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Lost and found in Hampi 在印度Hampi遇見從沒見過的自己

 

舟車勞頓近20小時後被一群司機包圍,實在無力招架。我假裝認真地看Lonely planet,聽從朋友的建議跟司機殺價,一句「Madame, Lonely Planet is not your friend!」再度把我打敗!極富現代式幽默感的司機載我到16世紀印度最興盛的城市Hampi。古城的美遠遠超過我的想像。輕撫著石雕,想像那曾經是多少藝術家、工匠藉著雙手敲打出來的傑作,透過我的雙手去感受他們的手,透過我的眼去想像昔日繁華。兩年來Hampi對我的強烈召喚其實是一份禮物,讓我拾起曾經遺失的自己,找回最初的力量。

 


 

「想要流浪異地,做個沒有身分的人。如果完全不知道我的背景,你會如實的看我嗎? 沒有角色的束縛,那我是誰?」 走在Hampi的古廟中,內心這樣想著。

overlooking hampi

 

清晨五點多,睡在顛簸狹小的臥舖夜車上,突然聽到一陣喧囂,有人喊著:「Hospet! Hospet! Go to Hampi.」我跳起來,拿著包包咚咚跑下車,冷風寒烈的打在臉上。唯獨我在離Hampi最近的小城市Hospet下車,恍恍惚惚中,被一群司機包圍,對於舟車勞頓將近20小時後,實在無力招架,大家一來一往,七嘴八舌的想緊緊抓住這一隻待宰羔羊。我對著他們大喊:「等到天亮再決定坐哪一輛嘟嘟車!」一人坐在無人公車站,假裝認真的看Lonely planet,不時地偷看旁邊的司機們,漸漸的人愈來愈少,等到快七點時,一位司機說:「Sun is coming!!」

一臉正經的我,走向他華麗破爛的嘟嘟車,開始奇怪對話。

「How much to go to Hampi?」

「300 rupee.」

「300 rupee, it’s impossible!!!  My friend told me is around 150 rupee?!」

「Madame, Lonely Planet is not your friend!」

「Excuse me….. I do have a real friend, she was traveling in Hampi few weeks ago…」我大喊著。

不斷來回荒謬的對話後,終於以150盧比搭到嘟嘟車前往古城Hampi。

沿途的窗景從小城變成荒野,再變成一些巨石風景。日出揮灑在石頭堆砌的古城遺址,隨著光線慢慢雕塑出Hampi的輪廓,這份美遠遠超過我想像中的樣貌。

下了車,我隨口問了一聲:「How much?」

「300 rupee, Madame.」

「What?!」

「Joking, 150 rupee, and welcome to Hampi.」

司機裂嘴大笑後,隨即轉身離開了。留下一臉驚慌的我,站在原地。

眼前盡是婦人、老人、各式各樣的人在河邊沐浴、洗衣服、游泳、玩耍。奇景當前,我克制心中的悸動,只想盡快渡河到對岸的Guest House。不斷詢問之下,發現時間太早,沒有小船可以到對岸,如果一定要渡河可搭乘由竹編做成如同一個大碗公的碗,裡面因怕水滲入,鋪上瀝青,就這樣形成一艘創意的碗公船,我不假思索就跳進去跟另外兩個背包客共乘,水不時滲入,但也無妨。跨到對岸後,映入的風景從壯麗的巨石變成寧靜的田園風光,一座座石頭築成的小山脈圍繞在綠色的水稻田,我雖疲憊不堪,心中卻是無比的喜悅。

 

cross the river in Hampi

 

寂靜星空

 

兩天前我還在南印度生態村Auroville跟朋友家人一起生活。我拿不定主意該不該去Hampi,失魂落魄的在美麗的陽光下躊躇不前。 「一個女生獨自在印度旅行,我辦的到嗎?」內心想著,就這樣巧遇Guest House的主人,將心中的疑惑告訴他。

他說:「這個聲音在你心中多久」

「大約兩年吧!」

「那就去吧!,沒甚麼好猶豫,去了就會知道了,如果你不去,這個聲音還是會一直出現。」

「真的!我一個女生耶!」我驚訝的看著他。

「去了,你就會知道為什麼要去」他用堅定溫暖的眼神看著我。

也許是這個眼神,也許是語言的力量,當所有人都阻止我前往,只有他給我勇氣去接受內在的渴望,當下不再考慮,告知家人朋友後,買好去程車票,不管決定是否正確,去了再說吧!

很多時候,選擇上路的決定似乎不是來自自己,而是出自內心強烈的召喚,它驅使你前往異地,逼迫你面對最深層的恐懼。即將30歲,領悟到這條路只能自己走,縱使出發前有多少掙扎懼怕,聽從直覺,就出走吧!從Pondicherry到Hampi,從白天到晚上,依稀記得當我跳上夜車時,瞬間累倒大睡,之間不知被多少怪蟲咬,早就不在意了,直到驚醒時,睡醒惺忪的打開車窗,看見靜謐遼闊的黑夜,平坦的大地,滿滿星斗的天空,好多顆都如水晶一樣閃耀。像是小孩第一次看到星星那樣的激動,我對著一顆最閃爍的星星許願 「我會將心打開,接受各種可能性,因為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將自己交付給星星。」就在此刻感受到一股力量,當下明瞭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

