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米爾爭議面面觀系列一】爭議中的巴基斯坦與中國因素

文|Namrata Hasija 夏海娜(印度智庫中國分析與戰略中心研究

譯|饒哲書(中興大學外文系學士

喀什米爾-帕哈爾加姆谷(圖片:KennyOMG)

編按:2019年8月印度宣布取消查謨—喀什米爾的特殊憲法地位之後,除引發當地的不滿與動盪之外,包括巴基斯坦與中國等區域內利害相關者也大動作抗議印方突如其來的動作。本刊特別製作系列專題,邀請學者與觀察家從不同的觀點討論此備受國際關注的議題。首先刊出的是印度智庫研究員的分析,接著將有來自巴基斯坦政治學者的分析。

在印度撤除關於查謨-喀什米爾的憲法第370條後,巴基斯坦全面停止對印度的外交。其餘國家也針對此事發出聲明。本文將討論影響印度政府處置喀什米爾的外部因素。

印巴中三方實際控制區(圖片:Wwbread)

喀什米爾議題可溯源至印度結束殖民狀態之後的印巴分治。當時所有土邦可選擇加入印度或巴基斯坦其中一國。然而包括海德拉巴、久納加爾及喀什米爾在內的一些邦則選擇保持獨立。只是在種種因素下,他們所保有的獨立十分短暫。在1947年,當時的查謨—喀什米爾大公哈里.辛格(Hari Singh)和印度簽署條約,希望能藉由印度軍隊的協助抵抗巴基斯坦軍隊及「部落民兵」(邊境部族) 的掠奪。與此同時,部分英國軍官則協助巴基斯坦軍隊從英國體制下轉型。巴基斯坦首位總司令梅塞維(General Messervey)策劃軍事佔領喀什米爾,也就是所謂的古爾馬爾格行動(Operation Gulmarg),這項計畫在他離職之後付諸執行。

喀什米爾同意加入印度的文件,理論上與其餘約650個加入印度的土邦具有同樣效力,因此查謨—喀什米爾成為印度的一部分是理所當然的事,該邦的憲法也提及自身是印度聯邦的一部分。印度政府的決定讓巴基斯坦不再有機會干涉印度國內事務。喀什米爾已成了印度聯邦內政問題,所以巴基斯坦對於印度撤除憲法370條的抗議其實沒有任何根據。

然而,我們應該思索,為何憲法第370條歷經那麼多年,才全面被撤除?原因是該區有兩個重要的外部強權:中國和巴基斯坦,而美國和阿富汗也扮演一定的角色。

首先我們來討論巴基斯坦。在過去幾年,巴國不論在內部或是國際都在消費喀什米爾議題。即使在哈里.辛格與印度簽屬加入書之前,由英國領軍的巴基斯坦軍隊便已強行佔領吉爾吉特-巴爾蒂斯(位於巴控的喀什米爾北部,巴基斯坦最北的地區)。自那時起,喀什米爾問題就浮上國際舞台,而巴基斯坦卻將自己佔領的區域排除在討論外,把焦點完全放置在喀什米爾山谷的歸屬上。即使在(印度)撤除憲法第370條後,巴基斯坦仍只關注喀什米爾山谷,對其非法佔據的地區避而不談。目前巴控喀什米爾地區有很多中國投資(中巴經濟走廊計畫),巴國也打算讓該區正式成為巴基斯坦第五個省份。多年來,巴基斯坦試圖改變該區的人口結構,卻從未討論該地人權迫害以及獨立的可能性。此刻,中國與美國的調停,增加了國際介入印度事務的風險。

印度總理莫迪透過「總統令」,廢除印度憲法第370條,取消印控喀什米爾地區「查謨-喀什米爾邦」享有的高度自治特殊地位。(圖片:法新社)

