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4

Energy & Climate Change in India 印度能源與環境政策

William J. Antholis

摘自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本文作者近日連續以兩篇文章討論印度的能源與氣候變遷議題,指出莫迪在治理古吉拉特時對這兩項攸關民生的重大議題有所研究,對於未來的發展已有腹案。在能源政策方面,作者看好莫迪的能源改革,特別是電價合理化;而在氣候變遷方面,作者描述莫迪在中央層級的組織重整與國際互動,認為印度有機會在不犧牲經濟成長的前題下走向低碳發展,並可望成為全球環保領導國。

莫迪擔任古吉拉特省長時採獎勵措施來鼓勵發展太陽能發電設備。

莫迪擔任古吉拉特省長時採獎勵措施來鼓勵發展太陽能發電設備。

1.    印度的能源政策改革 

摘自2014年7月28日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本文指出莫迪內閣的能源改革工程必須包括機構精簡以及輸電網路現代化。作者比較莫迪治理古吉拉特時與印度其它地區的能源政策,尤其是電價合理化的措施,認為他具備足夠的能力、決心與經驗來強化政府效能,在未來數年做好能源改革。

2.    氣候變遷成為政府優先議題 

摘自2014年7月30日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印度新政府如何因應氣候變遷的挑戰?過去印度對於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立場為「共同但有差異的責任」,強調已開發國家應先承擔責任再來要求開發中國家。但氣候變遷在南亞地區已經帶來有感效應,莫迪上任後首先將中央的環境與森林部改為環境、森林與氣候變遷部,並提高環境決策的層級。他也將出席九月在聯合國召開的環境變遷高峰會,這些動作宣示印度將在全球氣候變遷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作者強調莫迪有機會帶領印度走向低碳發展,在不犧牲經濟成長的前提下,可望成為全球環保領導國。

【印度上下古今談】Indo-Islamic Culture 穆斯林與印度共享文化遺產

吳德朗 / 台北印度愛樂中心

受到一些歷史學家既定成見的影響,穆斯林常被定位為外來統治者。事實上,穆斯林統治印度期間雖有宗教、政治分歧,卻創造印度在商業、金融、文學、藝術,建築、社會各方面的榮景,所謂的印度伊斯蘭(Indo-Islamic) 文化也因而誕生。在新的融合文化裡,兩種文化的界線難以區分,而是呈現出『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的和諧之道。近代穆斯林在印度的經濟崛起上依然扮演重要角色。穆斯林對印度文化的影響無遠弗屆,歷久彌新,這是印度12億5千萬人共享的文化遺產。

India’s Rocket Launch Business 印度的衛星發射工業

許庭榜/中興大學國政所碩士研究生

發射載具(Launch Vehicle)指的是所謂的「火箭」,在發展太空計畫的過程中扮演著關鍵的角色,包括衛星、太空梭或探測器等,都必須藉由發射載具將其送入地球軌道。因此火箭技術對於太空計畫的發展非常重要。印度在發展太空計畫初期便了解衛星科技與火箭技術同步發展的重要性,在太空計畫開始之初,也同時展開火箭技術的研發,目前不僅能滿足國內衛星發射的需求,甚至還將衛星發射服務商業化,進一步提供國際服務。本文將介紹印度的商業衛星發射服務,並分析這項工業的發展前景。


印度的衛星發射工業前景

前言

一般來說,發射載具(Launch Vehicle)指的便是所謂的「火箭」,而發射載具在發展太空計畫的過程中扮演著關鍵的角色。一個國家不管其衛星科技多麼發達,太空計畫多麼進步,她的衛星、太空梭或探測器等,都必須藉由發射載具將其送入地球軌道。因此火箭技術對於太空計畫的發展非常重要。印度在發展太空計畫初期便了解衛星科技與火箭技術同步發展的重要性(政治變化無常,若得依賴其他國家提供的技術進行發展或計畫開發,必得承受很大的風險)。因此,在太空計畫開始之初,印度也同時展開火箭技術的研發。到目前為止,印度的火箭技術不僅能夠滿足國內衛星發射的需求,甚至還將衛星發射服務商業化,進一步提供國際社會商業衛星發射服務。本文首先介紹印度的商業衛星發射服務,其次討論此項服務的發展前景。

