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疫情系列】3735公里的移動(下)

圖、文│RUBY CHIEN

 回台的過程,就好像闖關遊戲一樣,一關過了才能前進到下一關;只要哪一關失敗了,就得再從頭來過;不過疫情每日變化,若要重來一次,誰知道飛機是否還飛、邊境是否還開。對我來說,這次的闖關遊戲沒有失敗的空間。

9月20日是我最擔憂的一日,因為要去醫院做檢驗。孩子非常害怕醫院,但我又不想把他拐騙到醫院、在他嚎啕大哭之際強押他做檢驗,所以打從決定返台後,我就每日跟孩子溝通,也找了影片給他看,但他還是想到檢驗就嚇得全身發抖。

我對於選擇醫院格外謹慎。首先,封鎖期間我曾為了孩子要打疫苗而不得已前往醫院,發現即便是理應較有防疫觀念的醫院,相關措施也不見得周全;再者,許多尼泊爾人做事較缺乏效率,若無法及時拿到報告那就糟糕了。多方查詢後,篩選出Star Hospital以及Hams Hospital,前者是大約有8成的外國旅客都在這裡受檢,整個動線與流程已相當順暢,報告可以在24小時內取得,缺點則是有時人太多必須久候;後者我只看過一名外籍旅客的親身經驗分享,且8~12小時就可獲得報告,人少且快是優點。考慮再三,我還是選擇了Star Hospital,原因是孩子真的很緊張害怕,若這間醫院的檢驗量大,那麼技巧應該十分純熟。

早上8點出發,旅館老闆親自載我們到醫院。走進大門,前方有一張小桌,必須在這裡登記姓名等基本資料,工作人員會給號碼牌和一張表格,先填寫表格並留意左側櫃台叫號收件,繳交表格、費用(Rs. 4400/人)與護照影本(好在我習慣隨身準備幾份護照影本),等工作人員在系統內建檔後,就可以拿著單據進入檢驗室所在的樓房裡。

進入樓房內,要先在與檢驗室隔著走道相對的房間先排隊,一次只讓一人進入檢驗室,因為我帶著小孩,所以孩子可以跟我同時進入(但仍然保持距離)。這裡是喉與鼻的樣本都採,前者幾乎沒感覺,後者則是會有點兒像是嗆到的刺激感,還不至於無法忍受。輪到孩子,他非常害怕,取咽喉樣本時還有控制住,但棉棒一伸入鼻子,小孩就嚇到大叫,工作人員連忙停下手說「好了」,我也立刻抓起孩子的手,一邊跟工作人員道謝一邊往門外衝。之前我就再三跟他說,千萬不要哭,因為哭了就會擦眼淚,但手上如果有細菌病毒可能在擦眼淚的時候跑到眼睛裡,總算在他大哭之前順利解除了這個狀況。算算我們從抵達到離開醫院,總費時不到30分鐘。

Star Hospital

雖然打從3月以來我沒什麼跟人接觸,我也沒有任何不適,但沒拿到報告之前,心情就是無法篤定,內心小劇場也不知上演過多少套不同的故事了,終於,下午4點一過就收到了簡訊,登入醫院網站查詢,是陰性,呼~~~

其實網站查詢的報告可以直接下載列印,但因為它的格式是要印在醫院信紙上的,所以它的內容什麼都有,就是少了醫院名稱和印章。先前看過旅客分享,有的航空公司接受、但有的航空公司不接受,但偏偏就沒人分享過馬印的經驗(對,馬印辦公室仍然沒有人接聽電話),我不想冒險,決定隔天再跑一趟醫院領取報告。

想起先前有人分享過檢驗報告上的姓名與護照上的拼法有些不同,到了機場被刁難,於是我再仔細核對姓名,發現了還是有些微不同,就是9成正確,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同一人、在尼泊爾搭乘國內線飛機絕對不會有問題的那種。好吧,拿尼泊爾國內線舉例真的有點兒標準太低,因為姓名只寫對5成、女生寫成男生,也都可以順利搭乘尼泊爾國內線的。

我的名字兩字中間有短橫線「-」,之前曾經在辦理某文件時,代辦者沒有打出短橫線,害得我被退件。這教訓我一直記著,既然都要去醫院領報告了,那就順便請對方改好了。但是,明明都已經把護照影本訂在檢驗單上了,照著打字還是會不一樣,這麼隨興,果然是尼泊爾啊!

