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7

【ANTS Bridge】台斯聯合學術會議紀實(下):以蟲會友到展望未來

下-1

(象徵光明與美好未來的點燈儀式 / 堯嘉寧攝)

紀凱容 / 中興大學物理學系副教授

楊恩誠 / 臺灣大學昆蟲學系教授

 

20171 18 日開始為期三天的聯合會議,在台灣與斯里蘭卡兩國國歌聲及螢幕上國旗飄揚的畫面中揭開序幕。在佩拉德尼亞大學校長、研究生院院長、台灣團隊代表陳牧民教授、以及活動主辦人致詞後,兩國教授們輪流來到以雄雞為頂的立式油燈座前,點燃一盞盞象徵光明的燈火。在斯里蘭卡的傳統中,節慶活動都以點燈儀式作為開場,合作雙方共同點燈也預示美好的未來。

 

【ANTS Bridge】台斯聯合學術會議紀實(上):揭開合作序幕

上-1

(台斯兩國首度聯合學術會議於佩拉德尼亞大學舉辦 / 堯嘉寧攝)

紀凱容 / 中興大學物理學系副教授

楊恩誠  / 臺灣大學昆蟲學系教授

 

2017 年一月中旬,十三位來自台灣不同教研機構的師生們(註 [1])造訪斯里蘭卡佩拉德尼亞大學,以昆蟲為這兩個島國搭起學術交流的橋樑。

 

Story of Kachin’s stones 石頭記:緬甸克欽邦的碧綠眼淚

2556131_201112092002230430

(包裹在石頭之中的翡翠。圖片來源

翁婉瑩 / 自助旅行者與自由工作者

「我只看過一般綠色和白色的玉。」我說。

「那我們明天見吧。」在緬甸曼德勒,一位玉商對我說。

緬甸北部克欽邦的玉石礦床供應全世界 70% 以上高品質綠玉-即翡翠。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孟加拉新公民法案與其爭議性

 

bangladesh-passport

(孟加拉護照,圖片來源

南亞觀察編輯部 / 外電編譯

孟加拉是一個人口均質且流動緩慢的國家(大部分居民皆為孟加拉人),不像是美國或是英國與其他民族組成複雜之國家,每年的公民權法律問題相當龐大,反觀孟加拉幾乎沒有任何這類的問題,會需要到最高法院進行仲裁(最近期的似乎是2008年,Sadaqat Khan V 的首席選舉委員會事件,當時確認了孟加拉 “烏爾都語人”(Urdu – speaking people)的所有成員都滿足獲得公民身份的現有法律框架,是為孟加拉國公民。)

Relations and Future at Nepal-China border 尼中邊境管理與兩國人民的關係(下)

01112015084213Rss_Images-1000x0

圖片來源

作者:Uddhab Pyakurel / 尼泊爾加德滿都大學教授

翻譯:林洺宥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生

我們其實很容易地得出結論,就是中國對於「尼泊爾 – 西藏」邊境的人口流動的政策無助於兩國合作。那些仍然認為中國是比起印度更願意來幫助尼泊爾的人,其實都忽視了中國最近不斷在限縮「尼泊爾 – 西藏」邊界活動的嘗試,也不了解在中國介入之前,尼泊爾和西藏之間的關係是多麼親近。

Relations and Future at Nepal-China border 尼中邊境管理與兩國人民的關係(上)

gyirong-port-gate

圖片來源

作者:Uddhab Pyakurel / 尼泊爾加德滿都大學教授

翻譯:林洺宥 /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生

本文將敘述在中國介入之前,尼泊爾和西藏之間的歷史和近鄰關係,並分析彼此的關係是如何變成現今只流於形式及辭令的情況。

 


 

The issue of Nepal-China border management has been in forefront once again along with the blockade experienced by Nepalis in Nepal-India border in 2015 just after Nepal promulgated its new constitution. In fact, the Indian blockade further proved that Nepal is not only a landlocked but also practically an India locked country. It was partly because the role performed by Nepal’s northern border-Tibetan Autonomous Region of China. If one could see Chinese role to help Nepal to overcome crisis, it could do almost insignificant help to Nepal. And it was not that China was unable to assist Nepalis but it did not do much.  This paper narrates the historical and proximate relationship between Nepali and Tibet before China came to picture, and analyzes how this relationship has come to the existing stage that is only formal and rhetoric on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