印度商業衛星發射服務

目前國際上提供商業衛星發射服務的公司有以下9家:法國的Arianespace、中國的長城工業、印度的Antrix、日本的三菱重工業、美國的SpaceX、美國的United Launch Alliance、美俄合資企業「International Launch Services、俄羅斯的Sea Launch與Space International Services。目前印度Antrix提供的商業衛星發射服務主要是由印度自行研製的「極軌衛星發射載具」(the Polar Satellite Launch Vehicle, PSLV)進行,PSLV火箭是印度太空研究組織第一個正式運作的火箭,能夠將1,600公斤重的衛星發射到離地球620公里遠的太陽同步極地軌道(sun-synchronous polar orbit),或將1,050公斤重的衛星發射到地球同步暫泊軌道(geo-synchronous transfer orbit)。以PSLV火箭的標準結構來說,它高達44.4公尺,起飛總重量為295噸。PSLV火箭以其多功能與高成功率著稱。透過將PSLV火箭改裝,可順利將衛星發射到不同的太空軌道,至2013年為止PSLV已經發射超過30顆人造衛星與太空船進入不同高度的太空軌道,向國際社會展示其發射載具的穩定性,並進一步在國際發射市場中獲取更多的商業發射機會。

不同型號的極軌衛星發射載具(PSLV),不同的載重能力適用於多種不同的太空任務[i]。

不同型號的極軌衛星發射載具(PSLV),不同的載重能力適用於多種不同的太空任務[i]。

首次商業衛星發射:逐步進入全球衛星發射市場

雖然印度從1999年就開始幫助其他國家發射衛星,但這些服務的收費都是象徵性的,真正的商業衛星發射要從2007年幫助義大利發射衛星開始。2007年印度使用PSLV火箭成功地幫義大利發射衛星Agile,這是印度第一次完全商業意義上的發射。在此次發射中,印度按照國際商業衛星發射市場上的收費標準,向義大利收取了1,100萬美元,這是個重要的里程碑,象徵印度進入國際商業衛星發射市場。2012年9月9日,印度在商業衛星發射協議之下,幫助法國ASTRIUM SAS公司發射先進遙測感應衛星SPOT-6,並向其收取1,600萬美元發射費,這對印度來說又是一項重要進展,因為這是印度PSLV火箭按照商業條款發射過最重的衛星,達712公斤。除了一般商業發射服務之外,印度的行星探測(2008年的月球任務與2013年的火星探測任務)也有效的幫助印度向國際社會展示其發射載具的性能,證明印度的衛星發射載具有足夠的穩定性與能力將1,000公斤以上的衛星或太空船送上地球軌道。類似上述的科技展示收到了不錯的成效,在印度進行火星任務不到1個月之後,一名印度太空研究組織的官員便表示,印度已經與德國、法國、英國與加拿大達成商業衛星發射的協定。2014年6月30日,印度依商業衛星發射協定,幫助法國發射SPOT-7衛星,該衛星為法國先進的遙測感應衛星,重714公斤。而且,除了法國的SPOT-7衛星之外,該次發射另外還攜帶四顆外國的小型衛星(2顆加拿大、1顆德國和1顆新加坡衛星)。再者,印度更預計幫助德國發射EnMAP(Environmental Mapping and Analysis Programme)衛星,該衛星為一高光譜衛星,重量約為800公斤,預計發射後將定期提供地球影像。印度太空研究組織主席拉達克里希南更表示:「除了德國與法國之外,我們也將替英國發射3顆衛星,以及數顆加拿大衛星。我們的想法是,印度每年至少要使用PSLV火箭進行一次商業衛星發射。」至2013年為止,印度太空研究組織已成功為其國際客戶發射35顆人造衛星與太空船,並且還有多個國家正與印度商討未來衛星發射計畫,確立印度在國際發射市場的重要地位。

法國SPOT-7遙測感應衛星,2014年3月完成太陽能板的整合。[ii]

法國SPOT-7遙測感應衛星,2014年3月完成太陽能板的整合。[ii]

