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後的印度大學線上教學實況報導

圖、文∣徐靜琦

原本要趕在畢業典禮前完工的綜合運動場因疫情被迫停工,剛啟用的田徑跑道空無一人。

「舞蹈課期末成果線上發表會,歡迎來參加給學生打氣!」

收到舞蹈老師琶麗亞傳來的這則簡訊,我有點意外。琶麗亞教的是印度傳統舞蹈課,平時學校表演藝術系的成果展都在學校禮堂舉辨,受到新冠狀病毒疫情影響,三月中旬以後,本學期剩餘課程時數全部轉成線上。各學科都必須遠距進行,沒有例外。這給指導舞蹈、雕塑、音樂、美術這類實作課程的教授們出了大難題。

看著琶麗亞的簡訊,我心想,這看來不太可能的任務,難道已經順利達成了?

今年一月,中國和東亞各國疫情爆發,印度立即宣佈停發疫區各國簽證,希望能防堵病毒入侵。三月,美國及歐洲各國疫情開始擴散,境外確診病例也開始在印度出現,隨著美國各大學校傳出宣佈停課、關閉校園的消息,我所任教的私立大學也慎重考慮是否應該趕在政府發佈停課命令前,先做好準備。

印度過去十年來,教育法規鬆綁,許多新興大學順勢崛起,為印度不同社群提供了更多樣化的高等教育選擇。我目前任職的學校,針對的主要是中上階層家庭的學生。這類新興私立大學多半由對教育事業感興趣的財團或家族所成立,積極聘用外國教師,不但標榜師資和課程設計國際化,更透過本業及私人網絡,積極與國際名校合作交流,提供家長們規劃兒女出國留學以外的另一種選擇。

封城閉校前緊急會議

三月十二日下午,校長召開緊急會議,針對是否應該提早政府宣佈封校停課,以及停課後採取的替代方案。在印度私校,出資者在校務人事管理各層面都有影響力和決定權, 雖然校長是由董事會費心延攬,是學校最高管理職務,但決策還是必須先徵詢董事會的意見,以免事後翻盤。元老級資歷身兼行政職的教授們熟悉這套權力系統運作,開會時習慣採迀迴戰術,這場緊急會議也不例外。

「馬哈拉施特邦政府還沒有發佈正式公告,為什麼要現在討論學校是否需要停課呢?」

「德里地區的學校己經停課了,這個區(浦那)是目前確診人數最高的,停課是遲早的事,現在先發佈,可以給學生充份時間準備。」

「如果現在停課,萬一疫情受到控制,沒有大爆發,我們是不是應該叫學生再回來上課?」

「接下來一個月的課程,必須轉成線上教學?一定會有老師強烈反對。我們應該再看看該怎麼做。」

「如果要全面線上化,學校有預算選購需要的軟體嗎?」

印度人開會,常常你一言我一語,有時發言還沒結束,就會被對方打斷。也常發生在會議進行的同時,就開始和鄰座私下小組討論,完全不管其他人,也會有人直接講起印地語,不管我們這些外國人聽不聽得懂,還有人明明有不同的意見,不直接提出討論,等會議結束後才滔滔不絕發表高見,試圖想證明什麼。常見的是會後會、會外會、會中會,就獨缺了會前準備。來了印度這幾年時間,對這會議進行也已經司空見慣,只好自己挑重點。

會議結束後,多數人認為停課是必然的。即使如此,校長沒有馬上決定宣佈停課,因為還得再跟董事會討論,徵詢意見再宣佈。第一場會議結束後,唯一具體的決定就是必須成立數位學習特別專案小組來全權負責,校長直接指定了倪先生、馬小姐和我這個老外。

倪先生是印度頂尖學府IIT博士,研究專長是企業策略營運管理,也兼任學程企劃助理院長;而馬小姐則是名校史丹佛大學出身,是創校元老也是教學研究中心負責人。而我則是具有會計和科技領域的業界經驗,負責大學新生數位學習教養課程訓練,同時也為職員設計數位訓練課程,給人留下科技人形象。我們三人小組成員背景大不同,跟這兩位同事平日雖然友好,但一起合作卻是第一次。

