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hina in the Indian Ocean’s Strategic :String of Pearls中國的印度洋珍珠鏈戰略(二):孟加拉、緬甸

ChinaIndia圖片來源

張馨月、Floriana Caruso、胡芳庭 / 中興大學國政所碩士生

近幾年的中國在印度洋的焦點,則圍繞著所謂的「珍珠鏈」戰略展開--其中涉及如孟加拉,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和泰國等國家。基於以上事實,本篇接續上篇的討論,介紹在吉大港(孟加拉國)、皎漂與實兌港(緬甸)的建設中印度及其戰略合作夥伴同中國之間的博弈。


 

中國印度洋“珍珠鏈”戰略之孟加拉吉大港

習近平在2013年10月印尼的議會的演講中提出「海上絲綢之路」的概念,顯示中國有意擴大在印度洋的海軍存在感,並從根本上來滿足其未來的能源需求。事實上,該國的能源需求,尤其是石油,已經遠過過去幾十年來所需。對於能源安全的重視也反映在中國的印度洋佈局上。

孟加拉東南部最主要的港口城市吉大港(Chittagong ),是該國第二大城,也是重要的港口和工業重地。中國已經承諾將對該港的建設專案進行巨額投資。該計畫包括建設汙水處理設施、私人電廠;在Cox’s Bazar(編按:孟加拉最長的海岸線)建設一條通過緬甸聯通中國與孟加拉公路;還將建設一個新的工業園區,並在深海港口Sonadia漁港建設國際機場。

中國對孟加拉的各種援助合作已經造成印度的擔憂。事實上,在2015年6月在莫迪的政策中有一條最有趣的協議,就是讓印度的貨船在孟加拉的吉大港和蒙格拉港口登入的雙邊協定。莫迪還宣布了一項20億美元的預算用於孟加拉的基礎設施,衛生和教育項目。然而,中國目前還是孟加拉最大的經濟合作夥伴,因此達卡當局必須更有技巧的平衡兩邊的關係。

另一個可能造成變動的因素是日本,對印度來說,日本也是目前最有能力和中國抗衡的候選人。2015年,安倍晉三政府提供給孟加拉一個會影響中國在印度洋勢力的大計畫-孟加拉工業增長帶灣(BIG-B)。該項目以建立該國第一個深水港口和建設等重大基礎設施為主軸,在未來四到五年間將斥資50.9億,還會建設高效能的發電廠,如燃煤電廠,預期在2020年供應孟加拉國的能源需求的15%,這對於飽受電力供應不穩所苦的孟加拉是一大利多。

 

中國印度洋“珍珠鏈”戰略之緬甸皎漂與實兌港

 

皎漂港位於緬甸若開邦的皎漂縣(Kyaukpyu),西鄰印度洋,島西北端至東部航道,是優良的天然避風避浪港,自然水深24米左右,可航行、停泊25-30萬噸級遠洋客貨輪船。在2007年,緬甸軍政府曾提出在全國建設包括皎漂港在內的六個經濟特區,並將其距離皎漂港北側入口不遠處的馬德島作為中緬油氣管線起點碼頭。中國拿下此地的港口開發項目後,預計將皎漂港建設成緬甸最大的遠洋深水港。整個建設項目高達90億美金,順利建成後可大幅減少中國對麻六甲海峽的依賴。

SHWE-Myanmar-pipline-map〈從緬甸到中國的油管路線。圖片來源

皎漂以北200海里就是實兌港(Sitwe)。根據2008年4月緬印簽訂的協議,印度準備投資對實兌港進行改造。而中方亦曾一度考慮將這個緬甸第二大港口作為中緬油氣管線的起點。這些建設是一環扣著一環的,例如中國在巴基斯坦瓜達爾等海外港口基地的經營,除了當作海軍基地,建立電子監聽能力之外,尚包含有兩個重要的目的,即建立油氣管路的轉運站及海陸聯運中繼港。油氣管線部分就和緬甸相關,中國正在實兌港修建一個終端站,拉一條油管直通中國雲南的昆明。

2006年4月時,緬甸和中國達成協議,建立從實兌/皎漂到中國雲南省昆明全長1200公里石油運輸管道,費用估計為二十億美元,而中國為主要投資國,並於2007年年底開始建設。它將減少了1820海浬的航道距離,其中包含占中國石油運輸高度依賴的馬六甲海峽。在2007年中期,中國也和緬甸簽署了天然氣的協定,這又導出了另一個計劃-建造一條天然氣管道,並將其和石油管線鋪設在一起,而此計畫也花了中國10.4億元。而這種種作為,都是中方期許能成為紓緩馬六甲困境、分散風險以強化能源安全的策略之一。

中國大幅動作的同時,印度也正准備投資1.3億美元對實兌港進行改造。根據2008年4月緬印簽訂的協議,印度打算開拓由實兌港進入緬甸內河的航道,並在印緬邊境建設公路-即「加拉丹綜合交通計劃」。即便如此,緬甸最終也沒有允許印度獨家建設和使用實兌港,中方還是在皎漂開闢了一個新港口作為油氣管線的起點。習近平訪問緬甸期間,緬甸還派出了一個高規格的代表團前往印度。由此可見,中印在緬甸各有其積極作為,而緬甸也很聰明的適時討好兩方。這場角逐戰,或許還僅僅是一個開端,未來也絕對會越演越烈。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