商業衛星發射市場的市佔率

以2012年全球25個商業衛星發射訂單為例,歐洲取得11個、美國取得8個、俄羅斯與中國各取得2個、印度取得1個,另外1個由國際集團取得。[iii]以佔有率來看,歐洲是44%,美國32%,俄羅斯和中國各8%,印度與國際集團則占4%。雖然目前歐美國家仍然占據大部分的商業衛星發射市場,但是印度和中國為崛起中的太空國家,而且提供的發射服務都具有低成本與高穩定度的優勢,因此未來中印兩國在國際發射市場的比重將逐漸增加,尤其中印兩國的太空政策也都朝向獲取更多市場份額的方向發展。因此,從這邊可以了解,國際衛星發射市場的競爭將變得越趨激烈。

印度衛星發射服務的前景

2013年6月17日美國衛星產業協會(The Satellite Industry Association, SIA)發佈的《2013年衛星產業情勢報告》(2013 State of the Satellite Industry Report)指出,2012年全球衛星發射市場收益為65億美元,比起2011年的48億美元成長約35%。隨著全球衛星產業的成長,衛星發射市場也將隨之增加,競爭日趨激烈。事實上,印度PSLV火箭提供的衛星發射服務在國際上相當具有競爭力,前景也相當看好,本文試就以下兩點分析印度在衛星發射服務上的前景:

印度極軌衛星發射載具(PSLV)的低發射成本

印度的PSLV火箭擁有極高的穩定性,至2014年為止已經連續26次發射成功,其中包括兩次的太空探索(月球任務與火星任務),並成功幫助其國際客戶將多達35顆的衛星放入太空;此外,PSLV與其他同等級火箭相比,具有較低的發射成本,整體的發射費用大約較國際行情便宜30-35%[iv]。另外,任職於印度塔塔基礎研究中心(Tata Institute of Fundamental Research)的印度科學家Mayank N. Vahia更表示:「印度每放1公克的重量進入太空需耗費16.20美元,成本不到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十分之一。」印度首家私人太空公司Earth2Orbit的創辦人之一Amaresh Kollipara先生表示:「以印度的PSLV火箭所能提供的穩定性與低廉的成本而言,在國際市場上相當具有競爭力,有許多美國、歐洲與日本的衛星營運商已向Earth2Orbit表達極大的興趣。」

美國放寬出口管制預計帶來的效益

2010年11月,美印兩國舉辦高峰會,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印度國會演講時指出:「美國要與21世紀位於世界影響力核心的國家建立更深層的合作關係,這裡面必須包含印度。」歐巴馬在演講中表示太空這一領域適合美印兩國進行更廣泛的合作;歐巴馬與印度總理辛格的共同聲明中宣示在「改善雙邊出口管制條例及落實兩國戰略夥伴關係」的決心。為了實現此一目標,2011年1月25日,美國政府宣佈將印度太空及國防相關組織從美國商務部的管制名單中移除,此舉使出口美國EAR管制下的物件到印度不需要再額外申請特殊的出口許可證,只須申請一般的出口許可即可。時任美國商務部長的駱家輝(Gary Locke)表示:「這個改變是個重要的里程碑,代表雙方在加強美印戰略夥伴關係與出口管制改革上的進展,這個改革將促進雙邊高科技領域的合作與貿易。」[v]美國解除科技出口限制使印度能夠更廣泛的利用美國衛星科技與零組件,並將之運用在印度的商業通訊衛星上;換句話說,將印度的若干太空組織從管制名單中移除,美國也可以將本國的衛星及相關設備運送到印度,講印度進行商業發射。

隨著美國對衛星及其相關科技領域所做的出口管制改革,理論上來說出口衛星所必需的許可申請應該可簡化,印度與美國進行商業發射合作將變得更為便利,有助於印度在國際發射市場爭取更多的發射機會。更重要的是,美國在這方面的放寬並不適用中國以及其他受美國貿易和武器管制約束的國家,包括北韓、伊朗、古巴、敘利亞和蘇丹等。[vii]這對於印度的國際商業發射服務來說無疑是一項大利多,中國與印度近年來都投注極大的資源在太空運輸的發展上,企圖搶占日益擴大的全球衛星發射市場。根據美國衛星產業協會(The Satellite Industry Association, SIA)發佈的《2013年衛星產業情勢報告》(2013 State of the Satellite Industry Report),2012年全球25次的商業衛星發射中,美國共計8次,是市場的三成多。若印度未來能夠從美國獲得商業衛星的發射訂單,將有利印度搶佔全球衛星發射市場,同時取得比中國更強的優勢。

