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Energy crisis in Nepal 如果一天停電十小時:尼泊爾的電力難題

鄭欣娓

在尼泊爾,「今天停電到幾點?」是常用的問候語。尼泊爾長久以來電力短缺,曾經一天停電 18 個小時。雖是全世界水資源第二豐富的國家,但長期動盪不穩的政治局勢使該國一直無法有效發展水力,只能每年灑大把銀子向印度買電。本文描述長時限電不但對人們日常生活造成不便,更對社會經濟各方面發展都造成巨大衝擊。


 

作者鄭欣娓畢業於台大政研所後,曾至美國亞洲基金會駐尼泊爾辦事處實習,參與防制人口販運與打擊性別暴力計畫,並參加浩然基金會「另立全球化」國際志願者交流計畫,赴印度社運組織服務年餘,關注性別平權與教育普及化等議題。現旅居尼泊爾。

 


 

如果一天停電十小時:尼泊爾的電力難題

 

十二月的加德滿都夜晚氣溫只有個位數,我和友人瑟縮著脖子疾步走在清冷的街道上,一心只想趕快回家躲進被窩裡取暖。整個鬧區一片漆黑,街道兩旁的商家就著燭光做些零星的買賣;再往前不遠處有一群人圍著柴火而坐,一小瓶蘭姆酒在他們手中像寶貝般傳來傳去,「在這種冷天裡喝蘭姆酒暖身最好了,」身旁的友人笑說。

真冷。我們拉緊外套領口加快腳步,回到家扭開一盞小小的緊急照明燈,在瓦斯爐上煮白飯、點上一根蠟燭吃晚餐,飯後輪流拿著照明燈去浴室盥洗然後迅速鑽進被窩。四周一片寂靜,我們在溫暖的被窩裡坐著坐著一不小心就睡著了。

 

商家點蠟燭做生意source-Nepali-Times

(商家點蠟燭做生意,圖片來源:Nepali Times

 

對大多數的尼泊爾人來說,這是一個再尋常不過的停電的冬季夜晚。尼泊爾長久以來面臨電力短缺的困境,即使是首都加德滿都也每天分區、分時段限電──夏季(雨季)時供電情況比較好,每天大約平均「只」停電四、五個小時,至於冬季(旱季)則每天停電超過十個鐘頭──幾年前的最高紀錄是一天停電 18 個小時;此外根據世界銀行統計,尼泊爾全國兩千七百多萬人中只有約 40%有電可用,而這些有電可用的人口之中又有九成居住在都市,呈現出非常顯著的城鄉差距。

尼泊爾的電量產出主要來自於水力發電,這是其夏季的供電情況總是比冬季來得好的原因。事實上,尼泊爾是全世界水資源第二豐富的國家,其擁有高達 83,000 百萬瓦(megawatt, MW)的水電蘊藏量,其中可用來進行商業化開發的水電超過 40,000 百萬瓦,可惜尼泊爾到目前為止只開發出約 650 百萬瓦的電能,根本不足以應付平均 900 1,000 百萬瓦的全國用電量, 尼國政府只得每年灑下大把銀子向鄰國印度買電──據尼泊爾電力局(Nepal Electricity Authority, NEA)統計,尼泊爾在 2013 會計年度總共花了將近五千萬美元從印度進口電力──來稍稍填補其龐大的電力缺口,但仍舊無法徹底解決尼泊爾供電不足的狀況;隨著國內能源需求逐年增加,電力短缺顯然已是尼泊爾政府非設法處理不可的迫切危機。

 

xinsrc_1920403211323828254611

(尼泊爾末代國王-賈南德拉。圖片來源

 

長期動盪不穩的政治局勢是造成尼泊爾一直無法有效發展水力發電的主因。毛派叛軍和政府部隊長達十年(1996-2006)的內戰幾乎將尼國的民生基礎建設破壞殆盡,直到現在都還沒全部修復;而停戰後的尼泊爾好不容易在 2008 年廢止了有兩百多年傳統的君主制、實施聯邦共和,激烈的黨派鬥爭卻又導致其政府更迭極為頻繁,包括能源發展在內的各項國家政策自然搖擺不定──舉例來說,毛派於 2008 年執政時曾積極承諾要在十年內發展出 10,000 百萬瓦的水電,2009 年下野後卻態度丕變地杯葛每一項水力發電廠興建案(Sarkar, 2010;Kulkarni, 2012)。

因此,儘管尼泊爾自 1990 年代初期即開放國內外私部門投資水力發電工程,政府政治承諾的不明確卻始終讓有意投資的廠商猶豫再三。再者在財政吃緊的狀況下,尼泊爾政府既無法提供資金與專業技術上的支持、也一直沒有辦法改善其國內基礎建設,甚至 2008 年因水患而損壞的好幾條輸電管線迄今都還未能修好(Kulkarni, 2012);除此之外,官僚行政效率低落、貪腐弊病叢生,以及國營電力局壟斷全國電力分配市場等因素,也都大大削減了國內外廠商投資尼國水力發電的意願(Adhikari, 2006, 84-85;Lamichhane, 2013:43-45)。

