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hina in the Indian Ocean’s Strategic :String of Pearls中國的印度洋珍珠鏈戰略(一):斯里蘭卡

25755_0〈印度洋的珍珠鏈。圖片來源

張馨月、Floriana Caruso、胡芳庭 / 中興大學國政所碩士生

由於在世界地緣戰略上的重要性,印度洋一直是世界大國比拼海上力量的角逐場。作為地緣政治的重要一環,其海洋競爭也愈漸進入白熱化階段。如今,中國艦隊在這個印度傳統強權地區越來越活躍。對中國來說,在該區域的航海傳統可以追溯到明朝的鄭和下西洋,意氣風發的鄭和指揮大明水師對南亞海域進行貿易和綏靖政策。而近幾年的中國在印度洋的焦點,則圍繞著所謂的「珍珠鏈」戰略展開——其中涉及如孟加拉,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和泰國等國家,本文分析的是第一部分案例:斯里蘭卡。

 


 

從北緯30度起至南緯66.5度,從東經30度始至東經135度間,是世界第三大洋—印度洋所在的位置。其位於亞洲、大洋洲、非洲和南極洲之間,約佔世界海洋總面積的20%,海岸線長達41339千米。印度洋作為聯繫亞非與大洋洲的交通要道,向世界各地源源不斷的輸入著各類商品。其中尤以石油資源為大宗,從霍爾木茲海峽穿過馬六甲到達太平洋或越過曼德海峽進入大西洋的石油運輸佔據了世界90%的石油市場。

由於在世界地緣戰略上的重要性,印度洋一直是世界大國比拼海上力量的角逐場。作為地緣政治的重要一環,其海洋競爭也愈漸進入白熱化階段。如今,中國艦隊在這個印度傳統強權地區越來越活躍。

中國在此區域利益著力點以能源安全問題為主。過去十幾年中,中國國內的能源需求翻了一倍,其中又以油氣資源為重,因此,北京已經在印度洋區域展開了基於所謂「雙贏原則」的雙邊關係政策:用開放自由貿易協定和原物料的開採來換取基礎設施的投資建設。對中國來說,在該區域的航海傳統可以追溯到明朝的鄭和下西洋,意氣風發的鄭和指揮大明水師對南亞海域進行貿易和綏靖政策。而近幾年的中國在印度洋的焦點,則圍繞著所謂的「珍珠鏈」戰略展開--其中涉及如孟加拉,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和泰國等國家。基於以上事實,本文將著重探討在漢班托特港(斯里蘭卡)、吉大港(孟加拉國)、皎漂與實兌港(緬甸)的建設中印度及其戰略合作夥伴同中國之間的博弈。

 

中國印度洋“珍珠鏈”戰略之斯里蘭卡漢班托特港

在斯里蘭卡的最南端海岸,據印度洋不遠的荒野上,錯落分佈著一片藍色工坊。從高處俯瞰過去,可以看見他們有序的排列成 ’CHINA – SLK’ (中國—斯里蘭卡)的字樣。這裡便是中國在斯里蘭卡投資的重點項目——漢班托特港(Hambantota port)建設項目。

漢班托特港位於斯里蘭卡東南部,幾乎處於南亞次大陸的最南端,地屬印度洋航線,為中東、歐洲、非洲通往東亞的必經之路。自波斯灣地區開採出第一口石油資源開始,印度洋就承載著向世界各地運送石油資源的重任,80%的石油都要通過這條繁忙的航線輸向最終目的地。

漢班托特就位於這條繁忙航線的中間地帶,加之漢班托特附近海域面積開闊不易堵塞,斯里蘭卡政府一直希望在該地打造一個世界級的深水港。然而常年的內戰及2004年的印度洋海嘯徹底摧毀了這一計劃。2005年,拉賈帕克薩當選新一任總理,而漢班托特正是新總統從小生長的故鄉,拉賈帕克薩希望獲得外國的投資來重建故鄉,將漢班托特重新打造成國際性港口。

Harbour_Hambantota_TNW〈漢班托特港示意圖。圖片來源

拉賈帕克薩將求助之手率先伸向了印度、新加坡等關係密切的南亞、東南亞國家,但由於港口建設投資規模大、投資回收期長,加之熱帶的亞洲國家都剛剛經歷了夢靨一般的印度洋海嘯——沒有人願意接受這一項目。2007年2月拉賈帕克薩率團訪問中國,意在向中國尋求資金,尤其希望中國可以接手漢班托特港的建設項目,中國政府欣然接受,雙方于2007年正式簽署協議,由中國港灣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承建。該項目分四期作業,除了港口外,港區還將建設一座發電廠,一個自由貿易區以及一個大型的煉油廠項目。中方預計15年內完成建設,2022年交付使用。

對中斯雙方而言,這是一個雙贏的項目——漢班托特位於瓜達爾港至中國港口的中間位置,對中國而言是停留補給的最好選擇,也是中國印度洋戰略的重要一環;對斯里蘭卡來講,漢班托特港建設既可加強斯在國際航運中的地位,又可以推動以傳統農業為主的南部地區經濟發展。

自漢班托特港的開發項目起,斯里蘭卡同中國的關係愈來愈密切,中國也加大了對以斯里蘭卡為首的印度洋國家的投資。其中以斯里蘭卡首都——可倫坡港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最為矚目,但印度身為傳統的南亞地區強權,視中國在印度洋上的一系列投資為威脅,認為中國企圖通過一系列的港口、基礎設施建設對印度形成包圍之勢。可倫坡港項目上中國同印度的多方位的博弈恰恰是目前印度洋局勢的最好體現。

2015年2月,時任斯里蘭卡總理拉賈帕克薩意外敗選,反對黨領袖西里塞納出任總理。西里塞納在競選期間就多次發表激烈言論批評斯里蘭卡與中國的合作,在西里塞納當選后,中國在可倫坡港的建設項目被迫停工,損失數億人民幣。並且就在新總理上任后不久,西里塞納便將印度設為首訪地,外媒一致認為此舉意在疏遠中國,雖然可倫坡港項目被迫叫停,但漢班托特港的中國投資仍在繼續。同一年,印度總理也訪問了斯里蘭卡,並在中國投資建設的可倫坡港進行視察,可見西里塞納是希望在中印之間尋求一個平衡,使得斯里蘭卡可以獲得雙邊的支持與援助。

但2015年對於斯里蘭卡來說不是平和的一年,這一年斯里蘭卡的貿易差額不斷擴大,國內經濟在經歷快速成長后陷入了停滯,甚至有衰退的跡象。種種問題擺在新總理面前,使西里塞納不得不重新向中國拋出橄欖枝。2016年4月,西里塞納訪問中國,想要解決兩國間的投資合作問題,希望中國企業將斯里蘭卡對中國的欠款變成對可倫坡港口的長期投資,換句話說,就是希望中國成為可倫坡港口的股東。但斯里蘭卡政府對中國政策尚不明朗的情況下,這樣的要求很難被中國所接受。

中國在斯里蘭卡的投資像是印度洋地區的一個縮影——中國希望投資印度洋地區的港口等基礎設施建設,但傳統的地區強權印度又不願中國在印度洋地區增強影響力,而該地區中的國家又往往遊走于雙方之間,希望尋求一個平衡,獲得兩方的共同支持。但顯然,這不是一件易事,中國後續將如何發展這條「珍珠鏈」我們也將拭目以待。

(下篇待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