GSLV-D5火箭從印度東部安德拉邦斯里赫里戈達島的達萬太空中心第二發射台發射,搭載印度GSAT-14通訊衛星。

GSLV-D5火箭從印度東部安德拉邦斯里赫里戈達島的達萬太空中心第二發射台發射,搭載印度GSAT-14通訊衛星。

印度衛星發射服務的限制:缺乏重型衛星的發射能力

雖然印度的極軌衛星發射載具(PSLV)在國際市場上相當具有競爭力,但印度所提供的衛星發射服務卻存在一定的限制,阻礙印度在國際發射市場中的發展,甚至影響到印度太空計畫發展的自主性。目前印度自行研發使用並投入國際市場進行發射服務的,僅有PSLV,重型衛星發射載具─「地球同步軌道發射載具」(Geostationary Launch Vehicle, GSLV)的開發尚未成熟,無法全面投入運作。亦即,印度能穩定提供國際發射市場的只有PSLV火箭,而它的載重能力僅能夠將小型及中型的衛星發射至低地球軌道與地球同步軌道,雖然這類衛星在國際發射市場有其需求,但真正龐大的發射利潤在於重型通訊衛星的發射。舉例而言,印度自行研製且重量達3,400公斤的先進通訊衛星GSAT-10,便是由法國的Ariane-5火箭發射並放入地球同步軌道。在這次發射中印度付給法國1億2千萬美金。據稱印度若能使用自己的發射載具發射GSAT-10,成本僅需付給法國的一半。[viii]印度缺乏能夠穩定發射重型衛星的能力不僅代表印度必須花費更多錢向國際市場購買發射服務,也表示失去國際市場上通訊衛星的發射機會,這才是商業衛星發射真正的利潤所在。

印度商業衛星發射服務的未來

綜合上述分析,筆者認為印度商業衛星發射服務的相當具有未來性,將來應可獲取更大的國際發射市場。首先,印度的發射成本低廉,發射穩定度高,而國際社會對衛星的需求不斷上升,連帶促進衛星發射產業的發展。目前的現況是需求持續增加,低成本的發射服務卻沒有隨之成長。衛星發射產業主要是由美、俄與歐盟主導,這些國家的衛星發射服務價格並不算便宜,因此,在發射成功率相當的情況下,價格便宜的一方理論上來說可以佔有較大的優勢。印度人力資源方面的成本較已開發國家來說,佔有很大的優勢。因此可以從這方面獲取很大的好處。

其次,印度在戰略情勢上也佔有一定的優勢。就衛星科技來說,由於它具備軍民兩用的性質,所以國家在進行這方面的合作計畫時,會比其他項目的商業合作來的謹慎。因此,國家在尋找發射服務時,除了價格之外,也會考量此一戰略因素。目前國際社會快速崛起的太空國家有中國和印度,這兩個國家也都在商業發射服務上積極發展,並且都具備低廉的發射成本,未來兩國的競爭勢必愈加激烈。印度在這方面較中國更具優勢的地方在於,目前西方國家普遍對於向中國進行技術轉移或在高科技材料、零件與物品的輸送上存有戒心,使得國內企業不願或無法與中國進行這方面的合作與往來。西方國家對於印度較沒有這方面的擔憂,因此,理論上來說,這個情形會增加印度在商業衛星發射市場上的優勢。

 

第三,印度在重型衛星發射載具上的技術發展。印度本身在低溫引擎方面的研發遭遇若干困難,因此目前尚無法提供重型衛星的發射服務。但是2014年1月5日,印度成功使用GSLV-D5火箭,發射1,982公斤重的GSAT-14通訊衛星,讓印度擠身世界上第6個能夠自行研製低溫引擎並成功運用來發射重型衛星的國家[ix],這一定程度上表示印度在重型衛星發射載具開發上的成熟,也許即將具備為國際市場提供重型衛星發射服務的能力。

綜合上述分析,筆者認為未來印度在商業衛星發射市場上的前景相當看好,應該能夠如印度國內專家學者預測的一般,在未來的10到20年將市場佔有率提高到25%。

GSLV-D5火箭從印度東部安德拉邦斯里赫里戈達島的達萬太空中心第二發射台發射,搭載印度GSAT-14通訊衛星。[x] ◥



[i] B. N. Suresh, “Roadmap of Indian space transportation,” Acta Astronautica, Vol.64(2009), pp.395-402.

