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Hanging pictures in Dhramsala 達蘭薩拉的掛像與西藏問題

view of Dharamsala

(德蘭拉薩。圖片來源

 

方天賜 / 印度觀察家基金會訪問學者、國立清華大學通識中心助理教授

達賴喇嘛在 1960 年於此地設立西藏流亡政府,駐該地迄今,所以該地也有小拉薩之稱,達賴喇嘛也充分運用他的國際能見度及影響力爭取國際社會的同情。達蘭薩拉就像梵蒂岡一樣,其影響力並不侷限於土地大小,而是以宗教文化的軟實力及人道訴求來吸引支持者。

達拉薩拉街頭多是西藏紀念品店或者西藏風味餐廳。書店內所陳列的則是以達賴喇嘛的言論集居多。走進達蘭薩拉的商家,幾乎都會看到懸掛達賴喇嘛的照片,像是某種「認證」,昭告店家的認同。這類的照片大約有三種主要類型,反應出西藏問題的幾個面向。

 


 

從印度首都德里北邊的 Manju-Ka-Tila 西藏村(Tibetan colony)搭乘夜間巴士,大約 12 小時可以抵達這個位於喜瑪偕爾邦(Himachal Pradesh)的山城。外人習慣以達蘭薩拉(Dhramsala)稱呼,更精確的說法則是麥克羅甘吉(McLeod Ganj)。

這個山區小鎮之所以聞名於世,是因為達賴喇嘛在 1960年於此地設立西藏流亡政府,駐該地迄今,所以該地也有小拉薩之稱,達賴喇嘛也充分運用他的國際能見度及影響力爭取國際社會的同情。達蘭薩拉就像梵蒂岡一樣,其影響力並不侷限於土地大小,而是以宗教文化的軟實力及人道訴求來吸引支持者。

達拉薩拉街頭多是西藏紀念品店或者西藏風味餐廳。書店內所陳列的則是以達賴喇嘛的言論集居多。走進達蘭薩拉的商家,幾乎都會看到懸掛達賴喇嘛的照片,像是某種「認證」,昭告店家的認同。這類的照片大約有三種主要類型,反應出西藏問題的幾個面向。

 

圖說: 達蘭薩拉街頭的西藏工藝品

(達蘭薩拉街頭的西藏工藝品)

 

 

  • 達賴喇嘛的照片

第一類型是只懸掛達賴喇嘛的獨照。懸掛的照片則沒有一定的格式或大小,由店家自由選擇。多數人選擇近照,但也有人懸掛達賴喇嘛的早期黑白照片,充滿文青氣息。筆者下榻的小旅館餐廳內,則懸掛一張達賴喇嘛鼓著嘴塞滿食物的用餐照片,讓人會心一笑。

 

 圖說:達蘭薩拉店家所懸掛的達賴喇嘛照片

(達蘭薩拉店家所懸掛的達賴喇嘛照片)

 

這些獨照所傳達的訊息是:達賴喇嘛無疑是達蘭薩拉,也是流亡藏人的中心,也難以被取代。 北京很早就意識到這點,故將西藏問題簡化成「達賴問題」,始終拒絕與西藏流亡政府正式接觸及對話,僅願意跟「達賴喇嘛的私人代表」討論所謂「達賴喇嘛的未來」,而非「西藏的未來」

2002 9 月至 20101 月間,達賴喇嘛特使曾與北京展開九輪談判,之後一度中斷。北京之所以不積極與達蘭薩拉會談,是因為其認為一旦達賴喇嘛圓寂,流亡藏人將因缺乏領導中心而分崩離析,西藏問題也就迎刃而解。在北京眼中,沒有達賴喇嘛的達蘭薩拉,不具任何威脅性。

但北京的想法過於天真。據國際聲援西藏運動(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的統計,自 2009 2 月迄今,已有 142 起的藏人自焚抗議事件,表達對中國治藏政策和作為的不滿。達蘭薩拉的大昭寺(Tsuglagkhang Temple)前,就豎立一個大的看板,列出自焚者的姓名和頭像,以及簡單的說明。這些其實正記錄著中國西藏政策的失敗之處。縱使沒有達賴喇嘛,這些問題也不會憑空消失。相反地,北京應該儘早與達賴喇嘛達成某種協議。因為惟有憑藉達賴喇嘛的威信,才可以說服流亡藏人遵守與北京之間的可能妥協方案。

 

 

  • 下一個領導人?

