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寶萊塢電影中的女性意識】印度女孩大膽求愛記:寶萊塢經典老片《勇奪芳心》

圖片來源

林勝韋 / 自由撰稿人

對我來說,每部寶萊塢電影都像一幅繪像,裝載著一個時代的表徵,表達著印度人民的夢幻與期待,以及生活之外無邊的想像。我常常試著倒退到故事情節的背後來看電影,綜觀比較不同時代印度觀眾的人生與夢境。我發現,這些色彩斑斕的「夢境」,有些滋味甜蜜如同印度甜食炸奶球,有些歡樂繽紛如同色彩節(Holi Festival),有些則像一杯苦澀的酒,訴說著生活的無奈與壓迫。

我希望這系列的文章可以提供一個比較不一樣的觀點,來談寶萊塢電影中的女性身影。二十年來,寶萊塢電影中的女性形象,有過什麼樣的轉變?在印度這個性別平權觀念較薄弱的國家,是否有人走在時代前端,為娛樂電影產業注入不同以往的女性觀點?如果電影中仍有女性意識不足之處,我們又該如何解讀呢?

讓我們從二十二年前談起吧。

 

  • 創下影史最長上映紀錄的動人愛情故事:《勇奪芳心》

1995 年,寶萊塢導演 Aditya Chopra 的首部劇情長片《勇奪芳心》(Dilwale Dulhania Le Jayenge)上映。這是一部以「自由戀愛」為主題,講述在英國長大的印度人拉吉與西姆蘭突破家庭束縛,勇敢追愛的浪漫愛情電影。上映當時即造成轟動熱潮,許多觀眾看了幾十次仍不停走進戲院,宣稱每次走進戲院,都可以重新經歷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冒險。

這部片後來不僅捧紅了沙魯克汗與卡卓兒這對螢幕情侶,更成為印度影史上上映時間最長的電影。22 年後的今天,這部片仍在孟買馬拉地寺廟戲院(Maratha Mandir Cinema)每日上映;在 2015 年本片突破連續上映 1009 周的記錄之後,片商曾考慮下檔,但因太多民眾來電反映要求不要下片,片商與戲院因而決定繼續放映下去。毫無疑問,這也是一部在印度人人皆知的神片,一位印度朋友就說,如果沒看過這部片,大概就沒資格自稱是印度人了。

 

圖片來源

 

  • 《勇奪芳心》的時代背景

九零年代印度開啟經濟改革,社會風氣逐步轉變。西方物質文明逐漸進入,年輕人也面臨了傳統印度價值與西方價值之間的選擇。

穿著拉風的哈雷騎士外套,喝著英國啤酒,女朋友一個換一個,在英國出生長大的男主角拉吉,即使穿著與言行都像一個英國小子,卻仍自認為是一個「印度人」。在電影劇情中,他尊重印度婚姻價值,不與女主角發生婚前性行為,並堅持取得女主角父親的同意方能結婚 ── 但這些堅持,也造成他與西姆蘭這對戀人的痛苦磨難。

拉吉在劇中的抉擇,似乎是在告訴印度年輕人:你可以將兩種價值觀加以調合,享受西方物質文明成果的同時,依舊可以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印度人。這樣的價值選擇因而獲得了印度本土年輕人的強烈共鳴。

《勇奪芳心》是第一部以海外印人為主題的印度電影,但這毫無疑問是一個以本土年輕人為訴求對象的電影。拉吉對於男女關係的想法,也依舊植根於當時印度的時代背景。如本來導演安排拉吉走進一間雜貨店買保險套,與維護傳統價值觀的印度老闆發生衝突,這位老闆就是女主角西姆蘭的父親。這個橋段就被演員沙魯克汗要求改為買啤酒,大概也是為了顧慮印度觀眾的觀感。

 

  • 不同以往的女性情慾表現

時至今日,印度電影仍以男性為主要觀看視角,男主角的抉擇往往是劇情推進的關鍵。女性則大多位居配角,情感刻劃也較不明確,甚至常常淪為花瓶。這部 1995 年出產的老片,卻能相當細緻的刻劃女性情慾,表達女主角西姆蘭對愛情的渴望,其實已經是相當前衛大膽的作品。

在出場歌舞〈我的夢中情人〉中,可愛俏皮的西姆蘭對母親唱出嚮往的美好愛情模樣。這種以女性視角嚮往美好情人的歌舞片段並不常見,而且以母親來作為西姆蘭的觀看者,無形中呈現了兩個世代女性身影的對比,暗示這是一個年輕女性可以自由談戀愛的時代。

 

〈我的夢中情人〉

 

(西蘭姆嚮往美好愛情)

 

拉吉與西姆蘭在去歐洲旅行的路上相識,但西姆蘭並不喜歡個性隨便的拉吉,而且拉吉還會像個小屁孩一樣一直騷擾她,讓她又氣又難過。但隨著劇情發展,她也慢慢發現拉吉的優點,知道拉吉雖然看起來隨便,關鍵時刻卻也相當可靠。猶如命運安排一般,他們與各自的旅伴走散,必須一同在路上借宿,等待隔日發車的火車。