對於尼泊爾的一般老百姓而言,停電早已是他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除了醫院、政府機關、等級較好的旅館、稍有規模的辦公室和少數比較高級的住家可能備有柴油發電機或太陽能發電設備之外,絕大多數的人家都沒有備用電源。

每次碰上停電,大家總是很有默契地啐口氣,接著不慌不忙地點燃蠟燭或打開緊急照明燈,繼續手邊未完成的工作;學生們在晚上點蠟燭讀書寫作業、行人拿手電筒照亮夜間行路、商家在大熱天裡從冰箱裡拿出不冰的飲料或半融化的冰淇淋然後不好意思地笑說沒辦法現在停電,這些也都是人們早就習以為常的事情,而「現在有電嗎?」、「今天停電到幾點?」更已經成為除了「吃飽沒?」之外最常用的問候語。

 

學生點蠟燭讀書寫作業source-BBC

(學生點蠟燭讀書寫作業。圖片來源:BBC

 

長時間的限電不僅為人們的日常生活帶來不便,更對尼泊爾各方面的發展都造成巨大衝擊。在經濟方面,每天少則四個鐘頭、長則超過十個小時的停電讓企業和工廠要不陷入半停頓狀態、要不必須撒重本使用發電機以維持正常運作,許多工廠最終因此關門大吉,進而導致無以計數的勞工失業;營建工地裡需要用電的施工項目總是不能進行,工程進度因此大幅延宕,而網咖、影印店、理髮廳與自助洗衣店等沒電就無法做生意的店家同樣損失慘重。

在公共運輸方面,扮演市區交通重要角色的電力三輪車(tempo)時常因電力短缺而無法營運,近千名走投無路的業者和司機於是被迫上街抗議;另外在衛生醫療方面,長期供電不足更已經使醫院面臨醫療設備隨時可能因備用電源耗盡而停擺的重大危機,病患的性命遭受嚴重威脅。

 

電力三輪車業者上街抗議-source-DEMOTIX1

(電力三輪車業者上街抗議。圖片來源:DEMOTIX

 

「還好一天不可能停電超過24小時,真是謝天謝地!」幾年前停電時數一度拉長到每天 18 個鐘頭的時候,尼泊爾人總愛這樣開玩笑自我消遣;而為了要求政府正視電力短缺問題,尼泊爾最大民營電視台的主播還曾刻意在晚間黃金時段點油燈播報新聞,藉此突顯尼國民眾每天必須摸黑過日子的荒謬現象。

「長期缺電根本拖垮了整個國家的發展腳步,」原本與朋友合夥經營麵包烘焙廠的友人無奈地對我說──由於這幾年尼泊爾的供電狀況並沒有好轉,他的工廠最近已因不堪發電成本飆漲的壓力而歇業,「這樣的情況若不改善,尼泊爾永遠都會是一個落後國家。」

 

電視台主播點油燈報新聞Source-wn_com

(電視台主播點油燈報新聞。圖片來源:wn.com

繼電力局局長在 2009 年拍胸脯保證「尼泊爾五年後將不會再有任何限電的情況發生」、政府能源專案小組在 2011 年宣稱「我們可能在 2014 年之前開發出 2,000 百萬瓦的新電能以供給國內需求」卻相繼跳票之後, 尼國能源部長近日又公開承諾「將在三年內解決尼泊爾的缺電問題」, 只是面對政府的一再失信,尼泊爾人民恐怕早已對這些政治語言不抱任何期望──我想,對於廣大的平民百姓們來說,或許還是存錢買台發電機比較實際吧。

 

 

 


【註釋】

[1]:全球水資源最豐富的國家是巴西。

[2]:2008 年以來,尼泊爾在六年內經歷七次的政府更迭,期間甚至有將近一年是處於「選不出總理」的窘境,而其制憲僵局至今仍因各黨意見嚴重分歧而難以突破。

 

【參考資料】

[1]:Adhikari, Deepak, 2006. “Hydropower Development in Nepal,” NRB Economic Review, Vol. 18, pp. 70-94.

[2]:Haviland, Charles, 2009. “Nepal Becomes Land of the Blackout,” BBC News

[3]:Jolly, Joanna, 2011. “Nepal TV Station Uses Lantern to Highlight Power Cuts,”BBC News

[4]:Kulkarni, Nisha Kumar, 2012. “Nepal’s Hunger for Energy,” Searchlight South Asia

[5]:Lamichhane, Binod, 2013. Foreign Investment Opportunities in Nepal – Case: Production of Hydroelectricity in Nepal.

[6]:Poudel, Keshab, 2013. “Power Cut: Not Easy To Solve,” New Spotlight, Vol. 6, No. 15.

[7]:Rai, Bhrikuti, 2013. “Powerless Future: This Year’s Budget Allocation for Energy Sector, Like Previous Years, Is All Too Cosmetic,” Nepali Times

[8]:Sarkar, Sudeshna, 2010. “Maoists Driving Nepal towards Hydro Disaster,” Sify New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