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巴基斯坦俾路支省(Balochistan)的維安

文 ∣ Liam Gavan Gibson

 中巴經濟走廊的近期發展引發外界關注中國是否繼續堅持不干涉他國內部事務的對外關係原則。

當中國外交政策學者史志欽(Shi Zhiqin)與陸洋(Lu Yang)於2016年建議中國政府「放棄與巴基斯坦政府的傳統交往模式,轉而直接與當地社區進行接觸以提供更有助於當地的利益」時,我們並不知道中國是否會直接與當地社區進行接觸,也無從得知中國方面會如何進行[1]。但在接下來的幾年內,中國確實深化了與巴國俾路支省的關係。為確保中巴經濟走廊得以順利且穩定地進行,中國不僅在維持該地區安全的角色上佔有一席之地,在滿足當地基層團體的經濟需求方面也發揮很大的效用。

中國的「顧問角色」
在中巴經濟走廊成立初期,中國政府並未直接與俾路支省當地人進行接觸,而是傾向於針對如何有效確保中巴走廊的安全而向伊斯蘭馬巴德(巴基斯坦首都)的中央政府提供建言。為了應北京方面要求,巴基斯坦也真的立刻擴充安全部隊的軍隊人數,用以打擊中巴領土邊境上威脅中國利益的激進組織[2]。在所有威脅中國利益的激進組織當中,俾路支省境內的叛亂團體一直是巴國最大的挑戰。近年來,瓜達爾港(Gwadar port)頻頻成為恐怖襲擊的對象,因此巴基斯坦陸軍特地在俾路支省增加為數眾多的維安部隊,其中多達一萬五千名特種部隊是應北京方面要求而部署的。

瓜達爾(Gwadar)軍事區的建立,可視為中國在巴基斯坦境內擔任軍事顧問角色的另一個跡象。其實中國在該計畫中不僅擔任「顧問」而已,更有其戰略安全考量。因此,中國宣稱為確保中巴經濟走廊的穩定而將當地安全事務一肩扛起的行為,與當初所承諾的顧問諮詢者角色背道而馳。

轉型成為「安全承包者」
到目前為止,外界認為中國尚未在俾路支省境內部署任何軍隊。然而,就在分析家們仍在辯論中國解放軍是否終將瓜達爾港發展成軍事基地時,中國的私人保安公司早已悄悄地進入該地[3]。

2016年,某個北京智庫建議,設在巴基斯坦的中國公司雇用中國保全來維護自身的安全[4],此後中巴兩國的保安公司就展開一系列的合作。舉例來說,中國海外保安集團(Chinese Overseas Security Group)正是參與該合作的其中一個合作夥伴,該公司與一間巴基斯坦保安公司已經建立合資關係,而根據報導,中保集團甚至與巴基斯坦海軍有頗深的淵源[5]。其他諸如德威國際安保集團(DeWe Group)、中安保實業集團有限公司 (China Security and Protection Group)以及華信中安保安集團(Hua Xin Zhong An, HXZA)等公司也都表現出對中巴經濟走廊這塊大餅的興趣[6]。

現階段沒有證據顯示中國公民被編入中巴走廊的維安部隊,中國人目前的工作似乎僅限於為當地人提供培訓。由於之前一直出現俾路支省叛亂團體攻擊中國公民的事件,外界對於中國人是否會進一步成為前線維安人員仍存疑。儘管這些行動仍處於起步的階段,但已經踏出了關鍵的第一步。中巴經濟走廊無庸置疑地為中國的私人保安公司開啟海外市場[7]。

軍火供應商
2017年,中國提供巴基斯坦兩艘海軍艦艇以維持中巴經濟走廊的海上安全[8]。儘管兩國之間的軍火貿易已成常態,中國方面基於戰略目的而提供攻擊型武器則代表著某種趨勢的轉變。據了解,為了避免瓜達爾港持續成為俾路支省叛亂團體的主要攻擊目標,這些海軍艦艇的首要任務將致力於保護這個連結中巴走廊至印度洋的未來巨型港口免於武裝威脅¬。考慮到該省境內安全威脅的複雜性,可以合理推斷,中巴兩國日後將陸續深化合作以遏止俾路支省境內叛亂團體的威脅。

