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透視中巴經濟走廊系列文章三:中國的角色

圖片來源:《天下雜誌》中國的海上珍珠 瓜達爾港通航

蕭淵隆 / 國立中興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碩士

中巴經濟走廊主要集中在交通基礎建設類與能源類項目,中國要取得直通印度洋出海口,巴基斯坦亟需外界投資其國內各項基礎建設,雖可謂各取所需,但中巴經濟走廊計畫本質上終究為中國對外擴張影響力的地緣經濟策略之一,本文作者分析中國運用一個誘因和二個手段,力推龐大廊道計畫的背景,也預測這項計畫的前景。

中國為何力推中巴經濟走廊計畫?

一、替代能源進口路徑

中國的能源來源有60%來自中東地區;80%的石油運輸船隊穿過印尼、馬、星間的麻六甲海峽運抵中國[i]。為了國家安全,中國對於自身能源運輸管道規劃多所著墨。在中俄石油管線2015年正式動工後,所謂中國對外四大油氣通道戰略拼圖儼然成型,希望抵銷對麻六甲海峽的過度依賴。這四大油氣通道分別包含傳統麻六甲海峽的海上油輪運輸和三條陸上油管通道,分別是東北方的中俄天然氣管線、西北方的中亞石油、天然氣管線與西南方的中緬石油、天然氣管線。[ii]

49531893.jpg
二、從中國突破美國為首的包圍戰略

誠如上述,如今印度洋週邊可以替代麻六甲海峽通道的,目前只有中緬管線,但問題是,中緬關係不時會受到美國介入[iii]及緬甸近年民主化影響中緬交往等因素,再加上地理上的客觀因素,無論從波斯灣或者非洲前往緬甸西南方的轉運港─實兌港(Sittwe)距離遠大於至瓜達爾港,在海上承擔的自然因素風險與被第三國控制或遭遇海盜的變數較大。因此,除了四大油氣通道之外,如能再掌握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帶起的經濟廊道運輸效益,中國的能源安全戰略佈局將更添勝算與把握。

美國總統歐巴馬及其行政團隊自2008年至2012年間,陸續推出重返亞洲(Return to Asia)、以亞洲為軸心(Pivot to Asia)、亞太再平衡(Rebalance to Asia)等一系列類似的外交、軍事與經濟綜合性戰略方案,除了試圖挽回美國在亞洲(太)地區日益衰退的影響力外,很大成分也在圍堵中國快速的崛起。而這突圍中亞與南亞連線的破口,相對較輕易的,是擁有深厚歷史友誼、戰略地位重要,但國家發展仍待馳援的巴基斯坦。換言之,就是要提出各項可合作且中國也有相對利益的計畫,加以拉攏。

三、從中國為打擊三股勢力的需求

所謂「三股勢力」,係指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iv]。中國一直對於打擊三股勢力不遺餘力,特別是轄內方興未艾的新疆獨立運動,除了國內嚴打之外,打擊境外疆獨則需仰賴第三國的司法協助。「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組織(簡稱東突),其成員的藏匿地點通常位於巴基斯坦、阿富汗境內,特別是巴阿邊境的西北部落地區(現位於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當地的山勢地形嚴峻便於藏匿,再加上與蓋達組織合作的事實,令中國與國際社會列為查緝重點。中國為從源頭打擊此等分離主義運動,需要巴基斯坦提供情報甚至司法協助,成為境外戰場之一。

中國選擇加入巴基斯坦廊道或各項大型經濟計畫,既可獲得巨大戰略和商業利益,還可能藉此把政治影響力延伸至巴基斯坦,讓巴國成為中國邊境的延伸[v],如此方能「叫得動」巴基斯坦政府嚴抓分離主義份子並確實與中方合作。

四、解決自身產能與資本過剩問題

中國的經濟成長率(GDP)自2000年起緩步上升至2007年的14.23%高峰後,又以相對緩慢的方式下跌[vi]。回顧2000年至2007年間中國的高成長表現,主要是以投資海外如非洲、拉美等地區,維持過去傲視國際的經濟表現。但自2008年後,為解決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產生的發展停滯,及去化國內銀行體系內的龐大資金,也是中國經濟政策重要的思考方向,因此中國政府也持續尋找下一個投資以去化相關產能。