[iii]U.S. Satellite Industry Association, 2013 State of the Satellite Industry Report, op., cit., p.23.

[iv]方天賜,<印度為義大利發射衛星>,《駐新德里台北經濟文化中心科技組》(2013/11/25),http://india.nsc.gov.tw/ct.asp?xItem=0960425011&ctNode=660&lang=C

[v]Jeffrey Hill, “U.S. Government Eases Export Restrictions on Indian Space Agencies,”Satellite Today(2011/01/26), http://www.satellitetoday.com/publications/st/2011/01/26/u-s-government-eases-export-restrictions-on-indian-space-agencies-businesses/.

[vi] 圖片來源:大紀元電子日報「歐巴馬:美印關係更茁壯深厚」(2010/11/09)。

[vii]“Export Controls Alert,” Hogan Lovells(2013/06/04),http://ehoganlovells.com/rv/ff00104b2431f3b69b8460405846b10ff5f7407f.

2010年11月8日,美國總統歐巴馬與印度總理辛赫在新德里的聯合記者招待會[vi]。

2010年11月8日,美國總統歐巴馬與印度總理辛赫在新德里的聯合記者招待會[vi]。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人類發展報告出爐,南亞地區性別差距最大

2014年7月24日,聯合國開發總署(UNDP)發表最新《人類發展報告》,印度在186個國家當中排名135,在南亞地區落後斯里蘭卡(73名)和馬爾地夫(103名),優於不丹(136名)、孟加拉(142名)、尼泊爾(145名)、巴基斯坦(146名)和阿富汗(175名)。


摘自2014年7月26日《印度快報》:2014年7月24日,聯合國開發總署(UNDP)發表最新《人類發展報告》,印度在186個國家當中排名135,在南亞地區落後斯里蘭卡(73名)和馬爾地夫(103名),優於不丹(136名)、孟加拉(142名)、尼泊爾(145名)、巴基斯坦(146名)和阿富汗(175名)。

《人類發展報告》的排名,是由平均餘命、教育水準、經濟發展、性別等綜合指標計算而得。今年度的報告主題,強調重視弱勢族群的脆弱性。女性、兒童、老年人都是脆弱族群。以性別為例,南亞地區的性別不平等在全球各區當中是最嚴重的。印度在綜合指標當中的性別差距表現也是最差,在148個有資料的國家中排127名,全區以阿富汗最嚴重,該國的女性發展總分只有男性的60%。

全文詳見:http://indianexpress.com/article/opinion/columns/addressing-vulnerabilities/

在教育方面,根據2014年8月7日《印度快報》的報導,比哈省有數百名小學教師以造假的教育學位證書取得教職。經媒體披露,發現有些教師取得學位的年份竟遠早於這些假老師的出生年份。地方政府到目前為止還無法撤查究竟有那些老師持有偽造證書。

全文詳見:http://indianexpress.com/article/india/india-others/meet-bihar-teachers-who-got-their-b-ed-before-they-were-born/

 

Nepal-India Water Relationship 尼泊爾與印度的水力發電合作前景

鄭欣娓 / 自由撰稿人

201483 日對尼泊爾來說是一個意義重大的日子。印度新任總理莫迪到訪,這是相隔 17 年首度有印度總理前往尼泊爾進行正式訪問。印度與尼泊爾的關係既緊密又矛盾,兩國一方面地理位置相鄰、社會文化背景相似、經濟相互依存且人員自由流通無礙,另一方面卻又因雙方權力關係之不對等而長期缺乏政治互信,在諸多雙邊議題上摩擦不斷。

