也跟著舞步碰撞出規律的節奏。

 

 

每一所寺廟大概都有約十來段不同的舞蹈表演,而不同的舞蹈之間會有一頭大象作為領隊,而群眾可以以大象身上的服飾與 LED 光的色彩辨別這是隸屬于哪座寺廟。而佛牙寺當然就是當晚最精彩龐大的隊伍,在五、六首的歌舞表演後,我們就遠遠見到街的另一頭巨大的光亮逐漸出現,正是由最大的金黃大象背著以黃銅打造的神龕逐漸接近,民眾開始興奮歡呼,迎接神龕中的佛牙,似乎在等待著佛牙幸運的洗禮,祈求來年一年的好運。

 

為舞蹈伴奏的樂團所使用的皆是斯里蘭卡傳統樂器,又以打擊樂器為主,在整個遊行隊伍中,使用到有音高的樂器只有嗩吶與笛,無音高的打擊樂器則非常的豐富,例如在舞者手上一邊舞蹈一邊拍擊的小鈸,或是手持鈴鼓的戰士舞,最主要的伴奏樂器則是鼓。斯里蘭卡傳統的鼓樂非常豐富,在遊行隊伍中最常見的是兩種長型雙面鼓,皆以手拍打,一種稱為 Geta Beraya,鼓的兩端分別由猴子皮與牛皮繃成,另一種為 Yak Beraya 以羊皮及牛胃作為鼓皮,由於皮的厚度不同,所以兩面拍擊會形成不同的音高,從最低音的牛皮鼓面到較為高音的猴子皮及牛胃製成的鼓面,即會有不同的音高交錯,營造出豐富的音響層次。

 

 

另一個在遊行中出現的鼓,若是有參訪過斯里蘭卡寺廟的人一定不陌生,它稱為 Thammattama 鼓組,是一套不同尺寸鼓組的組合,正確的名稱稱為 Pokuru Beraya,他特別的地方在於,較高音的那一面鼓是手持藤編圈狀槌頭擊奏,較低音尺寸較大的那一面鼓則是用手拍奏,寺廟的早晚課儀式就是用它來伴奏。

整個遊行隊伍中大概以佛牙寺的音樂舞蹈最為正統,之後其他廟宇的隊伍在音樂和舞蹈上,則有著別出心裁的創意設計,其中一個最特別的隊伍,他們的舞蹈服飾是以孔雀為象徵,伴奏樂器居然是小喇叭,搭配上規律的鐵片敲擊聲,非常類似 bongo bell 的效果,再加上鼓組所打的是 cross rhythm 的節奏,呈現出南美洲 Samba 舞蹈音樂的風格,這是在當晚我見到較為特殊的一段舞蹈表演。

 

來到斯里蘭卡,對我而言是今年最棒的收獲,在這之前,我以為它的文化區與印度是重疊的,來到當地後,才知除了來自印度佛教文化之外,他還混合著荷蘭、葡萄牙與英國的血統,我完全沒有想過會在這塊土地上,能夠有著這麼大的文化衝擊與感動,有機會認識到這裡善良純真的人們、觀賞壯麗遼闊的山川地景、以及豐富的文化資產!親愛的斯里蘭卡,謝謝你帶給我的美好,下次見!


*備註:本文影片由作者提供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