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書評】Book Review:《仁波切之殤》

 

陳牧民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副教授

本文是為唯色編著之《仁波切之殤——祭被囚十三載,身亡中國監獄的丹增德勒仁波切》所寫的介紹文,並收錄於該書之中。本書已在2015年9月由雪域出版社出版。此書蒐集了丹增德勒仁波切事件的所有相關文獻,包括他本人口述錄音、官方報導與文件、外界營救過程、以及海外相關報導。一方面是保存丹增德勒仁波切事件相關證據,向世人呈現這個中國當代最大政治冤獄的完整原貌,另一方面也提醒各界藉由此一案例,正視中國政府漠視人權與壓迫少數民族可能產生的結果。

 


 

雪域020《仁波切之殤》封面1

 

《仁波切之殤——祭被囚十三載,身亡中國監獄的丹增德勒仁波切》
2015年7月中旬,全世界媒體都不約而同地報導這則消息:「西藏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於成都獄中驟逝」。對於所有關心西藏的朋友來說,這無疑是一個令人悲痛的消息,因為在過去十多年來,丹增德勒案已經成為中國最著名的「政治冤獄」,也是外界觀察中國民族問題與人權發展的指標事件。

丹增德勒於1950年出生於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縣,原名阿安扎西,出家後受戒法名為丹增德勒。1979年出走印度達蘭薩拉修習佛法,並被認證為阿登彭錯活佛轉世;1987年回到四川之後,積極在理塘、雅江等地傳播佛法,興建寺院、醫療所、孤兒院與養老院,並創辦學校掃盲;此外他還是一位環保主義者,一直提倡保護森林與生態平衡。但是因為他是從印度回來的活佛,加上時常代表鄉民向政府請願,以致觸怒政府當局,兩次被迫離開寺院避走他鄉,最後都是地方父老聯名向政府請願,才得以讓他回到雅江。

 

不過丹增德勒仁波切最大的劫難發生在2002年,當年4月3日在成都市中心的天府廣場發生一起土製炸彈爆炸案,造成三人受傷,當天晚上警察在成都逮捕了來自雅江的藏人洛讓鄧珠,他在審訊的過程中供出幕後主使者就是丹增德勒。幾天後警察逮捕了丹增德勒,將兩人以「煽動分裂祖國、從事暴力活動」的罪名起訴。此後幾個月,各種荒謬的情節一一出現:除了法院審理過程極度不透明之外,四川地方黨報甚至在判決出來前四個月,以頭版頭條報導此案,說阿安扎西去印度後,從一個地痞流氓搖身一變成為達賴喇嘛認證的活佛,回國後披著宗教外衣,暗地從事各種分裂破壞活動,等於是未審先判。當年12月,兩人被法院一審判處死刑後(但丹增德勒為緩期兩年執行),中國一些熱心人士四處奔走(包括本書作者唯色、王力雄夫婦)下,中國兩位著名人權律師(張思之、李會更)更願意擔任辯護人並獲家屬同意,但兩位律師當時未來得及出發便被阻攔了,而法院卻說當事人已經自行委任律師;此外根據法院所公布的判決內容,才知道官方把2002年在藏區其它幾起爆炸案都算在兩人頭上,且嫌疑人都對犯行「供認不諱」。

從常理來看,一位佛教僧侶策劃恐怖活動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更何況這起案件中的「恐怖份子」在藏區一直是為廣受各界敬重的四處弘法行善的轉世活佛,而官方說指稱的「恐怖組織」從頭到尾都只有丹增德勒與洛讓鄧珠兩個人而已!如果要以暴力推翻政府,分裂國家,有比這樣更荒謬的方式嗎?2003年1月,二審判決結果出來,兩人都維持原判。幾天後,洛讓鄧珠遭到槍決,他的死也讓此事真相永遠成謎。

此後十三年,丹增德勒就一直在監獄服刑,中國政府在2005年宣布將其減刑,從「死緩」改為「無期徒刑」,但這起案子仍然餘波盪漾,丹增德勒這個名字也逐漸成為藏族遭到不公平待遇的象徵。所有關心此事的人,都希望中國政府能將其釋放;而在藏區,各類紀念與請願等活動也從未間斷,2009年甚至有三萬名雅江縣民聯名向政府上書為其伸冤。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在一篇報告中指出:

在丹增德勒的僧侶生涯裡,他積極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四縣中提倡藏人的經濟、社會、文化及宗教精神上的願望…。許多曾經住在藏人主居地雅江縣和理塘縣的人,和在丹增德勒甘孜州家鄉附近幾個區域的居民,均冒著極大風險與「人權觀察」談話。從他們的敘述中,我們見識到丹增德勒工程的浩大:他改進了遊牧民族和自給農人的生活,並且在一個十幾年來壓抑佛教的區域,再度復興起西藏佛教(節錄自本書第四章)。

今年7月14日,丹增德勒突然在獄中去世。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稱其「因為在獄中經常拒絕就醫或吃藥,患心臟病死亡」。但當家屬要求取回遺體進行宗教儀式安葬時,獄方卻匆匆將遺體火化。待家屬取回骨灰,準備帶回家鄉時,又遭到警察阻攔並奪走骨灰。看來仁波切之死並沒有讓這起冤獄從此沈寂,反而開始激起更大的漣漪。

未來無論中國政局如何發展,民族問題必定是其領導人所面臨的最大挑戰,但截至目前為止,中國政府都是以強硬的態度來「管理」少數民族,特別是西藏與新疆兩個在文化宗教上與漢族完全不同的區域,很多政策都是以剝奪少數民族基本權利,維持漢族統治利益為目的。本人三年前往四川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考察時,發現當地的藏人與漢人之間幾乎沒有互動,漢人對藏人的鄙視心態明顯可見,也對其虔信宗教的態度感到不解。幾個月後前往印度達蘭薩拉,當時藏區陸續出現自焚事件,達蘭薩拉藏人社區群情悲憤,幾乎每天都有自發性的示威遊行,對中國政府的痛恨有增無減。由於中國政府的治理政策,已經讓漢藏關係變成一個解不開的結,而丹增德勒仁波切之死無疑將讓原已緊繃的漢藏關係變得更加脆弱。

此書蒐集了丹增德勒仁波切事件的所有相關文獻,包括他本人口述錄音、官方報導與文件、外界營救過程、以及海外相關報導。一方面是保存丹增德勒仁波切事件相關證據,向世人呈現這個中國當代最大政治冤獄的完整原貌,另一方面也提醒各界藉由此一案例,正視中國政府漠視人權與壓迫少數民族可能產生的結果。

今日中國正以崛起強權之姿傲視全球,但在處理人權與民族與問題的態度卻與國際主流價值背道而馳。此書在台灣問世,顯示了台灣作為擁抱民主與人權普世價值的國際社會一員,在西藏問題上選擇了一個與對岸政府不同的立場。謹希望此書能以文字的方式紀念丹增德勒仁波切,提醒世人他所承受的苦難與冤屈,為歷史留下真實紀錄,也讓台灣在促進西藏人權上盡一份力量。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