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Post-election Sri Lanka 漢班托塔港的未來-斯里蘭卡選後現場報導(上)

 

陳牧民(圖、文)/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副教授

西方戰略學界與媒體認定「中國正在與從中東到南海航道沿線各國建立戰略關係,在印度洋上勾勒一條弧線優美的珍珠鏈」,中國將藉此發展出延伸至印度洋的遠海投射能力。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被視為中國在印度洋的重要戰略佈局之一。

這是 2005 年拉賈帕克薩首次當選總統後為重建受海嘯重創的東南部海岸地區,向慷慨的中國政府取得 10 億美元貸款,工程由中國公司承包的漢班托塔港興建計劃的開始。拉賈帕克薩總統陸續在港口附近耗費巨資興建國際機場、大型國際會議中心、體育場、高速公路、風力發電場、購物中心,外加一座人工島作為娛樂城。由於漢班托塔人煙稀疏,這些建築很快成為蚊子館。拉賈帕克薩敗選後,新總統斯里塞納表示將重新檢討與中國合作的各項計劃,並決定自2月起關閉使用率不高的漢班托塔國際機場,新政府不太可能繼續投入巨資。中國在漢班托塔的精心佈局是否到最後成了一場空,相信不久之後情況就會明朗。

 


 

「你好!要不要買鯊魚牙齒做的項鍊?」在首都可倫坡北方約 30 公里的度假勝地內貢博(Negombo)海灘上,幾位背著紀念品的小販看到我們,興沖沖的趕過來,並用相當純正的中文問候我們。看到這些皮膚黝黑、貌似漁民的當地人脫口說出標準國語,著實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根據斯里蘭卡官方統計,2014 年就有 10 萬名中國遊客造訪這個印度洋上的島國,這個數字比上年度成長百分之一百七十。首都可倫坡旁正在進行由中國投資的大型海港城計劃,由中國國營港灣工程公司承建,完工後中國將擁有新開發地區三分之一土地的所有權。這些大量造訪的中國人與投資計劃,顯示中國這個新世界強權正將其影響力延伸到印度洋,並逐漸改變斯里蘭卡的政治風貌。

斯里蘭卡剛於 1 月 8 日舉行總統大選,這是一場頗具爭議的選舉:已經連任過一次的總統拉賈帕克薩(Mahindra Rajapaksa)仗著國會優勢通過修憲案,讓總統得以連選連任,然後自行宣布參選,並大量動用行政資源為自己輔選。反對黨則推出共同候選人斯里塞納(Maithripala Sirisena)作為反制,後者回歸憲政秩序為主要競選口號。在選舉過程中,中國投資的問題開始浮上檯面,成為兩大陣營爭論的焦點。

 

漢班托塔港口旁標示中斯合作的看版

 

 

漢班托塔港興建計劃

這件事的起源要從 2005 年拉賈帕克薩首次當選總統開始。當時他為了重建受前一年南亞海嘯重創的東南部海岸地區,向印度爭取援助經費建設卻遭到印度拒絕,他轉而向中國政府求助。北京非常慷慨地答應提供 10 億美元貸款,條件是建設工程必須由中國公司承包,這就是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興建計劃的開始。

過去漢班托塔只是一個小漁港,基礎設施嚴重不足,2004 年的海嘯在此奪走了 7 千條人命。拉賈帕克薩的計劃是將此地建設成僅次於可倫坡的另一個國際大商港,他原本是這裡選出的國會議員,當總統後用建設「回饋鄉里」也是理所當然。漢班托塔港一期工程從 2008 年動工,2010 年 11 月份完工,其主要項目包括一個 300 公尺長的碼頭和儲油槽,此外還包括和辦公大樓等配套工程。耗費大約 3.61 億美元,港口部分由中國港灣公司(China Harbour Engineering Company)及中國水電建設集團(Sinohydo Corporation)承建,中國貸款佔總工程費用的 65%。儲油槽計劃則由中國寰球建設公司承包(Han Quin Engineering Construction Company of China),建設六個大型儲油槽,此部分也已於 2014 年 6 月完工啟用。

漢班托塔港目前正在進行第二期工程,同樣由中國港灣公司及中國水電建設集團承建。原估建設經費為 8.1 億美元,但後來發現該港入口附近水下有巨石,必須再花4千萬美元處理,工程也因此延宕不少時間。移除巨石雖然有益於船隻出入港口,但已對海底生態造成巨大破壞,這也是部分反對港口興建工程者所提出的質疑。