除了單獨懸掛達賴喇嘛的照片之外,有些藏人店家則選擇同時懸掛其他法王的照片,這是常見的第二種型式。

藏傳佛教的派別相當多,一般將其歸納為寧瑪(紅)派、噶舉(白)派、薩迦(花)派、格魯(黃)派等四大教派。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同屬格魯派,大寶法王則是噶舉派。達賴喇嘛的歷史地位加上現有的國際能見度,是其他西藏宗教領袖目前所無法取代的。但十四世達賴喇嘛已經八十高齡,不可迴避的是「後達賴喇嘛時代」的來臨:是否可能有其他的宗教領袖來繼承達賴喇嘛的地位?

歷史上常跟達賴喇嘛相提並論的是班禪喇嘛。筆者在達蘭薩拉大街上,便見到同時掛上十世班禪與達賴喇嘛的照片的餐廳。但事實上,現在已經傳承到第十一世班禪。那為何不是掛上第十一世班禪的照片呢?

 

 圖說:十世班禪(左)與達賴喇嘛的照片

(十世班禪(左)與達賴喇嘛的照片)

 

這是因為在認定十一世班禪時,達蘭薩拉和北京各自指定了不同的靈童。達賴喇嘛所指定的靈童跟家人很快就被北京當局帶走,迄今已經 20 年,下落不明。在達蘭薩拉的街頭還可以看到要求釋放班禪喇嘛的大幅看板。北京認可的班禪喇嘛雖已經開始公開活動,但並未得到流亡藏人的認可。在此情況下,班禪喇嘛不可能成為新的領導中心。

 

說明:達蘭薩拉街頭要求釋放十一世班禪喇嘛的看板

(達蘭薩拉街頭要求釋放十一世班禪喇嘛的看板)

 

另外,更常見的是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的照片。現年三十歲的大寶法王曾被認為是可能的接班對象,因為他同時獲得北京和達賴喇嘛的承認。但大寶法王於 2000 年初逃離西藏來到印度之後,卻一直遭到印度情報單位的懷疑,擔心他是中國的間諜。

一直到 2008 2 月才首次獲准離開印度到美國訪問。但 2010 5 月,他擬出訪歐洲九國的計畫又遭到印度政府反對而被迫取消。一直到 2014 5 月,他才首次踏上歐洲土地。2011 年,印度警方在大寶法王的寺廟中發現大量外幣,因而指控大寶法王涉及洗錢,迄今尚未結案。這不但損及大寶法王的威信,也嚴重破壞大寶法王與印度的信任關係。大寶法王接替達賴喇嘛的可能性也大為降低。

 

圖說:達賴喇嘛與大寶法王的掛照

(達賴喇嘛與大寶法王的掛照)

 

圖說: 左起薩迦法王(Sakya Trizin)、達賴喇嘛及大寶法王

(左起薩迦法王(Sakya Trizin)、達賴喇嘛及大寶法王)

 

西藏流亡政府因此不得不面對的課題是,一個沒有達賴喇嘛的達蘭薩拉,還能與北京周旋抗衡嗎?換言之,要如何在「後達賴喇嘛」時代維持現有的凝聚力及代表性。面對此一課題,達賴喇嘛在 2011 年開啟政教分離的工程,將行政權力移交給民選的領導人。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在當年稍後當選噶倫赤巴(Kalon Tripa,相當於總理),成為流亡藏人第一位民選政治領袖。流亡政府也正式更名為藏人行政中央 (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2012 年也再將噶倫赤巴的職稱更名「司政」(Sikyong)。

民選領導人的威望當然還是無法與達賴喇嘛相提並論,至少筆者也沒有見到有達蘭薩拉的店家懸掛洛桑森格的照片。但這一連串措施其實都是為了面對「後達賴喇嘛時代」所進行的政治工程,希望藉由民主化的手段,維持流亡政府領導人在流亡藏人的合法代表性,以便能夠長期與北京政府周旋。

 

 

  • 與印度教共處:印藏關係

有趣的是,除了藏人的店家之外,甚至連印度人開的店家也會掛上達賴喇嘛的照片。大約百分之八十的印度人信奉印度教,而印度教本來就是多神論者,並將佛陀視為毗濕奴(Vishnu)神的轉世之一。藏傳佛教則將達賴喇嘛視為觀音菩薩來到人間的化身。所以,印度教徒若要禮拜達賴喇嘛,也不會有太大的違和感。但印度店家會掛上達賴喇嘛的照片,主要的用意當然不是為了信仰,而是為了攬客的商業目的。印度店家也明白,多數的外國遊客都是因為達賴喇嘛或者西藏宗教文化的因素才會來到這個印度北方小鎮。故掛上達賴喇嘛的照片,讓自己的店家點綴上西藏元素。

許多印度教徒原本就有懸掛神像的習慣,故在一些印度教徒經營的店家,除了掛上達賴喇嘛的照片外,也會掛上印度教神祇的畫像並列,藉以兼顧自己的信仰與攬客的經濟需求,也就是第三種型式。

 