 

被遺棄的城市

 

hampi-on-india(1)這裡曾是16世紀印度最興盛的城市,然而歷經戰敗後,漸漸地被世人給遺棄,昔日的燦爛光采如今成為一片淒美孤寂的廢墟。Hampi如同另一個星球突然遷移在地球上,自成一格形成夢一般的奇幻場景,放眼望去,巨石永無止境的蔓延,這裡是多麼巨大,而我顯得多麼渺小。有趣的是,總覺得有種熟悉感,漫步在巨石堆中,顯得自在宜人,處處令我著迷,延著大路走著走著變成河流邊的小徑,我看著村民們搭著碗公船在河上漂流,一切顯得可愛動人。縱使艷陽高照也不覺刺眼,汗流的再多也無傷大雅。走走停停終於到了傳說中的Vittala神殿,在眾多神殿遺址中,Vittala顯得如此耀眼特別,這座聖殿中的每一處細節刻劃著近乎完美的神衹浮雕。我輕撫著石雕,想像那曾經是多少藝術家、工匠藉著雙手敲打出來的傑作,仔細觸碰端詳每一個神雕石柱,透過我的雙手去感受他們的手,透過我的眼去想像當時的繁華興盛與市井小民來此膜拜的熱鬧景象。在虛與實交錯下,Vittala神殿依然如此壯闊優美。廣場中間有一棵奇特的百年老樹還盛開著美麗的白花,樹幹蜿蜒崎嶇像一隻突然從地底竄出的巨蛇,我看著它心中莫名感動,它一直在這裡,屹立不搖的守護這座神廟,我抱著它也謝謝它的美。走在神殿外,一根根巨大石柱綿延不絕地聳立在大路兩旁,歷經滄桑仍存在一股雄偉氣勢。「當時這裡應該是最繁華的大道吧!」我喃喃的對自己說。

 

Vittala

Vittala 1

 

遇見自己

 

白天的輕盈與長夜的墨黑寂靜形成強烈的反差色。孤獨對我來說是可以與之共處的,然而黑暗卻是我多年來的懼怕。睡在諾大的雙人床,房間裡除了床就只有一面鏡子,夜晚好靜好靜黑壓壓一片。聽見風的聲音、青蛙昆蟲打著輕快的節拍,而我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潛藏在底層的惡夢不斷擴展至整個房間,攀爬在牆上,緊緊挨著我。內在不安的聲音愈來愈鼓噪,我將棉被遮蓋住整個身軀,像嬰兒般蜷伏在床上等著黎明到來。該如何是好呢?為何我如此懦弱?這樣的掙扎在前幾夜還可勉強睡上幾小時。只有一夜特別難熬,因為白天與路上結識的朋友相約隔日清晨五點半一起去猴廟看日出,入夜後帶著期待的心早早入睡,但長夜漫漫更令人輾轉難眠。開燈關燈,那道模糊的黑影變得更清晰有力。攤在床上的我,努力想像白天的美好。

突然念頭一轉,決定將自己交付給宇宙。也許我可以與黑暗共處,它也是我的部分,它來自於內在的恐懼,一切都出自於心,該面對的是自己黑暗的根源。

那一夜半夢半醒,像是經歷了一段無比艱苦的旅程。清晨早早赴約,我們騎著重型機車前往猴廟石頭山下,途中小鳥發出輕脆聲響逐漸喚起沈睡的大地。在微弱的月光下,夜是如此靜謐和諧,精神渙散的我仍感受到黎明前的美好。爬到猴廟大約需要30分鐘,為了看第一道曙光從河流升起,我忽略身體的疲累,靠著意志力強自往上攀。

大地逐漸甦醒,先是光改變了黑暗,天空漸漸柔和了,我與同伴終於趕在日出前到達山頂,猴廟除了猴子外還有零星的旅人,大伙坐在巨石上安靜守候,猴子嬉鬧地向人們討食物。將近七點時,曙光緩慢照亮Hampi的每一塊巨石,流水波光粼粼,順著河脈延伸至四方,粉紅色帶點橘的光暈從東方開始點綴著無邊無際的天空,霧氣潰散後,太陽從遠方的大河升起,愜意的我帶著滿足的心感謝這一天的開始,我與同伴決定避開旅人們往無人的巨石懸崖處休息,從高處看Hampi,魔幻神奇的地貌,綠色的水稻田像拼圖一般整齊的跌落在大地,躺在平坦的石頭上,陽光和煦地溫暖我的身體,這一天的美好將永遠保留在心中。

 

Hampi sunrise

 

那天後的每一夜都安穩入眠,似乎不再懼怕黑夜了。明瞭自己走過最艱難的考驗,原來Hampi對我的強烈召喚,其實

是要給我的一份禮物,讓我拾起曾經遺失的自己,找回最初的力量。

離開Hampi的前夕,寫下這段文字:

遇見從沒見過的自己

如果我們在街上相遇會發現彼此是一體的嗎?

原來妳可以克服長久的黑暗

原來妳可以與之共處

甚至共舞

為此我謝謝妳的出現

在我最艱困的時後展現妳的韌性

在我覺得無法完成的時候妳給我力量

原來都在我心裡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