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Gujarat Fantasy 古吉拉特之夢

 

張棋炘/清大亞洲政策中心助理研究員

古吉拉特省的經濟發展在原先省長莫迪參與 2014 印度大選期間受到了注意,並在他獲選擔任首相之後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古吉拉特省的「莫迪模式」到底有什麼特殊之處?未來古吉拉特在莫迪離去之後是否可能持續創造下一階段強力經濟發展?本文嘗試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古吉拉特的發展。

 


 

本文作者張棋炘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博士。過去曾任台灣綜合研究院戰略與國際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台灣民主基金會研究員。專長為國際關係理論、族群衝突及解決、區域安全研究,近年逐步跨足南亞區域研究。

 


古吉拉特之夢

省政府周邊的市容美化

省政府周邊的市容美化

在古吉拉特(Gujarat)最靠近達赫治(Dahej)工業區的機場搭乘國內班機,今年的雨季顯然晚到了,被迫在大雨滂沱當中進入機艙,已經被大雨淋得滿頭濕。好不容易返回萬頭鑽動的新德里機場,還得用最沒有禮貌的方式奮力擋住那些同樣搶著搭車的印度人,把行李用力甩上了車,再快速鑽進車內對著司機大聲嚷嚷要去的地址。車像一陣風一樣飆出了機場,並在漫天喇叭聲中回到了市區。忍不住想著,這不正是「Incredible India」的另類體驗?!

計程車司機知道我從古吉拉特回來,忍不住興奮地問我:「那裡怎麼樣?經濟發達吧?而且,沒有貪污?!」,怕我聽不懂,特別重複了最後的那一句「沒有貪污?!」我笑了笑,沒有回答,心裡卻很想告訴他,如果「古吉拉特」對多數印度人來說是個「美夢」,那我也不想壞了這個夢,就讓大家繼續把夢做完吧!

原先擔任古吉拉特省長的莫迪在今(2014)年大選中大敗執政的國大黨(Indian National Congress)並成為總理,由於競選主軸過程中大打「經濟發展」牌,他在古吉拉特省任內的政績也被放大檢視。根據媒體報導,在他統治的十餘年之間,古吉拉特省成為印度富裕、經濟發展的代名詞,省內的個人平均所得成長超過 2 倍以上、經濟規模成長超過 50%、農村貧困比例從 39.1% 降到 26.7%;另外,強調治安、打擊貪腐的治理績效,人民識字率及受教育率大幅提昇,就連網路的普及率也是印度全國之冠,這種近乎「奇蹟」的「莫迪模式」(Modi’s model)-或稱「莫迪經濟學」(Modinomics)也因此成為焦點。但「莫迪模式」究竟有什麼特殊之處?和印度其他省分的發展有什麼不同?這是筆者在訪印之前就想親自驗證的問題。國內媒體除中央社之外,在印度並沒有特派記者,對印度的認識往往得透過西方媒體設定好的稜鏡,所折射出來的影像也難免有所扭曲。這一次有幸在中華民國駐印度代表處、中鋼印度公司的安排下,隨台印國會議員友好交流協會訪問團前往古吉拉特省進行考察,也正好提供筆者觀察和驗證的機會。

當然,筆者這次往訪的城市和地區畢竟只是古吉拉特的一小部分,以一個大省來說,憑藉兩天一夜的行程就驟下論斷恐淪於片面。不過由於考察時間實在有限,我也只好依據自己努力的觀察,輔之以前往薩南(Sanand)工業區的美國福特汽車廠以及台灣中鋼集團設在該省布洛奇縣(Bharuch)達赫治工業區的中鋼印度工廠進行相關的訪談來彌補觀察上的不足。

 

觀察一:古吉拉特和其他省在「地貌」(landscape)上並沒有太大差異

抵達古吉拉特,離開機場前往首府的第一印象,除了那些明顯由日資所立「歡迎光臨古吉拉特」的高聳立牌之外,在邁向市區的路途上放眼望去,和印度其他地方其實並沒有太大的不同。散不掉的水和爛泥、四處遊蕩的牛和羊、擠在帳棚裡度日的賤民,總是讓人覺得帶點昏黃的景色一樣還是構成「古吉拉特省」圖像的標準材料。換言之,在莫迪治下的古吉拉特,其實並沒有能從地表、地貌上進行根本改變,畢竟這裡是印度,很難在短時間內突然從麻雀轉化成鳳凰。唯一讓我注意到的相對變化是市區的確多了比較多「市容美化」工程,馬路上有比較多的人行專用道,甚至還有新德里所沒見過的公車專用道,馬路也相對較為平整。而興建中的、中產階級以上人民可以負擔的五樓(含以上)公寓也確實在數量上比其他地區多了一些。◤省政府周邊的市容美化

 

觀察二:古吉拉特的行政效率並沒有想像中高,貪污情況只是相對較少

這可能是計程車司機最想「說服」我的一點,但很遺憾地,就訪談結果來看,古吉拉特的行政效率並沒有想像中地高,貪污情況也並不因此銷聲匿跡。把印度各省情況納入比較,應該說古吉拉特的情況只不過是英文字當中「好」(good)的比較級(better)-效率稍微高一點,貪污情況少一點。但結合大選的媒體行銷策略之後,這個「好」遂迅速被扭曲成是「最好」(best)。