圖說:達賴喇嘛的照片與印度教神祇共列

(達賴喇嘛的照片與印度教神祇共列)

 

這些並列的印度教神祇照片也提醒了達蘭薩拉畢竟是印度斯坦(Hindustan)的一部分。在國際政治上,外界通常較關注美國等西方領袖會晤達賴喇嘛及中國的反應。但印度在西藏問題中其實有著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原因相當簡單:因為印度是達賴喇嘛、流亡政府及十萬流亡藏人的東道主。如果沒有印度政府的相挺,西藏流亡藏人的處境將更為糟糕。2011 8 月,洛桑森格在他的就職演說中就明確提到流亡藏人與印度之間的特殊關係,他表示:「我們繼續並將永遠感激印度人民和政府為西藏人民提供避難所,並在過去的五十多年間接納我們客居。對我們許多居住此地的人來說,印度就是我們的第二故鄉。」

的確,印度政府有時候也像許多國家一樣,將西藏問題視為與中國折衝時可用的一張牌。但印度社會對於西藏問題的支持也來自於印度教與藏傳佛教間的親密性,這是其他國家所少見的因素。但既然是寄人籬下,自然也要遷就主人。一個有趣的例子是,在達蘭薩拉的西藏餐廳內便吃不到牛肉。因為達蘭薩拉所屬的喜瑪偕爾邦禁止食用牛肉,所以見不到西藏傳統的牛舌(Chaylay)、牛肉腸(Gyuma)等食物。

除了外籍人士之外,達蘭薩拉也湧進愈來愈多的印度遊客。達蘭薩拉雖然是印度領土,但基本上還是有不同於印度的異國風情。筆者停留期間,好幾次也看到來自旁遮普(Punjab)的機車隊。西藏友人說,因為剛好是旁遮普的農休期間,所以來自該地的遊客特別多。達蘭薩拉街上也出現許多標榜旁遮普口味的餐廳,說明確實有相當的旁遮普旅客在此。

倘達蘭薩拉愈來愈「印度化」,那也就會失去它的西藏特色。在印度出生的藏人日常都習慣喝印度奶茶,而非傳統的酥油茶。從 2008 年開始,便有所謂的拉嘎(Lhakar,白色星期三)運動,希望所有的藏人在當日實踐傳統西藏傳統,包括講藏語、穿傳統藏服、吃傳統藏食等。洛桑森格上任後,便「強烈要求西藏內外的藏人」支持此項運動。所以在星期三當天,可以看到許多藏人小朋友穿著傳統服裝上學,許多餐廳當天也僅提供素食作為響應。如何融入當地社會並保持原有的文化認同,這可能是離散民族主義者都需要面對及處理的課題。

 

 

  • 達蘭薩拉的挑戰:「Free Tibet」orFree WiFi」?

在政治上,達蘭薩拉以民主方式的來保有正當性及持續自由西藏(Free Tibet)的訴求。對達蘭薩拉當局而言,另一個同樣需要追求的目標是「Free WiFi」,也就是基礎建設及發展問題。

若仔細觀察達蘭薩拉的旅店或餐廳,「Free WiFi」的標誌可能還多過於「Free Tibet」。特別是對外來旅客而言,選擇旅館或者餐廳的優先考量是有沒有提供無線網路。事實上,印度電信業者已經開始推動 4G 服務,但在達蘭薩拉可能連 3G 訊號都沒有。筆者所下塌的旅館網路,也是時有時無,速度更不敢領教。達蘭薩拉雖然是國際遊客聚集之地,基礎建設極差:道路狹少、通訊品質不佳,電力供應也不穩定。

 

圖說:達蘭薩拉的街道狹窄

(達蘭薩拉的街道狹窄)

 

對於當地生活的藏人而言,追求西藏自由固然是重要的理想,經濟發展則是現實的問題。達蘭薩拉街頭開始出現許多「西藏按摩」(Tibetan Message)店,據說是 NGO 為了協助當地藏人增加生計的產物。但畢竟這只能解決少數的就業問題。達蘭薩拉當局如何跟印度或者國際社會合作,協助流亡藏人確保就業機會及享有一定的經濟安全,也是需要應對的長期課題。

 

 

 


【備註】

[1]:寧瑪派僧人大多戴紅色僧帽,俗稱紅派:薩迦寺院圍牆塗有紅、白、黑三色花條,故被稱為「花教」。噶舉該派僧人戴白色僧帽,俗稱白派。格魯派僧人戴黃色僧帽,俗稱黃派。參考「宗派源流」,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資訊網

[2]:司政的任期五年,明年度將進行新一輪的大選,目前已開始候選人登記作業

[3]:參閱首席噶倫洛桑森格博士就職演說全文(2011 年 8 月 8 日)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