我們三人小組在當天會後稍微討論,認為應該使用現有的資源,也盤點了學校現有的資源。學校本身已經具備基本的學習管理系統(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也用G-Suite平台。Moodle本身有許多功能,但大多數老師只把它用來點名、或者當做與學生分享檔案的工具,而Google Meet是一個最直接線上教學的方式。只是平時除了用郵件信箱,大部份人幾乎完全不使用其他工具。不用多花一毛錢,學校已經有足夠的資源進行線上課程了,但最大的難處在人,怎麼在最短的時間內讓大家能夠了解並使用這些工具。

大學裡對科技工具的接受速度向來比業界緩慢許多,教授們多半抗拒,有些人一聽到校方有意嘗試翻轉教室、線上教學這類新點子,馬上端出高大上的理由,說我們這種小而美的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 珍貴的正是緊密的師生互動和人際關係,1比9的師生比,科技無法取代這種密集的互動,這也成為要求老師使用數位工具教學的限制。

這種抗拒數位化的心態,其實有跡可循。在學校裡,負責授課的教授地位比非授課職員高出一等,上課時間一通電話,負責教室電腦的IT人員就得出場,解決播放投影片、調音量等鷄毛蒜皮的問題。平日有需求,IT也會專人服務,幫忙換筆記電腦上的桌布圖。當然也有少數人自力自助,但就像印度中上階層的人普遍外包家務,請幫傭打掃、煮飯、開車,所以換桌布圖大概也是類似的概念。在這樣的情況下,真的能成功要求大家開始線上課程嗎?

校園全面停課 線上教學勢在必行

封城閉校後,校園內沒有學生們陪伴的狗兒也挺寂寞的

隔天下午,三月十三日,校方收到了政府下令各級學校必須全面停課的通知,學生自下週一開始都必須離開校園。儘管董事會代表原本不願意先行宣佈停課,現在官方下達指示,校長在徵求董事會代表同意之後,宣佈暫時停課三天,一方面讓學生有充分交通時間返家,另一方面,老師也必須為線上課程做準備,也就是說,同事們必須在二至三天內開始線上課程。

我們三人小組也只好趕在學校關閉前,利用週末給教員們辨線上課程訓練說明工作坊。雖然內心暗自埋怨同事們,覺得應該多爭取一些時間做事前準備,再舉辨說明會和訓練,可誰能料到政府停課命令這麼快就下來,只好靠著平日積累的實力和彼此間默契上場了。

負責課程安排的倪先生一開場先跟大家說明校方高層的決定,線上課程勢在必行,學生還在陸續返家,所以老師也可以趁這幾天重新思考調整課程設計及重新設計適合線上進行的期末評量。為避免改課調課衝突,所有課程時間不變,會統一排程在老師和學生的行事曆上。

接著輪到我,將事前準備的實體課程轉換成線上課程必須考慮的問題清單跟大家分享,同時也藉由分享清單,直接示範Google帳號除了用來收發電郵外,還有其他可以運用在線上教學的應用軟體,包括Docs, Sheets, Slides, Sites等,也請大家考慮重新設計期末評量。雖然接下來疫情發展還是未知,但即使疫情緩和,要求學生一個月後返校完成期末考,並不合情理,最實際的做法是將接下來的課程、學習評量和期末考全面線上化。

最後,馬小姐安慰大家我們並不孤單,現在全球各大學教授也都在重新學習課程線上化,幸好也有很多豐富的現有資源可以參考,也替大家整理出參考資源清單。她接著強調接下來有太多的不確定性和未知,沒有人能預測什麼時候復課,所以大家只能盡力幫助學生持續學習,順利完成這學期的課程,尤其對應屆畢業生來說,目標是讓他們如期完成學業,不受疫情影響。

最後一場工作坊,我們特地以Google Meet在線上進行,不但讓當天無法到校的老師們了解校方線上教學的決定,也同時示範了如何操作使用Google Meet進行線上課程。有好幾位同事一邊自行摸索同時分享他們的經驗,這大概是學校有史以來,參與度最高、迴響最熱烈的教師訓練了!

