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迷路,在Goa

「Goa Anjuna beach」的圖片搜尋結果

Anita Lee/臺灣教育中心華語教師

晚上十點在樹林裡游走,我住的Anjuna beach這個小區的道路再一次嚴重考驗我對於「路」的定義。下午計程車司機載我到青年旅館的路上,我沿途盯著窗外看,快到青年旅館、同時也是非常靠近海邊的那段路程,司機穿梭在椰樹中的黃土小路裡,我一直覺得司機在走捷徑,這才不可能是正常的馬路!

我媽很討厭google map,覺得它老是會帶你走些奇奇怪怪的路,但打從這幾年來的大幅改進之後,我這個自稱第二沒人可以當第一的路痴早已拜倒在google map的腳下,去不熟的地方總會先下載離線地圖讓自己有跡可循(而且最近這一年來才剛出現的「我的軌跡」功能讓我可以在事後追蹤自己究竟走了多少冤枉路,這功能實在讓我以一種不太正常的心情覺得很開心)。

但我從下午一開始亂走到海邊,然後又跟著別人亂走回青年旅館(因為找不到自己來的路,只好跟著別人走);一個半小時前為了吃飯一路迷航到German bakery(受夠印度食物的疲勞轟炸時,這家遍佈印度許多地方,但其中並不一定有連鎖關係的「德國麵包坊」的餐點從不讓我失望,我最愛這裡的俄羅斯雞肉燉飯了——我知道一切聽起來都很奇怪,但真的很好吃!),然後是往青年旅館的回程,一切都讓我明白眼前所見皆真實,總之,那些讓我懷疑人生的樹林小徑、黃土小路、石階或很明顯是人家後院的空地就是這裡的馬路,而且這當然不是個有所謂「城市規劃」的地區,有人走的地方就叫路,沒見過哪條路是直的,這完全顛覆我本來就沒有的方向感。

傳說中的German Bakery,位在Anjuna Beach的這家是創始店(圖片:作者提供)

就在我按照Google map的指示走到一個將近一層樓高、根本不可能跳下去的坡坎進退兩難時,我決定跟著黑暗中突然出現的那對嬉皮情侶假裝鎮定地往樹林裡慢慢走著,我心裡在盤算這次的迷航跟在古巴時半夜四點迷路被警車送回民宿哪個比較愚蠢,但不管多蠢,穿過樹林之後,我還真的回到了青年旅館附近。

在青年旅館裡面第一個見到的室友來自曼徹斯特,在我抓著沾好牙膏的牙刷和衣服毛巾要去沖澡的時候,我們錯身而過很自然地就開始聊天,他開心和友善程度不太尋常,但感覺很不錯,我心裡盤算著,這裡真是個天堂啊!不管他剛剛嗑了什麼,全都給我來一點吧!鮑伯馬利那種one heart, one world的究極友善美好!我有點理解嬉皮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了,或者嬉皮們在此造就了什麼樣的烏托邦。

在夜班巴士上顛簸了一整晚都無法睡下,剛躺上我的上舖準備睡覺時,有個室友進來了,是個有頭長捲髮、瘦瘦的印度男子,我們又聊了起來(Goa的氛圍不住青年旅館太可惜,即便我的年紀離踏上gap year的青年們已經有點遙遠,但望著那些嬉皮打扮的西方老先生老太太們也自在地抽著捲菸,年紀在這裡暫時就不那麼重要了),他拉著我去外面加入另一群更早到的青年旅館住戶,線香和捲煙的白色煙圈在涼爽的空氣裡散去,我一直到很晚很晚才悄悄開了門,望著完全搞不清楚誰是誰的室友們溜回我的上鋪睡著。

第二天下午終於睡醒時,我租了輛摩托車,望著租車小哥懷疑的眼神(相較於台灣,印度開車騎車的女性實在不多),催了油門就跑,拋開Google Map,完全憑自己的直覺亂竄。路上一個印度小哥叫住我,問我能不能載他一程,讓他在路口的超市下車,想想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就載著小哥聽他的導航往他的目的地前進。

即便光天化日下我其實並不太擔心安全問題,但旅人的直覺告訴我:觀光景點+英文流利+十分友善=小心,而這個人正是我需要防範的那一種。左拐右彎,已經過了十幾個路口,他的超市始終還沒到,雖然一開始聊得很開心,但漸漸地我也不太說話了,想把他載到某個定點丟包之後繼續我漫無目的的晃蕩,他一直問我究竟要去哪裡,而我也不是因為想躲避這個人所以無法回答,只是我真的沒有任何答案,「反正認真找路一定會迷路,不如一開始就迷路看這世界打算帶我去哪裡」是我旅行時一貫的宗旨。在我拒絕他的提議一起去某個海灘之後,他終於決定棄車離去。

