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影評】Movie Review 美味情書-印度家庭主婦的自決行動

 

陳鳳瑜 / 管碧玲國會辦公室主任兼生活環境博物園雜誌副社長

《美味情書》讓人驚豔,在於它放棄印度人最喜歡的歌舞秀場面,沒有寶來塢電影誇張、做作的感情戲,紮實的劇情結構與內斂的情感表達,自然地流露出現代人情感的孤單與急欲掙脫的勇氣,引人共鳴。故事以孟買最傳統也最傳奇的便當快遞業做為成就男女主角愛情的觸媒,取材新穎又有創意。

 


 

lunchbox-fb

圖片來源

 

影名:自己的人生自己救,一個印度家庭主婦的自決行動

片長:105 分鐘

語言:Hindi

出品國:印度

影片年份:2013 年

編導:賴舒.彼查(Ritesh Batra)

台灣上映日期:2014 年 3 月 6 日(公映)、2014 年 5 月 24 日(重映)

 

原本以為《美味情書》應該像多數的印度電影一般,免不了會大型豪華歌舞的片段,因為就算是由英國人執導的金像獎電影「平民百萬富翁」,在劇末還是不能免俗的來了一段。雖然還蠻喜歡印度電影這些不時穿插的歌舞片,但這些沒來由的片段總讓電影的寫實性與藝術價值大打折扣。但美味情書讓人驚豔,它放棄了印度人最喜歡的歌舞秀場面,也沒有寶來塢電影誇張、做作的感情戲,紮實的劇情結構與內斂的情感表達,自然地流露出現代人情感的孤單與急欲掙脫的勇氣,引人共鳴,難怪此片在國際影展上獲獎連連,叫好又叫座。

 

傳奇的孟買便當運送業

過去類似因不經意或錯誤的連繫,而串起兩個陌生人感情的電影所在多有,例如「西雅圖夜未眠」與「電子情書」,前者是靠著電台播送,後者想當然耳就是「e-mail」。但此齣電影導演賴舒.彼查(Ritesh Batra)則另闢蹊徑,採用孟買最傳統也最傳奇的便當快遞業做為成就男女主角愛情的觸媒,實在是新穎又有創意的取材。

Mumbai, INDIA:  (FILES) In this picture taken 04 February 2004,  Indian dabbawallahs or tiffin carriers push their cart laden with food, on their way to make lunch time food deliveries, through the streets of Mumbai.    Two of Mumbai's "lunch runners" who help supply tens of thousands of food boxes every day to workers in the crowded western Indian metropolis will  teach management techniques to steel executives in India, a report said 03 February 2006.  The two "dabbawallas" will run a three-day workshop for 2,000 workers of the Bhilai steel plant in central India, teaching "accuracy and precision", according to the Times of India.   AFP PHOTO/Rob ELLIOTT/FILES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ROB ELLIOTT/AFP/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

在這個電影另一個賣點就是,有許多這個行業工作場景的細微描寫,我們可以看到這些清一色穿著潔白衣帽的便當快遞員忙碌的便當運送情景,會穿著白色衣帽,則因為是孟買的送便當者聯合會(Dabbawala Foundation)的規定,這些人都在固定時間騎著單車挨家挨戶收集便當,再將便當送到火車站,到站後,再由另一組人接手送便當到目的地。

根據統計,這些便當運送員每天要處理二十多萬個便當,平均每六百萬個便當才會出現一次錯誤,也難怪在片中女主角責怪便當送錯了,運送員斬釘截鐵的說絕不可能!而最讓人瞠目結舌的是這個龐大複雜卻又精確無比的運送便當系統,採取的是傳統的人工紀錄與辨識,而且多數的工人是目不識丁。根據導演的說法,他原想是拍這個行業的紀錄片,但在訪問數十名這些快遞員後,這個故事就慢慢在他的心中形成了。

 

TheLUNCHBOX-Photo2-0-2000-0-1125-crop

搭錯的車也能到對的地方

片中的女主角伊拉是長期受丈夫冷落的少婦,為了挽回丈夫的心,在住在樓上阿姨的指導下,她精心烹調新菜色,準備丈夫的便當,希望這美味的便當能增進夫妻倆的感情。她滿懷希望的將便當送到送便當人的手中,等了一下午,等到空飯盒送回,發現果然吃的清潔溜溜,她高興地向樓上阿姨報告她的成果。但這個喜悅在丈夫下班後馬上落空,因為丈夫像個無事人般,完全不提新菜色,對她還是一如往常的冷漠。這時伊拉才發現她的便當可能送錯人了。

費南德茲是一家公司的理賠人員,工作了三十五年後,他決定提出退休申請,主管向他介紹新進接手的人謝克,謝克絮絮叨叨地向他請益,他冷漠以對,甚至還刻意躲著他。原來費南德茲自從喪妻後,就將整個心封閉起來,他變得孤僻冷漠,甚至連隔壁的小孩不小心將球丟進他家,他也不顧小孩的哀求,不願將球還給小孩。這天他意外發現他便當菜色變得豐富起來了,他吃的津津有味。

第二天,伊拉為了測試便當是否真的送錯人了,決定在便當放張紙條,表示這個便當是為了她的丈夫而做的。因為孟買這套便當快遞系統是以精確著名,是不可能送錯人的(在片中送便當的人一直強調這是哈佛的人開發的系統,絕不會出錯,連英王都認證過的)。但是這個便當還真的是送錯了,費南德茲看了伊拉的紙條,還是把她的便當吃的一乾二淨,也回了信,信上只簡短的寫了一句:「今天的菜很鹹!」