疫情下催生新世代學習者

剛停課的前幾天,身為特別專案小組的一份子,我也得親自協助個別老師遇到的問題。有位資深教師第一次使用視訊軟體上課時,學生表示聽不到她的聲音,校內IT人員幾次試著在線上或用電話幫忙解決,但這老師欠缺基本電腦常識,無法遵照指示排除故障,只好交給我處理,我才發現真正的關鍵在溝通。對於初次使用數位工具倍感挫折的老師們,先安撫情緒,讓他們建立信心後,才能進一步協助故障排除。

另外,也有兼任教師反應家裡既沒有網路,也沒有電腦,平常就在學校用電腦。而封校後的前幾天,他照常來學校,用教室裡的黑板和電腦和學生連線上課,但幾天後,校方接到進一步指示,必須加強管制人員進出,他的課程後來只能由其他老師代課。在印度,數位落差不只存在偏鄉或低階層人口,在學費高昂的私校工作的同仁們,也不是人人都有網路和電腦等基本配備。

一週後,大部分老師漸漸熟悉線上課程的操作,我們三人專案小組也開始安排線上分享會,邀請同事上線談談在線上教學中遇到的挑戰和經驗,並利用G-Suite平台分享各學科線上教學相關的網路資源,及更新校方對於線上課程和期末評量相關決定。雖然由於疫情的關係,大家不得不開始線上教學,學習新工具,才得以維持課程的進行。不過在和同事互動和分享的過程中,發覺這個挑戰也燃起一股對學習新事物的好奇心和樂趣。對大多數人來說,這是第一次,從一開始的抗拒排斥,嘗試、犯錯,到願意分享個人經驗,印度同事們在短時間內對數位化態度的轉變,讓我既驚喜又意外。對學生而言,老師一改過去在課堂裡的權威角色,化身為勇於嘗試、挑戰新事物學習者的新形象,難道這不是這個充滿未知、變化快速的時代,學生真正需要的新世代的引導者嗎?

線上教學激發創意力、學習力

而我從一開始抱怨同事的說明會工作坊準備不充份,接著像救火隊一樣,一邊得幫忙解答工具功能技術困難,一邊即時更新線上課程資源分享,和原本不熟悉的印度同事們有了更多的連結互動。這段時間以來,我們專注著幫每個人克服困難、解決問題,即使意見不同,也能聆聽、協調、討論,然後快速做出決定,分工合作執行任務,不知不覺中培養出一份革命情感。

一個多月過去了,沒想到課程不但沒有中斷,所有課程順利如期完成,沒有受到疫情而中斷。原來擔心無法進行的實作課程,在大家一起腦力激盪下,也找到了創意的解決方法。印度傳統舞蹈琶老師為了讓修習印度傳統舞蹈(Bharatnatyam and Kathak)的學生返家後課程繼續,親自錄製一系列詳細解說舞蹈動作的影片,讓學生們在家也能看影片學習,並且要求學生繳交練習影片,方便老師給予即時的指導,每週也會固定和學生在上課時間線上面對面的交流。

她考慮到印度網路常常不穩,發表會沒有辨法順利連線即時演出,但又希望能讓大家聚在一起,觀摩彼此這段時間的學習成果,最後採取比較保守的做法,請學生們事前繳交在家裡各自錄製的自編舞,發表會時,輪流播放學生的演出,個別學生針對自己的作品做簡短介紹,影片結束後由老師講評。

印度傳統舞蹈師生齊聚線上期末成果發表會

這場發表會上,我不但欣賞了每個學生曼妙的舞姿和創意,也看到學生們為了練習舞步、錄影片的付出和努力。不管是自家臥室、客廳、頂樓陽台還是公共大廳,任何空間都成為他們的舞台。嚴峻的疫情下激發出學生前所未見的學習力和決心!

作者簡介:徐靜琦目前任教於印度浦那FLAME大學,負責校內數位教育訓練和教學工作;移居印度前,在美國工作十餘年,資歷橫跨英語教學、專案助理、財務會計和產品管理等,善於整合跨領域、專業和文化團隊; 美國麻州註冊會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