談判人員
2018年,有媒體首次報導關於中國與俾路支省的分離主義團體進行閉門會談的新聞,談判內容主要聚焦在中巴經濟走廊發展的安全性,特別是瓜達爾港[9]。該會談引起了外界注意,特別是中國到底與這些組織的關係為何。然而,根據旅台巴基斯坦學者古阿里(Ghulam Ali)博士的說法,中國政府一直在發展與巴基斯坦境內各種黨派和政治勢力的接觸管道,因此這種會談並非特例。但由於避免碰觸到巴基斯坦政治的敏感神經,北京與其他地方團體如巴基斯坦俾路支解放軍(BLA)進行接觸時皆會事先知會伊斯蘭馬巴德當局[10]。

除了安全因素,中國的實力有時也被應用於平息與俾路支省境內各團體的緊張關係。其中一例是中國成功解決瓜達爾港周遭因中巴經濟走廊高速公路興建而受到影響的漁民抗爭行動。這類抗爭行動大概從2018年12月起陸續發生。2019年,位於喀拉蚩(Karachi)的中國總領事館官員向抗議者提供價值二十萬美元的船用引擎、太陽能照明燈、漁網等其他漁業必需品後終告落幕[11]。中國也承諾未來會根據中巴經濟走廊合作架構下的社會經濟發展計畫,向瓜達爾港周圍居民提供更進一步的援助。

分析家認為,中國未來極有可能放棄先前在中巴經濟走廊合作中堅持的不干涉他國內部事務原則[12]。北京方面是否將完全推翻其長期施行的政策仍有待觀察,但根據俾路支省內部的近況發展得知,中國現在的作為與史志欽與陸洋所提到的「對巴傳統交往模式」已經明顯不同。中國宣稱對外關係的「不干涉原則」的確有需要重新修正的必要。

參考文獻

  1. Shi Zhiqin and Lu Yang, ‘The Benefits and Risks of the 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 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 December 21, 2016. Available at: https://carnegietsinghua.org/2016/12/21/benefits-and-risks-of-china-pakistan-economic-corridor-pub-66507
  2. Filippo Boni, “Civil-Military Relations in Pakistan: A Case Study of Sino-Pakistani Relations and the Port of Gwadar.” Commonwealth & Comparative Politics 54, no. 4 (October 2016): 498–517.
  3. Krzysztof Iwanek, ‘No, Pakistan’s Gwadar Port Is Not a Chinese Naval Base (Just Yet)’ The Diplomat. 19 November, 2019. Available at: https://thediplomat.com/2019/11/no-pakistans-gwadar-port-is-not-a-chinese-naval-base-just-yet/
  4. Basit, Saira H. “Terrorizing the CPEC: Managing Transnational Militancy in China–Pakistan Relations.” The Pacific Review 32, no. 4 (July 4, 2019): 694–724.
  5. Goh, B., Martina, M., & Shepherd, C. Local, global security firms in race along China’s ‘Silk Road’. Reuters. April 24, 2017. Retrieved from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us-china-silkroad-security-analysis-idUSKBN17P10Y
  6. C. Clover. Chinese private security companies go global. Financial Times. 2017, February 26, 2017. Retrieved from https://www.ft.com
  7. Saira H. Basit, “Terrorizing the CPEC: Managing Transnational Militancy in China–Pakistan Relations.” The Pacific Review 32, no. 4 (2018): 694–724.
  8. B. Baloch, China hands over two ships to Pakistan for maritime security. Dawn. January 15, 2017. Retrieved from https://www.dawn.com
  9. Farhan Bokhari and Kiran Stacey ‘China woos Pakistan militants to secure Belt and Road Projects,’Financial Times, (19 February 2018)
  10. 對古阿里博士訪談內容,2020年2月24日,台北。
  11. Express Tribune, (October 3, 2019) ‘China gifts equipment to Gwadar fishermen’ Express Tribune. Available at: https://tribune.com.pk/story/2070818/1-china-gifts-equipment-gwadar-fishermen/
  12. Hameed, M. (2018) The politics of the 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 Palgrave Communications, 2018

作者:汪文華 (Liam Gavan Gibson)/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碩士生;Policy People網站(http://policy-people.org/)創始人。
譯者:林煉凱/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