此次訪問中,尼、印兩國是否能就水力發電合作議題中的能源貿易議案簽署協議最為各界所關注。然而協商終究破局,癥結仍在於尼泊爾無法接受印度「百分之百由印資投資尼國水力發電工程,或合資但由印方「掛名」的要求。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斯里蘭卡的穆斯林遭激進派佛教徒攻擊

2012年起,斯里蘭卡的激進佛教組織展開系統性的反穆斯林行動,包括攻擊清真寺、醜化清真食品、抵制穆斯林衣著規範並阻礙穆斯林的商業行為等。一連串的行動導致2014年6月佛教徒帶領民眾攻擊穆斯林,造成眾多穆斯林死傷。當地報紙《島嶼》以及印度智庫【和平與衝突研究所】針對近來的現象提出解釋與警告。


  • 反穆斯林氛圍是國外勢力意圖透過種族與宗教衝突顛覆斯里蘭卡的陰謀

摘自2014年8月1日斯里蘭卡報紙《島嶼》:斯里蘭卡的穆斯林受到當局打壓而不得不向外求助,然而作者認為反穆斯林的政治目的除了是僧伽羅政權意圖鞏固族群勢力外,更是國外勢力刻意製造種族衝突與社會動盪的陰謀。(圖片來源:http://www.southasianmedia.net/stories/south-asia/sri-lanka-shaken-by-religious-violence-story)

全文詳見:http://island.lk/index.php?page_cat=article-details&page=article-details&code_title=107777

  • 斯里蘭卡的反穆斯林行動分析

摘自2014年7月24日印度智庫【和平與衝突研究所】:針對近來斯里蘭卡境內發生的激烈反穆斯林活動,本文作者Zarin Ahmad認為,總人口佔全國近一成的穆斯林長期以來在僧伽羅人與泰米爾人的爭奪中雖然保持低調,卻也因散居各地難以團結,不像泰米爾人採取軍事武裝行動,反成為被犧牲的弱勢。近來由於印度洋地區的恐伊斯蘭情緒、穆斯林人口增長,鷹派僧伽羅人掌權,以及穆斯林組織未能有效且及時因應,多數族群對於穆斯林的敵意也逐漸升高。

全文詳見: http://www.ipcs.org/article/south-asia/sri-lanka-understanding-the-buddhist-muslim-communal-clashes-4577.html

News Clippings 新聞剪輯:印度前進尼泊爾

七月底印度外長史瓦拉吉出訪尼泊爾,為八月初兩國總理17年來首次在尼泊爾的會談鋪路。此次高層會談開啟兩國領袖更前瞻的合作契機,包括對印度不甚友善的尼泊爾毛派領袖也表達樂觀。兩國總理除了對於重新檢討1950年簽訂的和平友好條約達成共識之外,亦簽署三項合作備忘錄,原本可望簽訂的水力發電計畫則因重大利益分享談不攏而再度推遲。然而尼泊爾的能源議題還牽涉到中國,印度智庫【IPCS】與【ORF】分別針對如何化競爭為合作提出建議。

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左)與尼泊爾總理寇瑞拉(Sushil Koirala,右);圖片來源:PTI

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左)與尼泊爾總理寇瑞拉(Sushil Koirala,右);圖片來源:PTI

1. 摘自2014726日印度報紙《印度教徒報》:印度外長史瓦拉吉與尼泊爾外長會面

2. 摘自201484日印度報紙《印度快報》:印度、尼泊爾同意檢討、調整、更新” 1950年條約

3. 摘自201484日印度報紙《印度快報》:印度、尼泊爾簽訂三項協議,能源協議暫緩

4. 摘自201484日印度報紙《印度教徒報》:毛派領導人暨前總理普拉昌達與莫迪相談甚歡

5. 摘自2014725日印度智庫《觀察家研究基金會》:莫迪政府在尼泊爾的挑戰

l   全文詳見:http://orfonline.org/cms/sites/orfonline/modules/analysis/AnalysisDetail.html?cmaid=69680&mmacmaid=69681