9月21日上午9點半,旅館老闆載著我和孩子去醫院拿報告。前一晚我就跟孩子溝通,因為他怕醫院,但我又不能留他一個人在旅館,所以我們一起坐車到醫院門口,我自己下車,他留在車上看卡通。孩子雖然好動,但其實有些怕生,這時我再次覺得我住在這家熟悉的旅館、讓旅館老闆載去醫院是非常正確的選擇,畢竟如果是不熟的司機,孩子怕,我也會怕啊!

到了醫院將近10點,眼前全都是等著要檢驗的人。正好我的朋友也在那兒等待受檢,她說她9點多到,被告知至少要等2個小時,後來她完成檢驗已是中午了,報告則是隔天下午1點以後才收到。也許因為我前一天是一大早就到,所以人比較少吧!

領報告其實非常簡單,到了窗口,讀出收據上的單號,工作人員就會印出了。但我還是排隊等了很久,並不是人多,而是有些人沒帶收據,有些人到了才想到幫人代領再打電話詢問收據編號,甚至有些人根本還沒收到簡訊通知就迫不及待地跑來了,輸入單號找不到檢驗結果,仍鍥而不捨地要工作人員幫忙看看還要多久、或說是會趕不上飛機來不及手術之類的……。

9月22日,班機是下午3:40,我決定中午出發。根據旅客分享,疫情期間要量體溫、核對檢查報告,並保持適當距離,所以速度較慢,原本我都習慣提早2小時抵達機場的,今天決定提早為3個小時。

中午出發,12:15就到機場了,眼前的機場空蕩蕩、沒什麼人,這跟我預期的不同。把行李都放上推車後,帶著孩子正要走進航廈,被航警擋住,「還沒開放」。通常是航班時刻前3小時開放,我帶著孩子在一旁坐著等,但直到12:40也都沒有動靜,航警也不知道何時可以讓我們進去,要我們自己去另一棟樓裡的馬印辦公室詢問。終於,穿著馬印制服的工作人員在1點左右走進了航廈,再過15分鐘航警就示意可以通行了。

首先出示PCR檢驗報告、量體溫,接著就跟往常的報到手續一樣,只是地勤人員似乎花費了更多時間一一核對各項資料。

「妳們要去哪裡?」

「吉隆坡轉機台北,機票已一併附上了。」

馬印目前停飛台北,所以我得分段自行訂票,為了讓他確認我的目的地是台灣,而不是目前不開放一般旅客入境而我又沒有簽證的馬來西亞,所以我事前就把吉隆坡→台北的長榮機票準備好,跟加德滿都→吉隆坡的馬印機票放在一起。

「託運行李呢?行李沒有辦法直掛台北。」

「我知道,我只有帶登機行李。」

拿到登機證後,乘手扶梯上樓,要過移民關,移民官員拿著我的護照和簽證,左翻右看、一臉疑惑,再跟站在他身旁的另一名官員交頭接耳,卻還是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到另一間辦公室找了一位較年輕的官員來,三人又討論了好一會兒,年輕官員把我帶到另一個櫃台。

「怎麼了嗎?我的簽證沒有過期,我很確定。」

「不用擔心,妳的簽證沒有問題,是我們系統的問題,所以需要人工做一些調整,請妳換到那一個櫃台去處理。」

前後一共花了約半個小時,最高記錄同時5位官員在討論我的簽證,我往來尼泊爾這麼多次從沒遇過這種狀況,也不知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過完移民關走到商店區,穿著防護衣的我和穿著雨衣的孩子已滿身大汗疲憊不已,顧不得航警叫我們去做安檢,「我們太累了,先讓我們休息5分鐘。」疫情期間,各商店都沒有營業,我們就這樣坐在商店區的座椅,附近沒有其他旅客,只有工作人員,每個人都盯著我們看,可能是納悶著我們坐在這兒做啥,為什麼還不進候機室。

加德滿都機場空蕩蕩的商店區

根據以往的經驗,商店區的空調較涼爽,候機室比較悶熱;但坐了一會兒,怎麼完全沒有涼快的感覺,既然如此,就不如提早過安檢、進候機室了。坐了好一會兒,我納悶著,怎麼候機室這麼空?其他乘客呢?終於等到登機,坐上接駁車,我一數才知道,原來全機只有7名乘客!真是謝天謝地,只有7名乘客,馬印還願意飛而沒有取消。

