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總統厄沙:一位不凡的決策者 & 孟加拉的敵人 Meeting President Ershad [Part III]

韓南風/政治觀察家曾育慧/南亞觀察主編

發動軍事政變後的厄沙發表全國講話

1983年2月14日是反厄沙運動的開始。學生犧牲鮮血與性命換來了人民對抗軍事政權的第一場勝利。從這天起,厄沙的偽裝被掀開,人們看清他的殺手真面目。

沒有一名獨裁者被趕下台後還能夠重返政壇,繼續叱吒風雲。他是怎麼做到的?我很難理解。

戴著面具的兇手 

時間倒流至1982年。厄沙在3月24日發動一場不流血政變,以打擊貪腐為名,非法奪取了民選政府的政權。他立刻宣布全國戒嚴,自任戒嚴時期首席官,解散國會,禁止政治活動,並實施夜間宵禁。不到一周,大批政治領袖、學生、工人、農民,藝文界人士和人權運動者被捕。3月27日,他任命一名最高法院法官接任孟加拉新總統當他的傀儡。

戒嚴時期首席官厄沙(圖片/Dhaka Tribune)

厄沙於1982年9月23日實施教育新法,所有學童從一年級開始都必須修習阿拉伯語,高等教育學生得自行負擔50%的學費,並強調伊斯蘭教育(Madrasha),最後是廢除大學的自治地位。

同年11月8日,學生和教師上街進行和平抗議,軍政府部隊報以致命武器攻擊,造成多人重傷。更多人遭到逮捕和刑求,未經審判就入獄。

11月21日,由14名學生發起的學運組織Chhatro Sangram Parishad誓言結束暴政,恢復民主。幾個月間,學運得到孟加拉各主要政黨共同的支持,一時之間聲勢大增。

學生準備提交陳情書(圖片/Ekushay TV)

1983年2月14日,Chhatro Sangram Parishad帶領著達卡大學遊行隊伍,打算向教育部提交有關教育政策的陳情書。但就在接近目的地時,學生們又遭政府軍的攻擊-熱水砲、催淚瓦斯,還有子彈。很多人死了,數百人受重傷;超過2000人在各地被逮捕、刑求,依舊未審先入獄。軍政府不否認此事,承認逮捕1331名抗議者,以及1人死亡。

政府軍朝教育部附近的非武裝學生開槍(圖片/Ekushay TV)

這場暴行和傷亡人數的實情沒有人知道。戒嚴時期無所不在的恐嚇脅迫和審查箝制讓媒體噤聲。 80年代的報社很少,沒有私人的廣播與電視公司。廣播電台和唯一一家電視台都是國有,也被軍方接管。人們只能從外國媒體得到一些可信的新聞,像是BBC和美國之音。

躺在地上的學生,有的失去意識,有的已經死亡(圖片/Ekushay TV)
憤怒的學生拆除路障(圖片/Daily Jagaran)

2月15日,全國各地出現抗議、衝突、暴力、逮捕和更多死傷。由於抗議活動接連不斷,軍政府的打壓力道也隨之加深,繼續大規模搜捕,秘密拘留被捕者並施以酷刑。白色恐怖的受害人數愈來愈多,包括婦女、兒童和老人,沒有人逃得過獨裁者厄沙憤怒的報復。

向犧牲的同志致敬(圖片/Daily Jagaran)

軍政府的暴行只是火上加油。要求厄沙收回教育新政的壓力每日都在增加。打死不退的學運讓獨裁者讓步了。2月18日,教育新政暫緩實施,一千多名學生獲釋。

1983年2月14日是反厄沙運動的開始。學生們犧牲鮮血與性命換來了人民對抗軍事政權的第一場勝利。從這天起,軍政府的所作所為正式揭開厄沙的偽裝,人們看清他的殺手真面目。

根據孟加拉媒體報導,厄沙統治期間有171人遭軍政府殺害。然而這只是非常保守的數字,當時有關反軍政府運動的報導,無不受到嚴格審查。

抗議者在獨裁者照片上寫著“兇手”(圖片來源

達卡大學中央學生會前秘書長Mushtaq Hossain博士在接受權威媒體採訪時,表示「僅僅在2月14-15日至少就有50人被槍殺。但我們能找到的遺體很少,只有三具。」

他還談到另一起事件。「1983年包圍教育部秘書處期間,有個男孩倒在街頭,身上還背著書包。我們把人帶到孟加拉理工大學那裡埋起來。當晚,警方卻突襲墳墓並帶走了屍體…」。

(待續)

遇見總統厄沙:一位不凡的決策者 & 孟加拉的敵人 Meeting President Ershad [Part I]

遇見總統厄沙:一位不凡的決策者 & 孟加拉的敵人 Meeting President Ershad [Part 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