以中鋼集團在達赫治工業區的設廠為例,中鋼與古吉拉特於 2011 年正式簽約投資設廠,原先以為可以獲得相當於在台灣某工業區內設廠之優惠及便捷行政服務。但結果只是在達赫治工業區裡取得了一塊「素地」(一塊劃分好的平整、可供建廠的土地),原先莫迪表示將「設立單一窗口」來處理投資相關問題的承諾沒有落實。其他還包括:原來規劃有30米寬的道路到最後也變成只有9米;原先屬於省政府管轄的「水」、「電」雖然在莫迪治下獲得了「不中斷地供應」,但是偏偏在中鋼正式進駐前夕改成了民營公司,不再隸屬省政府管轄,於是中鋼只好自行想方設法,一一進行申請,並一步一步地、與原先預期建廠速度有相當落差的過程下進行紮根。至於和州政府打交道,免不了得倚靠印度人所成立的顧問公司。這其中的腐化情況,由於相關人等不願意證實,但在我看來,其實並沒有徹底消失,只是「相對而言」比較好一些!

必須承認的是,「水」和「電」的持續穩定提供,在印度這麼大的國家當中從來就是一個難以徹底實踐的「夢」,也一直被外資所詬病。但莫迪做到了,以他個人的特有方式貫徹了自己的意志,不僅提供穩定的水、電、油、氣,讓投資者減少了後顧之憂。不僅如此,他還通過法律,讓該省勞工無法組成工會,拔除工會的虎牙(罷工能力),化解外國投資可能產生的疑慮,這確實對外資形成強大吸引力。但是問題是,這也是在和印度其他省份比較之下產生的利基。「莫迪模式」之所以受到矚目,毫無疑問地是它確實展現了強大的招商力量,經由投資創造經濟規模,帶動該省經濟成長,也提昇人民的平均所得。但殊不知,最強領導者所建構的經濟發展模式,其最大的弱點恐怕就在於「最強領導者」本身。當最強領導者不再,那麼這種經濟發展模式在印度,非常可能因為後繼者缺乏同樣魄力與決策智慧而慢慢消磨,直到回復成印度人慣有的對待外資模式。

 

觀察三:「莫迪模式」的優點和缺點都集中在莫迪一人

古吉拉特省政府大樓

古吉拉特省政府大樓

即將於2015年1月舉辦全球招商大會、可容納兩萬人的大型展覽中心

即將於2015年1月舉辦全球招商大會、可容納兩萬人的大型展覽中心

抵達省政府的當下,我們被告知只能坐在遊覽車上沿著建築物進行視覺巡禮,原因有二,一來新任省長改在官邸接見我們,二來是省政府上班時間已經從莫迪在位時的八點半改成了十點。這種人治色彩極為濃厚的制度設計,頗讓我覺得意外。

 

那麼新任古吉拉特省省長帕提爾(Anandiben Patel)關心什麼?這位貌似台灣街頭巷尾隨處可見的慈祥老婆婆在談話過程中並沒有對未來的治理及政策方向多所著墨,除了一貫表示歡迎台灣廠商投資、並將舉辦兩年一度的招商大會之外,她對女性在台灣政治上扮演的角色顯示出更大的興趣,也特別詢問了台灣選舉制度上對於女性所提供的保障。當然之後其他省府官員以及已經民營化的「古吉拉特產業發展公司」(Gujarat Industrial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GIDC)隨後熱切進行了招商簡報,並表示 10 月中旬將前往台灣取經。但,如果「莫迪模式」的精髓就在「莫迪」這個人的話,那新任省長給的啟示,我個人大膽的預測就是「莫迪已經成為過去式」。若是如此,古吉拉特的經濟發展動力還能夠維持多久,那就會是個非常值得繼續觀察的議題了。

交流團與古吉拉特省長Anandiben Patel意見交換

交流團與古吉拉特省長Anandiben Patel意見交換

古吉拉特省長Anandiben Patel

古吉拉特省長Anandiben Patel

印度當然還會崛起,因為印度人非常聰明,印度各個階層為追求美好未來而形塑出的龐大市場和深厚消費力是印度得以繼續崛起的重要條件之一,也仍會是外資企業前仆後繼湧入印度的主要原因。古吉拉特的「莫迪模式」毫無疑問也正是在上述環境下,因勢利導、配合本身需求所創造出來的產物,並成為印度其他各省效法的標的,以及眾多印度選民所期待實踐的一種「美夢」。

但務實地來看,這種「美夢」還是只有印度人有資格做。想進入古吉拉特投資的企業,特別是台灣的企業,心態上必須更加務實,不應該一開始就對印度抱持偏見、認為這個國家落後或一無是處,而是要站在平等對待的立場上,抱持開放胸襟,親自來印度看看這裡的情況,進行所謂的「現場評估」。但另外一方面,也應該想法撥開印度人營造「美夢」時所連帶產生的「薄紗」,並做好充分心理準備[1]。如此,才有可能在這個國度裡,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並讓這裡成為企業「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獲利來源。

 

【說明】:

[1]. 最基本的心理準備是:印度是「什麼都有可能發生」,也「什麼都有可能變卦」。

*本文之完成必須特別感謝中華民國駐印度代表處田中光大使以及處內相關同仁之安排與協助;另外也感謝台印國會議員友好交流協會陳節如立法委員兼會長的邀請同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