 

 

 

在歌舞片段〈我可以跳支舞嗎?〉(Zara Sa Jhoom Loon Main)中,西姆蘭為了取暖而嘗試喝酒,卻意外發起了酒瘋,心情一放鬆就失了防備,對拉吉表達了深藏心中的愛意與情慾。這一段兩人在馬廄中意亂情迷摸來摸去的害羞畫面,因為不可能寫實地呈現出來,被導演淘氣地以意象化手法呈現,轉為在瑞士街頭大玩你追我跑並且唱歌跳舞的畫面。

將場景拉至景色秀麗、擁有異國情調的歐洲,而非印度本土,也減輕了女主角疑似「倒貼」可能帶來的道德壓力。

 

Zara Sa Jhoom Loon Main片景

 

Zara Sa Jhoom Loon Main 歌詞英譯)

 

西姆蘭在這支歌舞中展現了完全不同於前後劇情的開放個性,這也是印度電影中難得一見女性完全展露自我情慾面貌的一幕。她大膽地唱出「讓我乘著風的翅膀飛翔」「來個熱吻怎麼樣?」「迫不急待想要好好愛你一場」。拉吉幾乎無法招架她的熱情攻勢,只能好好矜持住自己,避免「意外」發生。

 

 

由拘謹到放開心胸,西姆蘭大膽說出自己對拉吉的情感,臉上漾著幸福漣漪,將少女的矜持都拋諸腦後。這其實也是她對於自己的女性命運的反抗──她即將回到印度,與素昧平生的男人結婚。西姆蘭將父親傳統印度教育對她造成的壓抑完全拋棄,盡情地在歐洲明媚風光中享受自己的新人生。卡卓兒所飾演的西姆蘭,呈現情竇初開清純可人的少女形象,相當討人喜愛。

 

(西姆蘭從雪地跳起場景)

 

  • 暗藏玄機的譴責眼光

但女性愉悅的時候,似乎也代表著危險的到來。看似歡樂的畫面,其實也藏著一些玄機。

這些畫面似乎是在告訴我們,當女性歡愉自適之時,也代表她會完全失去理性,不顧他人的眼光,順著自己的心把場面越搞越失控。這些鏡頭的呈現方式,都暗示女性是感性而危險的,生理性地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慾,並且本能性的讓自己陷於危險之境(婚前性行為)。因而歡樂的歌舞場景,背後暗藏的卻是印度社會價值觀的譴責眼神。

檢視西姆蘭喝醉之後所表達的情感,其實鋪排得相當有層次。由(一)身體解放的慾望:不知為何開心地手舞足蹈;(二)甜食的慾望:進店面搶走整盤棒棒糖,讓拉吉幫她付錢;(三)愛美的慾望:看到漂亮衣服就要脅拉吉買給她,甚至用石頭砸碎玻璃窗;層層進逼到歌詞所表現的(四)肉體的慾望與(五)愛情的慾望。雖然完整呈現了西姆蘭的女性形象,卻也無可避免地用男性的目光來觀看西姆蘭──似乎女性就是由這些慾望所構成的危險載體,而男性就得一臉衰尾在背後不停幫她擦屁股。

 

(甜食的慾望:西姆蘭搶棒棒糖場景)

 

(愛美的慾望:丟石頭場景)

 

(肉體的慾望:西姆蘭挑逗拉吉場景)

 

從一開始就相當喜歡捉弄西姆蘭以表現男子氣概的拉吉,至此卻開始驚慌地承受西姆蘭的任性妄為,並且為她的一切胡鬧擦屁股。這暗示拉吉矜持住自己,不對眼前這樣美麗動人的少女發生邪念──他雖然是相當西化的印度人,卻擁有不會趁人之危的紳士風度,仍然保有所謂「印度男人」的優良傳統──形象也由前半的紈褲子弟,轉而成為憨厚可愛的深情男子。

但這樣真的公平嗎?拉吉在前面劇情曾多次對西姆蘭施以小屁孩式的性騷擾,西姆蘭只有吃虧生悶氣的份(註一);等到西姆蘭想要享受愛情歡愉之時,社會禮教(來自印度觀眾的眼光)與這個男人卻都用譴責的眼光看著她,告訴她「歡愉是錯的」、「不要讓自己步入無法挽回的深淵」。

到了後來,拉吉受不了了,在泳池邊喝了一口酒,也開始「放蕩」了起來。這裡同樣是意象化地表示在馬廄之中,西姆蘭身上的衣服越來越少,兩人的身體都汗濕了,拉吉也開始有點撐不住了,甚至想藉酒精壯膽,做一些自己都不敢想的事。但在此時,西姆蘭卻露出害怕與恐慌的神情,似乎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危險,卻想逃也逃不掉,即將捲入這個可怕的愛欲漩渦。這裡同樣是以譴責的目光看著西姆蘭,卻合理化拉吉的動機,認為只要是女性在自己面前穿很少,男性就可以施以強制與暴力,不管女性現下的意願為何,被強暴了也不能怪男性 ──「是女性害男性想犯罪的」。

