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Human Trafficking in India 印度人口販運現況(上)

human-trafficking-soars-in-india-678x381

圖片來源

蔡育岱 / 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教授

李思嫺 /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本文主要論述 2015 年美國《人口販運報告》(TIP Report 2015)對印度人口 販運現況之評估,針對印度部分可歸納為下列幾點:首先,強迫勞動(forced labor)構成印度人口販運最主要的問題(trafficking problem),其中以童工(child labor)與女性遭受性販賣(sex trafficking)兩項最為嚴重。

 


  • 強迫勞動的主要根源

 

一、奴工(Bonded Labor):

指因積欠債務或繼承上一代債務而遭受奴役的男性、女性和兒童,被迫勞動於如環境欠佳的磚窯廠、碾米廠、刺繡工廠等行業中,據估計,全印度目前從事性工作以維持家庭生計的女性約 200 萬人;加上近年有關奴工與性交易的人口走私事件有增無減,每年都有數千印度人自願非法進入中東、歐洲和美國,從事家庭傭人及低技術勞工的工作,已使印度成為人口販運中,強迫勞動和性販運的來源地、目的地以及中轉地。

 

二、人口販運問題

印度的人口販運問題,高達 90%屬於境內販運。由於頻繁的人口流動和工業發展,助長強迫勞動的需求,諸如建築、鋼鐵、紡織、電線製造、鋪設地下電纜、餅乾工廠、花卉栽培場、養殖漁業場和船體切割場等,這些成千上萬不受政府監管的工作機構,以報導和虛幻的美好承諾吸引成人和兒童從事色情販賣與強迫勞動。除了還債奴役,兒童成為強迫勞動的家庭奴役、工廠童工、乞丐和農業工人,乞討集團有時會以殘害孩童的方式獲取更多金錢,更是時有所聞。

例如,在以紡織業為主的泰米爾納德邦曾經實行過一項「舒伯曼加拉方案」(Sumangali),被指控為另一種形式的童工強迫勞動而遭到禁止。在這項方案中,招聘人員至有年輕女孩的貧困家庭中宣導接受幫傭工作所能帶來的好處,雙方簽訂合約明訂薪資的一部份應做為女孩嫁妝,通常工作年限約由 15 至 18 歲。然而,受僱的女孩常遭受雇主擺佈,被迫接受所有強加的工作和額外條件,甚至扣發薪資,該方案因而被批評為非法與不人道的制度。

 

三、強迫性交易

在強迫性交易方面,數以百萬計的婦女和兒童更是主要的受害者。女性被害人主要來源包括加爾各答(Kolkata)、孟買(Mumbai)、新德里(New Delhi)與古吉拉特邦(Gujarat),人口販子假扮媒人,以假結婚方式安排印度婦女和女孩進行性販賣,以小旅館、車屋、木屋以及私人住宅做為進行性交易的場所。印度政府相關的執法人員經常收受人口販子的賄賂,反而涉嫌保護販運者和妓院老闆,使婦女兒童日益受到淫媒迫害,從而阻礙救援工作。

另一項棘手問題則是,兒童也經常強行被毛派(Maoists)等所謂的恐怖組織吸收,在比哈爾邦(Bihar)、恰蒂斯加爾邦(Chhattisgarh)、恰爾肯德邦(Jharkhand)、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和奧里薩邦(Odisha)等地,充當間諜和情報員,設計簡易爆炸裝置以對抗政府。 此外,在奴工問題上,對以從強迫勞工和商業性剝削為目的的人口走私而言,印度同時也是鄰近國家走私婦女與兒童的最終目的地。

一些來自中東地區、孟加拉與尼泊爾的移民,願意在印度尋找建築工地、家事幫傭等低技術性的行業,受制於勞動掮客的欺詐與收取過高的招聘費,總是無法避免強迫勞動的命運。例如,在印度梅加拉亞邦(Meghalaya)的男孩被迫勞動於煤礦廠;緬甸羅興亞人(Burmese Rohingya)、斯里蘭卡泰米爾人(Sri Lankan Tamil)和其他居於弱勢的難民族群,在印度同樣面臨強迫勞動的命運,婦女兒童更是無法避免淪落為人口販運下的性奴。

 

 

  • 貧窮與種姓制度

造成印度強迫勞動的深層因素主要是貧窮,據統計,目前印度仍有約 1/3(29.8%)的人口生活低於貧窮線下,一天收入不足 2 塊美金。《2015 年世界兒童狀況》更指出,全世界 25 億人口中,有 3/4 的(大約 18 億)的人口生活在農村,並且尚未獲得改善的衛生設施。針對孟加拉、印度和尼泊爾的資料顯示,高度貧困的家庭多達 40%,衛生設施幾乎沒有得到任何改善。 另一方面,種姓制度同樣帶來深層影響。處於最低種姓的賤民階級生活於社會最底層,散落在部落社區、宗教少數群體、被排斥的婦女和女童的群體成為最弱勢的一群。

印度數千年歷史的種姓制度,使近 3 百萬賤民階級被迫世代活在貧窮與歧視中,任何跨越階級的人際互動都會招致懲罰甚至暴力。調查指出,腐敗,官僚主義和高文盲率的三個主要因素導致印度的販賣人口問題,種姓制度做為一種傳統或習俗,間接促成了印度人對於販賣人口的默許,使許多印度人認為,販賣低種姓階級人口是真實生活的正常現象,而非有缺陷的傳統。 據「賤民自由網絡」( The Dalit Freedom Network)報告,達利特人(Dalit)是最低階的印度種姓,賤民人口佔整個印度人口達 2.5 億,雖然印度憲法禁止基於社會地位而虐待達利特人,但種姓制度的陋習尚未正式從社會整體中廢除。因此,在實踐中,達利特人的最低種姓階級地位繼續主宰他們的命運與生活,社會階級向上一層翻轉的機會幾乎是微乎其微。

由於種姓制度影響一個人在印度生活的方方面面,達利特人面臨各種各樣的歧視。舉例而言,社會大眾期望他們在城市中使用單獨的水龍頭、寺廟和墓地;找工作或住處的機會亦受其種姓階級的地位影響。此外,賤民階級學生被告知必須比其他同學提早到校打掃教室,他們只允許坐在教室後面。上述如此極端的歧視形式說明,種姓的嚴重歧視足以證明印度存在現代奴隸制度(modern-day slavery),即使賤民階級試圖努力超越貧窮線,他們的社會地位基本上延續了他們處於貧窮線下的生活方式。

 

 

 


 

#編註:本文原載於國立清華大學亞洲政策中心電子報 No.12 2016 三月號,感謝授權刊登。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