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生存大戰:印度尤vs. 陳公使

文∣黃忻華

    Incredible India? Amazing India? 許多人用不可思議來形容印度,似乎在這裡總會發生些驚奇、驚喜,或者是驚嚇的事。在這裡生活的台灣人是怎麼樣度過每一天?有沒有遇過甚麼樣有趣的事? 本文記錄《南亞觀察》7月16日的炎炎夏日直播系列之「印度生存經驗大PK:記者vs.教授」直播現場的兩位印度專家,鳳凰衛視駐印度記者印度尤(尤芷薇)與冒著疫情風險前往印度赴任的公使陳牧民教授,不談嚴肅的政治局勢,而是印度的生活日常。

Q: 吃過最扯的東西是什麼?
印度尤笑著回答說,她吃過最扯的東西是台灣常見的烤鴨。很扯是因為一起吃飯的這群人太扯了,一進餐廳就請老闆上了10隻烤鴨,吃不夠又再吃10隻,於是10個台灣人在印度一口氣吃完20隻烤鴨,還把鴨骨頭帶回去,不愧是全台灣最飢餓的靈魂,連骨頭也不放過!

陳老師則是分享他在阿魯納恰爾邦,到了一個甚麼都沒有的山上,飢腸轆轆走到一間旅店點了羊肉咖哩,但老闆花了一個小時才通知當天沒有羊肉…於是一行人改點雞肉,但也等足50分鐘才上菜。吃著吃著怎麼想就覺得雞腿很小隻。出了餐廳才想起了進門前看到幾隻鴿子,該不會…?陳老師笑說他都不敢想像那天到底吃了甚麼。

小知識: 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位於印度東北,印度話意指太陽升起的地方,屬於中國與印度之間的爭議領土,進出有嚴格管制,一般外國人很難進去。陳老師當時雖以學者身份前往,但也申請了三次才成功,過關時還很認真解釋他持的是「台灣」護照才得以通過。

Q: 在印度的時候會不會用水來洗屁屁?
兩位不約而同回答當然會啊!印度人普遍認為用水槍洗比較乾淨,所以廁所一定會配水槍,不會附衛生紙。舊式的旅館浴室裡則會附上水桶、水瓢,是拿來洗屁屁用,不是洗澡喔!印度尤說,因為疫情影響世界各地都有搶購衛生紙的浪潮,但在印度的貨架上,總是滿滿的,不用擔心搶不到。

Q: 覺得生死一瞬間的時刻?
印度尤說因為職業關係,面臨到生死一瞬間的機會很多,印象最深刻的是2014年莫迪當選。雖然莫迪海嘯聽起來是個形容詞,但印度尤真心感受到海嘯,因為她在現場報導時差點被支持者的人潮沖走!雖然現場有保護措施,但簡單的竹竿完全無法抵擋熱情的支持者,在莫迪車隊前進過來時,支持者蜂擁而至,還好那時候她急中生智,在一陣混亂之下果斷拔掉有線麥克風跑走,不然一不小心跌倒可能真的會被踩死,尤其印度真的發生過危險的踩踏事件。

陳老師雖然沒有遇到生死一瞬間,但印度人的時間觀很不一樣,有一次讓他差點嚇破膽。那一次要從山上搭計程車去達蘭薩拉搭機去德里,但已經約好的司機遲遲不出現,但四下無人,也求救無門,收訊又很差,真的很緊張。好在最後司機來了也趕上飛機,不然德里往台灣的飛機三天才一班,不小心錯過就要在印度滯留好幾天了。此話一說完馬上被大家打趣,成為公使的陳老師現在待在印度不是好幾天而是好幾年!

Q: 遇過最荒唐的經驗?
印度尤說在印度一個人吃飯會被當成很奇怪的事,因為大部分印度人都是跟家人一起團體行動。有一次她去百貨公司吃飯的時候,就有一位印度爸爸突然坐在對面,但明明整間餐廳還有十幾張空桌。服務員過來詢問,那位印度爸爸竟然說:「她一個人吃飯很可憐,我要陪她!」,後來也真的陪她一起吃完飯!

陳老師說他遇過最扯的計程車司機,一開始說沒問題,但上車後就突然迷路不知道怎麼走,在市區一直繞,沒想到繞著繞著突然找到路,而且剛好讓陳老師準點抵達,但也花了很多錢,等於機場到市區來回兩趟的錢。陳老師說這整件事想來想去還是很不可思議,會不會司機根本就知道路怎麼走,只是…。

Q: 最美好的豔遇經驗?
印度尤說她最深刻的印象是在夜店被搭訕,可能對方誤以為他是來自日本的小男生,因為在印度剪短頭髮的女生很少。

此時兩人開始討論起印度女生非常愛護頭髮、男生愛護鬍子與皮膚的話題,連相關保養品也是,女生有很多護髮產品,男生則有很多處理鬍子與皮膚的產品。
老婆大人正在收看的陳老師笑說沒有…不過提到曾在錫金大學客座半個月的經驗。錫金大學有中文系,但一直沒有真正的華語老師,因此他們說的中文腔調怪怪的。陳老師被熱情地邀請去教中文約兩周。當地人是印度、西藏、孟加拉等不同族裔混血,盛產美女,難怪這段期間是陳老師臉書按讚次數最高的時候。