W0zoB-KxmpqhElB6ybcPkJWrZW0

兩人因為便當的錯送竟然通起信來了。午餐成了費南德茲一天中最期待的時光,他享用著伊拉準備的便當,而便當中的信則是他一天最大的樂趣,看著伊拉寫的生活中遇到的大大小小挫折,他也不厭其煩的回信安慰伊拉。有次因為伊拉的菜辣了些,費南德茲為了解辣,跑到外面買香蕉吃,他才發現有許多人為了省錢,每天以香蕉裹腹,他發現那個他一直冷漠以對的新人謝克是個孤兒,每天也是帶兩根香蕉上班後,他將伊拉的便當與謝克分享,漸漸地打開心防,關心起周遭的人了。

伊拉的丈夫越來越冷淡,感情沒有出口的伊拉將費南德茲視為傾吐心事的對象,費南德茲充滿人生經驗與智慧的文字,也漸漸打動伊拉,明知便當送錯了,伊拉卻更願意花費心思為費南德茲準備美味的便當。一天伊拉發現老公竟然有了外遇,心灰意冷的她寫了封信給費南德茲表示她難過的想躲到不丹這個世界最快樂的國度,而費南德茲竟然回說:「如果我跟你去呢?」費南德茲熱情的表白讓兩人的情感越來越熱烈,終於到了最後攤牌的時刻,伊拉約了費南德茲出來見面,但這時費南德茲却却步了,他在餐廳一端看到年輕美麗的伊拉,想到已呈老態的自己,自慚形穢,因此爽約。

the-lunchbox

劇情最後,伊拉長期臥病的父親去世了,伊拉以為母親會承受不了,但母親不但不感到悲傷,反而感到解脫,母親的反應讓伊拉終於下定決心去費南德茲公司找他,但費南德茲已經辦理退休離開了,在謝克告訴費南德茲搬到他地時,伊拉變賣了所有首飾,不顧一切去尋找她的真愛;而原本欲離開的費南德茲,在火車與一位退休老人談到退休後的生活時,突然反悔,也急急的回去找伊拉。故事結尾沒有告訴大家他們兩個是否在一起,就這樣留下一個開放結局讓觀眾去猜想。而在電影中,「搭錯車也能到對的地方」這句台詞被提起三次,可見導演多喜愛這句話,其實也就是這齣電影自始至終想要傳達的訊息:伊拉與費南德茲雖在錯誤中相識,但兩人才是最適合的彼此。

 

便當可以錯吃,但真愛不可錯過

這齣電影是小品之作,人物不多,故事與場景簡單,但細緻的是,透過主人翁日常生活的點滴變化中,不用言語,就能讓觀眾慢慢了解主人翁的心理轉折,這也是此片最具詩意之處。女主角伊拉在生活中唯一可以諮詢的對象是一個住在樓上卻從沒在電影中出現過的阿姨(Auntie),多數時候都是她一個人做菜、寫信與讀信的場景,但從她準備的菜色中,可以知道她的心繫所屬,以前是為取悅丈夫,現在是費南德茲;而男主角也只有每天上下班搭車的街景與午餐的場景,但透過這些尋常的片段,反映出男主角心境改變後,看出去的人生風景也隨之不同,例如以前以為路邊畫家畫的風景畫都是一模一樣,但是心境不同了,眼中的每張畫都變成不同了。而片中男女主角也從沒有見面過,但無需男女主角眼神語言的交流或是肢體的接觸,只有透過一次次便當書信的傳遞,就可以讓我們就感受到戲中男女主角逐漸滋長的感情,當然這種感情不是天雷勾動地火似的熾烈的愛,多的是互相欣賞與體諒。

值得一提的是男主角伊凡.卡漢(Irrfan Khan)為寶萊塢知名演員,曾演出為國人所熟知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成年後的Pi),以及「貧民百萬富翁」,而他在2014年更以此片拿下亞洲電影大獎最佳男主角獎。伊凡.卡漢在劇中將這個已屆退休之齡的鰥夫收到伊拉來信時內心喜悅卻完全不能張揚在臉上的尷尬表情演得活靈活現;而在另一方面,也將回到家後孤單的費南德茲的寂寞表露無遺,伊凡.卡漢層次豐富的表現,令人動容。

不過美味情書最讓人激賞的是最後女主角的選擇,實在太出人意外了,尤其以男性至上的印度社會來看,可以說是大膽的結局設定。事實上伊拉這個角色,乍看之下是個傳統的家庭主婦,但是她的諸多行為又不那麼典型,例如劇中丈夫雖然有外遇,但伊拉對費南德茲卻也早已精神外遇了,而且在確定丈夫外遇後,她也沒有興師問罪,只有更積極向外尋求安慰。此外,在費南德茲爽約不見面後,伊拉沒有自怨自艾,她隔天送了個空的便當盒向費南德茲抗議,表達她的憤怒;之後她更勇敢向前,主動去找費南德茲,縱然尋找未果,她還是有計畫的出走,她將首飾變現,小心計算出走之後的生活用度,而且還決定將女兒帶在身邊,雖不確定最後是否會找到費南德茲,但顯然的,她是為自己的將來做的決定,她知道如果她再死守在這個丈夫已經不愛她的家庭中,她的下場將會有如她樓上的阿姨一樣,一輩子圍繞在那昏迷的丈夫身上,或是像她母親一樣,必須等到長年臥病在床的父親去世外,人生才得以解脫。

 

【延伸閱讀】

本站與印度便當文化有關的文章請見褚士瑩著:

只有在印度:0元手機和掛滿胃的腳踏車 >以及< 史丹利的飯盒 >。

備註:為不影響閱讀品質,圖片來源均附於圖片上,可直接點擊連結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