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韓南風 

第一處隔離所:沒廁所的房間

據新聞報導,孟加拉政府從2020年1月20日開始使用三台掃描儀在達卡國際機場篩檢發燒者,這些儀器是2014年因應伊波拉病毒傳染期間採購的,而且經常故障。對於入境的疑似個案,政府在機場一樓設了一個隔離處所,裡面卻沒有飲食設施和廁所,如果隔離者去上公共廁所,可能引起大規模傳播。這間隔離所可能完全沒啟用,後來政府在市區另設隔離中心。

第二處隔離所:比第一間好

孟加拉人到中國做生意和求學已有數十年歷史。除了每年數百名學生去念研究所,還有不少人在中國各地的大學教書,包括武漢。孟加拉政府在2020年2月1日從武漢接回312名國人返鄉,並隔離這些人。

在關閉設於機場的隔離所後,政府選中機場附近的Ashkona Hajj Camp,這是前往阿拉伯麥加朝聖的穆斯林信徒的過境地點。

一般的朝聖者不需要隔離檢疫,所以室內室外的設計同樣沒有隔離的功能。除了10個人因為出現發燒症狀,直接送醫院治療之外,其餘302名有男有女,還有兒童都被送到這裡,25-40人共用一間。其中一名是南昌大學助理教授,他在2月1日向媒體透露,很多人共用廁所,廁所裡也只有一個水桶。如果不能保持清潔,該如何預防傳染? 當局並沒有遵守隔離原則,只是把他們關起來。

一群人共用空間 (圖片:The Business Standard)

另一位也在隔離的研究人員說,「沒有人給我們口罩。 男人、女人和孩子都被安置在同一個空間。雖然建議每個人每天至少喝兩公升的水,但只發給每人兩瓶半公升的水。這裡也沒有熱水可用。」「醫生說,除非有人出現症狀,否則他們不會做身體檢查。…我認為如果政府不做檢查,就不應該把我們留在這裡。」

這群返鄉隔離者對伙食安排也相當不滿。

Ashkona Hajj 內部情況 (圖片:Deutsche Welle, February 3, 2020)

「我的兒子在中國被隔離得更好。現在他和40幾人一起住在一個房間裡,我很擔心。」一名焦慮的母親向《每日星報》(Daily Star)記者表示。她19歲的兒子在回到孟加拉之前,是在武漢的雙人宿舍做隔離。

全面的隔離與檢疫

2020年3月2日,政府要求所有返鄉者在家中隔離。

2020年3月8日,孟加拉公布第一例感染者。 兩名從義大利返國的男性和其中一人的女性家人檢驗陽性,恐慌浪潮席捲全國,人們開始自行居家自我隔離,只有採買日常必需品才會出門。

3月9日,機場唯一正常的體溫掃描儀發生故障。衛生官員將這次災難歸咎於大批湧入的旅客。

旅居義大利國人的返鄉事件

3月14日,有142名孟加拉人從義大利返國,義大利是歐洲初期的大流行震央。他們抵達國門後立即被帶到Ashkona檢疫所。他們向政府提出抗義,認為沒有人檢測陽性,要求讓他們回家居家檢疫。返鄉者與駐點官員發生爭執,最後還出動軍方介入解決。政府因此飽受各界責難,最後向抗議者讓步,讓返鄉者在第二天離開檢疫中心。

經歷義大利返鄉者的混亂,以及公眾對隔離設施的強烈批評之後,孟加拉政府宣布自2020年3月16日起,所有入境孟加拉者都必須做14天的居家檢疫。

從義大利返鄉者在Ashkona檢疫所抗議隔離措施 (圖片:The Independent)

第三處隔離所:再度受挫

3月18日,第一例死亡個案公布,死者是70歲年長者。為了活命,不僅僅是從國外返鄉的人,連當地人也自發的居家隔離。還會有更多孟加拉人死於COVID-19。

孟加拉政府決定另設比Ashkona更完善的檢疫所,地點選在離機場不遠,人口稠密的Uttara住宅居。3月19日發布選址公告,宣布會由軍隊來管理。可是當地居民不買帳,擔心會出現社區感染而強烈反對。結果政府又撤回這項決定。看起來,2020年3月時的孟加拉當局並未開始認真處理疫情,否則就是還在驚慌失措當中。

從三月到我離開台灣的那一天,我跟我的東道主,還有數百萬孟加拉同胞,我們的自我隔離,看似永無盡頭。

居民在檢疫所預定場址進行抗議 (圖片:Prothom Alo)

譯∣曾育慧

參考文章

【南亞疫情系列】聖母峰下的Lockdown
【南亞疫情系列】達蘭薩拉封城記事
【南亞疫情系列】斯里蘭卡的冠狀病毒危機:問題、挑戰和未來走向
【南亞疫情系列】印度受困記
【南亞疫情系列】孟加拉最新疫情概況
【南亞疫情系列】新冠疫情下,喜馬拉雅山居民的挑戰
【南亞疫情系列】當資本主義遇上新冠肺炎 – 寫在孟加拉政府的年度預算公布之後(上)
【南亞疫情系列】當資本主義遇上新冠肺炎 – 寫在孟加拉政府的年度預算公布之後(下)
【南亞疫情系列】3735公里的移動(上)
【南亞疫情系列】3735公里的移動(下)
【南亞疫情系列】疫情下的坤布雪巴人
【南亞疫情系列】Covidian Conversation之防疫-生活新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