Q: 最不可思議的經驗?
印度尤說到一段不可思議的採訪經驗,那就是專訪2015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薩蒂亞爾蒂(Kailash Satyarthi)。薩蒂亞爾蒂剛得獎時,各家媒體爭先恐後採訪,由於訪問的記者太多,只能慢慢等,印度尤也有放棄的心理準備。就在薩蒂亞爾蒂出國那天早上,印度尤在電視上看到他,發現他還在印度,於是她跑到薩蒂亞爾蒂辦公室死皮賴臉不走,沒想到如夢以償,獲得15分鐘的專訪,現在想來仍覺得不可思議。印度尤繼續說,當年眾人都在比較薩蒂亞爾蒂與同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自巴基斯坦的馬拉拉,她在訪問中問到: 「雖然大家都說你們不一樣,但你覺得你們一樣的地方在哪裡? 」,薩蒂亞爾蒂回答:「我們都是humanity」。雖然是很簡單的回答,但印度尤說這卻是個最觸動她的瞬間,因為人類(humanity)一詞隱含著很多不同的涵義。陳老師補充道,2018年薩蒂亞爾蒂拍攝的紀錄片The Price of Free,現在可以免費在Youtube上看,有興趣的可以去觀賞。

陳老師分享他去印度駐點三個月時,去FRRO(Foreigner Regional Registration Offices)處理文件流程的過程。FRRO是外國人到印度工作必經之地,陳老師笑說他那天進去就是不斷的在排隊,等見到第一個能講話的人員已經過了五個小時。印度尤立即感同身受也說道,她第一次去是等8個小時,FRRO的行政效率真的很慢,而且常常要求再一份文件,因此在FRRO電子化前,她每份文件都會事先影印12份,以防萬一,並激動的說FRRO的E化是她人生中最幸運的事之一,感恩印度的E化,現在只要掃瞄後等待收電子郵件就可以了。

Q: 在印度經歷的大事件?
印度尤說她經歷蠻多的大事件。第一件是新德里巴士強暴案,之後還有莫迪崛起、當選以及中印洞朗對峙,還有最近的新型冠狀病毒,這些事件她都有參與報導,直到最近才搭華航班包機回台灣。

相較於印度尤的記者身份接觸到的大事件較多,陳老師則說自己是見在到公民運動的現場後,才真實感受到那個氛圍。平常看新聞電視沒感覺,一到當地真的能感受到強烈的印度公民意識,而且有關社會案件、爭議法案的公民運動其實很多。此外,印度也是世界上NGO最多的國家。

Q: 在印度最想哭的時候?
印度尤說自己一直蠻樂觀的,不過哭的最慘的是最近搭撤僑包機回台灣,因為她在印度養了兩隻貓,決定回台灣的同時也代表必須要跟牠們分離。雖然貓咪們是住在朋友家,但印度尤說從起飛前的一周她就開始哭,回到台灣還在哭,貓咪對她而言就像家人一樣的難以割捨。印度尤也說,對她而言印度現在是她第二個家了。

陳老師則是想念台灣味。他最久的一次是住印度三個月,前期還能適應吃咖哩與喝奶茶的日常,但到了第二個月就超級想念台灣的小吃,像是滷肉飯、蚵仔煎。雖然印度也能吃到中國菜,但味道還是Indian Chinese,最後陳老師說他跑到五星級飯店狂吃,一解思鄉愁,繼續待完最後一個月的印度生活。這時印度尤就笑笑地說,她每次回台灣前都會列個台灣味美食清單,一定要吃到滿足才行。另外身為湯圓控的她,也會帶糯米粉去自己搓,因為印度食物中少有QQ口感的東西。

Q: 與印度人相處需要注意的地方?
現場觀眾提問,因為工作需求開始與印度人來往,請教兩位專家和印度人相處需要注意的地方。這時印度尤沉默了一下,說文化上差異真的蠻多的,最明顯的是他們討論事情時很熱烈,屬於有意見就提出來的文化氛圍,對事情也十分喜歡挑戰,與台灣婉拒的文化非常不同。舉例來說,在印度的職場上會看到兩個人開會時吵得不可開交,感覺友情快破滅了,但下班後卻是很開心一起去喝奶茶,因為他們覺得這是個對話、辯論的過程。同樣的情形換做在台灣,大概就是友誼破裂,兩人中可能會有一人離職。

陳老師也說他覺得印度人蠻會講話的,對事情很多意見、喜歡討論,印度尤接著說他們只是很擅長表達自己的想法,對於不知道的事情也很習慣性會想挑戰、試試看,而有很多時候他們提出的要求也不是說一定要怎麼樣,比較像在協商、談判,這也是台灣人和印度人工作上比較需要注意的。

主持人在訪談尾聲,問住在印度八年的印度尤會給即將前往印度的陳公使什麼樣的建議?印度尤深思好久,認真地和陳公使說,接下這個工作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任務,而台印之間也有許多未發揮的地方,但陳公使是印度專家,這就是最有意義與特別的事了。在印度,街頭才是真正的試煉場,也是最能深入了解印度的地方,然而許多人對於街頭是非常恐懼的,但陳公使曾經去過印度好多地方,也以學術身份去過很多大家不能到的地方,因此印度尤希望陳公使不要侷限在一處,而是可以走到街頭,陳公使笑說這就是所謂微服出巡的意思啦!不過話一說完,馬上被大家開玩笑說會不會第一站就是美女如雲的錫金大學!

非常重視飲食的陳公使也向飢餓的靈魂代表印度尤求救,在印度後真的很想念台灣的美食該怎麼辦?印度尤大笑說她常常會在半夜打開直播看別人吃台灣料理,如此一來她的心靈會獲得極大的滿足,然後一面想著好好吃好好吃就睡著了。她也說辛拉麵是很大的慰藉,因為辛拉麵難得成功地打入印度,之前封城時她可是馬上去囤貨!此外,印度尤說她很常自己煮,去印度的時候也傾向帶可以多次使用的食物,像是調味料或是醬油,因為在滿滿的印度菜中,有一味是台灣味就會感到無比的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