加德滿都機場候機室也是空蕩蕩

到了吉隆坡機場是晚上10:45,而我的長榮班機是隔日中午,我已事先預訂好機場的過境旅館。因為已8個小時沒吃,孩子餓到受不了了,正好遇到一名機場工作人員,他說大部份餐廳都因為疫情縮短營業時間,這時還有開的,就只有我們後方的一間餐廳。先去吃了晚餐,稍稍補充了一些體力,再到過境旅館已是半夜12點,這時發現原來旅館內直到凌晨2點都還有Room Service可以供應餐點,這真是太方便了。

吉隆坡機場的過境旅館

還在加德滿都時,我就已在長榮網站預辦登機、並列印好登機證,所以我只需要在12:15直接到登機門即可。早上起床時,我先透過吉隆坡機場KLIA官網查詢長榮航班的登機門,發現在同一區、距離不遠,即便11:30再出發,時間仍相當寬裕。

再過一次行李安檢進入登機門後,長榮地勤除了要我的護照、登機證,還要求我出示入境檢疫系統的螢幕截圖,發現我不是從吉隆坡出發,問我是否還保留前段的登機證好讓他們做個註記,這都是疫情期間新增的項目。

相較於前一天的全機僅有7名乘客,這一天的班機乘客算是蠻多的。登機後坐定,防疫期間不得隨意更換座位,環顧四周,我所在的飛機中後段算是乘客較少、較空曠的。班機起飛至一定高度後,空服員將一個個裝有麵包餅乾果汁與酒精棉片的不織布提袋送至面前。我原以為大家都會忍著不吃,後來看到好幾位乘客都還是吃了,空服員還會貼心提醒用完餐的乘客將口罩戴上。

班機提早了半個小時抵達桃園機場,準備降落前,機長廣播,最後說了一句「歡迎回到台灣」,這句話有洋蔥,我看著窗外,努力克制著不讓淚水流下。

回家

降落後,才開手機,簡訊就到,那是我的居家檢疫申報憑證的連結,這真的太有效率了。點選連結將兩個畫面截圖後排隊過檢疫,也因為一定要有台灣的手機門號,一旁就有電信公司的臨時櫃台供旅客申辦門號,一切都設想得非常週到。

依序排隊,就在快輪到我們的時候,工作人員要我們等等,不讓我們往前,將路線淨空。後面的人有些鼓躁,就在此時,約莫10餘名穿著防護衣、臂上有標記貼紙的旅客在專人帶領下先行通過,工作人員說明「他們是從菲律賓入境的,抵達後進行採檢等手續,已經等了非常久了,現在他們先過」,另一組人又立刻在他們走過的路線消毒,才讓我們的隊伍繼續前進。檢疫這兒其實非常快,只要把護照連同剛才的螢幕截圖交給檢疫人員核對,確認資料無誤就完成了。

原以為入境程序會變得非常複雜費時,結果並沒有,加上我們的班機又提早半小時抵達,深怕已預訂的防疫專車還沒到,結果我們才一出關、到達約定的候車地點,車也到了。

一切都順利得好不真實,直到我抵達居家檢疫的住處,吃完一頓熱騰騰的飯菜,這才終於回過神,嗯,我真的回來了!

這是一趟原本不在計劃中的移動,是一趟不知何時結束的旅程,甚至,有時感覺我人生的道路也許就此轉向。然而,這一路上,好多好多的協助、好多好多的關愛,都讓我滿懷著感動,也讓我的不安逐漸消散,「終究會往好的方向發展的」,我想。

作者:RUBY CHIEN/背包客棧南亞版管、自由文字工作者

參考文章

【南亞疫情系列】聖母峰下的Lockdown
【南亞疫情系列】達蘭薩拉封城記事
【南亞疫情系列】斯里蘭卡的冠狀病毒危機:問題、挑戰和未來走向
【南亞疫情系列】印度受困記
【南亞疫情系列】孟加拉最新疫情概況
【南亞疫情系列】新冠疫情下,喜馬拉雅山居民的挑戰
【南亞疫情系列】當資本主義遇上新冠肺炎 – 寫在孟加拉政府的年度預算公布之後(上)
【南亞疫情系列】當資本主義遇上新冠肺炎 – 寫在孟加拉政府的年度預算公布之後(下)
【南亞疫情系列】3735公里的移動(上)
【南亞疫情系列】疫情下的坤布雪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