6. 摘自2014725日印度智庫《和平與衝突研究所》:印度與中國在尼泊爾的能源賽局

Anti-Nuke Movement in India 「當代印度反核與反核武運動」講座

2012年,印度政府打算啟用位於南方漁村庫丹古蘭(Koodankulam)的一座新建核電廠,引發當地抗爭,警方大舉逮捕抗議人士,甚至開槍射殺民眾。之前西南方的傑塔普(Jaitapur)也經歷長達七年的反核抗爭;東方小鎮Jadugora則因鈾礦開採,水源遭受汙染,許多兒童身受先天肢體殘障和後天疾病之苦。拒絕簽署「不核擴散條約」的印度一直沒有放棄發展核武,今年與日本簽訂核子協議,更增強亞洲地區和平的隱憂。為了「發展」與國家戰略考量,印度底層民眾被迫付出何種代價?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邀請印度反核運動者Kumar Sundaram於8月13日以「看見當代印度反核與反核武運動」為題,從不同角度介紹當代印度。


[國際反核交流講座] 看見當代印度反核與反核武運動

講者:Kumar Sundaram (印度「解除核武和平同盟」研究員)

時間:2014年8月13日(三)19:00~21:30(18:45起入場)

地點:呷米共食廚房 三樓

(台北市衡陽路9號,從捷運台大醫院站一號出口穿過228公園即到。)

報名網址:https://gcaa.neticrm.tw/civicrm/event/register?id=31&reset=1

 

印度,這個全世界人口第二多的國家、新興金磚五國之一,除了有絢麗的旅遊景點、神祕的宗教氣息、特殊的種姓制度和進步的科技業之外,這裡還是福島核災之後,全世界反核運動最激烈的地方。

 

2012年,印度政府打算啟用位於印度南方漁村庫丹古蘭(Koodankulam)的一座新建核電廠,引發當地漁民抗爭,印度警方不但大舉逮捕抗議人士,甚至開槍射殺造成民眾傷亡的悲劇。在此之前,印度西南方的傑塔普(Jaitapur)也經歷了長達七年的反核抗爭;東方的小鎮Jadugora則因為鈾礦開採,水源遭受汙染,許多兒童因此身受先天肢體殘障和後天疾病的痛苦。說印度是被核發展夢魘圍繞的國家,一點也不為過。

 

即便福島核災殷鑑不遠,印度政府仍然打算於2030年之前,大舉將國內核電反應爐數量提高一倍。印度反核人士質疑,政府的核安管理技術不成熟、缺乏風險意識,蓋設核電廠安全堪慮。最根本的是,不論是否發生核災意外,草根民眾賴以為生的農地與海洋,都將遭到嚴重破壞。

 

此外,拒絕簽署「不核擴散條約」(NPT)的印度政府,一直沒有放棄發展核武器的軍事野心。今年與日本簽訂核子協議(未來將由日本輸出核電與核燃料處理技術到印度)之後,更加增強了亞洲地區和平的隱憂。

 

為了「發展」、為了國家戰略考量,印度底層民眾被迫付出何種代價?本次講座將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讓我們從不同角度認識當代印度。

 

主講人Kumar Sundaram是印度活躍的青年反核運動者,他目前為印度廢除核武和平同盟(Coalition for Nuclear Disarmament and Peace, CNDP)研究員。CDNP是在1998年印度政府在爭議中進行核武試爆後,由數百個團體組成的聯盟,致力於反核電與反核武運動。今年一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赴印度訪問,準備簽屬印日核子協議,CNDP在印度各地發起抗議行動,在安倍所到之處高舉標語:「安倍總理,我們歡迎你,但不歡迎核能 !」

 

主辦單位: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協辦單位: 非核亞洲論壇 (No Nukes Asia Forum Japan)

本訊息轉載自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https://gcaa.neticrm.tw/civicrm/event/info?reset=1&id=31

Gujarat Fantasy 古吉拉特之夢

 

張棋炘/清大亞洲政策中心助理研究員

古吉拉特省的經濟發展在原先省長莫迪參與 2014 印度大選期間受到了注意,並在他獲選擔任首相之後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古吉拉特省的「莫迪模式」到底有什麼特殊之處?未來古吉拉特在莫迪離去之後是否可能持續創造下一階段強力經濟發展?本文嘗試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古吉拉特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