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疫情系列】疫情下的坤布雪巴人

圖、文∣林子毓

 原本令人期待的秋冬登山,因疫情反覆與政策失序而遙遙無期。

由巴林王子領軍的遠征隊於10月15日早上七點左右,成功抵達世界第八高峰,海拔8163米的Manaslu,成為尼泊爾自武漢肺炎疫情開始後第一個登頂的遠征隊。同一天,「2020尼泊爾旅遊復甦遠征隊」(Nepal Tourism Recovery Expedition 2020)也在著名雪巴人Dawa Steven Sherpa帶領下,登頂位於坤部(khumbu)地區的Baruntse (7,129米)。這對於尼泊爾旅遊業無疑是令人振奮的消息,畢竟,三月中全境封鎖後,所有春季遠征都被腰斬,連原本令人期待的秋季健行與冬季攀登,都因疫情反覆與政府的政策朝令夕改遙遙無期。

半年來,尼泊爾經歷了數次的封鎖與開放,結果卻是確診與死亡人數節節攀升。醫療專家抨擊政府不採取專家意見一意孤行,草率決策又執行不力。數個月過去,醫療與檢疫系統沒建立好,連入境程序都充滿問題。中央與地方政府也意見分歧,時常在中央解禁之後,地方政府一看確診人數飆升,苗頭不對自行封鎖。九月中,確診人數攀升的情況下,尼泊爾政府令人跌破眼鏡的宣布自10月17日開始開放登山健行客入境。消息發布後,詳細的入境規定一直沒有下文,來源各異的消息彼此衝突又令人費解,規定複雜且一再反覆。

直到數天前尼泊爾旅遊局終於明確發布,遊客必須在尼泊爾大使館事先申請簽證,且須透過旅行社申請相關文件。入境時得準備72小時內的PCR陰性檢驗結果和5000美元以上的保險,抵達加德滿都後得在飯店隔離七天,並在第五天的PCR檢驗中得到陰性結果,才能進入尼泊爾。除了遊客的時間與金錢成本大幅提高之外,看看尼泊爾如今的疫情控制現狀,即便在空無一人的喜馬拉雅健行真的頗吸引人,但我懷疑真的會有人選擇在此時入境旅遊。

疑惑的不只是我,我那群在坤布仰賴旅遊業維生的雪巴朋友們也很疑惑。

在尼泊爾確診人數急遽增加的這半個月,坤布所在的Solukhumbu地區相對平靜許多,著名的健行起點Lukla以北的高海拔區域狀況更佳,坤布Beyul [1]維持著零確診率。我想這奠基於地處偏遠與雪巴人較高的教育水平。雪巴人在封鎖後不久就高度意識到病毒的嚴重性,開始禁止此區以外的居民上山,只放行熟識並有身分證件的挑夫上山補給日常用品。地方政府甚至要求必須要有陰性PCR檢測結果才能搭飛機進入Lukla。但自從九月尼泊爾政府結束封鎖後,地方政府不再嚴格管制也沒標準程序,航空公司和部分旅行社開始販賣低價的行程給國內遊客,結果就是,今天(10/22)坤布地區的最大的觀光據點Namche,傳出了第一個確診案例。部分的當地雪巴人為此感到恐慌,地方政府也宣布開始禁止飛機與直升機進入該行政區(Khumbu Pasang Lhamu Rural Municipality)[2]。

即便確診數稀少,但此地居民早已深受武漢肺炎影響。

聖母峰開放觀光以來,傳統以農牧業為主,輔以邊境貿易的坤布雪巴人,逐漸捲入仰賴觀光的產業鏈,至今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家庭不涉入觀光產業。即便是極少數仍維持放牧生活的人,其農牧產品的銷售也深受觀光產業影響,換言之,沒有一人不受當今的疫情影響,且大多因封鎖損失巨大。 雪巴好友從春季盼到秋季,幾個月來只在村莊裡務農,翻地修牆、種馬鈴薯、撿牛糞與柴薪、放牛…九月終於馬鈴薯收成,收穫卻幾乎是去年的十分之一,推測可能是今年冬天太多雪,雨季又太多雨…還沒來得及消化失落,秋季的觀光也在疫情持續肆虐的狀況下不再令人期待。如今當地雪巴人大多認為沒有個三五年,觀光是難以恢復的。而打擊一個接著一個。10月10日,坤布地區雪巴人的精神領袖—天波切仁波切(Tengboche Rinpoche)Ngawang Tenzin Zangbu在坤布的政經中心Namche過世。

今年產量極差的海拔3900米高山馬鈴薯

得年86歲的仁波切出身於坤布,學習於西藏,自1956年起,擔任坤布地區最大寺院Tengboche Monastery的住持長達64年,他不只作為寧瑪派藏傳佛教領袖弘揚佛法,也關注生態保育與氣候變遷議題,致力於雪巴文化的保存。他不僅僅是寺廟住持,更是此區雪巴人的精神力量,是耆老凋零、文化流逝的坤布不可取代的文化資產。旅居全世界的坤布雪巴人對此哀悼,為仁波切的逝世供燈與持咒。這樣的消息或許是今年接二連三打擊之一,卻不會是壓垮駱駝的稻草,甚至恰恰相反。

雪巴好友說:「希望可以趕快找到仁波切的轉世。」據稱,仁波切的遺體將在寺院停留49天後火化,在第49天的喪禮時,全坤布的雪巴人都會聚集到寺院送仁波切最後一程。Namche確診出現後,即便喪禮集會取消,但當坤布的雪巴人為同一件事默哀與祈禱,或許會明白,仁波切的逝世不只帶來傷痛,也帶來全世界的雪巴人團結的契機。而經濟倒退的擔憂只是暫時,因為不只天波切仁波切的精神會由新的轉世延續,雪巴的文化與精神也會長久保存,滋養新的契機與成長。

參考資料

1、關於Beyul概念可參考珠峰下的聖地(一):坤布Beyul

2、https://thehimalayantimes.com/nepal/one-covid-case-surfaces-in-namche-no-tourism-activities-in-everest-region-until-further-notice/

參考文章

【南亞疫情系列】聖母峰下的Lockdown
【南亞疫情系列】達蘭薩拉封城記事
【南亞疫情系列】斯里蘭卡的冠狀病毒危機:問題、挑戰和未來走向
【南亞疫情系列】印度受困記
【南亞疫情系列】孟加拉最新疫情概況
【南亞疫情系列】新冠疫情下,喜馬拉雅山居民的挑戰
【南亞疫情系列】當資本主義遇上新冠肺炎 – 寫在孟加拉政府的年度預算公布之後(上)
【南亞疫情系列】當資本主義遇上新冠肺炎 – 寫在孟加拉政府的年度預算公布之後(下)
【南亞疫情系列】3735公里的移動(上)
【南亞疫情系列】3735公里的移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