第二個外部強權,是同樣也對喀什米爾公開表示關切的中國。在1954年出版,至今依舊留在中國教科書的官方地圖中,指出中國勢必收歸回來那些被「帝國主義」奪佔的屬地包括拉達克,正如阿魯納恰爾邦及安達曼尼科巴群島一樣,都是必須被收復的領土。在1992年3月1日,世界知識出版社出版了一幅地圖,將查謨-喀什米爾劃在印度的領土之外,成為中國的一部份。從2010年8月起,中國將查謨-喀什米爾全區列為爭議領土,開始對該地居民發放另紙簽證,意圖淡化護照持有者的印度公民意識及國家認同。2014年8月,中國外長王毅在新德里的記者會中,重申中國發行另紙簽證是單方面、彈性及善意的舉動,也就是說,阿魯納恰爾邦及查謨-喀什米爾在印度聯邦的地位仍有爭議。再者,中國邀請胡里亞特(喀什米爾分離運動組織)領導人Mirwaiz Umar Farooq並逕自接觸其他分離運動領導成員,也與印度當前的情勢有關。

中國總理李克強在2013年4月,以總理身分首次拜訪印度之前,中國入侵位於拉達克的達普桑盆地並且發表聲明,重申對於拉達克的主權。在這之後,由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所發行的官報《中國青年報》刊登了一篇長文,提及拉達克自古就是藏區的一部份,直到1830年代依舊在清朝政府的統治範圍內。報導又指出,即使現在歸為喀什米爾,仍和西藏有相似處,例如文化、宗教、習俗及語言,也長期被稱為小西藏。

撤除憲法370條之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中國反對印度以行政權力侵犯中印邊境西區的中國領土,更進一步指控印度藉著單方面修訂國內法持續破壞中國領土的完整。她說,中國希望印度謹慎處理邊境問題,恪守執行雙方相關協議,避免再有惡化邊境問題的舉止。

8月初,中國對查謨-喀什米爾情勢表達嚴重關切,並指出國際上認知到喀什米爾是長期存在印巴兩國的爭議地區,雙方應避免單方面改變現狀,以免情勢更為緊繃,而達成和平的最佳解方就是溝通和協商。 印度的安全研究專家Ranade 指出中巴經濟走廊計畫的執行,儼然增加印度的壓力。中國在巴基斯坦北方區域、喀喇昆侖、以及瓜達爾港口有非常明顯的戰略利益。而中國供應巴基斯坦海軍戰艦和潛艦也對印度造成直接的威脅。一個較為明確的例子,是巴基斯坦正形式上將巴控喀什米爾和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合而為一,確保在這些地區進行的中巴經濟走廊中國投資不受危害。

印度的安全研究專家Ranade 指出中巴經濟走廊計畫的執行,儼然增加印度的壓力。中國在巴基斯坦北方區域、喀喇昆侖、以及瓜達爾港口有非常明顯的戰略利益。而中國供應巴基斯坦海軍戰艦和潛艦也對印度造成直接的威脅。一個較為明確的例子,是巴基斯坦正形式上將巴控喀什米爾和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合而為一,確保在這些地區進行的中巴經濟走廊中國投資不受危害。

即使許多國家早表明此為印度內政,中國仍主動向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提出以閉門會議方式討論此事的議案。從這可看出中國對喀什米爾事務的恐懼。這個會談走向並未如巴基斯坦和中國所預期,但中國的主張顯然也不符合「武漢精神」(2018年4月習近平與莫迪在武漢會晤時所宣示的原則)。

除了中國及巴基斯坦之外,主要國家支持印度所做的決定,印度在全球的聲望也有所提升。這項決定顯現一個嶄新、強健的印度已然出現-有果斷的領導階層,不再對領土議題有所妥協,也拒絕讓其他強權介入國內事務。


作者夏海娜是印度智庫中國分析與戰略中心研究員,印度留台學生會會長,曾任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訪問學者。主要研究領域是台印關係與中國外交政策。


參考文章

【喀什米爾爭議面面觀系列二】受威脅的區域和平
【喀什米爾爭議面面觀系列三】喀什米爾爭議的歷史脈絡及發展
【喀什米爾爭議面面觀系列四】喀什米爾爭議的歷史脈絡及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