五、中國對外擴張戰略布局

嚴格來說,中巴經濟走廊原來並不屬於一帶一路計畫項目之一,但由於中巴合作愉快,這項計畫早已被中國媒體與官方推崇為一帶一路的旗艦樣版計畫,希望藉由中巴經濟走廊的成功推動,讓帶、路沿線國家可以看到巴基斯坦藉由中國的幫助成功擺脫貧窮,完成基礎建設帶動經濟發展的長遠願景。但事實上中巴經濟走廊計畫本質上終究為中國對外擴張影響力的地緣經濟(Geo-economics)策略之一,換言之,如果中巴經濟走廊是一帶一路的樣版,那意味著一帶一路與中巴經濟走廊計畫同樣也會是中國拓展國家實力,一圓世界大國美夢的一部分。

我們可以觀察到中方在走廊計畫中對巴基斯坦提出一個誘因與二個手段。所謂誘因是指中國可以提供巴國較優惠利率的資金借貸,且不像傳統西方融資機構援助附加經濟改革與良善治理制約的優點。而二個手段之一是係指中巴經濟走廊所有的項目係透過中巴政府協議或備忘錄的簽訂,讓運用中國資金的走廊項目均由中國國營企業包辦或運營,原因在於一方面易於掌控進度或形成籌碼,二方面投資出去的資金獲利最終會再回到國庫。第二個手段則是積極介入投資的項目均為獲利較高的能源與交通基礎建設上,這兩類確實也是巴基斯坦目前較為欠缺的建設,相對能獲得巴國人民的理解與支持;另一方面,對於中國國營企業來說也是比較有經驗且容易上手施作的建設類別。至於其他利潤不高的走廊項目,例如農業、工業區開發或人才交流等,則非中國政府或企業現階段優先施做選項。

 

中巴經濟走廊的前景

整個中巴經濟走廊的內容是變動性的,原則上各項經濟建設內容經由雙方定期召開的合作委員會議確認後,轉列為走廊項目。2015年習近平出訪伊斯蘭馬巴德之後,終讓走廊計畫獲得中國領導人公開認可。為了計畫長久,拉攏巴國民心,雙方更加碼確認彼此為全天候戰略夥伴關係。

從中巴經濟走廊內容與布局,不難發現北京就是以經濟手段進行能源與軍事安全戰略佈局,進一步獲取經濟利益等兩大地緣經濟目標。所以投入資金主要還是環繞在巴基斯坦的交通基礎建設、電力開發與經營、瓜達爾港的周邊建設等,金額也將隨著項目未來的增刪而改變。

目前計畫已經在如火如荼地進行,未來觀察重點可以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第一,從計畫運作上似乎也看到了中國在非洲用過的運作模式:北京政府將謀取商業利益極大化,只要是運用到中方資金的,承作廠商必是中方的國營事業並保證獲利,這是否為中巴關係的基本態勢?第二,北京一改過去不介入巴國內政的底線,偶而介入巴國內部安全事務、電價訂定等身影,未來這樣的介入是否形成慣例?第三、計畫將中巴兩國數位電視系統規格統一、提供大量融資並投資部分重要電力事業經營等,提升中國對巴國政策影響力。巴國人民將如何看待自己國家變成中國經濟殖民地的情況?這些發展都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也值得繼續觀察。

透視中巴經濟走廊系列文章一:源起

透視中巴經濟走廊系列文章二:能源、基礎建設與瓜達爾港


參考文獻:

[i] 李希光等著,《中巴經濟走廊-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旗艦項目研究》(中國北京市:文津出版社,2016年),頁43。

[ii] 李新民,〈中國完成四大油氣通道戰略拼圖〉,《人民網》(2018/7/1瀏覽),http://energy.people.com.cn/n/2015/0706/c71661-27258887.html

[iii] 〈中緬關係修好 關鍵在陸方調停內戰能力〉,《聯合新聞網》(2018/6/30瀏覽),https://udn.com/news/story/7331/2598360

[iv] 〈關於打擊三股勢力合作的雙邊協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2018/7/10瀏覽),http://www.mfa.gov.cn/mfa_chn//ziliao_611306/tytj_611312/tyfg_611314/t422568.shtml

[v] 李希光等,前揭書,頁51。

[vi] “China’s GDP growth (annual %),”The World Bank Data,(2018/7/1),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MKTP.KD.ZG?locations=CN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