我敢說這並非導演創作時的意涵,但這大概也呈顯了女性意識不足的時代景況,以及電影鏡頭終究掌握在男性手上的困境。導演的鏡頭就算想呈現女性大膽地追求愛慾,卻仍不自覺地以男性觀點譴責這種「放縱」,並且在後面為了照顧觀眾的想法,給予西姆蘭小小的懲罰與贖罪機會。

 

 

(拉吉藉酒裝瘋,西姆蘭驚恐場景)

 

這段歌舞最後以馬車載兩人回家的畫面作結,表示兩人在一夜激情之後昏睡於馬廄。但馬車的前進畫面,也意味著拉吉將西姆蘭帶回房間,為下一幕埋下伏筆。

 

 

  • 印度帥哥的深情告白

西姆蘭於清晨醒來,發現自己睡在床上,衣服還被換了。拉吉出現在床邊,卻老說一些有所指涉的曖昧話語,讓西姆蘭意識到大事不妙,最後終於懊悔地痛哭失聲。拉吉這才發現玩笑開過頭,必須要安撫西姆蘭崩潰的情緒。

這時,這位印度帥哥強捧起的西姆蘭的臉,深情款款地對著她說:「西姆蘭,聽我說,我是個印度人,知道貞潔對一個印度女孩意味著什麼。哪怕是在夢裡,我也不可能那樣對妳。」西姆蘭聽了這番深情告白之後,終於鬆了一口氣,哭著抱住他,說著「再也不可以開這種玩笑了」,誤會當然也就跟著冰釋。經過了這一件事,小倆口的感情也默默地加溫了。

 

(西姆蘭醒後對話)

 

(西姆蘭的純白衣服,也在暗示「那件事」並未發生)

 

 

 

雖然劇情看似是這麼地美好,但我還是得插入提醒一句:這裡其實是在說,女性的純潔勝過一切,只要這個男人「願意」為她保護貞潔,這樣的心意就勝過一切,還可以獲得「印度男人」的榮譽頭銜呢。拒絕婚前性行為的「印度女人」,則值得獲得一個深情憨厚的情郎,也即是「真愛」── 這也意味著婚前性行為就不可能是真愛。

但兩方所付出的機會成本仍舊是不對等的:如果這個男人「不願意」為她保護貞潔,頂多就是失去「印度男人」頭銜;女人則將受到社會嚴重的譴責,失去原本的婚約,也令家族蒙羞,只因她「不會保護自己」。

 

 

 

  • 印度女孩的純白懺悔

誤會解除後的早晨,西姆蘭要求拉吉陪她一同進入一間漂亮的教堂參觀;西姆蘭虔誠的祈禱鏡頭,其實也是刻意安排的「贖罪」場景。

這裡似乎是在說,一個女人毫不設防地與一個男人共度一宵,不管如何都是「有罪」的。所以導演才要透過拉吉的觀看目光,以及西姆蘭如同孩子一般的雙馬尾與可愛洋裝,讓觀眾下意識地原諒西姆蘭,恢復她的「純潔善良」。很明顯地,這些都是有意設計的橋段。

 

(拉吉在教堂望著西姆蘭)

 

(西姆蘭在教堂祈禱)

 

  • 《勇奪芳心》背後的文化意涵

對於奉「婚前守貞」為圭臬的印度社會來說,這樣的譴責目光不僅必要,也是理所當然。經過這個由「表達情慾」→「懲罰」→「贖罪」的過程,觀眾共同經歷了一段有趣的故事,順利推動這段愛情的發生,還同時定義了「印度男人」與「印度女人」的內涵。

這同時也是在告訴印度觀眾,雖然男女主角在英國長大,比我們接受更多西方的物質文化,但內在依舊還是榮耀的印度人,擁有悠久的文化傳統,與西方國家不同。所以我們也要向電影中的男女主角看齊,以作為一個新時代的印度人為榮。

這種以個人行為重新定義國族內涵的思想,是九零年代印度年輕人面對外來文化的抵抗與融合。正是這樣的重新定義,使這部片在印度大受歡迎。而對於以「守貞」為信則的印度女性來說,這樣的情節安排,或許也是一次奇幻的「冒險歷程」。享受踰越禁忌的快感,與深情帥哥共度意亂情迷的一夜,而且保證有驚無險──相信這也是此片受歡迎的另一種層次。

 

 

 


【參考資料】

[1]:參考下列文章。這位女性作者寫道自己去印度時,經驗了拉吉對西姆蘭做的所有性騷擾行為,並且對本片的處理手法相當不滿,認為西姆蘭是得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才會回應拉吉的愛。這也表示這些行為在印度男性之中相當常見:SEXISM IN 3 OF BOLLYWOOD’S MOST POPULAR FILM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