或許他的選擇以及租車小哥的懷疑眼神是正確的,不久後我跟我的機車被卡在一個充滿小碎石、通往看夕陽的偏僻峭壁的小坡道,這下我連google map都沒得怪了,選擇走這條「路」全是我的自作孽。看到我在那裡掙扎握著機車龍頭,但輪胎只是一直在碎石子路上打滑的蠢樣,遠方的另一個印度小哥看不下去,煙蒂一丟就小跑步過來幫我把車轉了方向,載著我把車騎到我可以駕馭的平地,我這才覺得印度電影裡面那些陷入愛河的荒謬場景都可能是真實的。

但我回到現實的速度很快。

脫身之後才騎了一百公尺,一個也騎著機車的印度男人叫住我,我以一次差點再摔倒的煞車回頭問他要幹嘛(碎石子路真是殺人兇器!),「小心啊!切記煞車時不要煞右邊,煞左邊才不會摔倒!」他第一句話就是叮嚀,這讓我瞬間判斷他是個好人,對,我標準極低,但這種直覺通常很準(?)。原來他本來是要問我那邊的party怎麼樣,我說我只是去峭壁想看看夕陽卻差點被卡在哪裡,不是去那邊的酒吧。他一臉疑惑,就問我要不要坐他的車去看看,那裡的夕陽很漂亮,所以這次輪到我棄車而去了。

狼狽地被卡在小丘上就為了看這夕陽一眼 (圖片:作者提供)

他是個出生在巴西的印度人,在世界上輾轉了幾個地方,日落西沉後我們去了附近的一個嬉皮風露天pub,迷幻電音強力播送,一群人像是喪屍般對著DJ所在的操控台一臉茫然地擺動,我覺得這畫面有點滑稽。坐在旁邊草坪上的月圓之夜,看著營火和跳舞的人群,聞著空氣裡含有神秘成分的捲煙,這人似乎也因為那種神秘成分成了喪屍之一,連我都不認得了。

正在盤算著要離開的時候,一個男人又跟我聊了起來,是個正在亞洲旅行的羅馬尼亞人,目前上路八個多月,剛跟他學生時代的死黨在印度會合一起旅行,我們聊著各自的旅行經歷,然後約好這個party結束後再到另一個海邊續攤,他們走路,我順路騎車回青年旅館停車放東西再走過去會合。

看著google map上顯示從我青年旅館旁的海灘沿著海岸線便可以連結到我們約好的海灘,我心裡想著可以買支冰棒沿著海灘悠哉地晃過去,絕對不會迷路,多麽完美的主意!

不料人算不如天算,走到海邊才發現漲潮了,月圓讓潮汐更加洶湧,昨天下午躺著的沙灘完全被海浪淹沒,而我也還沒買到冰棒。這回熟門熟路地從海邊走回主要幹道,看著google map上錯綜複雜的道路,我決定投降直接坐計程車,買冰棒的錢就拿來貼補計程車費了,後來一路在沙灘上聊到天亮,這也是在Goa住青年旅館的另一個原因——你根本不需要付大錢住在一個豪華的房間,因為有時候你根本連房間都不會走進去。

下午再一個人晃到German Bakery吃東西看書消磨時間,等待晚上的夜班巴士回孟買。

「不好意思,請問你是從IIT Bombay來的嗎?」眼前是兩張年輕的面孔。

「你怎麼知道?!」我嚇了一跳。

「我們在transit building見過你,我們也是IIT Bombay的學生。」

「我辦公室就在那裡啊!『臺灣教育中心』你們知道嗎?」

「當然啊!有個叫Anita Lee的人對嗎?」建築物門口的導引名牌都會標示各單位的名稱和負責人。

「就是我啊!」我大笑著說。

「那我們就學校見囉!」他們靦腆地笑著離開。

世界多大又多小!當中太多隱隱約約的、無法被紀錄在google map裡面、被計算旅行時間的路徑都要在自己親身走過時空之後才能發現。Goa之旅最終在另一趟顛簸,但我睡得很熟的十二個小時路程之後,結束於乾熱的孟買豔陽裡。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