 

漢班托塔港成為中國投資興建的項目

 

 

最大的蚊子館群

另外,在中國貸款的支持下,拉賈帕克薩總統也在港口北方約 30 公里處興建了一個國際機場,並且以自己家族的名字命名(Mattala Rajapaksa International Airport),這個耗資 2 億美元的機場號稱能採用環保建築概念,並且能容納全世界最大的民航客機 A380 起降。此外政府還在漢班托塔附近蓋了一堆大而無當的建築,包括一個大型國際會議中心、一個能容納 35000 觀眾的體育場、高速公路、以及風力發電場。目前正在興建大型購物中心,以及規劃在港外蓋一座人工島作為娛樂城。不過漢班托塔因為附近人煙稀疏,缺乏舉辦大型國際活動的條件,這些建築完工後很快就成了標準的蚊子館。

 

尚未完工的購物中心

 

為了實地了解漢班托塔港的情況,筆者在上週從特地斯里蘭卡南端的度假聖地迦勒(Galle)出發,搭巴士前往一探究竟。這趟路程約 130 公里,卻花了四小時才抵達。當地的嘟嘟車司機看到少見的外來遊客,頗為熱情地帶著到處參觀,還想辦法帶筆者進入港區看。目前港內仍在進行第二期工程,因為是由中國港灣公司承包,可以看到不少中國籍工程師在現地監工,連所有大型工程機具都是由中國運來。讓外來遊客拍照的觀景台上高掛中國和斯里蘭卡的國旗,看版上描繪著未來整個港區完工後的想像圖,對照著幾乎空蕩的港區,顯得有些諷刺。

找到幾位能說英語的當地人談漢班托塔港計劃對自身生活的改變,大多表示沒什麼影響。當地人並沒有真的從港口興建計劃得到什麼工作機會,說中國承包商連技術工都從中國帶過來,而且商港與居民聚集的漢班托塔市還有十來公里的距離,無法沿著港口發展出新的經濟聚落。不過當地人對中國人印象倒是不錯,說他們刻苦耐勞,不鬧事也不嫖賭,最多就是晚上結伴出來買些啤酒回宿舍喝。在市區裡繞了幾次,的確也沒看到什麼中國餐館、KTV 按摩院之類。

 

 

中國「珍珠鏈」戰略的一環

漢班托塔港計劃之所以出名,是因為早在 2004 年,美國防部委託外界進行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中國正在與從中東到南海航道沿線各國建立戰略關係,並在印度洋上勾勒出一條弧線優美的珍珠鏈」。該報告亦列出中國正在佈局的「戰略珍珠」包括巴基斯坦的瓜達爾(Gwadar)港、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孟加拉的吉大港(Chittagong)、緬甸實兌(Sittwe)港與可可群島(Coco Islands)、柬埔寨西哈努維爾(Sihanoukville)港、計劃投資的泰國克拉地峽(Kra Isthmus)開鑿計畫等。次年美國《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向外界披露了這個報告的內容,珍珠鏈戰略一詞才為外界所知。西方戰略學界與媒體──特別是印度報紙──認定「珍珠鏈」是中國能源戰略規劃的一環,中國將藉此發展出延伸至印度洋的遠海投射能力。

中國官方一再否認有珍珠鏈戰略的存在,但其領導人習近平近年提出的「海上新絲路」概念更被外界解讀為珍珠鏈戰略的具體化。漢班托塔港一直被外界認為是中國在印度洋的重要戰略佈局之一,但對拉賈帕克薩總統來說,這個計劃最大的意義其實是展現他的政績和魄力,坊間則盛傳總統家族在這些工程中拿了不少好處。

總統選後第二天,拉賈帕克薩承認敗選下台,新上任的總統斯里塞納表示將重新檢討與中國合作的各項計劃,並且決定自2月起關閉使用率不高的漢班托塔國際機場,這對漢班托塔當地居民來說無疑是最壞的消息。目前看起來新政府不太可能繼續投入巨額資金興建一個經濟效益不大的港口城,而中國在漢班托塔的精心佈局是否到最後成了一場空,相信不久之後情況就會明朗。

 

*本文轉載自2015年1月27出刊之《風傳媒》

陳牧民觀點:中國在印度洋布局-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觀察紀實


【延伸閱讀】Post-election Sri Lanka 難以收手的中國牌-斯里蘭卡選後現場報導(下)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